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停牌1020天后退市,果汁大王朱新礼拉不动磨了?

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

· 1月19日

一生与农业绑定、年近古稀的朱新礼,还拉得动磨吗?

播放 暂停

汇源停牌1020天后退市,果汁大王朱新礼拉不动磨了?

00:00 15:2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雷达财经出,作者 | 张凯旌,编辑 | 深海

13年前就被可口可乐出价近180亿,连续十年蝉联国内果汁市场份额第一的汇源面临退市。

依据此前汇源的公告,香港联交所已于2021年1月18日上午9时取消了公司的上市地位,在此之前,汇源的股票已停牌1020天。“董事会对上市复核委员会的决定表示失望且不同意有关决定”,在公告书中汇源如是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汇源由朱新礼创立于1992年。创立之初,朱新礼曾靠出色的决断为公司带来第一桶金,并率先投身果汁行业,从德隆系全身而退,最终得以成功在港交所上市。

然而上市后,朱新礼的铁腕并没能在可口可乐并购案中生效,随后曝出的汇源内部“山东帮”与“非山东帮”之间的争斗,以及频繁更替的经理人,都昭示着“家族企业”的标签或已积重难返。

如今,朱新礼身背5亿被执行金额未履行,还曾5次被限消,多达41亿元资产被银行冻结。他曾在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二届年会中提到刘东华一篇名为《拉磨的驴》的文章,并称“我不去分享财富,就是享受拉磨的过程就足够了。”

一生与农业绑定、年近古稀的朱新礼,还拉得动磨吗?

停牌1020天后,汇源被退市

汇源退市与一笔违规贷款有关。

2018年3月29日,汇源披露了公司的一起违规贷款。

相关公告显示,2017年8月2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中国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汇源”)向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汇源饮料”)提供了42.75亿元的短期贷款,以便后者应对临时营运资金需要或还债。北京汇源饮料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兼董事长朱新礼的关联公司。

此次贷款不仅未按港交所规定进行如实披露,也未经过董事会批准。公告披露当天,中国汇源才与北京汇源饮料订立贷款协议,同时终止上述安排,以遵守规定。

后中国汇源方面称,借出的贷款已经收回并收取了1.5亿元的利息,并没有损害上市公司以及股东利益。

2018年4月3日,中国汇源宣布股票开始停牌并称将延后发布2017年业绩,且由于公司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了关联贷款,将直接或间接引发公司部分融资票据出现违约或潜在违约事件,并向上述融资票据相关方申请豁免。彼时公司市值已跌至54亿元。

两个月后,中国汇源收到联交所函件,联交所提出了5项汇源股票的复牌条件,要求公司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并通知市场所有关于公司的重大资料。

7月20日,港交所再次发函,将实现复牌条件的最后期限设定至2020年1月31日。

2020年1月31日,汇源方面公布了调查结果,但公司2018、2019年的财报至今未见踪影。

2020年2月14日,上市委员会决定取消公司上市地位;十天后,汇源寻求复核。2021年1月5日,复核委员会宣布维持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决定;1月18日,汇源正式退市。

“董事会对上市复核委员会的决定表示失望且不同意有关决定,董事会认为本公司已尽最大努力及已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尝试满足复牌条件。”汇源在公告中称。

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雷达财经表示,汇源退市的原因很多,主要还是因为公司的违规问题未查明,其涉嫌信披违规,退市退的一点都不冤。

宋清辉还称,汇源集团的投资失败及高层此前家族印记浓厚,至今未见改观都可能是退市的原因之一。

而这两点,都与一个人脱不开干系,那就是汇源的创始人,现年69岁的朱新礼。

走国际化路线起家,铁腕治下公司上市

1952年,朱新礼出生在沂蒙山区。1992年,40岁的朱新礼辞掉沂源县外经委副主任的“铁饭碗”,接手了已经负债累累、3年发不出工资的的沂源县罐头厂,成立淄博汇源食品饮料公司。

一开始,朱新礼就立志于打造一家国际企业,他曾亲自把第一批浓缩苹果汁带到德国慕尼黑食品展览会,签回了500万美元的订单。

“汇源成立之初设备就是从欧洲引进的,产品出口到美国、日本,还有一些工程师也是从欧洲和美国聘请的。”朱新礼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

在以出口苹果浓缩汁,水果果浆为生一段时间后,1994年朱新礼发现中国当时还没有任何一家可以生产果汁饮料的企业,便带领30余人的团队从山东搬到了北京顺义,开始进行果汁的生产。

此后十几年的时间里,朱新礼的种种决策均透露出他的铁腕。

就像在不惑之年下海创业、离开祖籍奔赴北京和成为果汁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等决定一样,朱新礼在1997年以超过公司一年销售额的7000万巨资拿下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5秒的黄金广告时间,成功让汇源品牌家喻户晓。

而在资本市场上,朱新礼也是不遑多让。

2001年,“德隆系”向正在筹划上市的汇源抛出橄榄枝,双方协议合资成立汇源集团,德隆系出资5.1亿元,占股51%,汇源以资产出资占股49%,管理由汇源主要负责。

德隆系在唐万新的带领下曾一度成为一个控制资产超过1200亿的金融和产业帝国,但2000年前后,德隆系逐渐式微。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汇源在与德隆合作期间长期投资近40亿元,德隆除收购股权支付约3亿元外,再无资金注入。相反,德隆系从汇源陆续借走3.8亿元的高利贷,以缓解自己的资金链危机。

而后,朱新礼在德隆系崩塌前,不惜以对赌形式和德隆系摊牌,靠着在北京融资到的2亿元,汇源成为了唯一一个从德隆系全身而退的企业。

上市之际,朱新礼再次展现了自己的国际视野。2006年,朱新礼以2.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汇源果汁35%的股权,并引入法国达能、美国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等基石投资者,使公司估值一度上涨至6.28亿美元。

与此同时,汇源已在全国各地密集投资建厂,深入上下游展开并购。朱新礼曾与马云、柳传志、史玉柱等企业家一同登上央视《赢在中国》,他在其中提到,1997年到2008年,汇源在全国二十多个工厂陆续建设,每年消化水果几百万吨。

2007年,汇源成功登陆港交所,并创造了当年港交所最大规模的IPO纪录,上市当日涨幅高达66%,市值一度超过313亿港元。

可口可乐并购案铁腕被否,家族企业弊端难平

“朱新礼是个卖国贼”,汇源上市一年半后,针对朱新礼试图卖身可口可乐的计划,有关他和公司的指责横飞。

从业绩上来看,汇源2007年营收26.56亿元,同比增长28.56%;归母净利润6.40亿元,同比增长188.89%;公司资产负债率为32.32%,而这项数据在三年前还是59.49%,公司势头正盛。

另据尼尔森报告,截至2007年底,汇源的百分百果汁及中浓度果蔬汁销售量分别占国内市场总额的42.6%和39.6%,公司已是中国纯果汁市场当仁不让的领军企业。

用朱新礼的话说,他想在“价钱好”的时候把公司卖给可口可乐。可口可乐准备以每股12.2港元,总额179.2亿港元收购,比当时汇源4.14港元的股价高出近3倍。

但舆论这次却一边倒地站在了56岁朱新礼的对立面,彼时新浪财经“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调查显示,在有275308名网友参与投票的情况下,反对的网友占79.11%。

收购消息公布三天后,朱新礼特意为此在北京顺义总部面见了记者。

朱新礼指出,收购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我觉得企业确确实实需要当儿子养,但是要当猪卖。为什么呢?这是市场行为,你算得上账要去做,算不上账你就不要去做。”

“谁说卖了个企业就是卖国啊?品牌是无国界的,是为全人类服务的,不应该用民族主义的观点来看待。”“(收购后)一下子就跟着它进入到世界100多个国家去了,靠我自己做是很难的。10年,甚至一辈子我都打不进这世界170多个国家”,在多个场合,朱新礼的发言均流露出自己对这桩并购的期待。

朱新礼要用这近180亿元来做什么呢?“投入到更上游的现代农业,帮助中国更多农村、农民实现规模化,科技化与品牌化经营。同时,还可以借助可口可乐在全球的营销网络,把中国的浓缩果汁和果浆输送到全球100多个国家去。” 朱新礼曾称。

为此,汇源早就开始了准备,收购前公司已按照可口可乐的要求裁撤了大量销售人员,并压缩了销售渠道,把资金集中用于扩充生产线。然而,这桩并购却成为了2008年8月1日《反垄断法》实施以来首个被否决的案例。

2009年3月,在朱新礼当选为2008年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两个月后,监管部门一纸公告禁止了可口可乐与汇源的联姻。“如果成功,我们已经是千亿级公司了”,多年后,朱新礼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

联姻失败后,汇源家族化管理弊端愈发凸显。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朱新礼对老家的员工尤为器重,其还在山东沂源县办了个培训学校,在当地招聘员工,培训完毕即输入到北京顺义做基层人员。有来自沂源的前汇源员工透露。“我是通过亲戚介绍进入汇源的,但很快发现因为公司里老乡太多了,做事动不动就得罪这个,惹上那个,还引起家庭纷争,干脆离开。”

汇源集团某离任高管曾称,在会员内部,80%是山东人,20%是外地人,“山东帮”与“非山东帮”的斗争一直存在。且整个汇源集团,朱新礼是唯一的最终决策者,向来是说一不二。

此外,长期以来,朱新礼的儿子、女儿、胞兄、胞弟、女婿等诸多亲属均在汇源出任要职。2008年时,朱新礼的女儿朱圣琴主管汇源的广告业务已多年,朱新礼女婿高勇是汇源集团副总裁;胞弟朱新德则是汇源集团总经理。

对此,朱新礼回应称,“有人在媒体上登出来,山东帮、家族式管理。很遗憾,我的儿子当兵回来,他就不干。他是特种兵,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女儿也不愿意干。有人说他女儿管广告,我说广告是最黑的一个行业,里面腐败太多了,我再不让女儿管管,不就坏了吗?”

朱新礼曾尝试改变。2013年,他挖来李锦记原高管苏盈福,试图对公司家族化“动刀”,但不到1年,苏盈福就被迫离职。之后,他又请来百事大中华区饮料运营前副总裁梁家祥出任副总裁,但也没能让公司内部治理得到改善。

不得已,朱新礼重新向公司元老于洪莉、朱圣琴委以重任,而公司治理路径也因此重回家族化。

汇源牵涉多起关联交易,朱新礼已沦为“老赖”

挖来苏盈福的同年,61岁的朱新礼宣布退任汇源总裁。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汇源与关联方出现了多起交易。

2013年,汇源果汁通过发行4.47亿新股和6.55亿可转换优先股,以合计47亿港元+12亿负债由上市公司承担的方式,通过关联交易收购了母公司汇源控股上游的浓缩果汁资产,交易金额中商誉高达37.8亿元。

2014-2016年,汇源果汁分别发行债券9.2亿元、13.4亿元和19.8亿元,又在2017年反哺朱新礼实控的上市体系外公司北京汇源饮料,放贷40多亿元。

另外,据中国汇源调查报告,2017年1月-12月期间,有三起收付款交易未被记在公司账上。

其一是156笔,总金额约72亿元的中国汇源和汇源食品付款给关联方的交易(对应收款方164笔);其二是7笔,总金额约6.9亿元的汇源食品付款给2家集团子公司的交易(对应收款方5笔);其三是2笔,总金额约5230万元的汇源食品付款给2家第三方公司的交易(对应收款方3笔)。

2017年8月~12月,在没有任何管理层审批的情况下,集团的资金中心曾通过4家集团内公司的9个银行账户分66次转账给4家关联公司,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安排,汇源果汁合计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42.83亿元的短期贷款,年化利率10%。

汇源方面还表示,相关贷款是由时任资金中心主任及关联公司北京汇源饮料财务总监二人商定执行的,没有签署书面合同。这两位执行人直接将相关贷款归类为集团内部银行转账,认为不需要上报集团管理层审批,只需由集团资金中心负责人审批。

在此期间,苏盈福、梁家祥相继离任,2017年出任汇源新执行总裁的崔现国也在2019年初离职。2019年初,又有四位董事接连离去。

公司积重难返,朱新礼本人也受到牵连。2019年,朱新礼收到四封限消令,其作为有权代理人的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还被法院查封,41亿元资产遭冻结。

汇源集团不是没有展开自救,但与天地壹号合作的终止和先锋系P2P平台对朱新礼实控的四家公司欠款418.5万元的一纸公告,都显示着汇源当前难以逆转的困境。

2020年2月,朱新礼正式辞去上市公司汇源果汁的董事会主席等一系列职务,女儿朱圣琴也从公司完全脱离。天眼查显示,目前朱新礼周边风险多达1323条,执行标的总金额5.83亿元,未履行比例92.1%。

退市后的汇源何去何从?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系作者雷达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