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族网络版“绝命毒师”至今仍然零口供,律师:“零口供”也可以定罪

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

· 1月18日

证据锁链不可以有丝毫瑕疵,要达到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

播放 暂停

游族网络版“绝命毒师”至今仍然零口供,律师:“零口供”也可以定罪

00:00 03:56

文丨雷达财经,作者丨李万民

1月18日,财新网曝出,游族网络已故董事长林奇被“投毒”案件中,遭投毒者不止一人,案件中的游族公司受害者共有三人,除林奇外,还有一名游族网络员工,以及三体宇宙副总裁赵骥龙,此二人未被致死。

林奇的体内检出包括汞和河豚毒素在内的至少5种毒素,而嫌疑人许垚作为一名“法律人”,本身对法律极为熟悉并准备充分,其投毒林奇的原因和过程还在调查过程中。

同花顺iFinD资料显示,许垚出生于1981年,2003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2006年毕业于法国保罗塞尚大学保险法学院,2008年毕业于美国密西根大学(安娜堡)法学院。结束学业之后,许垚先在美国杜威路博律师事务所香港办公室当了一年半律师,随后加入复星集团,历任集团总裁助理、集团总法律顾问、集团法律事务部总经理。

许垚与游族网络已故董事长林奇的交集源于《三体》。

2014年6月,游族网络借壳梅花伞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将后者主营业务转向网页游戏、移动游戏的研发、运营,更名 “游族网络”。当年度,林奇成立游族影业,宣布获得《三体》的改编权,为《三体》系列小说全球影视剧改编权等权利的唯一所有人。此后还号称要以单部2亿元、总计12亿元的投资额拍摄6部《三体》电影,但没有下文。

据媒体报道,《三体》的版权在导演张番番手中,其作为《三体》开发的合作方之一,执意要自己担任《三体》电影导演,但林奇等合作方认为其“能力尚未成熟”。合作由此陷入僵局,电影化不断跳票。

就在游族深陷《三体》版权困局中时,许垚来了。其于2017年5月加入游族网络担任董事,并在林奇控制的游族影业担任CEO。这位“法律人”加入后,《三体》的版权终于在次年1月被游族网络花费1.2亿元收入囊中。

2018年12月,许垚在新创立的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三体宇宙”)担任CEO。这家新公司,主要负责《三体》IP的开发。

据财新网报道,林奇认为许垚懂法律,但未必适合继续负责《三体》制作。于是,林奇打算把业务更多地分担给三体宇宙的副总裁赵骥龙。

另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林奇在去年初调整了公司人事,嫌疑人许某主要因职位调整产生了不满,林奇顾及同事旧情并未立即裁员,而是先减薪让其另谋出路。许某于是动了邪念,通过药物进行投毒。

12月16日返家途中,林奇出现急性不适症状,自行赴医院治疗。一周救治后,还是没能够挽回林奇的生命。12月25日晚,公司公告确认林奇不幸去世,享年39岁。

据财新网以及各家媒体公开报道,许垚尚未承认“投毒”一事,案件还处在“零口供”状态。

“‘零口供’案件指被追诉人在刑事诉讼中缄口不言、拒绝陈述,或者只单纯进行无罪或罪轻辩解的案件。” 上海誓维利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朱敬律师向雷达财经表示,刑诉法规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有罪和处以刑罚。只要通过全面的审查证据,在层层递进的推理后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就可以定罪,有很多重大刑事案件都是零口供下定罪量刑的。

不过,朱敬也指出,“零口供”案件对法院裁判来说的确有难度,因为它缺少被告人供述这一关键的直接证据,多是间接证据,因此对证据要求非常苛刻,证据锁链不可以有丝毫瑕疵,要达到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

本文系作者雷达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74059 钛粉35141 钛粉12618 钛粉20295 钛粉05059 钛粉69389
421人已赞赏 >
421换成打赏总人数42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