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投资进入音乐创作,台湾原创音乐扶持有哪些值得学习的?

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

· 1月27日

补课时间到。

播放 暂停

天使投资进入音乐创作,台湾原创音乐扶持有哪些值得学习的?

00:00 13:1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丨Echo ,编辑丨范志辉

1月20日,台湾的文创投资基金“天使放大”携手独立音乐平台“StreetVoice街声”(下文简称“街声”)组成战略联盟创投合作,将创投资金注入音乐制作。

据悉,此次合作由街声提供产业咨询及评估,“天使放大”主导投资决策,将音乐制作与资金对接,全年收件评估,重点投资项目为音乐专辑、EP版权与演唱会,但不限其他音乐内容的可能形态。获得投资的音乐作品,可由“StreetVoice 街声”旗下的数位发行品牌派歌 Packer代理发行。

其实从2007年开始,台湾地方政府就不断加码对流行音乐的补助,近10年已经达到每年平均投入3—4亿台币(约1百万人民币)的规模。虽然获得不少成果,但受限于体制的公共资源缺乏流动,行业也在政府补助之外寻找更多机会。如今,将创投运用到独立音乐领域,并进行公开招募,算是台湾流行音乐产业迈出的新一步。

据了解,台湾数字音乐平台KKBOX在三年前就成立了创投基金KKFarm,专门投资独立音乐制作公司。但总归来看,这种直接对独立音乐人进行天使投资的模式在整个华语音乐行业中都是比较少见的。随着近几年独立音乐的声量日益壮大,事情似乎正在悄然发生变化,创投界开始关注到其潜力。未来,是否会有更多创投的风吹向独立音乐?

单案平均投资额至高120万,投资报酬仅限收益抽成

在“天使放大”与街声合作开展创投的行业意义之外,其具体模式、资金细节等也值得玩味。

据媒体报道,此次创投的单案平均投资额为新台币 150 万至 500 万元(即人民币35至120万左右),主要采取“收益回报型投资”模式,不取得版权或公司股权,以作品发行后的收益抽成作为投资报酬。

据悉,“天使放大”是群众募资顾问公司“贝壳放大”及文策院合资成立的文创基金,锁定文创业为主要投资领域。也就是说,此次“天使放大”与街声的合作,本质上还是由台湾文化部牵头,但采用更加市场化的模式,并采取公开招募的方式,最大程度脱离了政府申请流程的繁琐与限制,与台湾流行音乐现有的补助政策形成互补。

目前,“天使放大”已经释出了该创投项目的报名网页。在乐队/个人自行提交完整提案书的前提下,单曲或EP要求曲目总数为5首以下,专辑要求曲目数为6首以上或作品总长度30分钟。有需要的独立音乐人或乐队,可以通过网页提交相关作品或演唱会的企划,审核通过后得到资金支持,完成作品或演唱会后所获得的相关收益,再与投资方进行分成。

这等于将作品的市场风险完全转移到投资者的头上,从而为参投的独立音乐人创造了一个最小压力的创作环境。同时,投资人不占有版权这一方式也给了音乐人在决定自己作品的收益抽成方面更多的协商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将创投资金直接注入独立音乐的制作这一方式的选择,很大程度上还是受参与主体的诉求所决定。2020年5月成立的“天使放大”,其主要目的就是协助创作者分担财务的早期风险,以保障创作自由为前提,让投资型的群众募资进入文创领域。背靠母公司“贝壳放大”的群募经验及行销资源,也便于它帮助音乐作品进行市场验证。而与其携手的街声,本就一直致力于独立音乐这一领域,更关注的是它的长期发展而非短期变现。

对于其他大多数投资者而言,这是否是一个乐意接受的方式?创享投资的投资总监何君霆向音乐先声表示,“这一方式在投资界其实是不常见的”。

总之,“天使放大“携手街声发起的此次创投无疑是利好于音乐创作人的。但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无法取得版权这一长期有效的价值,无疑会带来更大的投资不确定性。从其可推广性来说,其中的消费者买单取向是否会让投资者和参投者更加看重当下的市场口味?这些还有待观察。但投资的低回报率,必然也会拉高这一模式的参与门槛,投资者进入也会有多有顾虑。

从天使投资进入音乐创作,台湾原创音乐补助有哪些值得学习的?

十多年来,台湾政府已累计向音乐产业投入了数十亿元台币,让内地音乐产业艳羡不已。

回顾台湾流行音乐全面补助年代的发展,大致有3个阶段:2007年开始的针对独立乐团的录音补助;2010-2014年扩大的“流行音乐产业发展行动计划”,不限流行音乐与独立音乐,补助规模与范畴同步扩大;最新阶段则是2015年开始的第二期“流行音乐产业发展旗舰计划”,升级后包括人才培育、录音制作、品牌与经纪发展、行销推广、跨界制作、数位化发展、设备升级、融资贷款,种类齐全。

流行音乐补助方案对台湾原创音乐的积极意义是不言而喻的。2015年,草东没有派对申请到30万台币的乐团录音补助,用来录制他们的首张专辑《丑奴儿》,这张拿下金曲奖的专辑加速了台湾乐团进军内地的进程。而在2018年获得金曲奖的茄子蛋,同样获得过补助。

在后来的“三千台团上大陆”的现象中,崭露头角的落日飞车、椅子乐团,以及《乐队的夏天》中露脸的傻子与白痴,几乎半数我们熟知的台湾乐队都是通过补助生出了第一张专辑。而那些来内地巡演的台湾音乐人,多数都可以拿着票据去相关部门报销。除了进军内地,大象体操等台湾乐团也在录音、巡演的多项补助下大步走向国际市场。

但是,在丰硕成果之外,补助政策也正在暴露出它的局限性。

首先,流行音乐的补助目标是活络市场,但由专家评审决选的采购案到底对市场口味能有多大掌握?由于身处体制内,案件竞争下所决定的得标案件的产制内容必须冠上一些价值以回应政策想象。台湾中正大学传播系教授简妙如认为,久而久之,反映在实际的流行音乐內容上,难免是各种不意外的“创意”,以及符合政审部门认知的同质化的“创新”。

其次,流行音乐补助政策的预算来自公共资源,但评选制的公平性却存疑。多年下来,开始出现某个人、团体反复拿到补助的情况,结果很可能是将资源集中于了擅长写补助案的人,而不是擅长音乐创作的人。

其中,某些不符合补助条件的音乐人所收获的巨额补助不断引发舆论声讨,如2013年签约福茂唱片的陈妍希发布第一张专辑时竟然也成功获得了350万台币的补助;成名许久的陈绮贞在2017年举办的创作展获得800万台币的补助;椅子乐团在2019年拿到金曲奖以后,2020新专辑《巴黎·德州》仍然申请并获选录制补助。

目前,政府并未设置任何补助天花板,也没有区分新申请者或已获得补助者的审查标准,而且文化部硬地(音译自“indie”)乐团音乐补助执行在超过10年后才在2018年订立追踪机制。这也就导致了一些利益团体勾结政审人员,趁机浑水摸鱼,如冒名茄子蛋诈领补助的有料音乐。

2017年3月13日,茄子蛋突然在脸书发表声明,称有料音乐在沒有他们授权的情況下,将茄子蛋历年来放在网络上的6、7首Demo烧制成CD(其中包括《浪子回头》)放进有料音乐申请文化部“流行音乐产业辅导促进计划”补助案里,补助金额达600万元台币。

对此,民进党黄国书表示,有料音乐与文化部合作密切,其负责人祝郦雯同时也是台北流行音乐重心咨询委员会之一,特此重新检讨相关厂商身兼文化部聘任委员是否合适。可见,台湾流行音乐补助政策的确存在人谋不臧的情况。

针对以上的种种现象,台湾中正大学传播系教授简妙如在2019年就开始鼓励私人的天使投资进入原创音乐扶持队伍,政府提供一定的免税额,更符合公共性。这样的做法就像近几年各大音乐平台搞的原创音乐人计划,不过音乐平台做的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最终目的是人才抢夺、版权大战,公益性有待商榷。

而如今由“天使放大”与街声携手组成的创投联盟,更能彰显出天使投资对独立音乐的扶持效果,也是面临困局的台湾原创音乐补助迈出的新一步。天使投资组织自行决定投资对象,一来可由其承担一部分的市场风险,二来能免去由政府组成各种评审委员会的职责与局限。

换句话说,从扶持方式、合作模式、评审逻辑甚至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都是台湾原创音乐补助值得内地学习的。

做内容的音乐公司能否获得资本青睐?

对于台湾音乐产业来说,引进天使投资有着文化部门的推动,并且也刚刚开始。在内地,近几年也有一些类似案例,除了文旅部的一些奖励扶持项目,也出现了如2016年陈鸿宇“众乐纪”拿下十三月唱片200万天使投资、2018年“星巢计划”百万创投的案例。

但如前所述,从投资回报、合作模式、扶持体系等角度,“天使放大“将创投基金投入独立音乐创作的模式是否值得内地仿效跟随,音乐创作环节能否获得资本青睐?音乐先声也跟一些资深从业者聊了聊。

我们在强调独立音乐的时候应该意识到,当下独立音乐与主流音乐的分野已然非常模糊。“市场上流通的音乐作品如过江之鲫,留给行业的问题是,‘好的制作还重要吗’?” 十三月唱片创始人卢中强对音乐先声说道,“如今,天使放大将创投资金投入音乐制作过程,是一个比较回归传统的做法,但它似乎并不符合当下这个渠道为王、流量至上的音乐传播逻辑,其可能取得的商业效果是未知的。”

从更大的领域来看,音乐产业的投资环境似乎也并不成熟,更谈不上火热。而其中的原因,除了卢中强提到的当下音乐产出环节中重流量、轻制作的商业逻辑,更多是音乐产业的历史遗留问题与其特殊的文化属性所致。也有从业者表示,音乐的渗透性虽然很强,但在IP化的过程中往往是为影视业、游戏业作配,独立开发的价值难度较大。

近年来,中国音乐市场增速惊人,2018-2019年持续位列全球音乐市场第7位,但是音乐的投融资环境并没有跟随音乐产业规模的增长而向好。何君霆认为,这是由于它受限于整个文化产业投资形势的冷却。“自2018年后,整个文化产业的投融资都是在急遽下降的”。他认为,这是由文化产业的重创意属性及其非标准化的商业模式决定的,而且在国内资金环境偏紧的情况下,音乐作为文化产业的子行业并不具备优先级。

但即便如此,近几年一些盈利模式相对清晰的独立音乐公司也得到了资本层面的助力。

比如,草莓音乐节的主办方摩登天空在2015年就累计完成了5轮融资,从现场音乐、音乐版权、艺人经纪扩充到各类泛娱乐IP宇宙的打造;迷笛音乐传媒也于2017年6月份已获得宋城演艺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7年9月,旗下前有声音玩具、Mr.Miss等艺人的草台回声完成了华人文化的新一轮数千万元的战略融资,估值达1亿元;2017年10月,火星电台成员曾宇联合创始的飞行者音乐在获得了太合音乐的战略投资;创立于2019年3月的独立音乐厂牌“美丽音乐”在同年9月就获得了百万级融资。

这些成功案例,也说明了一个道理:虽然目前音乐产业本身的变现模式有限,独立音乐也不像主流唱片公司有流量,但只要稳扎稳打,仍然能够赢得市场、资本的认可。

对于音乐产业未来的投融资环境,何君霆认为,内地音乐产业现在已经迎来一个黄金的发展时期,产业规模的持续增长、更多音乐类型的出圈、版权环境的改善、付费习惯的养成,包括腾讯音乐的上市,都向投资者释放出了诸多利好信息。

音乐行业是个十足的慢生意,虽有千难万难,只要真正能熬出头的,都是理想主义的胜利。

 

本文系作者音乐先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74059 钛粉35141 钛粉12618 钛粉20295 钛粉05059 钛粉69389
421人已赞赏 >
421换成打赏总人数42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