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雷军

奇偶派

奇偶派

· 1月8日

雷军当大哥讲江湖道义,身边始终小弟环绕,只是人来回换了几茬。

播放 暂停

大哥雷军

00:00 15:58

文 | 奇偶派

2020年12月4日晚,纳斯达克交易中心,舞台正中央,站着一排穿着统一定制卫衣的人,随着主持人倒数完毕,无数彩色碎纸屑从舞台顶端飘散下来,而碎屑下的人们纷纷举起自己的大拇指。这是一起教育IPO的现场,其中站在C位的正是创始人刘畅。

从创业走到上市,大部分创业者还是欣喜若狂,虽然也能看出刘畅难掩激动,但他还是显得有些紧张,比起身后那个西装革履的淡定男人,刘畅显然还未适应这样的大场面。

站在刘畅“背后的男人”正是雷军,他也同样开心的竖起大拇指,因为一起教育是顺为资本在2020年推上市的第8家公司。顺为资本的多年布局下,雷军在2020年迎来丰收之年,也继“中关村劳模”之后,又有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IPO收割机”。

追溯起雷军的投资生涯,在金山时期就已初露锋芒,离开金山后大显身手,创办小米后稳步发展。成功投出了不少上市企业,而这些公司在江湖上都流传着“雷军系”的称号。雷军不仅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一众“雷军系”公司的崛起,更让他得到一股坚实的力量。

2011年8月16日,在北京789艺术中心的会场中人声鼎沸,这里举办着小米的首次发布会。发布会的结尾,一段视频使得雷军的另一片“势力”浮出水面。孙陶然、李学凌、俞永福、陈年等人纷纷摔掉手中的iPhone,大喊:“我们要小米!”而彼时如日中天的陈年还在台上真诚地说到:“希望小米卖得和凡客的衬衫一样好。”

一众好汉前来鼎立相助,靠的也不仅仅是当年的一笔投资,其中更蕴含着大哥雷军的识人、待人、用人之道。

资本无情,雷军“有义”

“只要你创业,做啥我都投”雷军曾对俞永福这样说到。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资本往往是无情的,但是人与人之间还需要情义维系。

对于创业者来说,最缺的就是钱,第一笔启动资金更是至关重要。雷军就做了不少朋友的天使投资人,还约定,谁做出价值10亿的上市公司就送谁一块儿黄金。

2004年雷军将自己打造的卓越网卖身给亚马逊,拿了一笔不小的钱。正值孙陶然想要创业,找到联想乔健吃饭,谈谈投资的事儿,但他做不了主,得打电话问问老大朱立南。朱立南听了觉得挺靠谱,不过他并不知晓孙陶然的过往,于是找到雷军了解情况。

雷军和孙陶然已是多年好友,此时立马站出来把朋友夸了一番。朱立南也是老油条,既然要投,就得拉着雷军一块儿上船,反将一军。雷军得给自己的兄弟撑场子,二话不说拿出一笔钱,两人一块儿凑足了拉卡拉的第一笔投资。

不过事后雷军才跑来问孙陶然做的是个啥项目。

拉卡拉成为雷军投资开始的第一站。在孙陶然苦心经营十四年后成功上市,他也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块黄金。而拿到黄金最开心的人莫过于何小鹏,毕竟之前造车的贾跃亭,公司倒了,老婆跑了,人在美国,刚下飞机。

那年落魄的何小鹏和梁捷在做UC,穷的只能坐在丁磊借给他们的办公室,当时隔壁办公室坐着的是曾经写文章骂雷军的李学凌。可好巧不巧,第二年李学凌出去创业,拿的还是雷军投资的100万美元,此是后话。

创业的李学凌在广州结识了俞永福,想着帮帮小鹏早日脱离“苦海”,就“推销”起UC这个项目,还亲自帮忙在俞的手机上下了个UCweb。做了几个月的功课后,俞永福将项目推到了联想内部,经过四五个小时的激烈讨论,项目还是被否决,不服气的他转身就去找到雷军。

2006年11月20日晚,北京某酒吧,俞永福约上雷军喝酒,摆着张惆怅的脸,他知道雷军得问他,怎么了。

果不其然,雷军问明原由后,俞永福便抱怨起来,越说越激动,眼看劝不住,雷军放下杯子说:“永福,这个案子我投了。”就这么简单,连价钱都还没谈。不过还是有条件,让俞永福来当CEO,因为他要兑现曾经的许诺。而小鹏和梁捷本身不懂管理,两人乐得赶忙将CEO的位置让给了俞永福。

雷军旗下顺为资本投资了两家新能源汽车,小鹏汽车和蔚来汽车。但这两家企业对于雷军投资的态度则是截然不同。

何小鹏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小米上市后遭遇破发,何小鹏二话不说拿出一亿美金,买了小米的股票,即使被人说“拿阿里的钱,捧雷军的场子”也一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样子,更是在社交媒体力挺小米。不仅捧了雷总的场子,给了大哥面子,还让小米有了里子。

2019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寒冬,小鹏和蔚来两家公司都摇摇欲坠。创始人李斌求助无门,蔚来险些倒闭,虽说勉强撑了过去,不过也落下个“2019最惨男人”称号。而同处于风暴中心的何小鹏,则收到了来自小米价值5000万美元的照顾。

反观李斌,虽然不像王兴那般骂骂咧咧,但也仅是一个老老实实的生意人。自古就有“亲兄弟明算账”,资本市场则更是无情。而对于雷军来说,在无情的资本面前,他还是喜欢让他的投资多那么一丝江湖大哥的义气,也是这丝义气让他得以在无情的商业中显得不那么“孤独”。

江湖血战,雷军吃素

雷军讲义气,不过江湖义气在资本面前,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效的。在利益的驱使下谁都能马上调转枪口,雷军也不例外,只不过江湖地位与个性促使他做事更加“内敛”一些。

雷军和周鸿祎也曾有过“蜜月期”,两人早在九几年就认识,彼时的雷军还经常开着求伯君送他的捷达带周鸿祎兜风。不过周鸿祎做的项目总是和雷军有所冲突,渐渐两人也有了隔阂。

从雅虎中国出来的周鸿祎本想死磕搜索,没想到在这之前傅盛先把360卫士搞了起来,周鸿祎急急忙忙的跑来接手360卫士。

傅盛觉得很委屈,但又不愿和周鸿祎起冲突,流着泪离开了360。临走时,老周还不忘放狠话:“不要认为你可以对360做我对雅虎做的事。”傅盛不答,默默背上了“360叛徒”的名号在江湖上飘荡。

同样是竞业协议,雷军当年放过了王峰,可是周鸿祎放不过傅盛。

傅盛先去了经纬中国,周鸿祎让人带话,不准接受,接受就是作对,张颖知道周鸿祎的性格懒得理他。而后雷军投资傅盛做可牛,也收到了类似的话。雷军比起张颖更刚,直接站出来替傅盛出头,还托人带话呛了周鸿祎。这一出头死死地抓住了傅盛这员大将的心。

3Q大战期间,一则小道消息不胫而走,说老周在做“360安全聊士”,可以从腾讯那儿直接复制QQ好友。

据说也是这条传闻扰乱了马化腾的心智,进而不得不逼迫用户做“单选题”。

3Q大战的两位主角俨然已经拼起了刺刀,而作为配角的金山、可牛、百度、搜狗等企业也没闲着。联合召开发布会,由傅盛抗起“打周”大旗,细数360的斑斑“劣迹”。

5天后可牛和金山合并,傅盛出任CEO,在发布会上又再次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抗周急先锋”。不仅是替自己出气,也是报恩于雷军。

另一边,小马哥在腾讯微博愤怒地写下一段话,“雷军昨晚告诉我金山所有游戏惨遭360拦截启动,很可怕的云报复。只有遭遇过被突袭的人才明白这种愤怒!”不过事后查无此事,小马哥只得默默地删掉了微博。

最终人们也没看见360安全聊士这个软件,反倒是年底,雷军露出了“獠牙”,用户在各大安卓市场发现可以下载一款名叫米聊的即时通讯软件。米聊和MIUI作为小米手机的先行者,被雷军寄予了厚望。而他也知道,腾讯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不出所料,第二年年初微信就正式上线,雷军也没料到腾讯的动作这么快。但不用他出手,有的人是愿意抗起“打马”大旗。

此时的俞永福突然站出来向马化腾开炮,在会上咬牙切齿地起诉腾讯。在这之前蓝港在线的王峰,多玩的李学凌也纷纷指责腾讯设立“禁飞区”。

巧的是这几家同时跳出来的人刚好都和雷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UC在《致用户书》中还特意提到腾讯应用中心搜不到新浪微博和米聊,不免让人觉得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资本的刀光剑影中,总有惊雷为他而响,但雷军只是不动声色,反倒是把自己的事业经营的愈发扎实。犹如刘备之得荆州,取西川,皆此计也。

仁厚雷军,瓷王小弟

周鸿祎可以亲自下场拼杀,而雷军不行。但商场如战场,大哥立着“厚道”的人设,那脏活累活也得有人做,自然需要一批审时度势的“小弟”。

倒回到小米成立之初,作为首长之后第一顺位的创始人,林斌的加入让小米单薄的身板厚实了几分。

如果说雷军是小米的支点,那么林斌就是杠杆。他先后挖来了微软的黄江吉、谷歌的洪锋、摩托罗拉的周光平。当时硬件最好的是摩托罗拉,软件最好的是微软,互联网最厉害的是谷歌。这一帮人把“铁人三项”需要的精英都凑齐了。

林斌有个优点,功高不盖主。该在微博宣传新手机就宣传,该拉人拉人。比起时常出现在各大头条上光鲜亮丽的大哥,身为二把手的他,最令人映像深刻的恐怕就只有两次“裸奔”大法了。

2012年小米大火,饥饿营销让小米首战告捷,本该是林斌的高光时刻,但是他选择了裸奔庆祝。2015年4月,为帮衬大哥与董小姐的五年之约,当时主管销售的林斌又带着一众高管脱光上衣,拿着印有221万的红色醒目招牌就跑上了大街。

虽说“捉史文恭者,立为梁山泊主”,但奈何“小弟德薄才浅,怎敢承当此位。”有卢俊义的退让才有宋江的梁山泊主。这一点比起另一个湖北老乡和他的手下,雷军和林斌二人显然是做的更好。

林斌懂得在哪里卖命,而小米另一位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就没能意识到这一点。

2014年的一个夜晚,黎万强带着著述的《参与感》一书原本找到雷军,让他撰写序言。身为大哥的雷军自然义不容辞,畅谈小米价值观,大赞阿黎。没想到书本一问世,阿黎提到的“三三法则”便成为小米内部营销的学习楷模,一时间风光无限,似有与大哥“七字真言”争功之意。

彼时的黎万强在国内手机圈风头正劲。他主导了基于“用户开发模式”MIUI手机操作系统研发方法,业内开创粉丝文化,完全革新了手机行业的营销方法,为小米创造出“参与感、手机控、F码、米粉节”等互联网热词。

作为MIUI和小米网的“拓荒者”,黎万强被当作中国互联网新营销的旗手,中国第一代UI设计师的典范。

但即便功高如斯,黎万强也没有与雷军熬过蜜月期。

《参与感》火了没几天,小米内部一致达成了一种默契,对《参与感》一书闭口不谈。

同年年底,黎万强远赴美国“进修”,实则去云南做起了自己喜欢的摄影,连带举办个人摄影展。完全不像是在为小米接下来的路线做规划,不知道是不想做还是不能做。

“进修”回来的黎万强也被逐渐“边缘化”,拿起了“笔杆子”却交出了手里的“枪杆子”。

2019年11月29日,雷军在内部信中宣布,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因个人原因离职,将出任小米集团高级顾问。

2020年6月,黎万强彻底淡出小米,卸任小米旗下多家公司高管职务,包括小米影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北京小米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和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监事。

同为创始人,一个继续“稳坐钓鱼台”,另一个却“发配边疆”。黎万强没能参透大哥的含义属实不应该,还好雷军招降了更多审时度势的兄弟。

随着小米的壮大,在2019年至2020年雷军笼络了一大批行业精英,被网友冠以“复仇者联盟”的称号。而金立前总裁卢伟冰算是其中第一个靠“嘴”出名的悍将。

19年接受“招安”后负责Redmi品牌。卢伟冰一改往日在金立的低调,在公司包揽脏活累活,抓住友商开始“碰瓷”,且专门盯着老对手荣耀。

卢伟冰配合起雷军做事一唱一和,指哪儿打哪儿毫不犹豫,条条微博直指友商。以不到两年的速度“跑”入小米合伙人,“卢十瓦”比起林斌的伴君之道绝对算得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谈到怼人,不得不提到小米的另一个联合创始人王川。江湖规矩按理说应由王对王,将对将,不过当年的王川倒是直接对位上了乐视的贾跃亭。

2015年6月15日,顺事嘉业创业园C座,一面墙上投影仪射出两个大字“违规”,上面还有一行小字“我们怀疑乐视电视”。这是王川给贾跃亭准备的“大礼”。雷军虽然从未露面,但倒不耽误给怼乐视的微博点赞。

王川在接受采访时总喜欢用“雷总告诉我”“雷总说过”等措辞,颇有当年陈年说“凡是雷军肯定的我都肯定,凡是雷军反对的我都反对”的风范。显而易见没有“上面”的授意,这样一个将领哪儿敢直接和“友商”开战。

前线的王川和乐视唇枪舌战,打的不亦乐乎,乐视甚至还送了王川一首藏头诗“小米王川自取其辱”。王川也不在乎,就死抓着着贾跃亭的“开放的闭环”一系列话术开炮。老贾也很无奈,只能留下一句“完全可以呵呵了”。

小米8青春版发布前一天,王川个人微博发布了一张“青春无敌”的品宣图。以往的合体照中,王川总是站在边上,而在这次的则被推向了舞台中央,紧贴在大哥旁身。三个月后王川的任命就下来了,中国区总裁。

当年,刘备打着“匡复汉室”的口号时,诸葛亮则在战场上骂着王司徒“厚颜无耻”,但只要能成大事,任你叫我几声村夫又如何。

回到开头,小米在雷军的带领下一鸣惊人,不过凡客诚品却沦为“陈年”往事,现如今只能靠着小米的订单艰难存活。而小米手机出货量去年重返世界第三,市值已突破7000亿港元,雷军坐拥着四家上市公司,享受着权力与荣耀的洗礼。

在小米上市前夕,雷军发出创业天问,《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引来一片江湖回响。

真格基金徐小平、蓝港互动王峰、拉卡拉孙陶然、B站陈瑞、小鹏汽车何小鹏一众公司创始人文风而动,照搬格律写下文章,行文间无不流露出对小米和雷军的赞美之情。

一如当年在小米发布会上摔机而起的众人,无一不在互联网江湖中拥簇着自己的大哥,践行着一套属于他们的江湖规矩。

而雷军在高举着江湖义气旗帜的同时,还能不断吐故纳新。大哥的知人、用人、待人之道比之三国刘玄德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奇偶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