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行业逆袭,入职9年我第一次拿到了年终奖

显微故事

显微故事

· 2月18日

这一年,过得真不易。

播放 暂停

音频行业逆袭,入职9年我第一次拿到了年终奖

00:00 09:2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显微故事,作者丨唐山,编辑丨长信

今天是长假后的第一天,打工人们开工了。

有些人还处于长假综合症中,还有些人开始期待,年前没法的年终奖,怎么着也该发下来了吧。

部分企业担心员工节前跳槽,会将年终奖挪到年后发布。也就是说,如果你在年后还没有收到年终奖,那过去一年就真的没有年终奖了……

年终奖的多少,往往取决于打工人所处的行业是否处于处于风口、公司今年是否盈利。

某招聘网站的《2020年白领年终奖调研报告》则表示,今年已确定能拿到年终奖的白领占27.6%,与2019年的33.3%、2018年的55.2%和2017年的66.1%相比,再创新低。

换言之,去年拿到年终奖的受访白领不足3成。所以,如果你今天不幸落空也不要伤心,你不过是“苦逼拿不到年终奖大军”中的普通一员而已。

本期显微故事由几个互联网企业员工讲述,在故事中不难发现,以往年终奖数额最高的游戏公司,今年的效益却不太如意。而一位网络音频行业从业者,却意外拿到了从业9年都没有见过地年终奖。

2020年,受短视频占用用户时间增长影响,网络音频行业受到的打击首当其冲。然而,该企业却通过企业定制音频内容这一条路,意外实现超额盈利目标。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音频行业不赚钱,但我们赚了,“入职九年,我第一次拿到了年终奖”

陈季尧,35岁,某网络音频部门经理

我今年的年终奖拿得比较多,相当于5个月的工资,这在以往真是不敢想象。

我所处的行业是互联网音频行业,简单来说,就是类似喜马拉雅这样的音频节目平台。以往,这个行业的效益一直不好,尤其在2020年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

原因有二:

其一,疫情期间,平台为了配合全民防疫、全民抗疫工作,上线了一些疫情相关的音频,造成用户流失。

其二,今年抖音发展迅猛,抢了音频平台的市场。听音频的主要是中学生,大概能占到全部用户的60%还多,抖音是视频,比音频更直观,用户定位又和音频高度重叠。

两个因素加起来,2020年整个互联网音频行业损失了大约1/3的用户。到年底,我们公司80%的员工没拿到年终奖。但我们部门的人,几乎每个都拿到了年终奖,在这个上千人规模的公司里,不超过20人。

我们部门负责给企业做定制音频节目,往年都是亏损了,但2020年却大获全胜。今年我们做了一些精品节目,帮企业做定制化包装,意外地发现很受大企业的欢迎。

另一方面,我们去年和海外采购了一些优质IP,把国外小说翻译后转音频播出。这些IP大多是我们通过50万元买断的形式,独家引进,其他平台想要转播,就要支付给我们80万的转播权。这让我们部门一举成为明星赚钱部门。

去年疫情对整个行业冲击比较大,大家轻易不敢投资,但优质的内容产品反而出现垄断情况,钱都往更优质的平台上流动,反而突破了行业困局。

我在这家公司已经干了9年,今年还是我第一次拿到年终奖。相比之下,我干游戏的合租室友就惨多了。

他在某互联网大厂负责游戏质检,工资比一般的“程序猿”要高不少。在游戏公司干,越干收入越高,因为参与的项目多,分账的机会就多。但去年游戏审批严格,导致新游戏上线少,全公司只能靠过去开发的老游戏赚钱。

用户不断流失的情况下,公司的收入也有所下滑,以往都是他和我炫耀自己的年终奖,今年却安静不少。往年都是我羡慕他,今年改他羡慕我了。

不过,去年开始网络音频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公司也开始采取996的上班制度,疯狂加班让我一度想辞职。

996太熬人,我原本身体就不太好,估计再撑两三年,差不多就该装在盒儿里了。分管我们部门的副总说,再坚持两三年,他也想休息了。他有原始股,休息了也一样有钱拿。

可我休息得了吗?到那时,我怎么办啊?不过像我这么优秀的人,到那时也会有办法吧。

做媒体,跳槽只能接受降薪录取,“开工第一天,老板发微信让我领冰棍”

周清荣,33岁,网站编辑

我今年的年终奖是一箱冰棍,一箱18元,还是用客户合作资源置换的。这算年终奖吗?

当我收到HR给我发的通知,让我去领冰棍时,我急了。结果我一问旁边的同事,大家都没收到年终奖,连以往几千元的奖金都没了。

我干的是新闻,在一个门户网站做编辑。

最近几年,领导喊着要进行新媒体改革,让我们做了一个又一个新产品、新栏目,再把我们采写的内容和别的平台合作分发,靠分账赚钱。但你也知道,文字内容的收益这几年下滑得厉害,靠流量根本赚不到什么钱,相当于给别的大平台送内容。

去年疫情后,很多企业预算下滑,我们的广告收入更是惨不忍睹。老板着急了,就又招了不少编辑,希望把我们的内容再提升提升,重塑一下品牌。

但招人时候发现,很多编辑、记者上年纪后,薪水要得高,来了却不出活。有名气的编辑都到了年纪,只想指挥别人干,自己干不动。扩招内容团队的结果就是,来了一堆指挥家,没几个干活的。

人多还有一个结果,就是内卷得厉害。某次,金融组的记者发稿,科技组的领导就组织他们的记者在稿件下面刷差评。老板找技术部的人一查IP,才发现都这些“水军”都来自公司内部。

说实话,我早就不想干这行了,没出成绩不说,还内耗严重。可疫情之下,所有媒体受到得冲击都特别大。我从去年开始投简历,但放眼望去,就没见哪家公司放招聘启事找编辑,就算有,也几乎是降薪录取,还不如留在原地。

做媒体10年,我几乎都在各个门户的频道里干活,但几乎就都没怎么拿过年终奖。可以说,有没有年终奖、发多少、什么时候发,基本全看领导心情。

我甚至有在6月份收到过年终奖。原因在于,年后总是会出现“离职潮”,不少HR为了保证员工不流失得太厉害,就通过这个方式“锁人”。当时我还以为那年拿不到了,结果在6月份突然到账了一笔钱,不多,也就1.5个月工资。

现在想想,如果干得实在不开心,为了这点钱留在这里耗着,真的值得吗 ?

我女友在国企就舒服多了。她们除了年终奖,还有半年奖、全年奖和各种奖金,虽然每个月工资只有8000元,但奖金一次就发2万元以上,还都是现金。

为了能够在北京生活下来,我不得不多干一些私活补贴家用。目前有一些出版社找到我,让我帮忙做外国小说的翻译,但千字只有150元只有,靠这点钱养活我几乎不可能。

现在我白天上班、晚上回家译稿,工作忙,就想吃东西,只能点外卖。刚来公司时,我的体重只有150斤,在这家公司干了一年多,如今已经190多斤了。

公司效益不好,头儿就“加强管理”,现在我每天要写日报,每周还要写周报,都是片儿汤话。他以为把编辑们都忽悠了,其实大家都在忽悠他。

我已经这个年龄了,什么都见过了,也基本想开了,比较可惜的是那些刚入行、当编辑的小孩,在公司里搞不出成果来,完全是虚耗时间。

可大环境不好,从这儿辞职了,还能去哪儿啊?

为了年终奖,留在没希望的行业到底值得吗?

前段时间,有几家求职网站联合发起《2020 职场人年终奖真相调研》(以下简称“调研”),结果显示,今年超 65%的职场人年终奖未缩减,但50.24%的受访打工人年终奖少于1个月工资。

换言之,对于签约为13薪的职场人,等于没拿到年终奖。

另一份调查报告则显示,53.11%的受访者拿不到年终奖。

疫情影响下,“回不了家的打工人,拿不到手的年终奖”成了太多人心中抹不去的痛。

有些企业索性直接把“防控疫情需要”作为自己裁员、缩减各个项目成本的理由。有的受访者表示,“公司之前有五个保安,七八个打扫卫生的阿姨,现在留了一个保安两个阿姨”。

此外,“20年连续两次裁员,幅度分别为30%和25%,号召全体员工艰苦奋斗,三年内除非升职,不然不允许涨薪”,理由都是为了响应和配合政府的防控疫情要求。

这一年,过得真不易。新的一年,开工第一天,你想好要跳槽了吗?

本文系作者显微故事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