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不合就“道歉”,明星们在怕什么?

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

· 1月16日

道歉≠有错。

播放 暂停

一言不合就“道歉”,明星们在怕什么?

00:00 10:11

文丨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丨王榨沙,编辑丨范志辉

不知从何时开始,微博上流行起动辄道歉的风气。

1月13日,虞书欣、郑爽、丁真三位公众人物在道歉后登上热搜,齐齐,这一天也取代郭敬明、于正同时道歉的12月31日,成为了新的“微博道歉日”。

回顾事件始末可以发现,三人的道歉并不完全符合情理,其中丁真、虞书欣更是在没犯错的情况下说了对不起。

在娱乐圈这些林林总总的道歉事件中,有些是及时认错的常规操作,有些是大形势之下的被迫妥协,还有些是为了快速平息事端无奈背锅。

在这个充满了“对不起”的娱乐圈背后,其实是日趋极化与撕裂的粉丝群体与网络环境。

在娱乐圈,道歉≠有错

在虞书欣、郑爽、丁真三人的道歉事件中,虞书欣的道歉获得了最多的流量。

事件背景是这样的,1月12日,有一名网友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吐槽虞书欣,称其是“老赖之女”(虞书欣的妈妈刘金美曾曝欠债200多万未偿还,被限制高消费)。

随后,虞书欣的一名粉丝发现了这条微博,还发现博主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学生。于是,这名粉丝开始连续@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官博,称该博主“大肆造谣污蔑他人,亵渎法律”,要求学校对其“严肃处理”。

然而,根据事实判断,从法律上讲,吐槽虞书欣的博主并不存在造谣行为。事态发酵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发博引用了《乌合之众》的一段话:“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

在这条“四两拨千斤”的回应后,最终以这名虞书欣粉丝销号跑路告终。1月13日,虞书欣本人发文道歉,并表示“因我而起的所有事情,希望我能画下句号”。

同日,丁真工作室也发布了一封《丁真珍珠工作室及丁真珍珠本人的道歉信》,对近日网传的丁真吸电子烟的视频道歉。信中提到:“丁真珍珠先生向公众表示歉意,并呼吁大家关爱身体健康,不要吸烟包括同样有害健康的电子烟。”

与以上两位相比,郑爽道歉的逻辑还比较正常。由于前几天在综艺节目《追光吧哥哥》中无意cue到了金晨邓伦的绯闻,郑爽自觉有点对不起金晨,遂发文道歉。

客观地讲,除了郑爽,虞书欣、丁真两人的道歉属实有些冤枉。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发声之前,虞书欣本人从未参与此次“网络暴力”,而丁真抽烟的视频也并非其本人放到网上,而且从视频内容来看,丁真似乎是在一个类似于私人卧室的地方吸电子烟。虽说抽烟有害健康,绝对不宜提倡,但考虑到丁真已经成年,这种行为并未触犯任何规定。

即使没错,也要道歉,这种看似毫无道理的现象,背后是娱乐圈大环境对艺人过度敏感、片面、不切实际的评价逻辑,以及日渐极端、割裂的观众群体。

爱道歉的明星,在怕什么?

在很多国家的文艺史上,都曾出现过要求人物形象“高大全”的艺术理论,要求文学艺术作品中的主人公要是形象高大、没有缺点的完人。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观众观赏水平的提高,这种创作方式也逐渐被淘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高建平就指出,“高大全”理论“令刻画出的人物虚假、单薄”。

然而,伴随偶像经济的兴起,“高大全”的逻辑似乎正在以另一种方式逐渐回归。

很多时候,为了扮演粉丝心中的完美偶像,很多艺人必须活在无瑕疵人设的包装之下。就像一个兢兢业业的乙方,无条件满足甲方爸爸,也就是粉丝们任何不切实际的想象。要做一个称职的偶像,必须是一个没有缺点的弟弟、男朋友,或者邻家小哥哥,在保持高密度工作的同时,不能发胖、不能随意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甚至不能变老,也不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恋爱结婚。

作为交换,能够满足这些苛刻要求的艺人可以获得粉丝们近乎狂热的追捧,并为经纪公司和品牌商贡献巨大的商业价值。这一点在早期的“归国四子”,以及最近的一批批流量艺人身上,都可以得到验证。

不过,如此严苛的条件,又有哪个正常人能完全满足呢?很多所谓的“人设崩塌”、“偶像暴雷”,也只不过是一个正常人做了一件极其正常的事情而已。但只要你敢稍稍违背粉丝的意愿,就会立刻遭到流量逻辑的暴击。

以鹿晗自曝恋情为例。2017年8月,当时的绝对顶流鹿晗公布了他与关晓彤的恋情,那一年他27岁,谈个恋爱按说再正常不过。但在很多“女友粉”的眼里,这是绝不能被允许的,于是引发大面积的脱粉。根据艾漫数据统计,在恋情公布后的一年内,鹿晗流失了37.23%的粉丝,原有粉丝中仅有6成留存,其微博中活跃天数较多的铁杆粉丝占比不到0.5%,而在公布恋情之前,鹿晗微博的铁粉占比接近7%。

同时,鹿晗面向品牌商的商业价值也因此滑坡。在他公布恋情后的首个“双十一”活动中,其代言的欧舒丹亚太区常务董事贺康祖公开表示,鹿晗公布恋情确实使品牌销售表现受到了影响,没能达到预期目标。

同样的逻辑放在丁真身上也一样。在公众的眼中,他是来自四川藏区的“甜野男孩”,一尘不染,“眼里有光”。而“抽烟”这个行为显然与上述人设有极大初入,客观上破坏了很多粉丝对于丁真的预期。丁真及其团队的那句“对不起”,首先确实是在为抽烟这一不健康的行为道歉,但或许也是在向对丁真抱有“高大全”期待的粉丝们请求一次宽容。

当然,即使能做到不让不理智的粉丝失望,也有可能会遭遇其他麻烦。虞书欣的事情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在个性化推荐为名的信息时代,将人群划分成了一个个“信息茧房”的圈层,男性女性、饭圈内外等不同群体的隔阂越来越大。前段时间,脱口秀演员杨笠与池子之间的观点分歧,以及更早之前的某些流量明星粉丝的言行,都在不同群体之间挑起了剧烈的网络战争。

另一方面,越来越高效的社交媒体使得大规模的群体行动变得越来越容易达成。在2005年的“超级女声”时代,有些粉丝们还需要走到大街上请求陌生人用自己的手机为偶像发短信投票。而在今天,饭圈成员只需要坐在家里,就可以联合自己的同好进行大范围的刷榜、控评,甚至对批评自己爱豆的网友进行人肉搜索,实施网络暴力。

然而,过于极端的粉丝行为,对于艺人来说未必是好事,甚至可能会将艺人的大好前程终结。

在社交软件上进行大范围的刷榜、应援行为,已经因为对于未成年人的非理性消费招至各类媒体的批评,造成公关危机。无止境的刷榜行为,也会破坏社交媒体原有的社区气氛,消解榜单的公信力,引起其他用户与行业从业者所反感。2020年,《滚石》杂志在评论防弹少年团粉丝的刷榜行为时,甚至用到了“臭名昭著(notorious)”这个词。

而在饭圈与其他社群的隔阂越来越大的趋势下,一些粉丝为了保护偶像而做出的的极端行为可能反而会给艺人招黑。与虞书欣这次的事件相似,2018年,一名大学生因在网上吐槽蔡徐坤“把染头发当成粉丝福利”,被粉丝@了其就读的大学,要求公开处理。最终,相关网友当然没有被学校处理,而这位粉丝的行为则被其他粉丝吐槽,称其把“蔡徐坤路人缘全败完了”。而虞书欣的道歉,看似是在为与自己无关的事情背锅,实质上也是在为自己的路人缘止损。

在微软研究院成员首席研究员南锡·贝姆认为,艺人的工作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关系劳动”,他们需要与受众进行持续沟通,以此促进自己的事业。但当受众对偶像的要求极端苛刻、自身的情绪如此不稳定、与其他群体随时可能爆发冲突时,这份工作就会变得异常艰难,看似难以理解的“道歉”也就成了日常操作。

结语

如何驾驭自己的粉丝群体,让他们在欣赏自己的同时没有极端的言行,其实是全世界偶像产业的难题。毕竟,这是一个依靠粉丝冲动赚钱的行业,但在现有环境下,艺人团队以及网络平台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在《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报道中,作者提到了一些改善网络社交平台氛围的方法,这些方法同样可以用于提高明星粉丝的理性程度。比如尝试“去指标化”,模糊点赞和转发数据,让内容本身成为衡量价值的标准,而不是让艺人和粉丝卷入数据竞赛中。目前,Facebook已经在澳洲市场隐藏了点赞数。

此外,社交平台还可以要求所有想要进行点赞、转发、评论操作的账号进行身份验证,防止大量“水军”。这些技术上的改进不仅可以将极端的用户过滤掉,更可以优化社区氛围,提高用户体验,对平台自身的利益也有好处。

在中国,做明星难,做一个不道歉的明星更难。

作为艺人,如果愿意主动放弃一点短期的经济利益,对粉丝的极端狂热不再半推半就,而是在出现恶性事件之前主动提醒粉丝不要做某些行为,或许事态就会比目前好很多。相比于事后道歉的处理方式,这样不仅更加体面,明星本人也能赢得更多圈外人的尊重,何乐而不为?

 

本文系作者音乐先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钛粉33536
492人已赞赏 >
492换成打赏总人数4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