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黑卡黑洞

摘要: 随着苹果iOS平台上的“黑卡”泛滥,看似蓬勃发展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正在成为开发者不敢轻易碰触的禁区。

如果只给你几个数字,你会如何看待iOS移动互联市场?

仅中国地区,到2011年末包含iPhone、iPad和iPod Touch在内的iOS设备数量将超过4000万台,且还在以每月超过100万台的数量增长;中国销售排名前几位的应用,已经达到1万美元/天的收入;中国开发商的2011年全年收入迅猛增长,将有踏过2亿元人民币门槛的公司出现。

发展迅速?前景广阔?

再看看这样两组真实的数字:

2011年9月,有中国区销售排行三甲的游戏,坏账率达到80%以上,如果单日收入按1万美元算,扣除苹果分账,实际真正的收入锐减为1000多美元;在淘宝上,iOS游戏道具被以1元人民币兑换1美元道具的价格贱卖,每卖出去1元的商品,相应游戏开发商就会损失5元左右。

事实是,一个看似朝气蓬勃的市场正在遭到“谋杀”,而将巨大价值所吞噬掉的,则是在中国日益猖獗的“黑卡”生意。

一切正在发生。

惊人的坏账率

从表面上来看,苹果硬件销量的不断攀升,意味着一个对移动开发者来说越来越大的市场。每一台iOS设备都直接连接着App Store——快速成长、付费简单、应用相对容易开发;从风靡全球的《愤怒的小鸟》到凭借《Tiny Wing》一跃成为千万富翁的个人开发者,一个个带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成功案例也在不断刺激着创业者;与此同时,资本市场也给予了狂热的响应,从北京、上海、深圳到厦门、成都,到处可见寻觅优秀创业团队进行投资的风投。

可是自诞生开始,这个市场就有“破坏者”跟随,那就是iOS系统破解,也即已成为常用名词的“越狱”。对绝大部分人来说,越狱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免费安装原本需要付费的应用。据友盟报告中显示的数字,截至7月,中国越狱的iOS设备占据总量的51%。

对于越狱,显然开发商早已习以为常。“我们一般都不将越狱用户计算在用户之中,”空中网CEO助理洪亮说,“因为他们的购买、使用,根本在整个系统之外。”

排除掉这一半用户,起码还有2000万用户的非越狱市场,看着并不小。而对于很多应用和游戏来说,还有另外对付越狱的选择,那就是应用本身免费,依靠应用中内置的道具进行收费(In-App Purchases,程序内购买)。这种付费方式常见于网络游戏中,比如《二战风云》,也有一些能力较强的单机游戏使用这种收费模式,如《捕鱼达人》、《三国塔防—魏传》。

凭借这种方式,《二战风云》全球最高日收入超过3万美元,据其开发商数字顽石CEO吴刚称,月收入达到80万美元,而顽石今年的年收入将由此达到2亿元人民币。在中国,“销售排到前几名的应用,基本都能达到5000~1万美元/天的收入。”知名开发商尼毕鲁CEO杨祥吉说。

移动开发者的团队一般都不大,去除苹果公司分账的30%收入,应该说剩下的70%已经能让优秀团队活得不错,并支撑他们健康发展下去了——前提是,如果这世上没有“黑卡”存在的话。

2011年9月,尼毕鲁在iOS上发布的新游戏《海岛帝国》迎来了让杨祥吉欣喜的景象:销售排名持续攀升,一度进入前三。这家公司之前就颇有实力,其开发的Twitter客户端《TwitterBird》在日本区长期位居第一,如果能逐渐在中国区也站稳脚跟,实在是一大提升。

苹果公司与开发者的结账方式是“三七分账”,而且是按月结算。可是,当9月过去,杨祥吉查到最后苹果分得的收入时,发现之前看到的80%以上收入灰飞烟灭。“我们的坏账率达到了80%!”杨祥吉说,“这是因为有大量的收入是根本不存在、到不了账的。”

很显然,这是“黑卡”的杰作。

与尼毕鲁类似,其他iOS开发者在中国也在不断遭遇类似事件。据一位业内资深人士透露,《二战风云》的坏账率也很高,起码超过50%,“只要在中国有些名气的应用,在付费环节几乎都会因为黑卡而导致大量的坏账,无一幸免”。

黑色产业链

在苹果生态圈中,何谓黑卡?《商业价值》记者与许多业内人士探讨,却未能得到一个准确的定义。简单来说,黑卡就是被盗用的信用卡。如果用户通过相对低廉得多的金额,从非合法渠道获得可购买iOS产品的Apple ID(苹果账号),则他使用账号中绑定的盗用信用卡进行消费的行为,就是黑卡消费。

与国内的信用卡机制不同,欧美、日本等许多国家,只需要知道信用卡号码和背面的3位号码,即可进行刷卡消费,无需输入密码。苹果iTunes和App Store继承了这种消费方式:新建一个Apple ID、输入该国地址、信用卡信息和一个或许并不存在的人名,就可以产生一个在一定时效内具备消费能力的账号。

即便这个账号被苹果察觉并封号,该账号在有效期内所购买的收费软件和一些In-App的数字内容都将持续有效。

“国际上有一些成规模的信用卡盗窃集团,用黑客攻击、钓鱼网站、病毒传播等方式,一直以来都在大批地盗取信用卡信息。信用卡信息本身是不能变成钱的,要在某些领域,用这些信息完成了消费,它才能真正变现。”洪亮说,“之前Xbox上就有成批的黑卡购买点数消费的例子,而很不幸的是,苹果商店成为了它们新的规模化变现场所。”

而经纬创投投资经理王华东补充说,“在国内也有另外一种‘黑卡’来源。有组织会批量地找人办理双币信用卡,比如同时支持银联和Visa的信用卡。当这些信用卡被取消之后,取消信息从国内银行传递到Visa会有一定的时间差——也就是说,即便这张信用卡已经被销毁,用其信息仍然可以在Visa渠道进行消费”。

由此我们可以勾画出整个黑色产业链的大概脉络:首先,某些组织以各种非法手段,窃取信用卡信息;然后,这些信息从各种渠道流向下一级,一些觉得有利可图的人购买信息,并将其绑定到一个个Apple ID上;最后,经由淘宝等渠道,将这些Apple ID用各种方式贩卖给消费者,而消费者则用以购买iOS产品。

在这个链条中,各个节点分享消费者购买黑卡所产生的黑色利益,而遭受利益损害最大的,则是iOS产品的开发者们。“按理说,苹果公司也会由此受损,可它或许也因此得到了更多硬件销售的机会,因此暂时不考虑。”有业内人士说。

对于大多数还处于新生期的开发者来说,这样的损害往往致命,因为它意味着开发者丧失了本来最为自然的“造血”功能。

“我们看到一些很好的iOS创业团队,投资它们让它们能更好地成长,可是,如果它们只做大陆市场的话,我们就会担心造血能力。黑卡对面向大陆市场的开发者的确会有不小的影响。”王华东说,“最起码的,它让这些团队的成长变得更慢。”

更可怕的是,对一些社交性较强的游戏来说,黑卡消费者将会影响整个游戏的平衡。“那些本来用真金白银购买道具的玩家,结果被豪华的黑卡玩家所打败,这样的事情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只会导致两个结果,”洪亮说,“一些玩家会从此放弃这款游戏,或者他们也跑去买黑卡。”

黑卡就像癌症,当它开始侵蚀本来已经玩家较多的游戏时,就会像癌扩散一样让健康的地方不断变少,最后的结果已经很明显。

黑卡简史

可以说,有信用卡消费的地方就有黑卡的存在,苹果终端上的黑卡产业链,最早可以追溯到2003年iTunes诞生之初。

但是在中国,黑卡真正的野蛮生长起始于7年之后——2010年5月,iPad开始大规模流入中国市场,而后又开始正式销售;同年秋天,iPhone 4真正让苹果产品在中国实现了大爆发。

即便从现在来看,这种爆发的力度也超过许多人想象。根据友盟数据,截至2011年7月,在所有iOS设备中iPhone 4一款手机就占据了半壁江山;而在所有iPhone产品中,iPhone 4的份额更是达到了惊人的83.4%。大多数人是从iPad或iPhone 4开始使用自己的第一款苹果产品,其中约一半人同时开始接触越狱,相当多数量的人开始初次品尝黑卡的甜头。

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黑卡不断和苹果、应用开发商、渠道,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并且规模迅速膨胀起来。

“最初我们用黑卡,其实并非想用盗版,而是因为2010年年中,苹果App Store根本没有中国区,软件想买都买不了。”一位较早接触黑卡的iPad用户说,“我就想着,去淘宝搜索看看,有没有美国区的Gift Card卖,结果就看见有人用很便宜的价格在卖美国账号。”

当时的苹果黑卡,在淘宝上还是以美国区账号的形式贩卖,根据金额100、200、300美元的不同,被标以不同的价格。根据受访者回忆,金额为100美元的账号,价格大概为30元人民币。

这是黑卡发展的“黄金时代”。虽然说的是金额只有100美元,但实际上消费者往往能用此账号下载数百美元的iTunes电影、App Store应用。而且,此时一个账号可以持续用很久而不被封,运气好的可以连用一个月。

随后不久,做黑卡生意的卖家越来越多,因为竞争,黑卡账号最便宜的时候,10元人民币就可以购买100美元,而且实际上很可能没有这一上限。

可此后,随着App Store中国区的开放和iPhone 4的发布,大概是苹果觉察到了疯狂的黑卡行为,不断提高封账号的响应速度。一旦账号被封,除了无法再购买外,用此账号购买的软件也无法更新。

一位曾经卖过一段时间黑卡的卖家说:“我们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不断有买家说账号不能用,要求退换。刚开始给他们一个新的,可后来我们的成本也没法做了。所以我们就在宝贝主页上明确写明48小时有效。后来48小时又降到了24小时、12小时。”

与此同时,因为中国信用卡“货源”开始变多,有些卖家开始在美国区、日本区等国家账号之外,开始单做中国区账号。

根据货源渠道不同,黑卡由此进入“垂直化经营”。

这样的情况很快变得不可收拾。当黑卡生意越来越大之后,供需关系逆转,非法的信用卡“货源”逐渐紧俏起来,这使得黑卡售价慢慢回调,直至1元兑换1美元。

2011年年初,黑卡售卖的主要渠道——淘宝,遭到了国内外媒体、律师和产业界的抨击。淘宝因此承受了很大压力,陷入两难:对淘宝来说,不管是从利益还是从平台管理角度,淘宝对庞大的黑卡店“下重手”都需思量再三;可是,淘宝也不可能罔顾责任,担上破坏产业的恶名。

因此,在2011年年中,淘宝进行了庞大的黑卡打击工作。这一度使得黑卡在淘宝上无迹可寻,起到了一段时间的积极作用。

可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到了今天,以《海岛帝国》这款网游为例,在淘宝网上廉价贩卖这款游戏中道具的店家一度达到300多家,最高的一家在最近30天就卖出1.6万笔道具。如果按照通常的黑卡价格,1元人民币购买1美元等值商品,则淘宝上每卖出1元人民币,游戏就将有6元人民币以上的损失。

10月份,人人网的游戏《乱世天下》登陆iOS平台,在某次采访中正好聊到这个新闻。受访者感叹说,“可惜啊,在这个时候上线,动用人人那么多资源,估计收不到多少真钱了。如果早几个月估计还能有些收入”。他所说的早几个月,正是淘宝打压黑卡贩卖的那段时间。

据传,中国一些知名的开发商比如触控科技(《捕鱼达人》)、顽石、尼毕鲁等正在联合起来,想要通过谈判、维权或上诉的方式来给黑卡施加压力。当记者联系吴刚采访时,他回复,“现在陈昊芝(触控科技CEO)是我们的代言人”。

而有业内人士表示,施加压力的方式,可能是直接对淘宝这样的渠道谈判,也不排除直接起诉黑卡生意做得比较大的一两家大卖家,杀一儆百。

这样的方式有效吗?当用户购买黑卡的“硬需求”,碰到了黑卡牟利的“硬需求”,是否治标不治本?

“实际上淘宝只是一方面。现在的黑卡卖家直接在游戏里喊话,所有玩家都能看见他们刷屏。加他们的QQ号联系,直接就能买了。”洪亮说,“还有一些黑卡卖家,用App Store下面的评论来进行‘宣传’。”

而杨祥吉也表示,其实淘宝的态度一直都很好,甚至有一个专门的QQ群与开发者进行沟通。淘宝不能直接封店,需要先由所辖的公安局,比如杭州市公安局发文才行。

可是,对中国的开发者而言,或许是当下的选择并不多。“我们必须要施加压力,你看《二战风云》一直在打击黑卡渠道,坏账率50%,起码比《海岛帝国》要低不少。”有开发者说,“其实要想治本,就应该联系苹果,修改App Store的规则,比如Apple ID必须实名,或者Game Center绑定游戏,下载游戏的账号必须与购买In-App的账号一致。但这么大的改动,我实在没有信心说苹果会为了一个中国区这么做。”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App Store对银联卡放开。可这个问题很复杂,也许已经不是苹果一家公司能解决的了。”洪亮说。

管不了、必须管,这就是应用开发商的尴尬现状。“受到利益侵害的一方,去主动寻找方法制裁侵害他们利益的一方,不管从商业上还是道理上,也只能如此。”

开发者禁区

与越狱这种全球化行为不同的是,有国外知名iOS开发商透露,苹果iOS平台上的黑卡消费,“70%以上发生在中国”。

有数据可以侧面证明这一点。与中国区应用动辄50%、80%的坏账率相比,据洪亮透露,空中网旗下三款主要针对美国市场的游戏,坏账率仅为不到5%。

中国黑卡现象尤其严重,这已经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而在国外许多iOS应用的论坛上,有越来越多的海外开发者和用户注意到了这一点。“这让我们心情很沉重。不仅因为我们自己,也因为它影响了中国人的形象。”杨祥吉说。

而黑卡肆虐,随着规模越来越大,其恶性影响还在进一步扩大。王华东说,在中国已经有个别比较急功近利的开发者团队,开始利用低廉的黑卡来刷排名、占据App Store推荐位。当他们用这种黑色手段获得了耀眼的数据之后,下一步就是吸引用户、乃至投资人的关注。

这是又一个恶性循环,“中国故事”。“我们会大体上对此进行辨别。有些公司下载和收入非常不成正比,还有些应用或游戏的变动非常频繁,这时候有可能它们就是在刷排名。”王华东说。

也有正好与之相反的,“被黑卡用户刷榜”。前不久,顽石的《二战风云》中文版竟然在美国App Store上榜,出现快速的排名蹿升,中文版游戏在美国市场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有大量的人用美国黑卡进行游戏消费。吴刚二话没说,直接将《二战风云》中文版从美国商店下架。对此,有人不解地问,“麻雀肉也是肉,你没有必要直接停掉啊。”吴刚只是回答,“这会破坏我整个游戏的平衡,伤害更大!”

如果有某个中文版游戏能在美国上榜,已经被视为“丢人”的现象。

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市场,开发者的态度已经显得越来越谨慎。尼毕鲁目前已经停止了所有中国区的广告投放,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则将重心全面放在了欧美市场,“在中国市场的开发计划无限期延迟”。空中网目前也开始重新考虑,是否要将自己的游戏汉化、推出中文版,“因为这意味着人员、推广和服务器成本的增加”。

黑卡的情况要是得不到缓解,劣币驱逐良币,中国就会沦为“开发者禁区”。恶劣循环丧失造血能力的市场将使苹果世界乃至移动互联网上的中文应用和游戏越来越少。事实上,这正在发生。

如果真的与银联打通,或许iOS平台上的中国开发者们,真能再次上演2000年开始的中国PC网游市场神话,获得充分的成长空间。可是,对现阶段的开发商们,即便是已经有一定规模的开发商,在这个生态中的话语权仍然相当有限。他们只能在越狱与黑卡的狭缝中,在被侵蚀得已经不那么肥沃的土壤中顽强生长、耐心等待,等待有朝一日他们能有更大力量改变整个生态的那一天。

本文系作者 夏勇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夏勇峰
夏勇峰

主笔、编委

评论(16

  • 石头 石头
    回复
    5

    体积庞大、众多的中国,一旦遭遇信仰缺失、道德滑坡、利益至上,必将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需要注意的是,能够使用苹果产品的中国消费群体,大多处于社会的中上阶层,这一群体的行为失德,更需思考、关注。

    2011-11-09 16:32 via pc
  • Privatesea Privatesea
    回复
    4

    这就是现在的中国,对于道德这个字还不是很认可

    2011-11-09 17:32 via pc
  • 伯虎清扬 伯虎清扬
    回复
    3

    为什么不问问那么多人去弄水货商品和黒卡等…不去做些不损害别人利益的事的原因呢!我想知道中国这么多人要吃饭,在中国能做什么生意,什么生意好做,与其说中国人的道德问题,不如说点实在的国情环境就是这样,我们生在这么个环境,那还奢望什么呢,顺便说一句,谁都想做既赚钱又受人尊敬的事,可是有吗?是普通老百姓能做到的吗?

    2011-11-10 00:27 via pc
  • Ian H. Ian H.
    回复
    0

    太过急于求成 注重短期利益而忽视长远利益 最终只能是空中楼阁 我们需要把眼睛放下来脚踏实地做事

    2011-11-17 03:02 via pc
  • Ian H. Ian H.
    回复
    1

    太过急于求成 注重短期利益而忽视长远利益 最终只能是空中楼阁 我们需要把眼镜放下来脚踏实地做事

    2011-11-17 03:01 via pc
  • 袁涛 袁涛
    回复
    1

    大佬们开始想心思维护正义,以期建立统治地位或话语权地位,还有无数中小开发者在为被挤压的空间费尽心机。所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同地位各取所需。每一种事务,或社会状态的改变,必然伴随可黑可灰的中间态。正视,做好自己能做的才是王道。

    2011-11-14 11:20 via pc
  • 刘付强 刘付强
    回复
    1

    聪明人的泛滥,有组织无纪律

    2011-11-13 14:13 via pc
  • App Store 在2010年中没有中国区?这个表述太扯淡了吧。请问我从09年就在购买的应用是从哪来的?!

    2011-11-12 05:10 via pc
  • lespit lespit
    回复
    0

    这个东西直接涉及到大环境、其实上升到信仰、道德还不如实际的有针对性的探讨下国内互联通讯的费用与国外的差距性问题、还有就是一直存在的观念问题!

    2011-11-11 01:47 via pc
  • 马立宁 马立宁
    回复
    0

    就是:做好自己,就是对世界经济负责! 当下社会环境中,在理解、责任、使命中磨折!只问自己,不敢问责他人。只缘,我们活在当下!理解万岁!宽恕他人与自己。但不代表我消极与找借口。

    2011-11-10 21:15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