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国际货币体系的未来

摘要: 虽然怎样构建合法的货币体系的问题目前还没有答案,然而全球性的保险制度将有助于解决国际金融体系中不断恶化的国际货币体系暴露的问题。

美元是世界各国倚重的全球储备货币,目前鲜有替代品。有鉴于此,新兴市场不得不以几乎零利率持有大量以美元计的外汇储备,对抗全球经济的不稳定因素,以美元计的外汇储备正被用以有效地解决由发达经济体制造的问题。

康奈尔大学托拉尼(Tolani)资深贸易政策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S. Prasad)指出,这是一个悖论,而设立一个全球性的保险机制将是解决此悖论的一个比较公平的方法。

日前,普拉萨德教授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和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联合举办的“国际货币体系的未来”的讲座中提道,目前没有货币可以有效地挑战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全球储备货币需要良好的法律、良好的金融机构和依赖劳动力流动、财政措施、流动性和资产可用性的调整机制的支持。

欧元曾一度有望挑战美元成为储备货币。但欧元区目前发生的危机以及人们对其未来的生存能力的忧虑已使欧元失去了昔日的光泽。尽管日本的债市也很大,但日元作为储备货币却不可行,因为日本市场的资产均由国内投资者或机构投资者持有,并且日本债市的流动性不及美国。普拉萨德教授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亦不能被视为储备货币,因为特别提款权是基于4种主要货币(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的均值的记账单位。目前发行的特别提款权只有320亿。就规模而言,特别提款权相对比较小,只占全球股市及约10.2万亿以美元计的全球外汇储备的3%。普拉萨德教授说道:“就特别提款权而言,由谁来发行该货币是很大的问题。”因此,就储备货币的可靠性而言,美元依然是符合储备货币的标准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是国家政府,没有财政部门的支持。因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能凭空造钱。毕竟无锚货币(fiat money)是很奇怪的,因为无锚货币不具有内在价值。”普拉萨德教授指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不稳定的根源是那些发达经济体,但新兴市场却不得不增加外汇储备,对抗这些不稳定因素。

与此同时,发达经济体的金融体系正在制造另一种不稳定。“迄今为止,违约还远没结束。金融体系内部存在大量的道德风险,因为各国央行在出现危机时需要采取一切措施防止金融体系崩溃,”普拉萨德教授如是说。为了保护自身免受不稳定的影响,新兴市场正在通过拨出大量的外汇储备建立“自我保险”。

“全球外汇储备总额已达10.2万亿美元。新兴市场持有6.8万亿美元,其中中国持有3.3万亿美元。”普拉萨德教授讲到,“世界各地的货币政策已到极限。美国央行(美联储)和日本央行正推出金融危机之前不可想象的货币政策。但货币政策促进经济增长的能力已到极限。”

由于全球各国央行推出的货币政策是为了满足各国国内经济的发展目标,因此这些货币政策无法在全球协调。普拉萨德教授说,针对怎样构建合法的货币体系的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答案,然而全球性的保险制度将有助于解决国际金融体系中不断恶化的上述悖论。

他建议设立由世界各国央行支持的全球货币体系,通过该体系,财政表现记录糟糕的国家要支付更高的保费,就像驾驶纪录糟糕的司机在汽车保险中需要支付更高的保费一样。“这样就基本上能使我们在全球金融危机中看到的做法——即基本上由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和美联储向许多其它央行提供流动性——制度化。如果将这种做法制度化,也许起初就不需要这种做法了,”普拉萨德教授如是说。

此文根据康奈尔大学托拉尼(Tolani)资深贸易政策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S. Prasad)日前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举办的“国际货币体系的未来”讲座上的发言整理而成,本文的英文版首先发表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商业智慧(thinkbusiness.nus.edu.sg)网站。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商业价值
商业价值

《商业价值》杂志为你报道更创新、更智慧、更可持续的商业。微信公众号:bvmagazine

评论(3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