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课无门,还贷继续:教育贷和预付费的红与黑

财经故事荟

财经故事荟

· 2月2日

退不了的课时,还不完的贷款。

播放 暂停

退课无门,还贷继续:教育贷和预付费的红与黑

00:00 12:3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财经故事荟,作者 | Eternal,编辑 | 陈纪英

近日,北京石景山区首批51家校外培训机构,被纳入石景山区预付费监管平台的消息,在教育行业掀起了一阵飓风。

不止北京,其他十几个省市也陆续出台政策,规范教育贷与预付费机制。

多位教育行业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此举与学霸君暴雷有关,“暴雷后引发的动荡,是相关部门不愿意看到的”。

粗略估算,学霸君波及全国5万“1对1”学生用户家庭、100多家线下加盟机构。其CEO张凯磊在直播中亲口承认,学霸君累计欠下学费超过5亿元。

现在,5万多个家庭举步维艰,一面是无法退款的学霸君,一面是紧逼催收的金融机构,可谓进退两难。

疯狂的教育行业,借助教育贷和预付费迅速膨胀,但教育机构一旦暴雷,则教育贷和预付费会放大其危害性。

最长预付周期三个月等监管政策,能够减少教育行业暴雷、跑路的次生灾害吗?

退不了的课时,还不完的贷款

“根据您所签署的贷款合同,现在您有义务继续还款,否则将影响您的征信。如果需要的话,我一会可以把电子版合同发给您。”在电话里,中银消费金融的客服人员对胡苏说道。

胡苏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给中银消费金融打电话了。

自从2020年底学霸君暴雷以来,身为受害学生家长的他,曾多次和中银方面理论,对方皆以他签订了分期借贷合同为由,强调贷款必须如期偿还,且无法暂停还款。

现在,他还有70多节1对1课程没有上完,价值10000多元。而中银方面的贷款还有6期需要支付,总计13000多。

49岁的单身父亲胡苏如今难上加难,女儿正面临中考,急需辅导;可金融机构一个劲催收,使得他没有闲钱为女儿寻找新的教培机构了。

胡苏的女儿今年14岁,刚上初三。自初一以来,她的数学成绩忽高忽低,胡苏很着急。在熟人的安利下,胡苏看上了学霸君的辅导课。

接待他的销售告诉他,一次最少要买120课时,可以分期付款,多买多优惠,权衡再三之后,胡苏一次性购买180节课时,总价27000多元。

收入微薄、囊中羞涩的胡苏,原本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销售就建议他办理分期付款,首付只需2000多元。

之后,销售发来了链接,只说是分期付款服务,催促胡苏尽快补充信息。在销售的全程指点下,胡苏花了十分钟,就把包括人脸识别在内的操作全部完成,开通了分期付款服务。

由于学霸君提供的1对1课程质量不错,女儿受益匪浅,他并未对分期付款一事产生顾虑和抵触。

半年多以后,学霸君突然暴雷,在线课程服务骤停,更要命的是教育贷依然要还。

诡异的是,胡苏始终没有拿到纸质的贷款合同。

在其他家长的强硬要求下,中银方面曾发来一个连客户名字都没写的电子合同模板,内容长达13页。

而那些当初在销售的催促之下,快速开通分期的家长,无一例外没有从头到尾通读合同,从而忽视了苛刻的风险条款——开通分期贷款的客户,不得以没有收到提醒为由延期还款,也不得以合作教育机构倒闭为由拒绝还款。

合同中的部分严苛条款(图源/受访者提供)

对此,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告诉《财经故事荟》,现在的信贷合同是很专业,一般人根本看不懂,甚至身为律师的他读起来也有些吃力,因此,教育机构应该明确告知用户合同内容,否则涉嫌欺诈。

但他同时认为,就目前合同条款来看,由于用户与学霸君签订的服务合同,以及与金融机构签订的借贷合同,在法律关系上独立有效,即便服务合同无法履行,借贷合同也依然生效。

这意味着,教育机构如学霸君和金融机构,借助专业性优势,几乎相当于联手作局,把所有风险一次性转嫁给用户——学霸君提前拿到足额学费,高举征信之剑的金融机构,也无需担心教培机构倒闭而影响用户还款,而用户成为了最终的受害者,承担全部风险。

业务老师并未提醒家长,办理的其实是贷款(图源、受访者提供)

中银消费金融客服还告诉《财经故事荟》,和他们合作的教培机构不止学霸君一家,还有掌门一对一、达内科技等知名机构。

据统计,与学霸君有合作关系的金融机构,包括中银消费金融、河北幸福消费金融、马上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民生银行等。

预付费:教育行业“发泡剂”?

暴雷的教育贷,已存在多年,原本引入第三方金融机构,可以减轻学员一次性付款的压力,让教育机构获得生源,金融机构也得到利息收益,本可三方利好。

但是,一旦机构教育机构暴雷,学生家长就会深受其害,比如,有学霸君家长至今还背负三四万的贷款。

一旦家长无力或者不愿还款,金融机构也将面临集中逾期和一揽子坏账,多方受益将会变成多方噩梦。

而教育贷背后,其实是通行教育行业的预付费机制。

某互联网教育公司CEO方圆认为,预付费机制,对于各方都有一定合理性。

对于教培机构来说,“很多课是班课,如果家长随便不来了,后面插班生很难找”。

此外,随着疫情爆发,线上教育行业按下“快进键”。2020年,基础教育在线行业融资额超过500亿元,市场规模近5000亿元。

“财大气粗”的在线教育行业,竞争激烈,大把撒钱投入营销,拉新获客成本不断高企。

仅2020年前9个月,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三家教育机构,就在广告和销售方面投放约55亿元,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多。

而延长预付费周期,可以一次性的获取长周期高粘性客户,教培机构无需持续投入营销。

即便对于家长来说,预付费机制也有一定合理性,比如,很多头部教育机构的线下班课,家长抢破头,“很多课程天然就是一学期的,三个月抢一次,家长也很麻烦。”

互联网教育行业资深人士李国训也告诉《财经故事荟》,“如果政府对预付费上限不监管,有的家长敢一次性买十年的课时”。

因为,K12教育的消费周期通常长达十年以上,而教培机构的课程费用每年都在上涨,家长打包一次性购买课时,教培机构也会通过赠课的方式,给予大幅优惠,趋利之下,要说服家长购买长周期课时,并不困难。

“即便没有教育分期,也有大把不差钱的家长,用现金预付费”,方圆说,据他所知,大部分暴雷教培机构的受害用户中,其实用现金支付的占了大多数。

吹大行业规模的同时,预付费的风险也如影随形。

无论线上线下,教培机构竞争都相当激烈,挪用预付费,投入营销拉新、开设新校区等几乎是行业惯例。

 “其实今天寅吃卯粮的在线教育公司是大多数啊,你以为头部就都健康吗”,方圆反问《财经故事荟》。

普遍的挪用之下,教培机构一旦拉不到后期生源,或者业绩下滑,很可能青黄不接,导致资金链断裂,也没有能力全额退费。

比如,无钱退费的学霸君,一度试图联手行业其他友商,为家长推出置换课服务,换取其他教培机构的课程。

然而,学霸君受害家长发现,所谓的“置换课服务”根本不等价,可以置换的多是些低价的公开课、试听课,根本不是正价课;想要换正价课还得额外交钱,而且这些教培机构的课程模式、课程进度,也和学霸君很不一样,“青黄不接”。

“同意置换课服务,无非就是被其他教培机构趁火打劫,让我们用好几万的课,去换只值几千的课,这不是坑人吗?!”一位家长在维权群里说。

根本就不等值的“置换课服务”(图源、受访者提供)

收紧预付费

在方圆看来,教培行业的预付费机制不是问题,能否对预付费资金有效监管才是关键。

其实,早在2018年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就曾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彼时,该规定主要针对培训机构,而并不约束金融机构。

结果,很多教培机构与金融机构合作,通过分期借贷方式,打擦边球避开此条款的约束。

虽然3个月的预付上限看似一刀切,“但这个可能是当下最可行的监管方法”,方圆认为。

面对线下丛生、线上疯长的教培机构,地方教育机构主管部门人力有限,“教育局的人全部出动,1个小时跑一家,不停歇跑一年,辖区内的教培机构也跑不完”,行业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

不过,方圆认为,政府只能起到引导作用,未来还需要用户和市场用脚投票,逐渐孕育出良性的机制。

事实上,除了有牌机构,还有大量无牌的教培机构,政府更是难以监管到位。

比如,1月22日,安徽省开始针对辖区教培机构,推出“白名单”机制,实行动态管理,不定期更新,此举就是为了鼓励符合条件的校外培训机构依法领证,规范办学,某种程度上,也是帮助教培机构用户“排雷”。

而作为资深行业人士的李国训则认为,3个月的预付费监管上限,不会再走回头路,而且政策的收紧很有必要。

“如果家长一次交了好几年、好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学费,真暴雷了,想不开的会跳楼”。

就此政策,他曾询问头部教培机构,发现它们普遍大力支持监管政策,“头部机构教学质量好,有信心让家长在三个月后主动续费,无需诱导一次性购买大量课时绑定家长,只有那些资金饥渴、融资能力差的机构,才会偷偷摸摸对抗监管,政策执行得越严格,越能推动行业的优胜劣汰。”

《财经故事荟》也曾联系多家教培机构,发现多数头部机构比如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新东方等不差钱的结构,的确也把课时卡在3个月的上限之内,并无越轨之举。

“但还有大量中长尾的教培机构,压根不会遵守上述政策”,业内人士告诉《财经故事荟》。

如今,相关政策再次收紧。

在学霸君暴雷事件发生近一个月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点名在线教育行业,称在线教育监管面临培训内容核查难、培训预收费监管难等现实问题。

以往,培训机构作为市场主体,教育行政部门无权对其资金使用进行监管,无法对经营状况做出有效判断,待机构停业、暴雷后再介入为时已晚。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则表示,将多措并举持续规范校外线上培训,教育部将高度重视线上培训管理工作,会同有关部门采取措施。

与此同时,北京石景山区首批51家校外教培机构被纳入预付费监管平台,学生家长交的每一笔课时费,都可以在平台中查到。

培训机构若有资金异动现象,也有相应的预警机制。平台将从收费源头到退费处理进行全程监管,全面防范风险。

据悉,石景山区教委将进一步加大预付式消费信用监管推进力度,新审批的机构必须完成平台上线注册。

另有四川、杭州、云南、福建等11个省市和地区陆续健全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制度。

但有互联网教育从业人士认为,上述监管措施还需细化,“比如像以前的P2P一样,设立个独立账户,但多少钱放在独立账户呢,放多了教培机构不同意,放少了没意思。”

教育行业的热浪滚滚,关于教育贷和预付费机制的博弈与纠结,注定在短期内难以找到完美的平衡点。(方圆、胡苏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财经故事荟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乔邦主 钛粉54090 钛粉38514 钛粉80481 钛粉38730 钛粉38440
431人已赞赏 >
431换成打赏总人数43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