一个模子,刻不出两个Clubhouse

20社

20社

· 3月1日

Clubhouse可以被复制,但已不再迷人。

播放 暂停

一个模子,刻不出两个Clubhouse

00:00 11:59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丨20社,作者丨李贤焕,编辑丨王晓玲

这个春节,许多码农的假期被Clubhouse打乱了。 

从2月初开始,在线语音平台Clubhouse(下称:CH)在中国经历了大起大落,从最初火爆到“一码难求”,到无法正常访问,前后不过三周时间。

这些时间已经足够一个团队开发出一个中国版的CH。

除夕之前,映客团队加班开发出“对话吧”,从内到外把CH复制了一遍。2月21日,36氪旗下同类产品Capital Coffee开始内测,同样“致敬”了CH。

如果你用过CH,再打开对话吧或Capital Coffee,就能看到什么是像素级复刻。但如果你曾沉迷于CH上高质量的发言来回碰撞,那你会发现,CH真正迷人的因素,可能真的无法被复制。

对话吧和Capital Coffee上大多数房间,热度大多降到门可罗雀。对于许多中国用户,这个春节的语音社区狂欢,在元宵节前两天,已经结束了。

2月25日下午,打开Capital Coffee,首页所有房间人数加起来也不到百人,在人数最多的房间里,Capital Coffee的客服和员工和所有举手上麦的人轮流聊天,内容之松散已经谈不上有什么主题,听起来最大的意义只是让声音能够继续下去。

Capital Coffee首页截图

01、CH向外,中国版CH向内

有意思的是,在中国版的CH平台上,房间的话题和CH保持着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差。在对话吧、Capital Coffee上线时,第一批用户绝大多数已经有过CH的使用经历,但平台上最热门的房间永远在聊CH,这是原版CH上已经聊烂了的话题。 

对话吧、Capital Coffee同样选择了用户邀请制,经过这一道过滤,来到平台的用户,与其说是被各种话题吸引,倒不如说是对CH这类产品更感兴趣。 

因此,诸如“聊聊国内版CH”的房间常常顶在首页,成为每个对话吧、Capital Coffee的用户必打卡的房间(当然也是因为目前可选择房间本身非常有限)。 

至少在上线的头两三天里,36氪创始人刘成城、映客创始人奉佑生都亲自下场,在自家的平台上一聊就是一整天。首批用户展现出了一种刚刚赶到战场的、掏出名片就要开始social的新鲜感,生怕落下了精彩的对话,表达欲满满。 

Capital Coffee(左)、对话吧(右)刚上时首页截图

在Capital Coffee上,正如app名字和开屏页面上写着“听见资本的力量”。有限的房间里传出的都是产品、创业、投资相关的声音。 

对话吧背靠映客,本应天然具备更强的娱乐基因。但从目前参与的人来看,不管是对话吧还是Capital Coffee,用户大多有过CH的使用经验。即便是一些拿着安卓手机无法使用CH人,对CH本身也有足够的了解。 

在春节期间沉迷过CH的人都感受过,同样的话题也曾经在CH上连续出现,一方面是各路产品经理都有意聊聊这个短时间内爆红平台的时候神奇之处。另一方面,辛苦求来了邀请码的其他用户也都对这个新平台的充满好奇。只是用户们对这个话题的热情最多也不会持续超过三天。 

虽然CH最早是在硅谷积累了第一批用户,经过不断破圈,到了2月初中国用户开始大批涌入时,真正爆款的房间已经不限于聊投资、比特币以及CH这款产品本身。 

沉迷过CH的都知道,CH半封闭的邀请注册、未在中国区苹果商店上架,种种门槛限制下,CH上仍然聚集了来自两岸三地以及覆盖全球范围内华人。

骆轶航曾发文调侃活跃在CH上的中国用户都是所谓的“上流网民”,虽有嘲讽之意,但的确反映出CH上中文用户整体展现出来的输出内容的能力和习惯,远高于当今的中文互联网平均水平。

事实上,这种跨越地域、文化甚至语言的社交平台在如今割裂的互联网上实在难得一见。带着不同的文化背景,甚至观点和看法也天差地别的人在同一个房间里实现了纯粹、以人为中心的交流。

1月16日晚上,一群陈绮贞的歌迷围坐在一个名为“绮贞弹唱之夜”的CH房间里,歌迷之间互相唱唱歌、聊聊天。这个由歌迷自发组织的房间进行到后半段,陈绮贞本人也意外现身,带着吉他和所有人一起唱到了深夜。

这种乌托邦式场景,也只有在CH短暂出现。 

Clubhouse 图片:CFP

如果只是一群来自同一地区、同一行业的人,聊产品、聊投资,那用户在现有的社交产品里已经有太多的选择。更何况,CH实时音频对谈的形式,几乎没有内容沉淀,甚至和播客相比,也缺少后者的长尾优势。 

CH创始人Paul Davison和Rohan Seth在博客中所说,“我们相信独特的声音可以建立同理心,并将Clubhouse视为一个拥有不同观点、背景跟生活经验的人们加深对世界的理解并扩展世界观的地方。” 

对比已经上线的对话吧、Capital Coffee来看。CH上没有禁忌的话题、跨地域的用户并没能在复刻版的平台上被复制。

首先,吸纳用户上,中国的复刻品们面临更大的不利。在用户丰富性方面,CH的中国复制品有着天然的局限。 

CH从硅谷开始破圈后红遍全球,聚集了一批来自覆盖各个时区的高质量用户后,来自中国的用户才大批赶到,开始时的门槛只是CH邀请码和美区app store账号。而包括对话吧在内的中国版CH,仅能接受+86(中国大陆)手机号码注册,因为放开区域限制则意味着更大的政策风险。

在内容方面,中国版CH们还需要面对国内的内容审核安全的考验,对话吧产品负责人江宇航在接受36氪采访时曾表示,中国互联网大厂入局做一款CH产品会更多考虑政策监管风险。 

不得不说的是,CH现阶段对房间聊天内容几乎没有限制,自由的对话环境也是CH吸引力的来源。没有录音、畅所欲言的房间设置,作为一个产品在最大程度上消解了用户的顾虑,让表达欲得到释放。 

当然,松散的内容管制也会让CH容易成为不当言论的聚集地,包括歧视、仇恨言论等。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全球范围内,对于言论的有效监管,也是CH作为一个平台需要面对的问题。 

02、像素级复刻

从CH在全球大火开始,不管是互联网产品经理还是投资人都对“复制CH”无比积极。围绕相关的话题展开的中文房间讨论在CH几乎每天都有。 

还有一个前提是,CH的技术门槛并不高,这是所有产品经理的共识。

坊间传闻,就算排除互联网大厂,中国开发相似产品的团队就不下十个。而大厂的则能腾出数个团队同时开发,复制品的出现只是快慢的问题。 

的确,在春节假期尚未结束,像素级复制品开始出现。 

据对话吧产品负责人江宇航介绍,最早开发对话吧的决定是在一天之内拍板。从2月3日晚开始,该团队叫停了手头的其他工作,次日即开始对话吧的开发,整个开发工作在4天里完成。算上测试及在安卓、苹果商店上线的时间,也不过8天左右。

而36氪旗下的Capital Coffee,据创始人刘成城介绍,产品从开发到开启内测的时间也在10天内完成。目前Capital Coffee仍处在内测阶段,尚未在安卓、苹果商店上架。

他们在介绍中也并不避讳对CH的直接复制。事实上Capital Coffee和对话吧的产品玩法和用户界面和CH几乎一致,语音支持技术也是来源于ClubHouse的服务商声网,新用户同样需要验证码才可以注册。

03、流量全靠气氛组

团队还是努力的。除了春假加班开发,两个平台的负责人在产品上线后都亲自下场,试图为产品的破圈提供最初的推力。 

Capital Coffee定位于依托36氪已有的创投资源,通过CH这种新的交互方式,打造一个以资本为中心的交流平台。App上线不到两天,就已经数次拉来一线投资机构,以某一创业赛道为话题展开讨论,而听众也多是投资人、创业者以及互联网从业者。鲸准团队的分析师、负责人也几乎全天在线,在不同的话题房间里主持聊天。 

2月20日,映客在对话吧组织了一场关于“中国版CH”的对谈。到场的包括映客董事长奉佑生、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昆仑万维创始人周亚辉等。当晚,上千个听众集体涌入对话吧房间,成为平台上线后最大的一次压力测试。 

据对话吧提供的数据,上线一周后,对话吧下载数量约为4000,日活达到1000人,日均使用时间则超过3小时。

江宇航表示,对话吧在产品层面需要先达到CH水平,本地化问题也将被重点考虑。与此同时,他表示国内的互联网环境要求平台必须讲商业化,这是大V能持续留在平台的基础。 

但现实是,现在谈论这个商业化问题过早了一点。2月22日对话吧从所有应用商店下架,目前恢复上架时间未知。 

针对中国版CH的讨论里,内容风险是一个无法被绕过的问题。多人实时对谈给将内容审核带来诸多挑战。而对话吧下架更是把监管问题提前摆在了桌上。 

目前已经下载对话吧并完成注册的用户仍可以正常使用,而Capital Coffee仍在内测当中。虽然上线时间不到半个月,但打开两个平台首页,可见在线用户的数量增长已经停滞甚至有所下滑。两个平台首页的房间数量都在10个左右,多数时间里在线人数超过100的房间仅有一两个。

事实上,就算是CH,中国用户的活跃度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

从时间点看,CH在中国大火的时间正好是春节假期。

如今挂在CH首页的中文房间从数量和在线人数上都无法与春节期间相提并论。那种同一时间几个数千人同时在线的热门房间同时开聊的火爆场景一去不再。

这批中国用户热情消退,也反映出,在没有新用户进入的情况下,同一批用户难以在CH这样的音频平台上保持太长的粘性。

再有意思的话题,只要一成不变,也会在三天内失去对听众的吸引力。对平台上热衷表达的人来说,保持有料、有趣的内容输出的人依然稀缺,自身的知识储备和表达欲也在一段时间的持续输出后被快速消耗。

如今CH上的中文房间数量也较假期期间明显下降,从小范围观察结果看,好友列表里在线人数较假期下降了8、9成。此前几个上千人房间同时开聊的火爆场景再难见到。

CH以高质量的用户和内容成为2021年初中文互联网的爆款,但用户的热情持续时间能有多长,目前还需要打一个问号。同样的问题,也摆在摸着CH过河的一众复制品面前。

本文系作者20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乔邦主 钛粉54090 钛粉38514 钛粉80481 钛粉38730 钛粉38440
431人已赞赏 >
431换成打赏总人数43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