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捆绑鹿晗,依赖腾讯音乐,拆解风华秋实的“上市梦”

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

· 1月26日

理想主义的胜利?

播放 暂停

深度捆绑鹿晗,依赖腾讯音乐,拆解风华秋实的“上市梦”

00:00 14:1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丨贰叁叁,编辑丨范志辉

1月22日,风华秋实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IPO上市。

去年8月份,风华秋实就传出上市消息。而据音乐先声侧面了解,早在2016年风华秋实就已经在为上市做准备。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音乐行业尤其是线下演出产业上下游都遭受了一场漫长的寒冬,至今也只是处于回血状态。在此背景下,以主办演唱会起家的风华秋实在2021年初提交招股书,无疑既有补充弹药的近期考虑,也有远期发展的布局需求。

在招股书中,我们得以近距离地了解这家公司的详细运营状况,也拆解了这个聚集流量偶像、独家版权、平台竞争等多方力量博弈的行业样本。

从演出主办起家,到唱片制作、音乐版权、艺人经纪的多元布局

“2010年的春天,几位从80年代中国摇滚乐诞生开始就一直在其中摸爬滚打的资深音乐人一如往常地聚在一起,谈及中国摇滚乐这20余年的兴衰变革,老摇滚人李辉满腔热血地提到要把摇滚乐重新带回音乐舞台的核心。”

于是在2010年5月,几位摇滚老炮共同成立了北京丰华秋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三年后,才更名为北京风华秋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如今已到了公司的第十一个年头。

据音乐先声了解,风华秋实的几位股东都在文娱领域有着丰富的从业经验。创始人李辉早在1999年就曾成立北京领先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负责作曲、录音、音乐制作的业务,自2017年起,李辉成为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第7届理事会成员;而股东唐宇啸是新线索影视公司的董事,股东黄桢峰曾参与投资电影《我是证人》。

秉承成立的初衷,2010年,风华秋实就在中国北京、上海举办了名为“怒放”的摇滚演唱会,并邀请了崔健、张楚、何勇、汪峰、郑钧、朴树等知名歌手/乐队演出,成为当年最重要的文化大事件之一。据资料显示,最终“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北京站和上海站分别创下4.8万人和3.1万人的票房记录,也将国内摇滚演出从 “拼盘”类升级到了品牌概念阶段。

在 “怒放”演出品牌取得成功后,公司相继开发出了“树与花”、“新花怒放”、“听说爱情回来过”系列演唱会,打造了多个演出IP。2011年,风华秋实也参考Live Nation与麦当娜签订的超级合约模式,与汪峰正式签下包括唱片、演出、经纪在内的四年全约,开创了国内演出公司向上游行业唱片制作领域的先河。双方合作的四年期间,汪峰发行了两张专辑、举办了50场巡演,并成为第一个在鸟巢开演唱会的内地歌手,运营成绩可圈可点。

据招股书显示,风华秋实目前共有8位股东,除了李辉、唐宇啸、黄桢峰等7为自然人股东,还有一家法人股东“淮安三七“。根据企查查显示,2016年12月,三七互娱以1.2亿元战略投资风华秋实,占20%股权,由此可知当时风华秋实的估值为6.1亿人民币。

据并购基金与风华秋实签署的投资协议,要求标的公司(即风华秋实)业绩承诺人保证公司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经审计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合并税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4700万元、5875万元、7343.75万元。

但根据招股书披露,在过去的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九个月,风华秋实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1.00亿、0.56亿和 0.59亿元人民币,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863万、1881.8万和4501.8万元人民币。也就是说,虽然2018年营收超过1亿,但净利润不到2千万,远远没有达到对三七互娱承诺的7343.75万元。

而2020年受疫情影响,风华秋实线下演唱会主办和制作业务被迫暂停,这也导致公司98%的营收都来源于音乐版权和音乐录制业务。而从2018年开始,风华秋实开始讲公司的业务中心从演唱会主办及制作转向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录制,其演唱会主办及制作业务的营收从2018年的60.5%降到了3.3%。

这一判断也可以在招股书中得到印证:“这些演唱会都是中小规模,在小型现场演出场所等场地举行。主办这些演唱会仅出于营销和宣传目的,并不会我们产生收益及大量成本。”究其原因,相比演出主办这门重生意,音乐版权和音乐制作的风险无疑更低。

据了解,风华秋实的总曲库里并不算大,根据招股书披露,该公司目前拥有425首歌曲的版权,但是其中包括不少经典歌曲和大热单曲。例如,早年风华秋实为汪峰发行的两张专辑《生无所求》和《生来彷徨》共44首歌曲,其中包括了大众朗朗上口的《一起摇摆》。此外,鹿晗2018年以来发行的所有歌曲以及赵照的代表作《当你老了》都属于风华秋实的版权。

基于此,风华秋实也得以进入内地音乐唱片公司头部之列。招股书显示,按2019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产生的收益来计算,风华秋实在中国所有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18位,市场份额约为0.6%;在总部位于中国的内地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7位,市场份额约为1.5%。

随着版权市场的规范和迅速扩张,风华秋实在其中获取了巨大的利益,为了更进一步增强公司业务实力,也相继投资了音乐版权、音乐制作的业务。2018年,鹿晗音乐制作人Tune Lee和企划邢小乐成立公司Freejam,而风华秋实通过子公司控股60%,并在2019年从该公司采购150万元左右的音乐制作服务。

公开信息显示,Freejam曾为鹿晗、范丞丞、王子异、满舒克等知名歌手提供音乐制作服务。同时,招股书还披露,风华秋实计划在2021年和2022年两年内制作花费4500万港元(约0.376亿人民币)制作190件音乐作品,平均每首预算在20万左右。

除了演唱会主办、音乐版权业务,艺人经纪是风华秋实第三大重要板块业务。根据公开信息显示,风华秋实合作的艺人包括鹿晗、黑豹乐队、郝云、赵照、杨嘉松、许明明、Hulu Boyz、魏大勋等10名音乐艺人和10名练习生艺人。

但从招股书来看,其艺人经纪业务在2018年以来收益未超过整体收益的10%,只能看做是另外两项业务的补充。2019年,风华秋实还将业务扩展到电影板块,推出首部作为联合出品方制作的电影《亲爱的新年好》。

换句话说,从一个理想主义的起点到如今的赴港上市,风华秋实从演出起家,到目前已经建立了覆盖唱片制作、音乐版权、艺人经纪的多元业务布局。

深度绑定鹿晗,最大采购方为TME,拆解风华秋实的“上市梦“

从风华秋实近两年的业务表现来看,其极高的净利润主要来源于音乐版权业务,其在发力版权业务的同时,仍在维持线下演唱会业务,并积极发展艺人管理业务和拓展其他领域。

但在其高收益、高净利的背后,最离不开的是鹿晗和腾讯音乐娱乐。

招股书显示,在2018财年,腾讯集团为版权和演唱会制作业务付款0.26亿,占比26.2%。据音乐先声了解,当年,腾讯除了采购风华秋实的音乐版权外,还采购了郝云的签唱会线上直播。

2019财年及2020年的9个月时间里,“客户X”分别付款0.44亿、0.41亿,产生收益分别占公司总收益的约78.6%及70.7%。根据附注对该客户的描写,可以确定“客户X”就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和2020年,腾讯的采购份额比重都达到了总收益的70%以上。对单一客户依赖程度过高,无疑也是极大的潜在风险。

而除了客户较集中外,风华秋实对旗下艺人鹿晗的依赖度也非常高。

招股书显示,公司过去的所有五大供应商中,支付给鹿晗集团的总采购成本分别占风华秋实于2018财年、2019财年及2020年9个月的总采购成本约35.8%、46.1%及22.8%。

不仅如此,在风华秋实所列出的2018年以来制作的单曲/专辑中,鹿晗的作品也占了大部分。同时,鹿晗歌曲所带来的数据、奖项也为风华秋实做了背书,在招股书“奖项与证书”一节中,风华秋实统计了自2011年以来服务音乐人所获得的奖项,关于鹿晗的奖项占据了50%以上的篇幅。

据音乐先声查证,截至1月25日晚上9点20分,鹿晗个人的数字专辑销售额已超过1.2亿元人民币,也是国内为数不多数字音乐销售破亿的艺人。由此可见,鹿晗对于风华秋实能否成功上市来说也是一大关键因素。

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鹿晗已经和风华秋实续约5年合作期。为了深度绑定鹿晗,早在2018年风华秋实就和鹿晗成立了“东阳飞帆”公司,风华秋实占股51%,该公司主要业务就是做练习生培训和经纪。也就说说,当年的“归国四子“都已经操办起了自己的艺人经纪公司。公开资料显示,风华秋实和鹿晗成立的练习生厂牌名为“STF”,在昨天公布的《青春有你3》练习生名单中,STF推送了5名选手,是推送选手人数最多的厂牌。

当然,风华秋实与鹿晗的合作也并非一帆风顺。2020年,风华秋实和鹿晗曾陷入MV抄袭风波,随后风华秋实发出声明称“鹿晗MV承制公司贝塞尔铅笔文化影业方面也承认借鉴3个镜头构图”,道歉后全网下架了该MV。同时受到疫情影响,鹿晗原本确定的巡演也一再推迟,预计于1月9日的重庆巡回演唱会突然在前一天宣布取消。

但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过度依赖单个艺人的情况终归不是好现象,鹿晗的个人发展也直接影响着风华秋实的命运。如今,作为吃尽粉丝经济红利的初代流量,鹿晗已经接近31岁,其个人发展也面临着转型的瓶颈。同时,新生代艺人的层出不穷无疑加大了市场的竞争压力。

作为歌手的鹿晗,在音乐方面虽然在粉丝的加持下战绩满满,但真正能够算得上出圈的作品寥寥。而作为演员的他在《上海堡垒》之后更是前路坎坷。按照合约,在35岁时,鹿晗与风华秋实的合约会再次到期,而风华秋实更是急需寻找新的市场突破口。

而从偶像市场的角度来看,随着选秀节目的迭代加快,偶像市场已经逐渐饱和。一方面,练习生培训公司的商业模式略重,前期投入成本高,出道位竞争激烈,即便最后出道也要和平台签订苛刻的分成条款,其风险性很高;另一方面,选秀出道后的偶像们的资源极度依赖平台方,在回归原始公司后的资源表现容易一落千丈,风华秋实与鹿晗合资的STF未来的发展也有待观察。

更何况,国内版权市场风云诡谲,谈判的天平已经逐步从内容方倾向于平台方。早在2019年音乐先声发布的《音乐版权方“躺赚”的时代过去了》一文中就曾提到,随着版权市场的降温,腾讯音乐娱乐、网易云音乐都在收缩购买版权的开支。

虽然根据市场的供需关系,风华秋实有不少头部版权,但版权的收购价格也取决于相关法律、数据表现和公司的议价能力等诸多因素,想要让自己的版权一直维持在高价并不容易。而风华秋实是否能在四年之内在业务方面实现突破,或是制造、寻找到下一个“鹿晗”,这些仍是一个未知数。

结语

关于太合音乐集团、摩登天空要上市的事情大家早有耳闻,而没想到却被体量更小的风华秋实领了先。那么,为何风华秋实在风险很高的情况下依旧提交了上市申请?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中提到:“疫情对演出管理机构的影响与影视等行业一样是巨大的,因此其选择香港上市可能是受到资金压力的影响,希望利用明星的品牌效应以及香港快速上市的机制尽快获得一定融资,缓解流动性压力。”

2021年,疫情卷土重来,演出行业再次按下暂停键。对于音乐行业来说,如果风华与2021年上半年能够成功上市,或许会为音乐行业打一剂强心针,也为后来者的上市之路提供参考范本。

但正如前文所分析的,即便上市成功了,无论是音乐版权、唱片制作还是艺人经纪、演出制作,风华秋实要解决的问题并不少。

本文系作者音乐先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钛粉33536
492人已赞赏 >
492换成打赏总人数4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企业应用

    获投296亿元

  • 2

    互联网应用与服务

    获投251亿元

  • 3

    医疗健康

    获投248亿元

  • 1

    Tiger Global

    热度值25471

  • 2

    General Catalyst

    热度值22933

  • 3

    GV

    热度值19254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