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在异地过春节

钛媒体

钛媒体

· 2月13日

“祝愿所有异地过年的小伙伴们,牛气冲天,事业兴旺,奥利给!”

播放 暂停

我们,都在异地过春节

00:00 28:18

在这个特殊的新年里,很多人选择了异地过年。有的因为政策,有的因为逃避催婚,有的因为工作…或主动或被动的把异乡当故乡,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

钛媒体和身边的小伙伴们聊了聊异地过年的事,希望下一个春节,大家都能回到家乡,说熟悉的家乡话,吃热腾腾的年夜饭,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团圆之年。

“为逃避催婚,我自愿留京过年”

瑶瑶、29岁、课程运营

这是我将近30年的人生中,第一次不回家过年。

家里人都在安慰我,同时也像安慰自己一样:“不回来也好,疫情反复,路上那么多人,不安全。”可是只有我知道,我不想回家的原因只是——逃避催婚。

2019年研究生毕业后,我选择留在北京工作,当时的男朋友是我的同门师兄,我想我们终于可以一起为未来奋斗了。

终究是我太天真,2020年1月份,在我生日的前一天,男朋友向我提出了分手——这件事情给我的整个2020年奠定了灰暗的基调。

得知我恢复单身后,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开始用手机对我进行狂轰乱炸,要我抓紧找男朋友。

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们。女孩子29岁还没结婚,在老家我早就被划分到“大龄剩女”的阵营,在我家,我的姐姐和妹妹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是上一份感情对我的打击太大,一年了我还没能缓过来,目前没有心思想考虑感情方面的事儿,所以只能逃避。

有意思的是,我爸妈竟然自己帮我相亲了。

上个月,我妈联系我,说在老家给我相中了一个男生。她和男生的父母互相交换了我和男生的照片,简单交待了一下双方信息,两家都觉着挺合适的。我妈就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了男方家长,让男生有时间联系我,培养培养感情。

线上相亲,我觉着挺好玩儿,就试试呗。我大概率是不会跟他发展下去的,但是目前先这样聊着呗,为了父母。

这次过年不能回家,心里对父母多少有些愧疚,毕竟家里老人都希望过年一家人能够团团圆圆。所以,我给家里的老人、姐姐妹妹的孩子都准备了红包,还给在读高二的表妹买了四门线上课程,够她学半年了。

至于自己,既然不回家,在哪儿过年都一样,也不追求什么仪式感。我给自己准备了两包火锅底料、一点年糕。冰箱里没有多余的地方让我准备食材了,只能过年求助外卖软件,或者按需随时去超市采购吧。

我在北京没有多少朋友,仅有的几个都回家过年了,所以一个人也没有计划什么娱乐活动。我倒是想趁着春节假期好好充电学习,因为年底刚换了工作,做课程运营,目前对业务还不是很熟悉,假期学习学习好应对年后的工作。

回头看我的2020,就一个字:丧!所幸一切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我希望2021年疫情能好转,有时间的我想出去走走,去俄罗斯或者日本看看。前男友喜欢俄罗斯文学,以前经常给我安利,日本是我和他曾经一起计划要去的地方。我想一个人去看看,算是给自己一个了结。

我想要工作稳定,挣很多很多钱,想三十多岁能回老家,在长沙买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房子,做好一个人生活的准备 ;也依然对爱情抱有期待,期待有一个很好的可爱的男朋友;我还想要做很多很多喜欢的事儿,想要开心和快乐。

“不敢辞职、逃避结婚,留京过年反而让我松了一口气”

思逸、28岁、互联网大厂内容项目部门运营策划负责人

我去年年底才在这家互联网公司就职,最近主要的工作,是负责一个年终视频项目的策划。虽然入职没多久,但我却常常觉得不顺心,感觉自己非常不适应现在的团队和工作方式。

就比如说现在做的这个视频项目,部门做事流程太混乱了。总之就是项目在没有方向地反复修改,上线日期一拖再拖,让我特别沮丧和焦虑。我不知道这是我们这个部门的问题,还是大厂的通病?

这种沮丧的感觉,一度让我怀疑这份工作不适合自己,甚至有一天晚上做梦,都梦到突然有猎头来挖我,然后我开开心心去辞职。

但我并不会冲动辞职。不仅是因为岗位薪水可观、进大厂不易,也是因为,稳定的收入,是我抵抗焦虑的底气。

2020年初疫情爆发时候,我才刚刚裸辞掉上一份全职工作。疫情完全打乱了我的求职计划,求职受挫,加上副业收入的不稳定,让我陷入经常性的焦虑中,也让我深刻意识到,一份稳定收入的重要性。

我的焦虑、没有安全感,也间接影响着我的感情生活。

因为疫情和隔离,2021的春节,注定要不能回老家了。但我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

让我今年抗拒回老家过年的主要原因,是逃避男友父母的上门提亲计划。

我觉得,自己拖着不想结婚,“没有安全感”是最大的原因。对于和男友两个人以后的日子能否幸福,我现在抱有很大的怀疑。而男友不太成熟的性格和处事方式,让我时不时有种“一人扛起两个人的生活”的感觉,这更加剧了我的焦虑。

2020年疫情爆发前,我曾经和男友去武汉旅游,因此被居家隔离,被迫和父母分开过年。而今年又没有回老家,对父母,我觉得有些歉疚。随着年龄的增长,陪伴父母的时间本就越来越少,而我却连续两年失去了机会。

我觉得,买礼物,是最能表达自己对父母的情感的方式。平时我在网上看到合适的东西,也总是惦记着给爸妈买点。我是淘宝直播的常客,经常光顾李佳琦和薇娅的直播间,今年过年,我给自己爸妈和男友父母都买了一个吸尘器,还有大包装的干果礼盒。

在我看来,只有和家人父母一起,才是过年,所以今年的春节,对我来讲注定没有什么年味,可能和国庆假期也没有什么区别,休息7天罢了。不过我还是在薇娅直播间,给自己屯了10袋速冻的佛跳墙,想着如果在熬砂锅粥时加一些佛跳墙,一定很美味。

我没有为今年春节安排什么户外的娱乐活动。用双十一买的国行版Switch+健身环打游戏、和男友一起用投影仪看电影,可能就是我最主要的娱乐活动了。

“从肃杀的东北到温暖的南方,我过了个混合味的年”

徐起云,黑龙江人在深圳过年

我是黑龙江人,今年29,在深圳的互联网公司工作。之前在北京、天津和成都工作过,但这是我第一次在外过年。现在黑龙江疫情也比较严峻,我和家人都担心回去有风险,再加上路上会途径一些高风险地区,到时候两头耽误影响工作。本来我很犹豫,但家人比较支持我就留在深圳了。

因为是第一次在外过年,我也不太清楚要置办什么,所以这几天就在备忘录里列清单。我一边听着家里建议,一边在深圳入乡随俗。今年就是把南北方的习俗掺在一起过年。过去二十多年,我对年的记忆都是零下三十多度的寒冷,所以就一直好奇春暖花开的南方会怎么过年。

我觉得广深的年,最特别的习俗就是逛花市,像广东深圳都有很大的花市,但这两年受疫情影响花市分散到各个社区,大家都会去花市买金桔树和腊梅。我在备忘录里也特别标记了要去买金桔树,像我们东北过年的时候哪儿有花啊。

我平时不怎么做饭,老家现在也寄不了快递。年夜饭可能就和留下的老乡或同事一起吃了。在家就凑一桌火锅,不过大部分时间都会出去吃。我还在备忘录里制定了初一到初七的计划,每天会分别和一到两位朋友约见,吃饭、看电影或者打游戏。

在广深这边有个传统,在初八会领“新年利是”,也就是俗称的红包。以前我初八上班也会在公司领,不过因为疫情已经停了两年了。除此以外,广东这边未婚的人也会向结了婚的人领“利是”,大约十几二十块吧,就是图个好彩头。

以前我们在黑龙江过年,从大年三十开始到正月十五,每天都会调整成两顿饭:上午10点和下午3点。这是因为春节期间东北每天7点天亮,4点就会天黑,农闲时分不怎么干活不会饿,还有很多零食可以吃。

我们东北的年夜饭肯定缺不了饺子,饺子里会放硬币,谁吃到就代表财运好。不同的是,我们还会在饺子里放水果糖,吃到的人就代表生活会很好。我们也会准备一道杀猪菜,会把猪的各个部分做成各色式样的菜。我们还有蔬菜蘸东北大酱,还有一道丰收炖,也就是把五谷杂粮和排骨放在一起炖的菜,十几道菜能吃上好几天。

至于串亲戚,在东北我们初三要回娘家,初五是“破五”要吃面条。我们小地方年味足,每年正月十五县里都会统一安排放鞭炮。我家是做生意的,也会放很大很长的挂鞭,特别热闹。不过因为疫情放鞭炮停了,我们会自己在家里放点小的。

去年因为疫情,我们年夜饭都没聚齐。我姑姑过生日,也是用微信视频连线“云聚餐”的。像我家哥哥妹妹都在外工作,我嫂子和我母亲都是医护工作者,可能要去测核酸,我们今年也聚不齐,所以大家还是会在网上“云聚餐”。

“春节我最发愁的还是吃饭问题”

李心悠,北京人在杭州过年

我是在杭州工作的北京人,今年要留守杭州了。因为社保交在北京,我并没有像大家羡慕的那样,能领到杭州就地过年的1000块补贴。北京是不是该给我发发钱啊(笑)。

可能每个出去闯的北京人都会被问“你为什么要去其他城市”这样的问题,但我早就想过三十岁之前一定要出去闯,在父母身体健康,没有太多后顾之忧的时候,可以放开了去闯一闯,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感谢爸妈这是他们给我最大的支持。

很多人都会觉得杭州很宜居,但对互联网人来说这是一座加班的城市。这阵子我都在加班,大多数时间都要晚上十点多才能到家。互联网公司基本春节都会有人加班,特别是我们春节期间要上线一些疫情和本地生活相关的服务,比如各地防疫政策、支持大家点外卖之类的线上服务等等,产品研发等项目组的同事春节期间也会随时待命。

因为在做项目,所以我最近也接触了各行各业的商家,很多服务业的客户春节大不打烊,他们的员工也在加班,听听看他们怎么过年的打算,关注他们春节的需求和我们能提供什么点服务,觉得还挺有意思。

至于我自己,春节我没什么计划,挺佛的,加班的春节无非就是自己在家呆了7天而已。我自己是个很宅的人,并不觉得一个人过年就怎么样。可能之前有个瞬间会觉得凄清,但几秒钟后就不觉得了。

我现在最发愁的就是怎么解决吃饭问题。那天我在办公室加班到凌晨12点,点了个外卖居然被取消了订单,因为这个时间段已经没有外卖员接单。这让我突然意识到是不是该开始囤货了。然后我又在想到底要吃什么,这可真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最想念的还是家里逢年过节必做的老北京炸酱面。

年夜饭跟几个留杭过年的朋友一起搭伙吃。其他几天的吃饭还是大问题,这两天一直说抽空好好想想,整一张购物清单出来,但一直没有时间,每天深夜回到家就只想躺着。今年也不做什么新年书单了,生活随性点,打工人就不给自己添加额外KPI了。

我那天在网上看到有人收到了家里寄来的50多个快递,还挺神奇的。我不需要家里寄东西,这些我都可以自己买,倒是在催我爸妈赶紧置办些年货,这个年我不在身边,还是希望他们自己过的热闹点。

最近几年家里过年,我和家人已经不太看春晚了,喜欢挑部电影一起看。我也没考虑说隔着屏幕和家人远程吃年夜饭啦,这个画面听起来有点太心酸。主要身边有猫狗陪着,伺候好“主子”也挺忙的,彼此都有陪伴,也挺热闹。

实话讲,我对过年期间每天怎么过也没啥规划和想象,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个稍微长一点的周末。我觉得能在家里安静的待几天就挺好的。

“回不去顺义的我,直接去男朋友家过年见家长了” 

林一苇,北京人在陕西过年

我是北京顺义人,但从去年12月顺义出现疫情后,就再没回过顺义。之前家里就打电话,说顺义经过了几轮核酸筛查,现在快递还是不让寄,让我还是等顺义情况稳定了再回家去。

没想到的是,顺义这么个无名郊区,却因为这种事被大家认识。这也确实让我感到困扰,每次出门都要和别人解释,“我是顺义人,但我不住在顺义”,才能躲过别人质疑的目光。

我的工作性质需要频繁出差,在顺义还没完全脱离风险时不敢冒险。就怕被困在顺义出不来会影响工作。作为北京人,我却好像只能在出租屋里一个人过年,想想到时北京街道冷清,万家烟火没有自己那个,还是会有点凄凉。

知道我没法回家后,男朋友就说今年带我和他回家过春节,也算是正式见家长了。我和男朋友在一起两年多,一直都是异地,困于两地分隔,从未一起坐过飞机抵达同一个目的地。疫情的各种管控让见面难上加难,过年可能是我们少有的机会能多待一阵子。

我和男朋友打电话时,他就跟我讲他家里重新装了软装,给我准备的屋子新换了床品等等。我们一起挑了给叔叔阿姨的见面礼,那种奔赴可信赖的远方的感觉又刺激又兴奋。到了高铁站,叔叔阿姨开车接我们回家,那时车上已经准备了一书包的零食水果,几个保鲜盒里都是洗好了的草莓和车厘子,感觉自己实现了车厘子自由。

我自己家里的年味其实已经很淡了,除了贴春联和除夕吃饺子已经没什么讲究。而在男朋友这里却体验到了置办年货的忙碌。前几天,阿姨开车带我们俩去山上农户家买了几只山鸡、鸡蛋和肥硕的鸭子。山上的野鸡健壮精神,黑色爪子尖利无比,我们还见到了排成一队回家的鸭子,护送主人走山路的家犬,感到了山中的野趣。

后来,我们还去水果批发市场直接屯了几大箱子水果,批发市场人头攒动,大家都在热闹地囤年货。在男朋友家这几天,每顿饭都吃的很撑,因为叔叔阿姨会换着花样做好吃的,在两顿大餐的间隙还有花生瓜子和各式水果,过年不胖十斤是不太可能了。

其实我也挺担心父母自己在家里过年的,感觉会很冷清。男朋友爸妈本想往顺义寄些自家制的腊肠、卤肉等年货,但顺义的快递依然不通,我只能年后再找机会带男朋友一起回家看看了。

其实年味,对我来说可能并不是放鞭炮贴春联这种外化的形式,而是在舒服的地方和感到舒服的人们在一起。脱掉在外面的盔甲,回归最柔软放松的姿态。今年过年,我希望能有段时间整理自己的生活,能把最近买的书《夜晚的潜水艇》给读完。

“在哪过年不重要,找个‘铁饭碗’才是正事”

安安、深圳、某区级行政机关城建部门文员 

早在单位发布公告要求全体留深过年之前,我就对这个春节没什么憧憬了。

2020年冬天我刚举办完婚礼,今年按传统是一定要回山东公婆家的。因为过年不能和自己爸妈在一起,所以对这个春节并没有什么渴望。

今年一月,我刚刚找了一份新工作,在深圳某区级行政机关的城建部门,做文员。工作不忙,而且福利好,员工餐厅便宜还美味,年底还发各种年货福利,所以我今年都没有准备什么年货。

前两天发了好多零食,大包装的皇冠曲奇、费列罗、糖果、巧克力、旺旺仙贝……好多我都没拆开看呢,听说隔壁单位发的是一箱腊肠。

虽然税后8000多的工资,在深圳这样的大城市里不多,但好歹稳定。我图的就是稳定。

研究生毕业后,我就遇到了现在的丈夫锋哥。当时锋哥经营着一家小型外贸企业,我的工作则不是很称心。后来我就辞掉工作,专心去锋哥的公司帮忙打理生意,当起了准老板娘。

但2020年的新冠疫情,让锋哥的生意遭到严重打击。合作工厂开不了工,拿到的外贸订单送不出去货,长期入不敷出下,锋哥解散了原有团队,开始寻求转型。

锋哥生意上遇到的波折,让我意识到,“单靠锋哥做生意,收入上的不确定性太大了,我俩这个小家庭要想过得好,不仅要‘加油门’,还要‘稳底盘’。”

我决定出来做“稳底盘”、抗风险的那个人。等婚礼诸事完成后,就入职了现在这家单位。

现在这份工作虽然稳定而轻闲,但是收入比较低,而且我的岗位没有编制,依然是合同聘用制。我还是想再找份高薪的“铁饭碗”。

广东省省考即将在3月14日开始。如果能够通过省考入编,就能离目标更近一步。

而今年过年不回老家,正好可以过个清净年。我计划好好准备一番,假期时间主要用来看资料、刷习题。

我也没有为春节假期安排什么娱乐活动。就和朋友一起吃个饭,然后去趟深圳欢乐谷。至于电影,可能去看个《唐探3》,但也不确定。

至于疫情对今年春节的影响,我看最近深圳的病例只是些散发的病例,除了出门戴口罩外,对生活和娱乐影响其实并不大。最大的影响,可能就是年夜饭在哪里吃。

我们本来准备在饭店订一桌年夜饭,和同样不回老家的锋哥朋友,一起过除夕,但是考虑到疫情风险,决定还是在家里做。

我今年27岁,结婚后,婆婆已经开始催我要孩子了。不过我自己的计划是2、3年后再说。我爸妈倒是没有催我,而是希望我能考博。

我父母都是某地方大学的教授。享受了一辈子大学教授所带来的社会地位、假期等方面的优势和福利,他们希望我也能如此。而要想进入高校,考博这条路径是必须的。

不过我还有点犹豫,毕竟已经毕业好几年了,而博士,并不容易考。我近期的目标还是冲击省考。现在省考已经开始报名了,我要好好研究研究去。

至于怎么过年,随便吧。我并不太在乎。

“异地过年,有家人相伴,一切都值了”

心怡、互联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

不管你在天南海北,春节一定会回到自己的家乡,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年夜饭,唠唠家常,再燃起鞭炮,这才是我们中国人心中最正宗的春节。

然而,今年疫情特殊,多地散发,不得不让我考虑再三,是否回河北过年。我最大的挂念还是宝宝,总担心路途之中会有什么风险,再加上北京核酸检测预约也很繁琐,跟老公商量了一下,索性就决定留在北京过春节了。

在异地过年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那种仪式感和隆重性了,起码在老家还能点燃鞭炮,毕竟年味儿都在炮声中了。

还有一点,以往回乡过年,至少可以躲避七天,这七天没有工作上的压力,每天睡到自然醒。但如今,各种云视频、云会议的流行,让这种舒适之感荡然无存,尤其一想到留在北京过年,身上的压迫感始终就没有消除。

今年公司年会,也变成了云年会,往年为期一个月的准备期,压缩到了几天,腊月二十七我忙碌到了晚上九点,焦头烂额的。

欣慰的是,每次只要一回到家,我身上的负担以及焦虑就卸下来了,对于现在拼事业的我来说,家就是一个港湾。

我有爱我的老公,还有一个可爱的宝宝,公公婆婆平时打理家务、照顾孩子,家里井井有条的,他们给了我们夫妻诸多包容,让我们在外面闯出一片天地。

繁忙的工作之余,也有许多家庭乐趣。

最近有一部剧叫《山海情》,讲的是扶贫的故事,里面的闽宁镇,离我老公的家乡宁夏中宁县,仅有150公里左右,我们一家人最近一直在追这部剧,看得荡气回肠的。油然而想到的是,我婆婆每天变着法地做家乡菜给我们吃,清炖土鸡、蒿子面、炒揪面……大家吃得极为尽兴。

老公家乡的特产枸杞,是“宁夏五宝”之首的“红宝”,家里也备了许多,也会送亲戚和朋友,老年人喝对身体也好。红酒、白酒则是从老公朋友的酒庄里拿的,也都是好物件,备了一些,留着春节喝。

今年我爸因为调班无法回河北,我和老公商量把老爸接过来,让他也尝尝婆婆做的宁夏菜。美中不足的是,整个大家庭中,唯独妈妈留在河北过年,多了些许无奈与歉疚。

受疫情影响,今年北京的庙会是取消了,但很多公园开放了免费政策,春节之后想带着家人们去森林公园玩,小孩儿两岁,正是接触大自然的好时机。

2021年,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工作上,如何组建团队,如何做管理……有着温馨的家庭做后盾,我相信什么苦、什么难都能扛过去的,未来一定越来越好!

“我又一次退掉了回家的票”

小赵、27岁、售后工程师 

2020年因为疫情我就没敢回家,提前退掉了回家的火车票,没想到今年,同样的操作又来一次,我可真是太难了。上个月还在电话里跟我爷我奶说,今年回家给他俩露一手,让他们尝尝我今年在北京练出来的好手艺,唉,让他们失望了。

不过跟大多数北漂不同的是,我不是一个人过年,跟我留在北京的还有我妈。

我妈在2011年的时候就来北京做生意了,我们家很多亲戚在北京也有生意,大家陆陆续续在北京房山、大兴还有相邻的河北一些地区买了房定居。

我是2016年大学毕业后来的北京,一直和我妈,还有二姨住在一起。

所以和去年一样,今年还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在北京过年。

跟在哈尔滨的老家过年相比,在北京的年多少显得有点“不是那么回事儿”。

在老家,我们会为过年准备各式各样的酒菜,光是三十晚上饭桌上的菜就可以吃到大年初七,而且大部分是硬菜;在北京一切从简,年夜饭就是一人一盘饺子,再随便炒几个菜。

还有东北人,大家知道,特别热情,会整事儿,过年不管走到哪儿,都特别热闹,年味儿十足;在北京,认识的人很少,我过年就只能窝在屋里网上冲浪。

不过,因为回不去家,过年的礼节倒是简单了。

身为“上有老下有小”的打工人,毕业后每年过年回家,我都会给家里人“代购”北京特产,外加拜年红包;去年因为回不了家,省去了送礼环节,只有线上派送过年红包,今年也一样。

要说过年不能回家,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把我爸也接到北京来了。家里还有爷爷奶奶,两位老人都八十多岁了,身边得有人照顾。而且如果把大家都接过来,这边也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可以住。

其实在东北,像我家这样,家人分隔几地的情况特别常见。有的家里都在外地做生意,直接在当地定居了,有的家里孩子成年后在外打工、定居,也不愿意回老家。

东北的人才流失很严重。一是冬天太冷,居住体验不好,二是经济不发达,工资水平普遍很低,年轻人都不愿意留下。

我记得前两年看新闻,说我家那边月平均工资只有1800。我有一同学在老家工作4年了,职位是商务总监,一个月工资才4500。

老家那边给的工资太低了,但有些地方的消费水平又直逼北京。

我以后也不回哈尔滨了,爸妈前两年在河北给我买了套房子,以后结婚了就河北、北京两地跑呗。

2020年因为疫情大家好像过得都有点不太顺,希望2021年疫情赶紧结束,好让我能回家过年。

希望自己新的一年能够升职加薪,工作顺利,最好能再有个对象,好让我这做红烧肉、麻辣让、小鸡炖蘑菇的手艺有人欣赏。 

“留京过年,实在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晓林、媒体编辑

我和妻子住在故宫附近,随着春节的临近,年味儿似乎更浓重了一些,街边摆满了灯笼、花展、彩灯,看着璀璨无比的景色,还是难以弥补内心没有回家过年的失落感。

年前我大部分时间都奔波在医院里照顾家人,一闭眼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既熟悉又陌生。

前几日,我奶奶从老家打来电话,询问情况,我和老人家说没法回家过年了,挂了电话心里也是挺酸楚的。留京过年,实在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往年每次回家,都会抱怨老家没有暖气冻手冻脚、信号不好、出门不方便,现在回想起来,那都是家乡的“味道”,刻在骨子里的乡念。对于在外打拼的人们来说,“春节回家过年”承载着很多东西,现在真能体会到,有一种简单的幸福,叫做回家过年。

前几天,我在群里看见回家的小伙伴们购置年货,给自己家人买礼物,油然生出羡慕之情,这种仪式感和幸福感,在异乡无论如何是体味不到的。

留京过年,怎么吃年夜饭是个问题,买好食材做一锅热腾腾的汤,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打打麻将,话话家常,热热闹闹地过个大年,大概是许多人的念想。不过,最终还是决定除夕去我哥家,一家人开车去吃海底捞或巴奴火锅,过一个辣味十足的牛年。

一周多的假期,其实并没有想好怎么过,跟往年相比,没有了太多工作上的烦扰。一年之前,我开着手机热点,大年三十那天还在编辑稿子,忙得团团转。如今闲下来了,身心的放松感也令人沉溺,家里买了Swich健身环,这些天多运动运动,朝着减肥的目标进发。

来北京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什么归属感,这座城市太大了,太多人为了在北京有一个好的未来而忙碌着,理想交织也挺让人感动的。

有时候也在问自己,如果当时毕业留在老家工作,如今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大学毕业的同学,很多也都留在了各自的家乡,做公务员或者当老师,过得也挺舒服的。但在北京,想要安个家,这就像一个梦,很难实现。

我想,2021年春节,这么多小伙伴在异乡过年,或许就是一个重新审视自身与家乡关系的时机,不至于在大城市中迷失了方向。

不管如何,新的一年,还是得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多赚点钱,在丰台区已经安家的我哥,就是我的榜样。牛年到来了,还是要祝愿所有在北京工作的伙伴们,牛气冲天,事业兴旺,奥利给!(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芦依、赵虹宇、焦燕、李程程、贾博鑫、陶淘,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钛媒体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subey 钛粉27544 钛粉22420 钛粉71674 钛粉25859 钛粉15018
441人已赞赏 >
441换成打赏总人数4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