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原作者引争议,男频剧如何正确“讨好”女性观众?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 1月10日

只是谁曾想,2021年的开年更加魔幻:本是一场网文圈的揭批运动,战火却意外蔓延至影视版《赘婿》。

播放 暂停

《赘婿》原作者引争议,男频剧如何正确“讨好”女性观众?

00:00 09:00

文 | 娱乐独角兽,作者 | 糖炒山楂

如果以网文语境来讲,男频爽文可能确实不需要女性观众,破壁破圈从来不是网文作者需要考虑的问题,而是IP改编热之下的影视命题。只是当这一切搭载着“女权”话题席卷而来时,谁又说得清是否是无妄之灾呢?

“女权”,是2020舆论市场最具爆炸性的引线,稍有触及便迅速发酵,有人遍体鳞伤,有人坐享红利。只是谁曾想,2021年的开年更加魔幻:本是一场网文圈的揭批运动,战火却意外蔓延至影视版《赘婿》。四天时间,原本是期待值颇高的男频剧,如今却更多与“被抵制”勾连。

事情的源起,是网文作家“七英俊”发文吐槽自己曾被同行男作者冒犯,一时间身处其中的男性纷纷在网络上自证清白。事情真正全面发酵,是《赘婿》原著作者”愤怒的香蕉”发文指责其营销套路,引导女权扩大化。之后的时间里议题发生偏离,网友关注的重点开始向“愤怒的香蕉”转移。

一张网络上流传的、号称是其昔日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赘婿》不需要女性观众”的言论,让男女对立的情绪愈发激烈。随后“愤怒的香蕉”在表示“俯仰无愧”之后表示退博。但是大众的情绪已经点燃,一时间,郭麒麟、宋轶主演的影视版《赘婿》也成为网友炮火的集中地。

“我觉得现在男女对立的情绪太强了,男女平等就好”,岁末的《脱口秀反跨年》中,杨幂如是说道,只是如今看来谈何容易。而跳出这场闹剧纷争,或许我们该探讨的是:男频剧到底需不需要女性观众,以及如何在改编中实现价值和口碑最大化?

从《择天记》到《庆余年》,男频剧如何正确“讨好”女性观众?

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是,相比大女主剧在市场上的得天独厚,同样脱胎于网文IP的男频剧却走得跌跌撞撞,甚难讨好市场观众。而随着《斗破苍穹》《武动乾坤》等头部IP改编先后扑街,男频剧更是一度背上了“十改九扑”的质疑,市场对这一类题材甚至是陷入观望期。

相比女性剧所追求的唯美叙事、强烈情感、精美服化道,男频剧往往更看重庞大世界观、清晰合理的叙事逻辑、以及其中的热血精神等,而回顾近年来的男频剧,能做到的少之又少,甚至于更为常见的,是逐渐女性化的改编模式:选用流量,讨好女性观众。

颇具代表性的,便是由鹿晗主演的《择天记》,以当红流量收割粉丝红利,瞄准的自然也就不是原来的受众群,而剧中鹿晗的盛世美颜在当年也让其更像“女主角”。而数据显示,该剧在投放到市场后,女性观众占比达到63%,男性观众为37%,是典型的“流量+IP”主导下的粉丝剧。

这其实在其他男频小说影视化中同样常见。《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的男主分别是李易峰、杨洋和吴磊,无不是当时市场上追捧的流量小生,不过从观众层面来讲,两部剧的女性观众占比皆在30%以下,这仍然是一个属于男性的故事,只是对于男性观众来讲,杨洋等人却难以满足他们寄托打怪升级、玄幻热血的需求。

这种观众定位的“错位”也会直接作用于后续的影视化改编中。《九州缥缈录》系列的一大硬伤便在于始终难以还原原著中过于宏大的世界观架构;《斗破苍穹》《武动乾坤》更是败于题材定位不清晰、演员选择不合适等多种原因。

以流量明星破壁女性市场,但又在改编中难以满足原著粉丝的需求,这种双重错位是造成男频剧失意于市场的关键。当然市场上也有优质的男频改编剧,成功在避开创作和定位上的雷区,将所有观众纳入观众席的作品。2015年的《琅琊榜》应在其列,不过市场往往并不将其纳入男频赛道。

颇具代表性的应该是2019年的《长安十二时辰》和《庆余年》,两者先后在市场上收获了不错的口碑和热度,也被视为男频剧的高光时刻。若从粉丝占比来看的话,前者的女性观众占比达到49%,后者女性观众占比达到42%。优质的男频剧可以打破壁垒吸引到女性观众,是内容市场的又一真理。

与此同时,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庆余年》的微博用户占比显示,女性用户达到了82%。女性观众偏爱于分享、吐槽等表达的追剧方式,更有利于剧集热度发酵,这对于男频剧改编同样具有启迪性作用。这或许要归功于在影视剧中持续加码的幽默属性,当然更加被市场所认可的其实是王倦的编剧能力。

玄幻、架空之外,优质男频剧也出现在更多元题材中。2020年,鹿晗吴磊主演的《穿越火线》、朱一龙主演的《重启》等也在今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前者更是豆瓣评分高达8.1分,同样斩获了超40%的女性观众。

如果跳出最初男频IP改编中过度讨好女性观众的阶段来看,市场真正需要的,是能够打破原著受众群、引发女性观众追剧热情的优质剧集,而与此同时女性观众也会以最大的热情反馈给内容,从而形成一场双向共赢。简单来讲,“讨好”女性观众并不是男频剧扑街的“原罪”,也可以和优质内容相辅相成。

持续登上待播剧景气指数TOP5,《赘婿》还值得期待吗?

影视版《赘婿》自带光环。即使是近日,深陷舆论风波中“被抵制”的《赘婿》,在德塔文待播剧景气指数榜单中的排名也是不降反升,甚至于持续跻身TOP3行列。所谓的“全网抵制”,只怕尚且要画个问号,毕竟大多数理智的人还是能够将原著和影视剧分开的。

一个不容忽视的市场声音是,自《赘婿》的影视化改编被提上日程,或许是背后操盘手和主演阵容的原因,市场多将对于男频剧改编的期许加注在其身上。究竟居高不下的市场热度和争议下,《赘婿》能够扛起男频剧改编的大旗吗?

作为女婿文的鼻祖,《赘婿》有屌丝逆袭的惯有套路,但是真正让市场所看重的还是其中对于民族、宗教乃至人性等的刻画,甚至于有网友将其归结为“女婿逆袭+琅琊榜+权力的游戏”,尚不论是否言过其实,但其中涉及到的商战、朝堂和江湖等元素混杂却显而易见,这对于改编来讲无疑是难题一道。

只是“抵制”的声音也一直都存在。和玄幻类男频剧带来的追剧壁垒不同,《赘婿》天然的女性观众缘薄弱外,甚至还容易激发女性观众的不满:文中设定的上位女婿、收小妾等都曾引发市场争议。再加上如今原作者的操作,可以说影视版的《赘婿》在大盘上就丢失了女性观众。

与此同时,在市场津津乐道的《庆余年》原班人马背后,实则是鲜少操盘男频剧的主创团队,邓科导演、秦雯编剧,前者的代表作是《人不彪悍枉少年》这样的青春甜宠系列,后者的代表作是《我的前半生》《流金岁月》等女性题材,他们能够讲好男频故事吗?结合此前男频剧的女性化改编,答案其实是存疑的。

《庆余年》主演加持是该剧未播先火的主要原因。去年凭借着一句“与小生推牌九”火遍整个互联网的郭麒麟,首度担纲男主演,更有张若昀、田雨等实力加盟,这都让该剧值得期待。而基于《庆余年》的改编经验,以及郭麒麟喜剧演员的属性,有媒体预测该剧或将加入大量的喜剧元素,这也是市场颇为期待的一点。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从主创团队、主演阵容来看,一个大胆的猜测是该剧或许从筹备伊始,瞄准的便不仅仅是原著受众,而是希望借助导演编剧的笔触,甚至是演员阵容承袭《庆余年》,去吸引女性观众,毕竟“得女性观众者得天下”从来不是说说而已。若是如此原著作者带来的影响,则需要时间和内容来消解。

立足市场,在经历了2019年、2020年接连两年的优质男频剧频出外,观众对于男频剧的固化认知正在被打破,与此同时期待值也在被不断拉高,而2021年和它一样期待值颇高的,还有《雪中悍刀行》《斗罗大陆》等题材多元的男频剧,《赘婿》的未来不好一概而论。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场因原著作者而起的舆论危机,甚至是女性观众危机,或许只是其遇到的一个极小的阻碍,看似奔涌而来实则不足以影响全局,最终能够决定它能否为市场观众所喜爱的,一定是内容品质。

本文系作者娱乐独角兽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NzMk0 钛粉70544 先进团队先用飞书 钛粉33131 钛粉53759 hSmXxU
477人已赞赏 >
477换成打赏总人数47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