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没钱没背景的穷孩子,我劝你别考公务员

显微故事

显微故事

· 1月18日

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播放 暂停

那个没钱没背景的穷孩子,我劝你别考公务员

00:00 11:5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显微故事,作者丨李不追 李海草 林鹿,编辑丨老张

铁饭碗、福利好、朝九晚五很稳定……说起公务员,你是否想起这些词?

对无数中国父母来说,公务员是生活的保证,是职业的首选,是孩子最好的归宿。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忙着考公务员,忙着进体制内,忙着进事业单位……

刚过去的2020年,多省公务员报考人数纷纷刷新历史记录——江西省17.9万人,比前一年增加12.6%;福建省超过18万,最高竞争比达745:1;河南超45万人、江苏省超46万人……这些数字均创历史新高。

本期显微故事关注那些选择考公的年轻人,分享他们的故事,他们之中:

有的人接连失利,却一考再考不想放弃;

有的人成功“上岸”却感慨万千,感受到体制内的残酷与真实;

有人曾厌恶安稳向往自由,被社会摔打后渴望成为流水线上的螺丝钉;

年轻人考公,是无奈?是妥协?是改变命运?是一劳永逸?

考公是否适合每一个人?你对考公的了解有多少?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考进来难、离开也难,年龄过了30岁就死了考公的心吧

王先生,男,88年,中部某省

我家是农村的,若想改变命运,只有读书这条路可走。

大学毕业后,我在家乡省会城市找工作,但我们是三线城市,可供选择的工作机会少得可怜。

工作一年后,在亲戚的建议和指点下,我决定考公务员。这位亲戚已考上公务员多年,在体制内小有成就。

2013年开始,我先后参加了两次公务员考试,一次考省林业厅,另一次是考家乡县里的住建局。

公务员考试分笔试和面试两部分。比如住建局的考试笔试部分考行政能力测试和申论,最终成绩是(行测分+申论分)/2×50%+面试分×50%。

那年省林业厅招7个人,我的笔试成绩是第1名

面试前我查了很多资料,了解面试的注意事项,亲戚也给了我详细的指点。考完后我们一起复盘面试情况,都认定我的面试没问题,我以为可以十拿九稳了。

万万没想到,面试成绩出来后我的综合成绩排名第8

亲戚告诉我,也许是前面的考生里面有硬关系,通过“内部操作”把我刷下去了。

那时的我年轻气盛不服气,打电话到省招考办反映情况,甚至想过找纪委。但一番折腾却没得到任何回应。

所幸我以综合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住建局的考试,顺利成为公务员。

在体制内混了多年后我更加确信,如果你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笔试成绩拿不到第一名,那你几乎没机会被录取。

都说体制内工作安逸,当我真正进了体制才了解这里的残酷。

刚进住建局时,我的月薪扣除五险一金后到手2800元,年底有一万左右的奖金,但我们县城的房价是5000元左右一平米。

所以,如果你是穷人家的孩子,没有富裕的父母为你买房买车,我真不建议你考公务员。

基层公务员的基本工资只能解决一个人的温饱问题,如果拖家带口的的话,连基本生活费都不够。

我不建议农村孩子考公务员的另一个原因是,如果一个公务员没有任何背景关系,80%的概率是一辈子科员干到老

正常从科员升到副处级至少要8年时间。有关系的人最快1年就可以被破格提拔。

我做公务员第一年的日常工作就是给领导端茶送水;给老同志们修修电脑,教他们玩玩手机,打印打印文件;全是跑腿打杂的活——单位几乎没给我安排任何实质性的工作。

原因是多方面的,自身对工作不熟悉是一方面,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领导不敢用你。

第一年领导主要是观察你:一个新人刚进入官场,领导不清楚你的底细,需要对你的个人能力、家庭背景、有没有靠山后台、个人的政治倾向等都摸清楚,觉得可以信任了才敢安排你干活。

另外,体制内部派系林立,水深的可怕,如果想在体制内走得更远,自己必须时时刻刻如履薄冰。否则若一不小心站错队,几乎就没有升迁机会了。

进了体制后不能轻易辞职——公务员辞职后5年内不能再参加公务员考试。这意味着你若辞职,此生在仕途上几乎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除了没钱没背景的人之外,如果你已超过35岁,严格说过了30岁,就别考公务员了。

以我们单位为例,75年为界限,如果是1975年之前出生还没做到副处级的话,基本上这辈子的政治升迁到头了。

前年一个老领导在退休的时候说了几句话,道破了体制内的真谛:学历很重要,年龄是个宝,能力作参考,靠山最重要

废寝忘食三次考公均失败,同龄人月入过万而我还在原地踏步

侯康,男,26岁,沈阳待业青年

大学毕业前做职业规划时,我考虑去北上广等大城市工作,希望能扩展眼界实现梦想。

但是当时家里人听完,都一致不同意。他们认为我应该去考公务员,因为这是可以端一辈子的铁饭碗。

公务员固然稳定,但那种一眼就能看到头、缺乏刺激的工作让我很压抑,所以我表示不想考,想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

我爸和我就因为这事儿大吵了一架,家庭关系有些紧张。

后来,我就尝试投了一圈简历,然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渐渐的我有了妥协的想法:考公务员也不错,至少让自己先有个事情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2018年,我以应届生的身份第一次考公务员,但失败了,笔试分数差好大一截,感觉很挫败。

我爸虽嘴上说着没什么,让我再接再厉,但我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失望。那眼神刺激了我的斗志——我不甘于就这样接受失败,我想证明自己。

于是,当我的同龄人纵横职场的时候,我又一次选择了考公务员。

为了备考,我一个月也不出几次门,每天孤独地窝在昏暗的房间里啃书,胡子拉碴,头发越长越长,也越来越油,无心思打理,心想反正我这段时间也见人。

饮食和睡眠毫无规律可言,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或不吃,晚上只睡一两个小时,有时候又暴饮暴食,连睡一整天也没精神。

我经常半夜惊醒,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在干什么。洗了一把冷水脸后,我才想起我要考公务员,便坐在桌前开始看书。

2019年的公务员笔试结束后,我莫名有些开心,剪了头发,约了几个朋友吃饭。他们说我状态看起来不错,问我考的怎么样,我说自我感觉蛮好。

席间有个朋友一直在聊自己的工作,他在一家鞋厂做销售,因为业绩不错马上要升职,一年可以挣十几万。

我脸上笑着说恭喜,心里却很慌张———心里突然担忧:要是这次又没考上怎么办?

他们都各自走上了人生的正轨,而我却还在原地踏步。

出成绩那天我心跳的厉害,迟迟不敢去看,果然命运又和我开了个玩笑——再次失败。

我陷入了极度的焦虑和迷茫,感觉浪费了无数时间在做一件毫无价值和意义的事情上。人也变得很脆弱,每天只想躺在床上,想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如果我毕业之后直接去工作或考研,现在会不会是另一番光景?

可惜,时间无法重来。

2020年春节后,我在房产中介公司找了份工作,因为我爸已经不给我生活费了——两次都没考上,他开始觉得我是一个毫无用处的人。

在中介公司待了三个月,我挣到了足够一年的生活费就立刻辞职了。

为考公务员,我付出了两年的时间,不想就这么放弃,想最后再考一次——要是再铩羽而归我就认命,不过没准再坚持一下就成功了呢?

现在我每天都在复习,拼命看书刷题,比过去的那两年还认真。说实话,我不知道这次能否成功,心里还是特别迷茫。但如果还是失败,我不会再考第四次。

人生路那么多,这条走不通我就换一条。

干了几年媒体依然漂泊无依,如果得不到“中产生活”,至少求一个稳定

钱女士,25岁,河南人

我父母都是当地的公务员,家里有房有车,作为独生女,我一向衣食不愁生活优渥。

和无数向往自由、喜爱玩乐和新鲜事物的年轻人一样,我特别厌恶“安稳”、“一眼望得到头”的生活。

大学毕业时,我给自己定了30岁的期限——30岁前尽情享受大城市的奋斗和拼搏,不考虑“稳定”这件事。

没想到,短短三年后我就后悔了。

刚毕业时,我满怀热情和希望进入媒体行业,忙得整天不着家。一转眼三年了,我开始厌倦奔波的生活,但又无力改变。

我厌恶搬家,可因为房东卖房、或者工作变动,每年都不得不搬。我在北京三年,搬了四次家,越搬越往郊区走,从三环、四环、搬到五环边缘。

有时候我觉得很沮丧,我的要求不高,只是想要一个像“家”的空间,能有客厅、厨房和放得下我7箱行李的空间。

但这个愿望无法在大城市实现,先不说五环外都5万元起每平方米的房价——我连买房的资格都没有。

此外,就算在北京熬到年限、拿到购房资格,户口依然是个绕不过去的大难题。眼看我就要到成家立业的年纪了,但现在的情况让我根本不敢想以后。

奋斗了这么多年,我依然漂泊无依。

我的薪资在北京也就是刚过平均线的水平,感觉自己无论再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在北京过上父辈这样的“中产”生活。

我看不到任何可以“破局”的空隙,唯一可见的“稳定”路径是进入体制内。

上个月,我在一次采访结束的途中扭伤了脚,脚背肿的像大馒头,不得不拄拐走路。医生说我脚踝有块骨头特别容易脱落,可能会落下习惯性骨折的毛病。

这下好了,我只能躺卧在床,一下多出了大块时间。

恰好这时有相熟的同事告诉我,北京公务员报名开始了,我抱着“陪跑”的心态也报了名。

能报名的岗位很有限,因为我不是应届生,我想先试试看,起码给自己一个可预见的短期目标。

工作很忙,我只能在吃早午饭的间隙,倍速播放学习视频。虽然很辛苦,但生活总算有了盼头。

以前我一回来就只想躺床上刷综艺、追偶像日常来放松紧张一整天的神经。

但自从备考后,突然发现自己可利用的时间还很多。挤时间出来学习的快感远超过无所事事、脑袋空空地当“沙发土豆”。

回想毕业前那年,我本来报了名考研,但在离考试还剩两个多月的时候,“逃”到了北京实习。当过逃兵这件事成了我的心结。这一次,即使只有不到两个月的备考时间,我半拖着一条腿,也要上考场。

背书、刷题、上考场,在北京的寒风中,我终于走完了这个流程。

如今经历过社会“毒打”后的我,觉得做流水线上的螺丝钉——做一颗能够按时朝9晚5的快乐螺丝钉,也比累得毫无个人空间活得舒服。

如果当下一时的自由不能换来以后的自由,那我不想当一个短视的人。毕竟“浪”不能成为我的终点。 

本文系作者显微故事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NzMk0 钛粉70544 先进团队先用飞书 钛粉33131 钛粉53759 hSmXxU
477人已赞赏 >
477换成打赏总人数47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