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风电、5G全都需要,这个万亿大市场才刚刚起步

巨潮商业评论

巨潮商业评论

· 1月11日

储能市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播放 暂停

光伏、风电、5G全都需要,这个万亿大市场才刚刚起步

00:00 14:0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巨潮商业评论,作者丨王方玉,编辑丨杨旭然

过去的十多年间,尽管储能行业的商业化之路始终步履蹒跚,但巨头们对其始终寄予厚望。

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曾表示,自己对储能板块业务的期望,是未来可以发展到与汽车业务不分伯仲,甚至超越汽车业务。

王传福也早在10年前就提出了比亚迪的三大绿色梦想,即太阳能电站梦想、储能电站梦想和电动汽车梦想(比亚迪的简称是BYD,全称“build your dreams”,意思是“成就梦想”)。

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也曾表示,储能未来的市场规模可能超过动力电池,可以用万亿来衡量产值。

这些美好的预期在2020年被加速引燃。2020年,国内储能行业被按下加速键,爆发式增长。这一年也被业内人士称为“储能电源侧新元年”。

趁着这股浪潮,“储能第一股”——派能科技(SH:688063)在去年12月底上市并受到热捧,上市首日即大涨320%。截至今年1月8日收盘,其市盈率(TTM)已经达到182.81倍。

派能科技股价表现(2020年12月-2021年1月)

市场的看好,主要源于能源业整体大环境的变化。

世界大国均提出近 5-10 年碳排放目标,强调未来30年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目标,作为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发展关键技术之一的储能,有望跟随光伏、风电一起实现快速发展。

数据显示,2018年时,国内储能年产值仅50亿元左右,距离万亿大约200倍空间。

从示范走向商业化,再走向万亿市场规模。较低的基数,让行业在短时间内爆发式成长,分散的行业格局和不断入局的新玩家,也让这个新的故事,充满了不确定性。

成本的比拼、资源的整合、技术的跃迁……多重因素作用下,储能市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大爆发前夜

如果说未来是属于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的时代,那么也必然是属于储能的时代。

2014年三月底,一场日全食在德国几乎引发了能源危机,因为太阳能提供了德国18%的电力,光伏发电量最高可占到其最大用电量的一半以上。

最后在整个欧洲电网的共同协调下,德国通过调控备用机组渡过难关,但是这一事件也体现了储能对于电网的必要性:

光伏、风电新能源发电易受天气等因素影响,具有间歇性和波动性,电网层面需要储能发挥作用,来提升消纳与电网稳定性。

如果说未来是属于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的时代,那么也必然是属于储能的时代。基于这一原因,几乎所有的布局长远的新能源巨头,对储能的未来发展都十分看好。

然而,由于行业仍处早期阶段,技术尚未成熟,储能商业化步伐一直不温不火。

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特斯拉储能业务占总营收的比重仅为6%;而比亚迪的储能业务,则并只体现在营收结构的“其他”项目中,对于营收的贡献不超1%。

全球第二大市场研究机构Markets and Markets对2020-2021年电池储能市场的预测指出,预计2020年,全球电池储能市场规模将达到57亿美元,预计到2021年将增至73亿美元。

相比光伏和电动汽车上万亿的产值而言,这显然是个小数目。

国内的市场规模则更加有限。此前,中关村储能联盟常务副理事长俞振华曾判断,2018年储能年产值有望达到50亿元。

不过,我国储能的商业化进程在2020年被按下了加速键,逐渐从小范围出现向大规模应用过渡。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储能锂电池出货量2019年为3.8GWh,同比增长26.7%;2020年,仅上半年锂电池储能市场出货量约2.2GWh,同比增长就达到132.2%。

2020年被业内人士称之为“储能电源侧新元年”。新能源配储能,在2020年成了多地政府明文规定的官配。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各地政府和省网公司纷纷将储能写入新能源竞价、平价项目配置方案。截至年底,全国已有17个省市出台了相关文件。

中关村储能技术产业联盟的报告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可再生能源侧储能装机占中国已投运装机的比例已攀升至29%,而2019年这一数据仅为17.4%,增速十分迅猛。

这样的爆发式增长可能仅仅是个开始。

2020年12月12日的气候雄心峰会上,国家高层领导的表态为中国减碳路径设定了2030年的目标。这一目标对应的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大大提升,在带动风电、光伏等新能源装机量增长的同时,也将大大加速储能的发展速度。

锂电成本的下降也有望带动储能产品应用的普及。BNEF预计,随着主要成本器件锂电池的价格下行,2025年电化学储能系统成本有望较2019年下降40%,国内部分地区或将率先从用户侧“光伏平价”走向“光储平价”,储能装机规模将爆发式增长。

国信证券测算了国内未来的储能市场空间指出:在第一阶段,到2025年我国大部分地区用电侧储能可实现平价,储能市场空间或达6500亿;在第二阶段,到2030年我国大部分地区光储结合可实现平价,储能市场空间可高达1.2万亿以上。

群雄竞逐

储能行业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吸引和容纳足够多的玩家入场。

由于储能仍处于商业化的初级阶段,因此市场格局比较分散。

据巨潮不完全统计,目前A股开展储能业务的公司合计达到55家,但是除了纯正的储能概念股派能科技外,目前储能业务占各上市公司业务比例仍普遍很低。

目前市场的主流储能,是以锂离子电池为主的“电化学储能”。一个锂电储能系统主要由电池组、电池管理系统(BMS)、储能变流器(PCS)、能量管理系统(EMS)及其他电气设备构成。

而这其中,从成本构成来看,电池成本约占60%,PCS占比20%,BMS占比5%,EMS占比 5%-10%,其它配件5%。电池和变流器PCS合计占总成本的比重高达80%。

几乎所有的头部锂电企业都比较重视储能市场,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鹏辉能源、欣旺达等厂商都有不同程度的介入。

GGII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电力系统储能锂电池出货总量的前三名分别为比亚迪、宁德时代、派能科技,对应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3.7%、18.4%和15%。

这其中,派能科技算得上其中的异类,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储能这条赛道。但受制于这条早期赛道,其规模仍然有限。2020年前三季度,派能仅实现营收8.08亿,净利润1.97亿。

值得注意的是,派能主要依靠的是海外市场。2020年一季度,其海外业务占比达到88%,大陆业务占比仅有12%。

在2020年2月发布的200亿定增公告中,宁德时代将募集资金中的20亿用于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55亿用于动力及储能电池研发与生产。

比亚迪则在2020年加快了国内储能市场的布局。除了入股阿特斯,还与金风科技、华润、正泰进行一系列的“合纵连横”。另外,比亚迪还在8月推出了电网级储能新产品BYD Cube,意向签约订单超过800MWh。

国轩高科在2016年就成立了储能公司,按照其发展规划,未来这将成为占据公司超30%营业收入的支柱性产业。

从储能变流器(PCS)切入储能赛道的阳光电源(SZ:300274)也是实力玩家。根据CNESA 数据,2019年公司在国内储能逆变器市场出货量排名第一。2019年,阳光电源来自储能业务的收入达到5.43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达到了4.18%。

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阳光电源参与的全球重大储能系统项目超过1000个。在北美,阳光电源仅工商业储能市场份额就超过了20%;在澳洲,通过与分销商的深度合作,阳光电源户用光储系统市占率超20%。

同样生产储能变流器的科士达,也在2019年4月通过与宁德时代的合作,开发、生产及销售储能系统PCS、特殊储能PACK、充电桩及光储充一体化相关产品。

除了上市公司,还有从海外户用储能起家的沃太能源,主打工商业储能的库博能源,定位系统集成的海博思创,从软件平台异军突起的万克能源,这些创业公司也正逐渐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其中不少正在登陆IPO,以期获得资本的支持。

相比未来高达万亿的市场,目前行业龙头派能科技的营收尚不足10亿元。储能行业仍然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吸引和容纳足够多的玩家入场。

谁的机会?

储能产业是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产业,玩家们将在成本控制、安全管理、技术创新等方面进行多维度较量。

从储能系统的成本构成来看,电池成本约占60%,储能电池是现阶段的产业链利润分配最大份额所在。据悉,每GWh储能系统中,电池可贡献利润约2.65亿元。

锂电池企业无疑是储能市场爆发最大的受益群体。未来,储能甚至有望超过动力电池成为最大的细分市场,正如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的预测。

目前锂电池企业介入储能业务,主要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作为上游供应商,向下游储能品牌商提供标准化锂电池,角色比较独立;二是进入下游系统集成,直接面向终端市场,上下游一体化,会跟自己客户形成竞争。

第一种方式,本质上是to B业务,交付标准化产品,核心竞争力是锂电池的性能和价格,也就是性价比。

不过,与动力电池技术追求能量密度和续航不同,储能系统电池的核心需求在于高安全、长寿命和低成本,因而安全性、循环寿命表现更优的磷酸铁锂电池更具优势。

第二种方式,本质上则是个to C业务,交付个性化产品,核心竞争力是市场、品牌和渠道,也就是能够把产品卖出去。

比亚迪、宁德时代都是两条腿走路,派能科技也采取了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作为一体化企业,派能同时具备电芯、模组、电池管理系统、能量管理系统等自主研发和制造能力,既向Sonnen、Segen等海外储能系统集成商提供锂电池,同时也直接面向市场提供终端产品。

作为习惯了做to B业务的电池厂商,介入to C业务尤其考验企业掌握渠道和打造品牌的能力。

在这一点上,由光伏、风电切入储能系统的企业有着相当强的渠道优势。从下游的应用场景来看,储能目前有三大应用场景:居民及工商业储能、5G+储能、风电光伏+储能。

光伏和风电是新能源发电侧配套储能的重要场景,因此光伏、风电的市场渠道也就天然可以成为储能的市场渠道。光伏、风电的零配件企业在各自行业的市场和渠道优势,也都可以转换为储能业务的市场开拓。

户用储能同理,其销售模式也与分布式光伏类似,可以通过分布式光伏代理商等渠道商开展。

基于这一优势,以阿特斯、天合光能、晶科能源、东方日升为代表的光伏企业;以远景能源、金风科技为代表的风电企业也在积极布局储能业务。

这其中,除了阳光电源,远景能源的规模领先业内。目前,远景能源全球已投运储能项目超过100个,中标风光储项目规模超过100MWh。

除了风电光伏场景外,5G+储能,即5G通讯基站和数据中心对于储能系统的应用需求也将逐渐增大。

派能科技在该业务上有着先天的优势。中兴通讯作为派能的控股股东,可以为其带来深度客户资源。

作为中兴通讯通信基站锂电池的核心供应商,2019年中兴通讯子公司中兴康讯贡献了公司1亿以上的营收规模。

从历史经验来看,无论是to B、to C和两条腿走路的业务模式,还是居民及工商业储能、5G+储能、风电光伏+储能等应用场景,在这个资金技术资源密集型的战场上,玩家们都将基于成本控制、安全管理、技术创新等多维度的较量。那些能更快拓展市场,并从竞争对手中夺走市场份额的企业,会成为最后的赢者。

本文系作者巨潮商业评论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