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老乡张一鸣、王兴,终将成为对手

亿欧

亿欧

· 2月22日

在这场没有边界的商业游戏当中,他们终将成为对手。

播放 暂停

福建老乡张一鸣、王兴,终将成为对手

00:00 09:57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丨周亚楠,编辑丨顾彦,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福建当地人对“闽”的理解是,困于家中只是虫,唯有走出门外、见识世界方成龙。

可见,敢闯敢拼是融进福建人血液中的特质。

凭着这个特质,数百年来闽商遍布全球。改革开放以来,闽商创办的企业更是在各行各业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诸如安踏、达利、金龙鱼、康师傅、福耀玻璃、宁德时代等,福建人身体力行地缔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奇迹。

互联网大潮中,福建人也是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有人曾专门统计过,投身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闽商”有一百多位,其中佼佼者如美图公司创始人吴欣鸿、雪球创始人方三文、喜马拉雅FM创始人之一余建军、比特大陆创始人詹克团、美柚创始人陈方毅等。

还有两个众所周知的行业领袖级别人物——美团创始人王兴和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这二人凭借福建人特有的闯劲,在BAT的强势包围之下,不可思议地找到缝隙疯狂生长,成为互联网新势力的两极。

有人曾说,过去十年中国互联网的辉煌属于“二马”。那么未来十年,中国互联网的辉煌或将属于这两个福建人,一个和人们的饮食出行等生活方式紧密相关,另一个则深刻影响着数亿人的阅读、娱乐习惯。

可怕的是,他们还在不停扩张。

同路人分道扬镳

1979年,王兴出生在福建龙岩。

他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水泥大王”、身家过亿,爷爷是龙岩二中教导主任,奶奶是厦门大学的毕业生,家庭条件可以说十分优越。当上网对绝大多数人还是一件稀罕事的时候,王兴已经是互联网的弄潮儿了。

王兴的父亲曾称自己“抓住了中国大时代的脉搏”,而受到父亲潜移默化影响的王兴也抓住了互联网崛起的风潮,这或许是福建人基因里传承下来的敏锐嗅觉。

1983年,张一鸣同样出生在福建龙岩这个神奇的地方。

他来自一个中产家庭,父亲是从体制内出走、下海经营一家电子产品加工厂的先行者。热爱技术、崇尚创新的父母同样对张一鸣影响颇大,让他在极小的时候便对商业世界和科技创新充满幻想,也为他在未来在互联网领域的成功埋下了伏笔。

原生家庭的开放氛围,培育了王兴和张一鸣对互联网这一新生事物的极大兴趣。

王兴曾决绝地中断美国博士学业,回国投入到互联网创业的风潮,创办过多多友、游子图、校内网等多个项目。张一鸣也曾数次创业,在几家互联网公司起起伏伏地打磨历练。

两个对互联网充满热情的年轻人,命运交汇于2007年。

这一年,乔布斯推出初代iPhone,拉开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幕。

这一年,王兴创办饭否,张一鸣辞去酷讯技术总监职位毅然成为其技术合伙人,两人从此成为挚友。但很快,饭否因内容规范问题在2009年被关停,张一鸣选择了离职,两人分道扬镳,各奔前程。

王兴见饭否短期内开张无望,暂时放弃了创业四次的社交内容,一头扎进了团购大战。没想到是,几年后美团在千团大战的惨烈厮杀中胜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张一鸣却在兜兜转转后再次进入内容行业,于2012年成立了字节跳动。依靠快速迭代和将算法分发发挥到极致的打法,字节跳动陆续开发出数款现象级爆品,我们今天熟知的今日头条、内涵段子、抖音等App由此诞生。

张一鸣的成功,和其在饭否的经历并不无关联。酷讯创始人陈华后来回忆道,张一鸣跟王兴学到了一种可贵的能力,就是洞察数据、完全按照数据决策的能力。

各自无边界的冒险

王兴和张一鸣对彼此的评价很高。王兴认为张一鸣充满理性,学习能力强且足够专注;张一鸣眼中的王兴,好奇心和求知欲旺盛,知识面广泛。

虽然二人性格南辕北辙,但都有福建人“爱拼才会赢”的特性,敢于对既有的商业格局进行挑战。

美团崛起之后,王兴便开始了没有边界的竞争。

王兴先是在2012年进入已有强敌携程、艺龙、同程、去哪儿的酒旅业务,又在2013年进军饿了么深耕四年的外卖战场。2018年,后起之秀美团已经实现反超,成为酒旅、外卖行业的第一。

不止于此,王兴后来还涉足打车、共享单车、跑腿代购、超市生鲜、社区团购等将近三十项业务,将美团建造成一个线下生活的王国。对王兴来说,谁来得早并不重要,谁能笑到最后才是关键。

字节跳动也在野蛮生长,旗下产品涉及视频、资讯、社交、教育、等多个领域。

字节跳动成立的第三年,便早早布局海外市场。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字节产品全球总DAU超过7亿、总MAU超过15亿。在公司成立八周年的内部信中,张一鸣宣布将出任字节跳动全球CEO,向海外市场发起更加猛烈的进击。

近两年,字节跳动更是直接攻向阿里巴巴、拼多多等巨头统治的电商业务,以及腾讯、网易的利润核心游戏业务。字节跳动游戏负责人曾表明,游戏内容行业很难被垄断,将长期看好、持续投入游戏行业。

张一鸣曾经评价自己“做事从不设边界”。王兴更是直言,美团的边界就是没有边界,“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

美团和字节跳动也在各自创始人的带领下飞速成长。截至2021年2月1日,成立不到11年的美团总市值2.3万亿港元。尚未上市的字节跳动目前估值已达1000亿美元,据外媒报道最早将于2021年IPO。

终将成为对手

在《文明》游戏中,不断扩张的文明终有一天会接壤和冲突,游戏获得胜利必须摧毁其他全部的文明,强者恒强、赢家通吃。

在流量红利消退、竞争进入下半场、行业壁垒不再森严的互联网领域,这个游戏规则也不断被验证,前所未有的跨行业跨领域竞争中尸横遍野,稍有不慎便会被同伴夺取性命。

字节跳动在国内广告流量增速下滑的状态下,正迅速而猛烈地横向扩张,向电商和本地生活进击,后者已经直指好友王兴的阵地。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商业化部成立了专门拓展本地生活业务的“本地直营业务中心”,在原SMB(中小客户)业务线撤销后,约一万名员工将调整至该中心,围绕生活服务、文化旅游和餐饮等行业进行客户挖掘。

据悉,字节跳动的本地生活业务围绕抖音展开,推出门票预订、酒店预订、同城外卖等功能。依托短视频的本地流量,实现与本地生活场景业务的打通,这不失为一种新的盈利模式。

这个场景似乎有些熟悉,让人想到2017年王兴向出行领域扩张、触及到好友程维核心业务时的故事。

王兴、张一鸣、程维据说颇有些交情,三人有共同的微信群,有何动作会互通有无。当时就有人说,这三人以后会互抢地盘。

2016年王兴决定向出行领域扩张时,曾将这个想法告知张一鸣,但对程维却只字未提。直到2017年2月,美团打车在南京上线,程维知道之后不敢置信,问王兴“为什么要这样做”。王兴的回答是,“我就想试试”。

而程维对媒体说“尔要战,便战”,从此和王兴彻底成为对手。美团接连推出了摩拜单车、美团聚合打车分食属于滴滴的蛋糕,而程维后来也拿出内部孵化许久的外卖项目向美团宣战。

如今张一鸣也在“想试试”的道路上磨拳擦掌,不知这次“被试试”的主角王兴又是何种心境。

快手上市后,市值已突破1.6万亿港元(截至2月19日收盘)。市场普遍认为,按照抖音日活跃用户(6亿)是快手(3亿)的两倍来计算,对应的市值应当是快手的两倍,再加上今日头条等其他产品的价值,字节跳动上市后的市值可能会达到数万亿港元,极有可能和美团争夺中国互联网第三的宝座。

而在上市之前,字节跳动和美团就在业务层面上产生碰撞,张一鸣和王兴成为对手的日子,还会远吗?

“我不太担心现有的竞争对手,我一直在思考有没有更新的模式。如果要革命,我希望自己革自己的命。”王兴曾经这样讲述自己对竞争对手的态度,不知这句话是否会因张一鸣有所改变。

写在最后

如今字节跳动的全球员工人数已达十万人,如何去管理一个十万人的公司,对张一鸣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正如张一鸣在八周年全员信中所言:“往事可以回首,当下更需专注,未来值得期待。”

而美团已成为市值仅次于腾讯、阿里巴巴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开始了新的十年旅程。王兴在美团十周年纪念内部信中写道:“既往不恋,纵心向前。”

张一鸣和王兴这两个福建老乡,带领着各自的字节跳动和美团,在互联网这场没有终局的商业竞争之中拼命奔跑,只能向前、不能停下。

本文系作者亿欧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