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主创:“庆余年”三驾马车新作,《赘婿》如何炼成开年第一“爆款”?

一点剧读

一点剧读

· 2月27日

不出意外,这已经是2021开年最具“爆款”品质的热播剧。《赘婿》是如何做到的?

播放 暂停

对话主创:“庆余年”三驾马车新作,《赘婿》如何炼成开年第一“爆款”?

00:00 14:12

文 | 一点剧读,作者 | 牛角尖

​“小小赘婿,大大天地。”

2011年,连载于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的男频小说《赘婿》横空出世,凭借巧妙的男女性别地位对倒和庞大而兼具家国情怀的故事格局,《赘婿》一炮而红。六年后(2017年),该小说版权被腾讯影业看中并买下,由新丽电视、阅文影视共同担任出品方,于后三年进行影视化创作改编。

制片人刘闻洋在回忆起这个项目的创作过程时,用极具工业化的制作流程,对其进行总结。《赘婿》的整个影视化流程,大致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主要是进行一轮剧本创作,由秦雯担任第一编剧,从女性视角对整个故事框架进行打底;第二阶段,明确了喜剧的设定与角色性格等剧中关键故事人物信息后后,导演邓科加入,整个团队进行一次全方位思想“碰撞”,进行了更加详细地“二次创作”;《赘婿》进入第三个阶段,即拍摄阶段,从开机到拍摄,用时仅4个月,这期间团队还完成了后期的大致粗剪……

如此高效而迅速的工业化制作流程,一方面主要来自于背后出品方新丽、腾讯影业、阅文影视“三驾马车”成熟的IP开发协同机制,以及工业化制作经验另一方面,则主要在于“新团队”上下的齐心协力——《赘婿》的导演邓科,此前代表作多为青春、悬疑题材;制片人刘闻洋,是新丽体系下的制片人,其之前作品多为《悟空传》《我的早更女友》这样的电影级作品。

某种程度而言,这是“三驾马车”合力下的一支新队伍,“前作”《庆余年》珠玉在前,《赘婿》能否闯出一番新天地,尤引发市场关注。

庆幸的是,《赘婿》做到了并开创出一番新天地:截至发稿前,该剧在爱奇艺站内热度值已突破10000(上一部爱奇站内热度值破万的作品为2018年爆款剧《延禧宫略》,《赘婿》破万速度赶超前者),微博主话题阅读量破22亿、全网100+热搜话题,以及更新日内蝉联猫眼、骨朵、德塔文等多个专业数据榜单top1的成绩,亦在证明着这部剧的播出热度。

不出意外,这已经是2021开年最具“爆款”品质的热播剧。《赘婿》是如何做到的?在与制片人刘闻洋、导演邓科、剧本总监郑卓群的对话中,有关《赘婿》IP创作始末问题,得到一一解答。

“集体化”创作

以现代金融界巨头的身份回到古代,进入到一个贾商之家最没地位的赘婿身份后,帮助妻子苏檀儿一起搞事业,玩转武朝商界,成为江宁首富,是剧版《赘婿》留给大众的第一印象。现代人经验“碾压”古代人,这在男频IP改编剧中,并不少见。如何在基于原著改编的基础下,进行有趣且风格化的二次创作,《赘婿》团队给出了答案。

邀请编剧秦雯进行首轮剧本创作,是《赘婿》创作团队,走出的第一步;在为整部剧的“题眼”苏檀儿为何想要招赘婿进行剧本打底后,主创们有关剧本创作的“二次风暴”才刚刚开始。“原著小说的体量达到500万+(目前仍在连载),仅江宁部分就有200多个篇章,这些是没办法集中呈现给观众看的。”邓科表示,其与制片人刘闻洋团队、剧本总监郑卓群,成立了“拆解小组”,目的就在于对《赘婿》进行合理化的二次加工。

目前,观众看到的剧版《赘婿》,实则是整个团队进行多次剧本打磨后的一次集中呈现,比如相对于原著,剧版开篇立论,通过上花轿、周围群众反应强调“赘婿”在古代的社会地位,便是主创团队在基于原著精髓基础上,新增的一些自圆其说式的故事背景。

让作出出格事件、忤逆妻子的男子们,去“男德学院”进修;男主宁毅结识男德学院F4成员,并与其上演一出出啼笑皆非的“课堂”闹剧;放大耿护院人物形象中“铁汉也有柔情”一面的人物设定,以及利用现代人身份巧借拼刀刀、停车位这些现代金融小知识等情节,也都是主创团队基于小说底色下所进行的“内容新增”,同时也初步奠定了该剧的喜剧风格路线。

相比起传统影视剧创作模式,《赘婿》剧本的另一个创作模式,则来自于团队的“边拍边「剪」”。

目前观众在剧中看到的元锦儿落水“逃脱”宋宪逼婚一幕,实则就是团队在拍完之后看着剪辑素材,又重新要求编剧去补充创作——新加了一场宁毅给元锦儿一张纸条的镜头,这才使得整个情景更为连贯;宁毅在遭遇叛军时随口喊出的“记得找我寻仇”“我是江宁乌启豪”,以及濮园诗会、刘西瓜刚出场时的一些情景,实则也都是团队在进行重拍后填埋进去的新梗和笑料。

而网上频频被cue到的“编剧导演非要这么拍”的打破第四堵墙的拍摄手法,也是团队基于“边拍边剪”趋势下,新增的佐料——剧情连贯之余,也为剧情埋下了诸多“笑料”,播出效果显著。

“我们其实后期在具体写剧本的过程中,一个是在导演的大方向上去不断的细化,另外一个其实是在不断的跟各个部门去碰,不管是美术、道具、统筹,还是演员,其实是一直在无缝对接的。”剧本总监郑卓群坦言,这不是一次仅限于编剧在写剧本的创作过程,而是所有人在进行「集体创作」的一次心路历程。

当然,这里面也不乏与原著改编出入颇大、男主大开“金手指”的市场质疑声,但在集体创作、即时调整优化等方案面前,《赘婿》还是寻求到了IP影视化最优解。这或许便是其当前立足于市场,并取得巨大市场反馈的重要因素。

“风格化”定位

相比起其他男频剧,《赘婿》当前最与众不同、也被观众津津乐道的,必然是它的喜剧风格。“我们对它的定位,就是轻喜剧”,在制片人刘闻洋看来,创作喜剧的方法也有多种,有譬如周星驰式的无厘头搞笑、也有诸如小品类的“融梗”方式。《赘婿》中的喜剧成分,并非为了搞笑而搞笑,而是融入至人物本身的特性和情境里面。

比如,在本周更新的17、18集中,女主苏檀儿与宁毅离开江宁,前往霖安度蜜月,沿途发生的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戏剧化事件,皆与人物性格完全匹配。好比被观众直呼“可爱”的耿护院,铁汉柔情之余,粗心、爱看霸道总裁小说,也对应了他会给宁毅一本错误的蜜月规划图;宁毅在误听耿护院话后,心生醋意,带着火铳前往楼家布行,上演的一出“捉奸”戏份,引人哄堂大笑之余,实则也与其人物性格十分吻合。

再往前看,被网友评价为日常说相声的苏家“二房”父子,智商不够野心十足的人物设定,与其日常上演的诡异行为遥相呼应;苏檀儿的父亲表面高冷内心十分疼爱女儿的人物内心线,也铸就了其性格“反差萌”的喜剧路线……类似的,还有团队新加入的男德学院F4成员等。

可以说,《赘婿》全员上下,都在竭尽全力将“搞笑、幽默”带给观众,生动却又合乎剧情的“直给”方式,也令受众颇为买账。目前,从各大平台舆论反馈,观看《赘婿》的男女受众比、年龄层次,已经从昔日小说所提供的“年轻男性受众”转化为“女性受众增多,年龄上至50岁、下至16以下”的全民受众。

当然,出现这样的全民“合家欢”追剧现象,离不开男主扮演者郭麒麟的角色与人物二合一的现象。嘴碎、小鼻子小眼、娃娃脸,郭麒麟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符合《赘婿》原文中的男主形象,但“内心张若昀、外表郭麒麟”的人设,还是为其角色加成颇多。“不是郭麒麟我可能就不看了”、“大林子太可爱了”互联网舆论风向,正在从观望郭麒麟逆转为“非他不可”。

与外界传闻不同,《赘婿》团队选定郭麒麟担任第一男主角,可谓是“一锤子买卖”,“我们不是一个倒推的过程,一切都是围绕‘小小赘婿,大大天地’这个格局,来选定的郭麒麟。”刘闻洋解释,宁毅的人物设定就是“扮猪吃老虎”,老虎已经有了,就是“内里”的张若昀,那怎么有它可爱的一面呢,郭麒麟就是它可爱的一面。

相对于第一阶段,观众看到的郭麒麟的“喜剧”、“可爱”这些演员自带特质,郭麒麟“玩转”武朝,从一个心中只有家、到心怀家国天下的英雄少年,实则才是《赘婿》真正的打开方式。“前期,因为宁毅是穿越过去的人,他在面对苏家二房父子、乌启豪,实则都不是真正的敌人,只是商场上的“敌人”,他面对他们就像是进入了‘幼稚园’一样。”邓科说道。

从角色把控角度来看,保留郭麒麟身上70%的属性,放大其身上没有的“狠劲”,才是邓科与郭麒麟共同想要完成的任务。“我当时和郭麒麟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要拍《赘婿》是拍你的狠,因为你的喜剧天赋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我不希望你演完《赘婿》之后,大家觉得我还是看了一个郭麒麟。”邓科说,这个就像是高考一样,有100分的基础分和20分的附加分,100分的基础分就是郭麒麟身上的喜剧成分和导演本人的专业素养,而20分附加分,才是他们想要发挥的真正的一面。

庆幸的是,郭麒麟找到了。在霖安与武都篇章中,郭麒麟将慢慢释放其“狠”的一面,也是原著小说中真正开启宁毅“家国情怀”的重要篇章。

从融入至人物本身特质和情境中,到郭麒麟“喜剧”天赋加持、完成宁毅另一面,《赘婿》的风格化定位正在日渐形成,这也是其跑赢市场大盘、高开炸走的重要元素之一。

保质保量

无可厚非,《赘婿》目前在市场中取得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三驾马车”驱动下完整的工业化IP开发模式。

刘闻洋提到,《赘婿》在整个项目开发中,“三驾马车”就给予了一定的分工。比如,腾讯影业承担的责任主要挖掘IP价值,为整个项目做评估,包括做成多系列开发的决策,寻找最适合开发的合作伙伴等,皆来自于此;阅文集团则负责提供大量有关原著小说侧的数据和反馈、帮助创作;到了制作端,新丽传媒从剧本的开发、创作、制作,全方位把控,最后三家在一起从IP源头、资源整合、发行、到宣传,极大程度上的提高了创作效率。

这种高效率创作效率,可能还体现在时间上,正如开篇所提,《赘婿》项目筹备于2017年9月,两年时间剧本基础创作,4个月完成拍摄,不到4个月时间就定档爱奇艺平台……凭借的正是“三驾马车”成熟工业化体系下的高效运作。

(“三驾马车”首部作品《庆余年》)

(“三驾马车”首部作品《庆余年》)

但这样的高效率并不是以牺牲质量而满足工业流程的速度,相反,它正是在基于工业化要求的高标准下,得到了更好的“质量”保证。举个例子,《赘婿》在拍摄期间,导演和团队就会提前一天把当天的拍摄素材进行粗剪,保证项目进度的同时,也方便及时改动;而在后期特效上,团队也在拍摄期间,就将具有一定难度的特效,分散给五家特效公司完成,以保证项目进度和作品质量。

在作品细节上,导演和团队极大程度的展现了“力争完美”天赋,“宁毅提出拼刀刀那场戏,一开始我们的道具团队准备的是比现在剧中要大、要更宏伟的转盘。”但在邓科赶往现场转了一圈后,发现并不符合剧情设定。“我后来跟美术团队讲,所有‘拼刀刀’这些道具,必须来源于苏氏布行内部。所以后面观众看到的,包括剪刀啊,全部来源于苏氏布行。”

在后期配乐上,团队亦颇为用心。“我们为每一个人物,都做了属于他的专属音乐。”比如,开篇江浩辰对着镜头的那一次质问,后期配乐为其加入了呼麦的音乐,带有灵异的感觉,比较符合其当时具有‘灵魂的拷问’的意味;宁毅第一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配乐加入了苗族喊山的元素,目的在于塑造出一种奇幻色彩的氛围;苏檀儿出场时的配乐几乎全部是弦乐,突出她轻盈的感觉,而耿护院和苏家二房出场则配以比较重的鼓、贝斯的音乐,甚至爵士的音乐,放大其喜剧人物色彩。

除此之外,团队还大胆地在古装剧中首次加入了极具现代感的“特工元素”。“宁毅每次出来开‘金手指’的时候,背景音乐就会出现像特工的BGM。”除了宁毅所有其他人一定是古装剧的配乐,我们希望通过宁毅的BGM,也像他的身份一样,把古代的氛围搅动起来,带着观众进入那个世界,去体验一个新的生活。”

在服装设计上,团队亦根据人物不同时期的性格,做个区分。比如宁毅,前期在江宁城,整体节奏和人物走向,是轻盈、轻快的心情,团队为他准备的服装多以五颜六色的丝绸为主;进入霖安城后,宁毅遭遇叛军,人物性格开始经历第一次“成长”,他这个时期的衣服多以冷色调为主;后期武都篇,宁毅小团队中的某个人会发生一些变化,这对他的价值观形成和成长造成了一定的冲击,他会开启所谓的“血手人屠”,团队为其准备的是一套红色衣服。

总的来看,《赘婿》团队完成了一次“高速与保质”的创作,在基于“三驾马车”成熟协同机制的催动下,《赘婿》完美地实现了1+1+1>3的整合效应。正如刘闻洋和邓科所言,“我们并不是一个所谓的面上一拍即合的团队,而是真正将大家凝聚于一起,认认真真做事的一个团队。”

《赘婿》的故事还在上演,属于这支精英团队的故事可能才刚刚开始。

本文系作者一点剧读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4090 钛粉38514 钛粉80481 钛粉38730 钛粉38440 钛粉38714
430人已赞赏 >
430换成打赏总人数4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