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除了娱乐消费还有什么?

亿欧

亿欧

· 2月15日

是什么支撑起长沙的万亿GDP?

播放 暂停

长沙,除了娱乐消费还有什么?

00:00 09:5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亿欧网(ID:i-yiou),作者丨寒冬,编辑丨顾彦,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长沙一向是娱乐明星聚集之地,但2020年,VC和创业者开始频频踏足这座城市。茶颜悦色、文和友带起的新消费热潮,兴盛优选引发的社区团购大战,将更多目光引向这里。

娱乐之都、消费沸腾的显性光环背后,长沙早在2017年就迈入“万亿GDP俱乐部”,成为中国第13个GDP破万亿的城市。2020年,长沙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142.52亿元,比上年增长4.0%。

论地理位置,长沙地处长江流域和东南沿海两大片区的“腹地”,既不临海也不沿边,算不上什么黄金要道。

论政策,计划经济时期,全国首批重点建设的8个工业城市中,武汉、株洲入选,长沙没有;市场经济时期,目前已确定的9个国家中心城市中,郑州入选,长沙没有。

论房价,过去二十年间,房地产成为众多城市GDP增长的主要动力,而长沙是著名的房价洼地,人尽皆知的低房价城市。

不靠政策、不靠房地产,消费独木难支,撑起长沙万亿GDP的还有什么?拂去娱乐和消费的喧嚣,真实的长沙是什么样?

工程机械之都

都道长沙是“娱乐消费之都”,实际上,工业同样支撑着长沙GDP的半壁江山。

2019年,长沙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574.22亿元,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4439.32亿元,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6775.21亿元。第二、三产业分别拉动GDP增长3.5、4.5个百分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43.6%、55.2%。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工程机械产业链总产值为2000亿元,同比增长8%。这要得益于长沙抓住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基建投资的时代机遇。

2008年9月,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对冲经济下行,中国提出了后来被称为“4万亿计划”的大规模基建投资计划,大力布局铁路、公路、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

这些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的工程设备,而早在1978年,隶属于建设部的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落户长沙,给长沙带来了一大批工程机械专业的科研人才和专家。湖南本身也有湖南大学、中南大学、长沙理工大学等一批机械工程专业为强势学科的国内一流大学。

随后在九十年代的科研体制改革中,脱胎于机械研究院的中联重科成立;1994年,出身于长沙兵器工业部洪源机械厂的梁稳根在长沙创办了三一集团;1999年,中南大学教授何清华创立了山河智能;2007年,中国铁建在长沙组建铁建重工。

在“工程机械F4”的基础上,长沙提出打造“中国工程机械之都”,数十万台起重机、挖掘机在全国各地的工地上开动起来,带动长沙2008年GDP增长一度高达37%。也是在这年,长沙甩开郑州,成为中部第二城。

此后,长沙的工程机械产业规模迅速增长,连年保持全国第一。在2018年“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中,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山河智能、铁建重工四家企业均入选,是中国唯一有四家企业上榜的省份。

长沙市工信局的数据显示,长沙目前是仅次于美国伊利诺伊州、日本东京的世界第三大工程机械产业集聚地。产品品种占全国工程机械品种种类的70%,产值约占全国总量的23%、占全球总量的7.2%,产品覆盖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

“三大利器”吸引人口

人口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基础,也是一座城市经济活力的晴雨表,得人口者得天下。

2013-2019年间,长沙人口净增长117.31万。2019年,长沙人口净流入23.98万,在2019年人口增量最多的10个城市中排名第七。按政府规划,2035年长沙将发展成为一个1200万人口的特大型城市。

长沙吸引人口有三大利器:低房价、优质的教育资源、充沛的医疗资源。

长沙一直是全国的“房价洼地”。据中国房价行情网数据,2020年长沙住房均价仅为1万左右,同期武汉为16795元/㎡,合肥为14199元/㎡,这样的价格与湖州、芜湖、保定这样的三、四线城市差不多。

房价收入比是反应一个城市房价合理水平的指标,国际正常水平在3-9之间。据《2019年全国50城房价收入比报告》,2019年长沙的房价收入比为6.4,在2019年全国50个典型城市房价收入比中排名最末,是唯一一个低于7的城市;同期深圳的房价收入比高达35.2,全国50个主要城市房价收入比均值为13.3。

教育资源也是吸引人口的重要因素。

长沙有四大高中名校——长郡中学、湖南师大附中、雅礼中学、长沙市一中,在全国百强高中排行榜中分别位列第4、第5、第11和第48名。2020年高考中,四大名校的本科达线率均超过90%,本科线上也以高分考生居多。

长沙有三所985、双一流高校——中南大学、湖南大学、国防科技大学,一所211高校——湖南师范大学。普通本科院校也数量不少,比如长沙理工大学、林业科技大学等。

医疗上,床位是医院收治能力最直接的体现。

据21世纪经济研究院发布的《城市公共卫生治理能力评估报告》,2018年长沙共有卫生机构床位数7.73万张,折算到每个常住人口身上,每千人拥有床位数达9.48张。这一数字在当年17个万亿GDP城市中居于首位,同期全国平均水平为6.03张。

另外中国医学界素有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四大天团”之称,其中湘雅医院就扎根于长沙。据复旦大学医院管理研究所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医院及专科声誉排行榜》,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位居第16位,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位居第18名。

低房价、优质的教育资源、充沛的医疗资源,“三大利器”在短短几年间吸引了超过百万人口的流入。此外,长沙的生活幸福指数也常年在全国位居前茅,已连续12年获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

群强环伺

GDP增长、人口净流入背后,长沙也存在诸多隐忧。

从产业上来讲,长沙是工程机械之都和娱乐消费之都,但在互联网浪潮和近年来新兴的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5G等新基建、数字化、智能化产业中,长沙并不具备优势。

在知乎上,一位湖南大学工程机械专业的应届毕业生选择离开长沙,他总结道,“长沙留得住普通平凡的人,留不住高飞的鸟”,“几个重工企业和部分研究所主要需要液压、机械结构、机械仿真的人才,而对于机械电子(控制)、机器人、传感驱动方向的人才需求量相对较少”。

早在2012年末,三一重工就将总部搬离长沙,迁到北京。其旗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树根互联,也选择将总部设立在广州。

除了重工企业,智能手机产业链企业蓝思科技和新能源车企比亚迪也在长沙,但这些企业的研发岗位也大多设立在一线城市,在长沙更多招收流水线普工。

在更为火热的新能源汽车赛道,几大中部城市中,合肥不遗余力扶持车企投资建厂;武汉作为传统的汽车工业重镇,在吸引新能源汽车项目上优势明显。相比而言,长沙的步伐略为落后。

在互联网第二总部的设立大潮中,长沙的吸引力也远不如武汉。

缺少有竞争力的产业,优质的教育资源也难免最终为他人做嫁衣。恒大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报告》显示,长沙的人才吸引力指数为24.8,位居第18名,落后于武汉的32.9,和郑州的31.6。

对一个城市而言,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发展所能抵达的最远边界。长沙的隐忧或许根源于其“群强环伺”的地理位置。

往南,两个一线城市深圳、广州距离长沙仅两三个小时高铁的路程,对优秀人才更有吸引力,东莞、佛山等城市制造业更为发达,聚集起众多制造业人才;往北,武汉近年来在高端制造、半导体、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等各产业大举发力,郑州有制造业龙头富士康……

从南到北,从智能制造到传统代工,长沙腹背受敌。

人口是一座城市经济发展的基础,但数量不等于质量,未来城市之间经济的竞争更多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竞争,需要更多数字化人才。在这一点上,长沙还需加快步伐。

群强环伺下,长沙的突围之路还很远。

本文系作者亿欧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