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Fun渡劫:B 轮融资流产、CEO 谭奕离职、年初裁员 50%

凤凰科技

凤凰科技

· 2月27日

知情人士称,谭奕此次离职或与 GoFun 科技 B 轮融资流产有关。

播放 暂停

GoFun渡劫:B 轮融资流产、CEO 谭奕离职、年初裁员 50%

00:00 12:4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iFeng科技(ID:ifeng_tech), 作者 | 薛星星、刘嵌玥 ,编辑 | 于浩,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凤凰网科技独家获悉,共享汽车头部品牌 GoFun 科技 CEO 谭奕已于今年 1 月底离职。一位接近谭奕的 GoFun 人士向凤凰网科技透露,谭奕离职的消息仅在公司高层内小范围公布,并未官宣。消息人士称,新任 CEO 已于年前到岗。目前,公司钉钉通讯录内已无法搜索到谭奕。

公开资料显示,谭奕于 2016 年底加入 GoFun,此前他曾在美丽说及创业公司小鱼儿科技担任合伙人。工商资料显示,谭奕已于今年 1 月 7 日退出 GoFun 旗下合资公司四川首汽交投汽车共享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一职。

谭奕此次离职十分迅速,在其离职当月,谭奕还以 CEO 的名义接受了央视采访。知情人士称,谭奕此次离职或与 GoFun 科技 B 轮融资流产有关。凤凰网科技从多个独立消息源处获悉,GoFun 科技去年 10 月宣布的数亿元 B 轮融资计划最终流产,导致 GoFun 资金链紧张。

此轮融资是 GoFun 时隔 3 年之久后完成的新一轮融资,彼时谭奕对外表示,该轮融资参与者主要为大型国家投资基金及地方产业领导基金,现有产业投资方继续跟投。同时,谭奕还宣布 GoFun 科技已有上市计划,“保守估计两到三年内”。

但融资最终未能成行。据悉,2020 年 12 月融资失败后,GoFun 一度暂缓发放员工上月工资,“原本都是次月 15 日发工资,结果一直拖到了 28 号”,一位 GoFun 前员工说。

在那之后,GoFun 进行了大面积裁员,涉及产品及研发等多个部门,裁员比例高达 50%,部分部门甚至整体裁撤。多名 GoFun 内部人士证实了这一消息。一位 GoFun 高层未向凤凰网科技否认裁员,他称,“我不认为它叫裁员,是正常的业务调整和组织架构优化”。

知情人士称,2020 年受到疫情影响,GoFun 整体业务受到不小阻击。疫情最为严重的二三月份,GoFun 业务陷入停滞,此后虽有反弹,但 MAU (月度活跃用户)腰斩,一直都未能完全恢复。

同时,GoFun 正在缩减其运营城市。知情人士称,目前运营城市已从高峰期的 80 个下降至 50 左右,“真正运营不错的仅有十几个”。

凤凰网科技就上述消息求证 GoFun 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B 轮融资流产,投资方要求签署对赌协议

GoFun 科技是首汽集团旗下出行生态的重要一环,于 2016 年 2 月正式上线,先期在北京、上海、厦门及青岛等城市落地运营,同年 11 月获得上汽大众战略投资。

此后一年 ,GoFun 发展迅猛。

2017 年 11 月,GoFun 完成 2.14 亿元 A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奇瑞汽车、大众汽车投资以及嘉实投资。

2018 年,GoFun 宣布已进驻全国 50 座城市,并与四川交投实业有限公司、成都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武汉环投公共自行车服务有限公司、武汉环投城市管理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武汉哪儿充科技有限公司、天地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

2019 年 10 月,谭奕曾对外表示 GoFun 已覆盖全国 80 座城市,自营城市 40 个,其中 25 个城市已经全部实现盈利,加盟城市 40 个,其中 29 座已实现盈利。

此后 GoFun 融资节奏明显放缓。2019 年,谭奕宣布 GoFun 即将开始 B 轮融资,目标是 5-10 亿元。直至 2020 年 10 月,GoFun 才对外宣布近期与数名投资方达成 B 轮融资最终意向,数额为数亿元人民币。

谭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B 轮融资于 2019 年 3 季度启动,本来计划 2020 年 2 季度内完成,但因为疫情耽误了。

一位 GoFun 的工作人员向凤凰网科技透露,该轮融资最终并未到账。他表示,投资方要求与 GoFun 签署对赌协议,对赌内容或涉及上市计划,但该计划未得到首汽集团通过。

上市计划并非空穴来风。去年 10 月,谭奕也曾在发布会上主动表示,GoFun 已有了明确的上市计划,“保守估计两到三年内”。去年 7 月,他在微博上公开招聘 IR 投资者关系的岗位,岗位要求有国内上市公司相关工作经验,推进公司未来 IPO 流程等。

上述接近谭奕的人士向凤凰网科技表示,B 轮融资从未真正确定,一直都处于洽谈状态。他称,对赌协议确实存在,但并未对上市作出明确的时间表。该人士称,投资方除了对 GoFun 的业绩提出了明确要求,还在股权比例上与 GoFun 进行拉扯,“一直都没谈拢”。

“A 轮融资就磕磕绊绊的,B 轮就更难了”,该人士说。凤凰网科技就融资失败消息求证 GoFun 一高层领导,该人士拒绝对此予以置评。

CEO 谭奕“火速”离职,员工发布举报邮件

公开资料显示,谭奕于 2016 年 11 月正式加入 GoFun 科技,彼时 GoFun 上线运营不满一年。一位早期加入 GoFun 的员工对谭奕给予高度评价,称其引领了共享汽车行业的发展,“他在汽车租赁行业的思考还是超过了绝大部分人”。一位 GoFun 前员工评价谭,“很职业经理人”,工作很拼,“基本什么时候找他都在线”。

GoFun CEO 谭奕

多位接受凤凰网科技采访的员工称,谭奕在工作中十分严厉,部分员工评价其“一言堂”,开会时发火较多,常常摔杯子。一位员工称,“我们总监都很怕跟他做汇报,有的总监甚至一两个月就得换一次”。

但谭奕离职的消息依然令大多数员工感到惊讶。离职当月,谭奕尚以 CEO 的名义接受了央视一档对话节目的专访。他在节目中称,GoFun 的车队规模会在 2021 年迅速轻量化及平台化,将会实现指数型的倍率扩张和增长。2020 年 12 月,他也密集参加了多场媒体活动,对外阐述他对出行行业的理解。

上述接近谭奕的人士向凤凰网科技表示,谭奕的离职或与 B 轮融资失利有关,“集团对融资持续不到位,业务发展方向也有偏差,对他带领 GoFun 的成长和信心也有不足”。

不过,谭奕离职的消息并未在公司内部进行公开宣布。多名 GoFun 员工向凤凰网科技表示,谭奕离职在公司内部进行了冷处理。离职当日,谭奕叫了北京总部的部分中层员工,组织了一个小范围的聚餐。

谭奕离职后,GoFun 一名员工在2月初向公司全员发布了一封举报邮件,指责公司 CEO 谭奕及 CHO 袁旬涉嫌贪污违法、作风腐败等,称二人“用各种故事欺瞒首旅首汽集团,导致大量国有资产流失”。

GoFun 内部举报信件

举报信中还称,GoFun 在部分战略规划失误,导致部分盈利城市车辆过多、效率低下;同时随意改变组织架构,“半年不到组织架构都改了 5 次……导致各地分公司无法正常运营”。

一位 GoFun 前员工称,举报信的部分内容都可以在公司内得到验证。他称 GoFun 内部管理混乱,城市大区调整频繁,城市端人事变动频繁,“你能想象吗?福州竟然属于北区管辖”。

目前尚未得知谭奕离职是否与该举报信有关。该举报信同样静默处理,“公司内部没有任何说法”,上述人士说。

某职场社交软件上同样 GoFun 员工在匿名区爆料此事,有员工评论称,“为那些曾经在底层加班加点,勤勤恳恳干活的伙伴们,感到不值”。凤凰网科技向 GoFun 方面求证此事,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运营城市规模缩减,平台化战略被指“画大饼”

与共享单车类似,借助共享经济东风,共享汽车行业一度得到飞速发展。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此前发布报告,2017 年共享汽车共获得融资 764.59 亿元,超过共享单车成为共享经济领域获投金额最高的行业。

但同时,其重资产运营模式、一线城市运维成本居高不下等问题,导致行业发展后期倒闭频繁,令外界对共享汽车模式产生质疑。易观分析发布的 2020 共享汽车市场白皮书显示,2016 年、2017 年共享汽车市场融资数分别为 14 笔和 15 笔,2019 年仅为 4 笔。

共享汽车平台盼达用车发布公告 

2017 年以来,包括 EZZY、友友用车、途歌 TOGO 等在内的多家共享汽车企业倒闭,包括绿狗租车、滴滴旗下小桔租车等企业暂停分时租赁服务。本月初,盼达用车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经营原因,公司决定于 2021 年 2 月 1 日起暂停运营。

GoFun 同样在不断调整战略,谋求平台化布局,2018 年起,GoFun 宣布由纯自营转为自营+加盟模式,2019 年底其加盟城市已提升至 50%。

2020 年 10 月,GoFun 举办了一场品牌升级发布会,宣布品牌升级为母品牌“GoFun 科技”以及两个子品牌“GoFun 出行”和“GoFun 车服”,试图转型出行及车辆服务管理一体化的科技平台。

谭奕在发布会上表示,他们正在吸纳经销商及个人车辆入网,补充平台车辆资产,计划明年优选 30 万辆车投入平台使用。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分时租赁仍会占据平台 50%以上的业务和交易量,但“靠分时租赁挣钱,确实太难了”,他称,分时租赁会是一个重要的拉新获客渠道。

一位租车行业人士认为,GoFun 的逻辑是想通过高频带动低频发展。与传统租车相比,分时租赁业务的使用率较为高频,可以带动平台的其他业务发展。

此前,神舟租车也曾在 2018 年试水分时租赁业务,首批上线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并大打价格战,推出“0 元起步+0.19 元/分钟+0.99 元/公里”。但目前,神州租车官网已无法找到相关服务,神州租车客服表示,分时租赁业务已在两年前停止。

一位接近携程租车人士向凤凰网科技表示,携程租车也曾调研过分时租赁业务,但最后并未上马。“停车是个大难题”,该人士称,在一线市区内停车费高昂,甚至比租车费都高。最终,他们得出结论,分时租赁更适合作为租车场景的补充,比如在一线城市的交通枢纽站点如机场、火车站附近推行,但并不适合大面积推广。

一位现在仍在职的 GoFun 员工对凤凰网科技表示,GoFun 平台化发展方向没问题,但是步子节奏、内部各个群体的思想与执行力都有问题。

部分接受采访的 GoFun 员工认为,公司领导层在战略上过于激进,“画大饼”,没有聚焦主营业务。一位员工透露,曾被公司重视的 C2C(个人车辆托管)业务,最终效果并不理想。他举例,在北京收上来的车大多是几乎处于“报废”状态的旧车,修理费高昂。另一人士向凤凰网科技称,平台收取的个人车辆最终数量仅为三位数。

多位 GoFun 内部人士向凤凰网科技证实,2020 年 12 月底至 2021 年初,GoFun 内部进行了大面积裁员,涉及产品及研发等多个部门,裁员比例高达 50%,部分部门甚至整体裁撤。一位 GoFun 高层未向凤凰网科技否认裁员,他称,“我不认为他叫裁员,是正常的业务调整和组织架构优化”。

种种迹象显示,GoFun 同样在缩减其分时租赁业务,旗下运营的多个城市被曝运营车辆减少。凤凰网科技在北京实测发现,App 内多个停车点显示无可用车辆。GoFun 客服回应称,目前部分车型需要下线整备,使用车辆会减少,但并未透露具体整备时间。

本文系作者凤凰科技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47967 钛粉11165 钛粉26647 钛粉55081 钛a61422 钛粉82019
451人已赞赏 >
451换成打赏总人数45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