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不起的美国医保与扶不起的Haven

vb动脉网

vb动脉网

· 1月22日

Haven将在2021年2月底正式关停。

播放 暂停

撑不起的美国医保与扶不起的Haven

00:00 14:2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vb动脉网

2018年1月30日清晨,美国医疗健康板块股价大跌,市值迅速蒸发近百亿美元,其中美国连锁药店巨头CVS Health下跌5.5%,美国最大的健康保险公司联合健康下跌4.2%。

股价出现巨大变化必然是有重大事件发生,而这条“导火索”源于一家公司的成立,这家公司便是由亚马逊、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三大巨头联合成立的医疗保险公司Haven

数据来源:胡润世界500强榜单,动脉网制图

Haven的成立之所以能撼动整个股价市场,是因为它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亚马逊是美国最大的一家网络电子商务公司,位列2020年“胡润世界500强榜单”第三;伯克希尔·哈撒韦是由“股神”沃伦·巴菲特创立的保险公司,在2020年“胡润世界500强榜单”上排名第八;摩根大通是美国商业银行中的翘楚,总资产达到2.5万亿美元,在2020年“胡润世界500强榜单”上位列第十五。

有如此强大的“后台”,Haven的出现也让饱受高昂保险费用折磨的美国民众看到了希望,一度被视为拯救美国医保体系制度的“黄金稻草”。

三年过去了,现实却没有朝着人们所希望的方向发展。2021年1月5日,据美国媒体《Insurance Journal》透露,Haven将在2021年2月底正式关停。

消息一出全球哗然,大家很难相信这家由“三巨头”加持、承载着美国保险梦的巨轮最终走向了“沉没”。到底是公司本身经营不善,还是美国医保体系实在难以打破?对标国内市场,Haven的“失意”又将带来怎样的启示?

医疗支出达3.6万亿美元,商业医保成企业“重担”

巴菲特曾公开抨击美国医疗费用过高,他明确表示不断上涨的健康保险成本就像一条饥肠辘辘的蛔虫,蚕食着美国经济。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根据美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美国的医疗保健支出接近3.6万亿美元,是美国军费开支的5倍,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为18%,其数据甚至超过英国、法国、俄罗斯等发达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

数据来源:OECD Health,动脉网制图

 然而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因素是美国民众又“爱”又“恨”的商业医保。根据凯撒家庭基金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的公共医疗保险支出占全国GDP的比例为8.7%,与其他国家相差不大,真正产生差距的是商业医保支出,其比例高达9.3%,远远超过其他国家。

为什么说商业医保让美国民众又爱又恨,又是什么原因导致商业保险支出如此之高?不妨从其保险制度窥探一二。

美国是少数没有实行“全民医保制度”的国家,民众在购买保险上有很大的可选择性,但这看似自由的权利却因高昂的医疗费用而变得并不纯粹。据《洛杉矶时报》报道,美国是全球医疗费用最高的国家,如果个人没有购买任何医保,其医疗费用将是购买医保人群的5倍之多,因而保险对绝大多数美国民众来说显得格外重要。

美国医疗保险分为公共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公共医疗保险主要面向于拥有美国公民身份的老人、残疾人、低收入人群及其他特殊人群,这些保险一般由国家及政府支持,而商业保险则是由个人或机构与保险公司进行签约。

公共医疗保险主要包括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医疗援助(Medicaid)、儿童健康保险(CHIP)等,不同类型的保险制度服务模式不同,覆盖人群也不尽相同。

由于公共医疗保险的“超高门槛”,保险覆盖率仅为16.3%,这也使得美国的商业保险市场非常发达。据统计,80%以上的美国人都购买了各种各样的私人健康保险产品,而在这些商业医保中,90%是企业为员工提供的医保,仅有很小的一部分是个人自行购买。

截止至今,美国政府仍未出台任何政策强制要求企业为员工购买保险,但迫于美国工会的压力,企业为员工购买医保成为了一种社会共识,而且企业不仅要为员工购买医保,还要为其配偶和子女购买医保。

数据来源:美国人口普查局,动脉网制图

根据数据显示,美国个人健康险每年所缴纳的平均费用为2万美元,企业需为员工缴纳其中的70%,个人则需缴纳剩下的30%。这样的平铺直叙你可能并不会感受到其费用究竟有多高,那不妨与另一关键数据进行对比,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在2020年9月中旬发布的信息,美国2019年人均年收入约为3.9万美元,而保险费用支出占个人收入比例高达15%。

因而,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保险支出都将是一笔沉重的负担,这也是诸多企业走向倒闭的“致命因素”。

三巨头的Haven,致力为百万员工提供医保解决方案

据公开数据显示,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摩根大通在美国拥有约近百万员工,其中伯克希尔·哈撒韦雇佣超过36万人,亚马逊有超过30万人,摩根大通有超过24万人,每年它们将在员工保险费用支出上超过40亿美元。

面临巨大的保险支付压力,三家企业近年来不断地在医疗保健领域进行“试水”,渴望着能从水深火热中早点“上岸”,正是基于此,它们联合创立了Haven。

Haven创立初期,“股神”巴菲特就发布声明中说:“我们相信,将我们共同的资源投入到这个国家最优秀的人才手中,就可以及时遏制医疗成本的上升,同时提升病人的满意度和医疗成果。”

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也持同样的意见,“这家合资公司成立之时即很清楚,实现期望的目标很难,但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而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戴蒙则补充道,“我们这三家公司都拥有非凡的资源,我们的目标是创造出能够让美国雇员和他们的家人,甚至可能是所有美国人都受益的医保解决方案。”

图源Haven官网

 Haven总部位于马塞诸塞州波士顿,是一家非营利性、专注于医疗健康的公司,目标是为三位股东的近百万员工提供低成本、高质量的医疗健康服务,同时提供更易获得的初级保健服务、易于理解的保险福利以及更实惠的处方药。

Haven由三家公司共同管理,主要员工也都是从三家公司挑选出来的精英。2018年6月,这家公司终于迎来了创立以来的首个领导人——Atul Gawande。

Gawande是美国外科医生、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医学院的外科教授,曾发布影响美国医疗保健行业的个人著作《纽约客》。但令人遗憾的是,他在2019年5月就因通勤时间过长而宣布辞职,之后首席执行官这个职位就一直空缺。

2019年10月,Haven推出首个运营项目“Amazon Care”,这是一个虚拟的初级保健服务,旨在改善和降低患有慢性病的员工的护理费用。

2019年11月,Haven宣布与Cigna和CVS Health旗下的Aetna合作,为亚利桑那州和俄亥俄州的30,000名摩根大通员工提供健康计划。具体操作模式是技术团队通过分析有关性能、成本和其他因素的数据,建立一个精选医生网络,然后在与员工建立信任的基础上,引导他们根据自己的状况进行适当的护理,如紧急护理诊所、医学专家或远程医疗预约。

此后,Haven再也没有发布任何消息。直至2021年1月5日,一则“Haven宣布将于2021年2月底解散”的消息迅速在全球传开,Haven终于又获得了它创立初期的关注热度,但与当时的期待与欣喜不同的是,这一次民众包含的情绪更多的是失望和遗憾。

“内因+外因”施压,Haven难逃关停厄运

Haven的“高开低走”不免让人感到唏嘘,但任何事情的发生必然都有它的指向性,对于一家背景雄厚且备受期待的创新型企业,真正压垮它的那根“稻草”究竟是什么?

凡事先从自身找原因,这是看清事物本质最为重要的一环。针对Haven自身情况,动脉网大致整理了以下几点。

  • 业务高度重合,三巨头“各自为政”

以亚马逊为例,从2019年开始,这家巨头就提前布局,推出了为48个州提供药品配送服务的亚马逊药房,还为其员工提供远程医疗和初级医疗公司以及可追踪健康状况的可穿戴设备等。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近来也一直在寻找医疗保健康业的好项目,根据其交给监管机构的备案文件显示,该公司在去年第三季度新入股了默沙东和辉瑞,还增加了艾伯维以及百时美施贵宝的持股比例。作为全美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银行,摩根大通也没有闲着,凭借其敏锐的商业视角多次在医疗板块进行投资。

可以看到,三大股东都有自己进军健康领域的计划和项目,Haven作为合资公司,很多发展计划与股东母公司的计划相左或严重同质化,最终导致运营停摆。

  • 目标过于理想,缺乏实际动作

创立之初,Haven的企业愿景是创造出能够让美国雇员和他们的家人,甚至可能是所有美国人都受益的医保解决方案。然而,Haven除了具有降低医疗健康服务成本这个明确性目的之外,并没有设定某个特点领域,因而导致其在业务板块上没有“主心骨”。

另一方面,Haven在近三年的时间里业务进程缓慢,公司使命未能真正实。彭博社有报道称,Haven自创建以来,并未提出可以实质性解决医疗成本问题的方案以及可能改善医疗的方法。

  • 员工分散,整体市场力量不足

尽管三家企业拥有近百万名员工,但Haven仍没有足够的市场力量从供应商那里获取更低的价格。主要原因是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非常牢固,除非雇主团体在当地市场占有很大份额,否则供应商不会在价格上做出任何让步。对于Haven来说,虽然它拥有庞大的服务群体,但这些员工都分散在全国各地,因而每一个地区的力量都十分薄弱,他们无法主宰任何一个市场。

除了自身因素之外,外部环境似乎也在跟这家新兴企业“作对”:

  • “医药保”体系难以被打破

控制药价是降低医疗健康成本的重要一环,这也是诸多商业保险公司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但实际操作起来并不容易。据悉,美国诸多药企靠着国内毫无约束的药品定价和药物专利体系长期垄断医药市场,并以高价在市场之中进行销售,而为了巩固地位,这些药企将部分利润花在对政府的公关上,以阻止不利于药企的新法律通过。此外,医疗机构、制药器械公司与医疗保险公司也形成“铁三角”,他们既有竞争又相互合作,共同向政府和议会施压。

  • 医疗健康行业仍然存在不正当激励措施

虽然医疗健康行业正努力向“低成本高效率”的运行模式转变,但整个行业仍在很大程度上签订有偿服务报销协议,由于报销公司和提供者通过使用按服务收费系统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因此没有多少人愿意采用这些新的且有风险的支付模式。

  • “新冠疫情”转移民众视角,保险全面“失宠”

根据世卫组织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1月17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2430万例,现有确诊病例高达956万例,疫情正成为美国民众关注的焦点。因而医疗服务提供者不得不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应对危机上,由于一些选择性和非紧急程序的推迟或取消,医疗服务提供者承受了巨大的财务打击。因此,在危机消退之前,他们不会考虑新的想法,即使到那时,也不太可能考虑承担新的风险。

医疗改革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对于Haven来说,企业本身就存在着业务不明确、内部竞争、领导不作为等因素;而从外部环境看,对于美国这种医疗体系已经十分稳固的国家来说,改革之路必定会充满荆棘,再加上新冠疫情给予的巨大压力,导致其重心进一步向诊疗端偏移,因而医疗健康企业想在这个时候有所作为势必更加艰难。

写在最后

图源Haven官网

打开Haven官网,如今只能看到这样一份声明,“在过去三年中,Haven探索了广泛的医疗保健解决方案,并试用了新方法,为用户提供更易获得的初级保健服务、更易理解的保险福利以及更实惠的处方药。展望未来,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摩根大通将利用这些方案,继续进行非正式合作,设计满足其员工群体特定需求的计划。”

显然,三巨头联合打造的Haven这块“试验田”并没有在医疗保健领域“开花结果”。不过,这并不代表企业将会放弃对于保险领域的探索,这反倒是一次很好的尝试,也为未来找寻美国保险制度的突破口奠定了良好基础。

中美两国在保险制度上有很大差异,Haven的失利对于国内医疗保险市场没有什么实质性影响,我们也没有找到与之对标的企业。但我们仍可以从中总结经验教训,给正处于改革阶段的中国保险行业带来诸多启示,从而推动其快速发展,为广大客户人群提供优质的医疗保险服务。

健康是一个永恒的话题,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健康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基于此,人们对保险行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这些高要求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是机遇同样也是挑战,能否满足现阶段和长远需求将决定着医疗保险企业未来的发展前景。

本文系作者vb动脉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74059 钛粉35141 钛粉12618 钛粉20295 钛粉05059 钛粉69389
421人已赞赏 >
421换成打赏总人数42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