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李东生的再次挑战(下)

摘要: 就在从国际化并购的蹒跚和挫折中刚刚调整好步伐和内息的同时,外表沉静但是内心却如此不安分的李东生,已经开始了下一次的自我挑战。并再一次站到了人生的关键时刻。

找到方法

如果说TCL的改制是让这个企业确立成为独立的“人”、国际化并购是让其找到“我是谁?我要成为谁?”的答案,而其过去5年中,基本上就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找到实现自己目标的方法”。

在方法论上,李东生采取了双管齐下:重新界定对“内功”的理解和对商业模式的重新思考。

说到“内功”,TCL有着自身具体深刻的理解,而不像很多企业对此的理解并不是非常清晰。而TCL将“内功”重新划定为三个维度:工业能力、人才培养能力、集团管理能力。

说起工业能力,很多人可能不以为意,也有很多人认为很“土”。因为很多企业比如苹果根本就没有工厂、耐克也没用自己的工厂、海尔也在进行去制造化转型趋势化等,工业能力一直被认为利润率低、缺乏技术含量,甚至很多企业把这当作企业的“包袱”来看待。

而TCL却把工业能力当作强化内功的首要能力。对于TCL来说,工业能力的提升不仅仅是基于成本控制来考虑的,虽然近年来劳动力成本上涨很快,但从工业制造成本和效率来说,中国在大部分领域依然保持着优势。但李东生更看重工业制造过程中的工艺流程的优化以及信息化在整个工业制造中发挥的作用,“只有加强制造业的信息化建设,才能更低碳、更可持续。”李东生表示。

实际上,TCL对于加强工业能力有更深层次的理解,这就是通过产业链纵深一体化来增强工业制造能力,并达到降低成本的效果。

可以看到,TCL自2008年开始做产业链整合,用8个月的时间在当年底投产了液晶模组生产线,将产业链向前移了20%;又过了9个月,2009年9月,模组整机一体化生产线开始投产,产业链又移动了一点;而今天的8.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正式投产,TCL终于占全了整条液晶产业链,从而打造出了一条完整的“面板-模组-整机”全产业链布局。“通过产业链的整合,促进规模的增长,而这些能够反映到进一步提高制造业和供应链的竞争力。”李东生表示,“这样才能在市场具有更大的话语权。”

数据也表明,和前几年相比,TCL多媒体的电视机业务目前在中国的供应链运行效率至少提高了70%,有时甚至提高一倍以上。要知道,一般来说,如果平板产品延误3个月,价格贬损就会超过15%,如果延误半年的话,价格贬损就会超过30%,而平板产品的毛利也就是15%左右。由此也可以看到TCL重视工业能力的根本原因,而这必然会引起对人才的重视和培养。

这就要说到人才培养,李东生原来的培养方式基本是放权,给予人才最大的施展才能的平台和空间,在当时对TCL的发展确实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也涌现出了如万明坚式的管理人才。但这种人才培养的弊端在于没有形成系统性的规划,而且对人才的约束相对较弱,这也是后来TCL形成“诸侯文化”的重要原因;当然,这种方式培养的人才,在遭遇到国际化时,就会遇到很大瓶颈,这也直接造成TCL国际化面临极大的困境。

痛定思痛,2006年李东生发表著名的《鹰的重生》系列文章,“企业竞争的本质是人才的竞争”。因此,著名的“鹰系列”人才培养工程由此而生,雄鹰、精鹰、飞鹰、雏鹰四大工程针对培养高管到基础干部

“‘鹰的重生’得以实现,最终要靠人才来实现。”李东生表示。实践证明,“鹰系列”人才培养工程有力地推动TCL的快速崛起和发展。至今,精鹰工程已经进行到第7期,精鹰学员累订600余人,为公司培养了大批中层骨干,得益于精鹰工程搭建的平台,降低了中层之间的沟通壁垒大幅提高了产业协同;飞鹰工程顺利完成2期,共468人,第三期即将启动。目前,在高管团队中,具有本土背景的占40%,北美背景的占30%,欧洲背景的占30%。

实际上,无论是工业能力还是人才培养能力,这些都需要在集团管理框架下进行,因此,这也很自然地对集团管理的架构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一方面,只有良好有序的集团管理架构,才能够更好地发挥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协同效应,同时也能够发挥产业间的协作;而另一方面,良好的集团架构能够为人才的培养提供才能发挥的平台和资源,使得人才的晋职有更明确的目标和方向。而反之,良好的集团管理能力也必然会对工业能力和人才培养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相辅相成的作用。

由此可见,良好的集团管理能力对于TCL这样国际化的企业显得尤为重要。为此,集团的管理架构由原来的“4+2”即多媒体、通讯、家电、部品4大产业集团以及房地产与金融投资、物流与服务2大业务群调整为现在的“4+6”即多媒体、TCL通讯、TCL家电和华星光电四大核心产业以及房地产,投资和新兴产业(医疗电子、环保产业和远程教育)、系统科技、翰林汇、泰科立部品6大业务板块。“这么调整的核心是突出主业,以围绕主业发展相关产业的多元化。”李东生表示。此外,为了配合和保障集团管理架构的调整,TCL为这次调整储备了充足的人力资源保证,新增加了30多位专务和60多位常务,这些都是各产业的主要负责人和集团各职权部门的负责人,形成了100多位核心管理人员组成的决策层。显然,TCL将以新的管理架构来重新构筑TCL新商业模式,以适应产业机构调整的需要。

至此,TCL完成了加强企业“内功”的修炼,为企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物质基础、人才基础和管理基础,这也许是李东生在吸取国际化走弯路的教训后做出的理智选择。

在修炼“内功”的调整中,可以看到,这些所做的工作都是宏观的管理和布局的工作,而没有涉及到TCL的核心业务。而说到TCL的核心业务——彩电,与原来传统理解上的彩电的在商业模式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天的彩电已经完全不同于CRT时代的彩电,几乎每年都有新的概念不断涌现,当然,这些新概念也是拜技术的日新月异所赐。

而TCL在完成8.5代线的产业布局以后,成为了类似三星、LG的全产业链彩电企业,从产业角度上来说,TCL可以发挥产业链的上下游的协同作战,全产业链的模式已经能够和三星等进行叫板;从技术上说,TCL如果尽快发挥8.5代线的作用,掌握住面板的核心技术,也已经处于中国彩电业的前列。即使到了2015年,OLED将会普及,由于TCL已经掌握了上游面板的核心技术,再考虑到液晶面板线转化为OLED面板生产线的成本非常低,TCL也可以尽快地摆脱受制于上游面板的压力。

但这并不是说TCL以后的路就一马平川,其关键还在于8.5代线的成品率能否达到或者超过平均水平,以及能否尽快的量产,以速度来追逐其他面板生产线量产的时间差,这对于TCL来说无异于巨大的挑战。“总体来看,TCL彩电在完成整个产业链的布局以后,将会对其销量产生巨大的促进作用。”奥维副总经理金晓峰在接受《商业价值》采访时表示。奥维的数据也充分证明了TCL电视销量的回暖,今年7月份液晶电视国内零售所有品牌平均同比增长22%,TCL增长30%,高于行业平均水平8个百分点。

实际上,随着三网融合的进一步推进,彩电已经改变了原来单纯硬件比拼的阶段,软件实力的较量也成为了左右彩电未来发展的重要力量。面对三网融合的机遇,TCL已经开始了对其产业进行布局。

从上游内容资源上来说,TCL与长虹成立了以内容为核心的广州欢网,在欢网平台上进行内容、体验、互动和设备方面进行整合、演练,当互联网电视用户持续增长后,将引进一系列增值服务;在中游的制造方面,TCL也拥有全产业链的优势,在下游终端方面;TCL一方面联手海信、长虹等成立了中国智能多媒体终端技术联盟,来规范电视、手机等职能终端的相关技术标准。另一方面,TCL整个集团的产业协同优势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特别是在手机方面,TCL手机在家电领域依然保持着绝对优势,而今年年底,也将推出3G的平板电脑,产业间的协作势头必将成为TCL在三网融合方面重要的支点。如果再考虑到TCL在其mitv第二代互联网电视操作系统在“人机交互”、“界面设计”等多项技术上取得了突破,TCL对互联网电视的争夺已处于技术领先的位置。

实际上,在TCL的规划中,电视作为未来家庭的计算中心,将会和家居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智能链接,记者在TCL展示区看到,通过以电视为中心的计算中心,可以控制家居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窗帘、灯的开关以及互联网内容的观看等。

就在8月下旬,海尔、海信、创维等中国彩电标杆企业都相继发布了下一代彩电“云电视”的新品,同行显然已经加快了在三网融合方面的步伐,显然,未来TCL在商业模式层面的变革也在越来越成为必须思考和迅速行动的问题。

爱“折腾”的李东生

TCL=李东生,这已经和联想=柳传志、海尔=张瑞敏、万科=王石等成为了密不可分的标签式人物和标志性人物。作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很多人比如柳传志、张瑞敏、王石等都基本已经退居二线,特别是李东生的同学比如创维的黄宏生、康佳原掌门人陈伟荣等也早已过上了闲云野鹤般的生活,而只有李东生,依然在企业的第一线往来冲杀。

虽然李东生算是第一代企业家中年纪最轻的一位,但是其目前的工作强度与年龄也多少有些不相符。据说,其在过去年之中只有一周时间与几位企业家去了次西藏,之后只有一次因为生病休息了一天。而其他的周末和假日对他来说一律等于不存在。

这种勤奋的结果,是在世人的眼中,让外表平静敦厚的李东生成了一个特别能“折腾”的人,从企业的改制、到国际化、再到今天的8.5代线的大赌注,再到TCL在国内电视产业不断成为新概念的发起者,比如互联网电视、3D电视、智能电视等。

李东生的每次“折腾”也几乎成为了当时那个时代的标志性事件,改变了当时很多企业的传统做法。比如TCL的渐进式改制,既保证了国有资产的增值保值,又使得企业得到了快速迅猛的发展,成为了当时国企改制的范本;TCL的国际化,作为第一个“吃螃蟹”者,获得了受益,虽然也走了弯路,这些近距离的经验和教训,也成为了很多中国企业国际化进程中或者勇敢或者谨慎的论据;而这次8.5代线的成功建设,犹如当年中国彩电业引进显像管技术,美的引进压缩机技术一样,也必将会彻底改变中国彩电业在世界彩电板块中的地位,成为中国彩电业历史进程中的里程碑事件。

李东生的“爱折腾”主要是来自对心中目标的不放弃。1987年,30岁的李东生去日本、欧洲去考察,看到欧洲的百年企业,感到非常震撼,“中国未来也必须有这种国际化的企业”——这句话一点也不激情,但李东生说自己在心里叨念了20多年。其实,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李东生常讲的“实业报国”似乎显得有些土了,可是他说起来却依旧兴奋如初。

据说李东生早年在办企业的时候,挂的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横幅,而到了后来,国际化扭亏之后李东生在办公室中悬挂的是“顺势明道”,而今天,在李东生的办公室中则挂上了“天地正气”的横幅。

新世纪的十年,对李东生而言犹如一场过山车运动,经历了从人生最辉煌的顶点一直下坠,直至今天的重生和再次发起挑战。“我觉得国际化并购这几年的艰难历程,个人的心理状态能够承受的压力的确更强了。”李东生笑言,“其实做企业远大的目标、良好的韧性和能抗压的性格,这几点是很重要的,关键时刻还是要敢挺住,也能挺住。”

不久前李东生与几位企业家朋友的那次西藏之旅,最后一天在海拔5300米左右面对一座冰川的时候,大部分伙伴都说:“别爬了吧,太高也太累了。”只有李东生死活不同意,却执意坚持要爬,甚至声言“你们不爬那我就自己爬。”

“我是他们中年龄最大的一个,结果不仅仅我爬上去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好意思,结果大家就都爬上去了。”李东生说着句话的时候脸上突然露出很自豪的笑意。

(完)

本文系作者 小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小宁
小宁

记者

评论(3

  • 賴揚鳴 賴揚鳴
    回复
    1

    關鍵是看你製造什麽東西,蘋果的電話上面印有一句話,中國組裝製造,加州蘋果設計。在我看來,中國製造的就是手機,而蘋果製造的就是除了手機之外的所有部分。

    2011-09-28 18:14 via pc
  • 冲锋 冲锋
    回复
    0

    这根没有多少油水的骨头 传到了TCL等人的手里 希望他们可以把这根骨头变成魔法棒 不知道还能变出什么 或者等这根骨头吸不出油水 再传给别人

    2012-07-04 22:40 via pc
  • nevis nevis
    回复
    0

    第一代企业家那种坚韧不拔的精神还是很值得学习的

    2011-09-24 22:45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