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梦幻」的芯片投资:估值靠信仰,尽调可放弃

豹变

豹变

· 1月9日

手慢无。

播放 暂停

一场「梦幻」的芯片投资:估值靠信仰,尽调可放弃

00:00 14:0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丨马慧,编辑丨邢昀,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你有没有半导体项目。”

王霏霏感到无奈,她所在的深圳某投资公司关注硬科技,占比在20%左右,如今她常常遇到前同事来咨询半导体项目。

据她所知,本来不看半导体的机构,仿佛一夜之间都转向了半导体。“投移动互联网的、大消费的,还有各种FA机构,全都在看半导体。”

2020年,关注半导体领域的投资人钱思远同样感到困惑,半导体是小众、高门槛、产业链相对成熟的细分领域,不应该有这么多人关注,但事实上,“无人不谈半导体”。

2018年美国制裁中兴,揭开了国内芯片、半导体行业的现状。当年一场会议上,20位行业大佬反思,VC为何不投半导体,大家提到了这个行业门槛高、周期长、回报率低等问题,“投了血本无归”“芯片投资的利润相当于卖肥皂”。

到2020年,外部压力依旧不容乐观,华为、中芯国际等公司被列入实体清单,国产替代、自主可控越来越急迫。

不过国内的半导体投资局势已完全不同,资本追向了半导体。

01、兵贵神速

“要快。”

这是北京一家主投科技类的VC机构上下一致的认知。普通的投资项目周期在两个月左右,芯片是两个星期,优质的投资标的最快只用10天。

2020年底资深的芯片工程师吴哲也转行做了投资经理,半个月时间一直出差看项目。

资本对芯片的追捧,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杨磊2020年曾打过一个比方,回看整个芯片投资的发展历程,经历了大饭桌-小饭桌-大会场的历程,从最初的十来家机构,到中间有一段时间不剩几家,再到现在基本上机构都在投资芯片。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我国有2.1万家企业扩充了半导体业务,新增了6.8万家与集成电路相关的公司(不排除两者有重合)。这意味着做半导体项目的公司增加不少,盘子越来越大。

优质的项目仍然需要抢。云慧舍资本的一名FA对豹变形容,2020年以来芯片投资就是“兵贵神速”。有些项目还没有立项,只是初步接触,友商已经投了。

就算跟上了项目,被抢也是常事。“投资机构谈好了项目,正准备签协议,突然有新的机构插进来。”公司的估值也会因此经历翻倍。

一位投资人士直接点名,2020年12月一家投资机构跟了2个月的项目,谈到按照10亿估值投,结果头部一家投资机构上来溢价50%抢走了。

被头部瞄准的公司,估值会一路飙升,跟投机构也会蜂拥而入。以哈勃投资为例,他们领投的项目有的跟投超过10个。

哈勃是2019年4月华为旗下成立的投资公司,主要服务华为的供应链国产替代战略,以及为未来做战略储备。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哈勃在2019年投了5个项目,2020年投了10个项目,这些里面有11个为半导体及电子设备。

部分机构原本没有半导体投资经验,采用的策略是跟投头部机构“这在行业里被叫做‘抄作业’。”国科嘉和投资总监钱思远告诉豹变。

机构会紧盯头部的动向,一旦工商变更的消息出来,这家被投公司会迎来一大批投资机构,“大家要么去问投资机构,投的这家公司好在哪;要么通过工商,拿到被投公司的信息;要么靠过去的机构关系找人。不到10分钟,被投公司可能就会接到下一批投资人的电话,甚至没有时间差,毫不夸张。”

信息还可能提前流出,“有的项目还在过投决,行业内大家就都知道了,个人和机构就都跑来跟投。”

对投资机构而言,做决策的时间越长,意味着被抢的风险性越高

大家都会一再缩短决策时间,有专门看半导体的投资人士告诉豹变,看产品、看客户、看技术壁垒,再看一下创始人出身和估值,热门项目业内大家可能就看大方向,小细节就放过去,不会纠结。

还有投资人士透露,有些机构为了抢项目甚至放弃了详细尽调。尽调,这曾是投资机构把控风险的关键环节,投资经理会去现场从财务到业务做方方面面的调查、核实。但现在,就算有些机构想做,时间来不及,也会直接签协议。

02、估值节节攀升

光通信行业一位机构投资人刘明最明显的一个感受是,2016年,他去谈半导体项目,可以压公司估值,让对方接受对赌回购条款等。他对豹变表示,2020年很多机构也放弃了回购条款,公司估值也越来越高。

5年前,刘明接手的一家处在B轮的半导体公司,估值不超过3亿元,如今同在B轮、差不多的公司估值接近10亿,涨了三倍。刘明大致估算,业内单笔项目的投资金额至少涨幅50%。

一位芯片工程师直观地感受到,过去融资1-2个亿都是大事,但现在估值上百亿,投一笔能上十亿元。

在2018年那场论坛上,知名投资人朱啸虎曾提到芯片公司前期投入大,估值往往太低,“不像腾讯、阿里可以估值四五千亿美元,芯片最成功的可能就是10亿到20亿美元。对VC来说,这种投入和回报不成比例”。

现在这样的认知被打破。

科创板带来的半导体、硬科技二级市场狂热,目前科创板市值前十名中半导体公司占据了半壁江山,这些情绪也进一步传导到一级市场。芯片公司的估值天花板被无限抬升。

各路资本从最初主要关注中下游的半导体应用、设计、制造、封测,到涉猎上游半导体材料、生产设备、EDA(电子设计自动化)等环节,关注更加多元化。

紧随而来的是大量资金涌入。

根据清科数据,半导体及电子设备2020年前三季度共有695起投资,同比增长23.2%;投资金额约1083.51亿元,同比大增280%。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豹变,“行业里的钱太多了。”

“国家队”基金是行业里的大头。2020年7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和上海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分别向中芯南方注资15亿美元、7.5亿美元,合计22.5亿美元,这是业内几笔大单投资之一。

与此同时,背靠科技公司的产业投资机构也进场了,最典型的是华为的哈勃,依靠产业联系、资源和订单,他们能以更低价拿到融资,也受到公司青睐。

以刘明所在的投资机构为例,交好的芯片公司会为他们专开一轮,如果纯财务机构想跟投,至少要翻一倍。他们投资一家估值7亿元的公司,不到半年,别人想投估值要翻3倍。

资金簇拥了估值的增长。有投资人士告诉豹变,“有些好项目,估值到100亿元,还是很多头部机构去抢。”更多的头部热门项目估值太高,已让小投资机构难以企望。

03、投出下一个“寒武纪”

2019年7月科创板开板,加速了芯片、半导体项目资本化,行业内投资更加白热化。

二级市场情绪持续高涨,到2020年6月达到一波高点,7月芯片巨头中芯国际,“AI芯片第一股”寒武纪相继登陆科创板。

豹变统计,截至2020年底,18家半导体企业在科创板完成了上市,募资金额为800多亿元人民币,中芯国际更是完成了532亿的科创板最大额募资,其中12家公司上市首日涨幅超过了200%。

Wind数据显示,除去经营大幅度亏损的芯原股份、沪硅产业,剩下16家公司市盈率均值超过了100倍,明显处于一个较高水平。

中信证券2020年9月研报显示,在其选取的标的范围内,A股市场半导体公司过去四年估值平均70倍PE(当年PE),美股半导体公司平均约20倍。

已经上市的中芯国际、寒武纪被当作标杆。

2016年创立的寒武纪,一直是AI芯片赛道的明星项目,三年时间估值增长45倍,投资机构争抢想投进去。

在寒武纪前三次融资中,谨业投资连续跟投,总投资金额为1930万人民币,到上市前持有寒武纪1.59%的股份。寒武纪上市后,按照64元/股的发行价计算,谨业投资的账面回报率就已达19.07倍。

截至2021年1月6日,寒武纪收盘150.10元/股,按此计算,谨业投资账面浮盈8.57亿元,账面回报率超过40倍。

这样的超额回报极其诱人。对投资机构而言,就算不瞄准下一个寒武纪,没在初创期抓住,能投进中后期的成熟项目,上市后踩准点退出,吃到一波一二级市场价差也不错。

二级市场的疯狂对一级市场的刺激是直接的。

钱思远表示,过去大家看芯片公司,要看PE和PS,有一个基础的估值标准。但这一年,估值标准模糊了

不少投资人士告诉豹变,只要有大客户,是热门方向,估值全靠信仰,“我认为这家公司有500亿,或1000亿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当你对这个故事还有质疑,别家已经打款签协议了。

钱思远所在的国科嘉和,是一家专注于硬科技领域的专业投资机构,长期关注半导体、芯片等赛道。他对豹变说,这个行业近年来涌现出不少新项目,但由于该领域门槛高、产业链成熟,因此相较于“年轻企业”,他更关注行业“老炮儿”、老字号这类既有技术壁垒,同时又具备商务卡位能力的团队

在专业的投资人眼中,没有专业技术背景的人突然来创业,基本没有成功的可能。哪怕是科学家创业做半导体,也并不靠谱。芯片量产,要有强工艺,可能一个焊接,一个材料没对,就出问题,这个风险难以承担,毕竟一次流片就是几千万。

哪怕人才足够优秀,如果没有细分领域的产品,也无法实现盈利。

眼下的上市标准明显缩水了。王霏霏说,大家都在往上市的最低标准里套,比如市值10亿元,相应的营收、利润情况。

04、泡沫化裹挟?

2005年左右,以IDG、北极光创投为代表的投资机构,开始关注硬科技领域。而相对于互联网、大消费等,这是一个极为小众的细分领域。10年里,芯片风投寂静无声。

2019年5月,华为被列入禁售实体名单。1年后,制裁加码,科技“冷战”中中国迫切要解决“卡脖子”的问题。而疫情带来的芯片晶圆产能缺口,需要更多替补,催生了芯片创业热。

吴哲描述,“外企公司跟着大牛创业,台湾厂商来大陆做半导体,国内一群掌握核心技术的人大展拳脚。”与此同时,科创板开板,为国内科技企业上市敞开大门,也为资本带去退路。

种种因素叠加下,落后了10年的国产芯片开始赶超。在狂热的风口上,泡沫被谈论最多。

比起几年前融资的困境,在科创板的大路被打开后,“一般的公司包装一下,基本不愁融不到钱。”

一位从业15年的芯片验证工程师告诉豹变,自己所在的前公司就是这个套路,包装PPT,打着造中国芯的口号去拿融资

有投资经理对豹变吐槽,不专业的机构只看团队的学历、背景,看起来豪华、学校好,又是一个有想象力的方向,就投了。甚至有投资机构借钱给创始人,创始人拿着借来的资金回购其他股东手上的股份,再进行一轮增资扩股。

一批芯片公司上市到达高光时刻,与此同时成都、南京、武汉、陕西、河北接连曝出项目爆雷事件。一位投资经理透露,有些地方政府找项目,就像为了完成KPI一样,根本不考察项目。

上峰水泥宣布将投入5.5亿元进入半导体与晶片行业;金龙鱼、海澜之家,都曾与芯片传出绯闻。这也让这场芯片“大跃进”,多了许多迷惑的泡沫。

一些业内人士担心,过高的市盈率也透支了企业的成长空间。

钱思远认为,一定程度上来说,“啤酒没有泡沫不好喝”,通过资本孵化的项目,都会经历泡沫阶段,最终留下来的项目、技术、人才是最珍贵的。

多位投资经理对豹变判断,这场热潮还会持续半年到1年时间。一些主流设备的国产替代完成度还很低,核心器件都没有跟上。

半导体是信息产业的基石,目前外部环境并没有缓和迹象,12月中芯国际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要想快速练好“内功”,除了钱,政策、人才、市场也缺一不可,这些因素叠加联动,经过一定时间的积累才能真正实现突破。

而对于资本来说,如今对半导体行业虽然充满热情,但还需要有更大的耐心。

注:应受访者要求,吴哲、王霏霏、刘明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豹变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教育

    获投297亿元

  • 2

    医疗健康

    获投184亿元

  • 3

    企业应用

    获投122亿元

  • 1

    腾讯投资

    热度值27471

  • 2

    LightspeedVenturePartners美国光速

    热度值20087

  • 3

    红杉资本中国

    热度值15421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