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海外过春节

创业最前线

创业最前线

· 2月8日

“回去后,我一定要给家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播放 暂停

我在海外过春节

00:00 12:1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创业最前线,作者丨李小反,编辑丨冯羽

“每天固定的三件事就是上网课、吃饭、睡觉。生活就像复制粘贴一样。”这样的日子,在英国伦敦留学的宋扬曾经过了四个多月。

全球疫情形势迟迟未见好转,对于海外华人来说,他们的日常生活、社交都被打乱了。

在英国苏格兰留学的周航称,平时和朋友见面都约在海边,且还要保持两米的间隔。一位日本留学生为了减少接触其他人,坚持步行到三公里外的商超采购。

临近春节,部分海外华人冒着风险回国,打算和家人一起度过春节。但也有很多人因为害怕路上未知的风险,打算留在国外。

1月底,宋扬终于踏上了回国的航班。虽然这个春节要在隔离中度过,不过她已经很满足了。

“回到家里,日子就不会那么孤独和漫长了。”宋扬说道。

1、被打乱的计划

“去日本。”

2020年10月,张然终于做出了决定。

按照原来的计划,他在去年4月就应该到达日本,学习一年语言,然后申请学校。但是因为疫情的影响,这个进程被拖慢了半年。

张然曾问过学校,疫情期间如何上课。学校回复称如果担心疫情,可以办理休学或者退学,之后再重新申请。

考虑到前期已经花费了不少金钱和时间,张然和8个朋友硬着头皮前往日本。

他们在日本的住所临近疫情重灾区。出发前几天,张然每天都刷新闻关注日本的疫情。看到确诊新冠的人数一天天增长,他心里愈加忐忑不安,“越看越害怕,那段时间天天失眠。”

可是,张然一行人到日本后没多久,语言学校就开放了网课。“如果知道有网课,我绝对不来受苦。”张然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在国外疫情严重时,为了完成学业而不得不出去的还有宋扬。

宋扬高中时就去了英国伦敦读书。2020年下半年,她申请到大学。学校要求他们在2021年1月之前回到学校上课。

为了安全起见,有亲戚劝她尽量在家上网课,或者休学一段时间。

“我那时觉得英国的疫情也应该到了好转的节点,就没想太多。”于是为了提前熟悉环境,宋扬在9月飞去了伦敦。

但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到英国后没多久,疫情突然严重起来,学校的课程全部改成了网课。

冒着风险飞到国外,终究还是没能逃脱上网课的命运。这也是让留学生们焦虑的根源。

更令人懊恼的是,留学生们之前的计划全部被打乱。

在去国外之前,他们都曾做过计划,比如假期要去哪里旅游,平时的学习工作应如何安排。

“到达日本后先找几个景点游玩一圈,然后一边打工一边学习语言,平时有时间也可以到处玩一玩。”这是张然预想的生活节奏。

可是突如袭来的疫情,将一切都打乱。

出于对周围疫情不确定性的考虑,张然不得不减少与外界的接触。不仅游玩计划被迫取消,大部分时间他和朋友都只能待在租住的公寓里上网课。

在国外工作的华人生活也同样被疫情搅乱。

两年前,Shirley和丈夫在美国密苏里州斯普林菲尔德市,贷款买下一块占地100亩的农场,计划打造一个生态乐园。

Shirley是基督教徒,她给农场起名为“伊娃生态乐园”,希望这里像伊甸园一样,简单、美好又充满爱。

图 / 2月4日傍晚,Shirley拍下了晚霞之下的小动物

2020年春天,她完成了农场的部分建设工作,计划7月开放营业。在Shirley的预想中,每个月接待一些来聚餐、住宿、开会的客人,收入几千美金不成问题。

但是受疫情影响,她的营业计划只能暂停。

2、社交中断

和生活一起被打乱的,还有他们的日常社交。

2020年年底,NIKE发售一款限量版的鞋,张然的一个朋友早就计划好要去购买。但是发售地点恰好在重灾区,因害怕被传染,他只得放弃。

就连日常购物,他们也放弃了网购。“配送人员会接触很多人,可能存在风险。”

张然和朋友们通常会去距离住所3公里的商超购物,一周两次。“也不敢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每次都是走路去,来回要一个多小时。”张然表示。

图 / 某次购物回来的路上,张然随手拍下的日本街道

在泰国做汉语教师的杨思思称,从去年3月到7月,他们的工作完全停滞,那4个月里,他们大多情况下出门只是为了取快递。

周航生活在英国苏格兰一个海边小镇上。在英国的三年里,他每年都会出去旅游。但是2020年,旅游计划全部泡汤。

图 / 周航所在的小镇海滩

大多时候,他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小镇。

就连去咖啡厅、酒吧等公共场所的频率都在减少。“和朋友见面时就约在空旷的海边,保持两米的社交距离。”周航表示,去年,他几乎没在线下认识新朋友。

远在美国的Shirley也同样减少了和朋友们的联系。

“这一年基本没有社交。” Shirley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她和丈夫都是喜欢热闹的人。平时,他们几乎每周都会和朋友聚会,举办party,组织烧烤、包饺子、蒸馒头等活动。

但是在疫情期间,这个传统被打断了。2020年没有一次聚餐,她还给来农场玩的朋友定了一个规矩:不进屋,只在室外参观。

虽然社交频率降低,但是 Shirley平时打理着农场,栽种花草、蔬菜、果树、饲养小动物,日子倒也过得忙忙碌碌。

相比之下,一直待在公寓里的宋扬,觉得被关在家的日子甚是煎熬。

她一个人在公寓住了四个多月。那段时间,她每天就只做三件事:上网课,吃饭,睡觉。“生活就像被复制、粘贴一样。”

实在憋得发慌的时候,她就找朋友聊天,偶尔也发微博吐槽。“我要化妆,我要出门。”她在微博上写道。

无聊至极时,她也默默发呆,累了就去睡觉。不仅情绪上没有太大的波动,连饮食也变得凑合。“随便吃几口饭,没有那个条件和心情讲究。”

2020年,大部分海外华人的日常生活和社交都被按下了暂停键,他们都期待着恢复正常的那一刻。

3、回国or 滞留?

“买了n张票都凉了,结果赶着突如其来的最后一趟航班回家了,就像是一场梦,拜拜伦敦。”1月27日凌晨3点,宋扬发了一条朋友圈。

宋扬早就决定要回国和家人一起过春节。不过买机票的时候她才发觉,回家竟然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

其中一个阻碍,就是航班——航班被取消的事件常有发生

2020年圣诞节期间,周航正在和女朋友庆祝节日时收到了一封邮件,大致内容是:因为疫情原因,他所预定的1月初回国的航班被取消。

看到这个消息,周航内心已经没有了波动。“经过这魔幻的一年,任何可能的结果都在预料之中。”在这之前,他预定的航班就已经被取消过一次。

为了及时了解航班信息并准备所需要的材料,宋扬关注了两三个海外回国的微博超话,加入了四五个微信交流群,还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借鉴成功回国的华人分享的经验。

“高峰期时,差不多每隔一两个小时就要刷新信息。”宋扬表示。

那段时间,除了学习,她脑子里想的都是航班的事情,不仅失眠,平时也提不起精神。“觉得回国遥遥无期,充满了不确定性。”

为了成功回国,宋扬做了大量功课。她曾将从伦敦到北京的所有转机方案都列出来,按照风险大小排列好,再按照前人的经验,找出成功率最高的路线。

最后,她买到了2月2日回国的机票,从丹麦的哥本哈根转机。

在宋扬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之时,意外又来了。在临出发的前几天,中国驻丹麦大使馆紧急通知称,1月26日后,不再为从哥本哈根转机赴华的人员提供健康码。

这代表着,1月26日之后,从哥本哈根转机回国的方案也将行不通。宋扬只能改签,幸运的是,她恰好赶上了最后一趟航班。

“回家也得靠运气。”回国后,宋扬对「创业最前线」感叹道。

回国还是留在国外?对于这个问题,大多海外华人都曾经纠结过。有人选择回家,也有很多人考虑到路上的风险,决定留在国外过春节。

“做核酸检测的路上,以及飞机上都会接触很多人,风险也不小。回国后还要隔离,还不如在英国好好过个春节。”和家人沟通后,周航决定留在英国过节。

4、疫情后的期待

对于留在国外的华人来说,这个春节可能会有些冷清。

往年春节,Shirley都是回国和父母一起过。今年,她本来打算将父母接到美国一起过节,但是疫情期间持有探亲签证无法上飞机,这个想法也只能作罢。

Shirley不太注重仪式感,丈夫也不是中国人,今年春节他们或许就会平淡度过。“我们可能都不会特意去查春节是哪一天。”

杨思思的春节,也同样如此。

以前在泰国过春节时,杨思思和同事们都会组织春节文化活动,比如包饺子、舞龙舞狮等,让泰国学生体验中国的春节文化。但是今年因为疫情,可能不会再有庆祝活动。

但是,让杨思思感觉到温暖的是来自中国驻泰国大使馆的新年问候。中国驻泰国大使馆给在泰国的中国公民发放了春节包,里面有消毒物品、口罩之类的防疫物品。这给杨思思带来了一些安慰。

“有家的孩子就是很骄傲。”杨思思在朋友圈写道。

图 / 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发放的春节包里携带的祝福卡

在英国待了三年多的周航,也已经习惯了简单过节。今年春节,他也不会特意追求某种仪式,打算朋友一起吃个饭就当过节。

“这真是魔幻的一年。”回想起2020年,宋扬如此总结道,“以后恐怕再也不会有这么孤独的经历了。”

不过,有失亦有得。经历过疫情,她也学会了如何在孤独时与自己相处,她认为这也是一种锻炼。

2020年,Shirley也觉得自己的内心更加平静,心态也发生了改变。这一年,她辞了职,专心投入到农场的建设中。

“以前,我总觉得不工作会失去价值。” Shirley称,在之前,她一直认为没有老板、没有日程表、没有日常工作,自己可能会迷失。没有收入,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很无能,是否会被丈夫嫌弃。

但是,当她真正待在家里之后,发现一切都还好。“丈夫的态度还和之前一样,每天打理农场也忙忙碌碌,以后的收入也会慢慢多起来。”

如今的Shirley觉得每天都过得很充实,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焦虑。

图 / 1月底的一天,Shirley听着音乐,伴着雨声,打理菜地

虽然今年的春节可能有些冷清,但是大家都在期待着疫情过去后把被中断的计划补回来。

疫情好转之后,Shirley打算第一时间把父母接到美国团聚。“还要举办大party,开放农场,想在哪玩就在哪玩。”

周航和宋然也打算在疫情结束之后,把泡汤的旅游弥补回来。周航已经想好要去法国,那是一个令他感到舒适的国家。

以前,杨思思都会趁着寒暑假回国,但是由于疫情,她已经一年半没有回国了。“回去后,我一定要给家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她说道。

本文系作者创业最前线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