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刷新」《奇葩说》

壹娱观察

壹娱观察

· 1月8日

《奇葩说》可以不“奇葩”了,但要永远年轻。

播放 暂停

00后「刷新」《奇葩说》

00:00 13:57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丨王心怡,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奇葩说7》来得比往年稍晚一些。

或许是有关上一季选手、节目风格变化的争议,或许是始终悬在《奇葩说》头顶上关于“选人难”的质疑,种种“艰难”情况并行下,让《奇葩说7》的回归夹杂了期待与担忧。

不过,从发布预告片、官宣定档到正片播出,《奇葩说7》不论是在话题度、网播热度方面都保持着不错的成绩。

在云合数据有效播放霸屏榜周榜上(2020.12.28—2021.01.03),《奇葩说7》位列第三名,评论量在前五名的节目中位居第二。节目在贡献着金句的同时,也输出了不少引起热议的话题,#杨幂 骂你的人都是草船借来的箭##小鹿 女人的幽默会消解性感##杨幂 我才是前任的人脉##陈铭输给颜如晶#等话题内容都曾登上微博热搜,成为网友讨论的热点。同时,截止到目前为止,豆瓣7.4的评分也与近几季基本持平。

数据来源:云合数据

以上成绩的取得,与《奇葩说7》的改变不无关系。

与上一季相比,《奇葩说7》的整体风格更加轻松,大多数选手的表达也更加接地气、口语化和网感化。另一方面,大量新人的出现以及新选手出色的表现,也为《奇葩说7》增添了更多的新鲜感和期待值。

除此之外,赛制环节的细微改变、导师阵容新的搭配选择、女神人物的作用……《奇葩说7》都从不同方面给观众带来新的观感。

《奇葩说7》从“千人奇葩捞”开始,在奇葩大市集中进行。“将场景设计为菜市场,是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能够发生讨论或者就是俗称‘吵架’的地方,它是一个很生动、很鲜活的地方,我们觉得它挺合适《奇葩说》的调性”,《奇葩说7》监制李楠楠告诉壹娱观察,“我们希望给大家呈现的是一个比较接近每个人生活,而不是高屋建瓴的节目。更务实的讨论、更轻松的呈现,这是我们的初衷,也是我们的追求。”

伴随着《奇葩说7》回归轻松的决心,00后选手的冒出,辩题选择的进一步多元化以及受众00后比例的明显提升,要做到“永远年轻”的《奇葩说》已提前瞄准好00后。

《奇葩说7》终于不再选人难了?

“在《奇葩说》人老得太快了,才一年,就是老奇葩了。”程璐略带调侃的话语似乎能说明《奇葩说》新人迭代的快速。

老奇葩,尤其是从第一季一路走来的选手,已经在观众心中拥有了明显而坚固的标签,但同时,他们的成长也是老粉希望随着节目能够看到的变化。但显然,节目生命力和新鲜感的延续,不能只靠老选手,新人的加入成为重要的破题之法。

由于《奇葩说》节目的类型,表达能力强且言之有物、良好的现场应变能力、幽默感和网感从而易制造气氛等等选手特点,不能说一个选手要全部具备,但总要拥有几项才容易适应节目,选手也才能被看见和被留下,更不用说,选手最好还有独特的性格、风格、标签。七季以来,又有趣、又会表达的新人是否还有?还有多少?去哪里找到这批人......此类问题一直围绕着《奇葩说》。

《奇葩说7》海选现场

《奇葩说7》给出的回答是:“储备”仍然丰富,且表现亮眼的也不在少数。

来看看24强选手名单,有10名选手是首次参加节目;而通过“千人奇葩捞”进入正赛的48人晋级名单中,首次参加节目的这一数据则为32人,更不用说还有一些参加过以往一、两季节目的“老”选手。仅从数量和比例来看,《奇葩说7》在寻找新鲜血液上算得上成功。

这背后是创作团队“放手”的结果。

实际上,《奇葩说》拥有一个选人系统。第五、六季大致选人的流程是:海选报名,选角导演面试,最终选择60人进入节目1v1辩论赛。但这样的选人方式和流程也容易造成选人的惯性,导演们的规则和标准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发现其视线以外的人。

所以,《奇葩说7》有了第一项“打破”。李楠楠告诉壹娱观察:“要把这个东西打破,唯一的方法就是导演们只做一个旁观者,不参与这件事情,把这件事情彻底放开,让更多的人进来。只有打破了自己认知的界限,才有可能有新生命力的东西挤进来。否则如果永远在以前那样一个惯性和跑道里面做事情的话,可能就会越来越窄。”

于是,《奇葩说7》采用的方法是,将这1000个要面试的人直接拉到“千人奇葩捞”现场,通过四位老奇葩的“门神”,和老师直接面对面的筛选面试。在这过程中,门神、同场的其他选手也可以跟他对答battle,在这样的环境下,选手的辩论、应变、对答能力、是否有自己的思考等等方面,在其中得以考验,而又能为节目带来新鲜感和刺激感。

《奇葩说7》门神海报

比如Amy姐上台时就被同场的刘纯懿“奇袭”, 由此引发的话题#Amy姐被怼#也收获了1.1亿阅读量和1.4万讨论的数据。当然,刘纯懿也凭“一己之力”在海选阶段就跟多位选手进行了battle。

目前来看,这样选出的新人们确实看点和“战斗力”十足。

在陈铭和颜如晶直接1v1时,宛如提前到来的决赛,但即便如此,同期的节目里依旧有不少新人大放光彩。AI般发言风格的李佳洁,成熟有观点的00后对话的TK与袁奇奇,让杨幂说出“没有陈小雨是《奇葩说》的遗憾”的陈小雨,穿着格子衫的程序员子寅等新人依然没有被掩盖住光芒。

而新人中,00后选手的出现无疑给《奇葩说》选手选拔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和节目的延续性。尽管TK、袁奇奇、陈小雨没能进入下一阶段,但他们的表现已经收获了导师、不少观众的认可。

而00后选手的加入从某种程度上也为节目吸引了此年龄段的受众。据李楠楠透露,根据节目上线两周后的数据显示,00后观众的比例有了明显上升。

尽管遵循的选人核心标准是表达者要敢讲,且能够真实地表达,同时还设置了门神、导师选拔的“层层关卡”以便选出具备辩论、应变能力的选手,但新人数量的增加,再加上这批新人本身没有大量辩论经验,还是可能会面临无法适应节目辩论环节等问题。

《奇葩说7》选手陈小雨

因此,节目组会跟超级辩手的公司合作,邀请表达学院的表达课程老师,来帮大家进行关于辩论技巧、辩论的方式、表达的结构等方面的培训。同时,节目组会安排选手打模拟辩论赛,并邀请观众来检验,以给予选手一些临场上的刺激,让他们能够多积累一些舞台上的经验。

所以给到观众的感受是,当你依然期待老奇葩们决赛水平的神仙打架时,你也会惋惜00后选手TK、陈小雨的离开,也会期待李佳洁下一次一句话可以说多长,子寅下一次会穿怎样的格子衫,小鹿会说出怎样的女性痛点,又会有多少人在弹幕里刷着来看踩铃。

大魔王的战斗固然精彩,小萌新发起的挑战也来势汹汹。在有观点、有标签、有幽默感的条件之下,谁说这又不是《奇葩说》的看点之一呢?

《奇葩说》可以不“奇葩”了,但要永远年轻

新人的表现似乎让《奇葩说》关于不“奇葩”了的讨论声变小许多。而“奇葩大市集”的场景设置,新选手身上高知、精英等味道的减弱,以及更接地气的语言表达和辩题,也让《奇葩说7》呈现出与第五、六季差别极大的风格和观感。

这是洞察到受众习惯和偏好变化后的改变。

前几季的《奇葩说》总体来看是一种轻松的风格,随着节目的进行,辩手的升级以及观众希望通过节目听到更多信息量等诉求,让《奇葩说》做出了调整,变得更加深刻。于是有了第五、六季被唤俊吐槽为“太会讲道理”“像《百家讲坛》”的风格。

《奇葩说7》选手唤俊

“但是经历了两季之后,这些也被观众习惯了,或者说大家觉得太深刻,都是讲道理不好玩了,我们当然就要再做出一轮调整。”李楠楠提到。

《奇葩说7》打出了“轻松、务实辩论”的风格。如上述所说,直接将节目“扔进”菜市场,再来个一派胡言反驳赛,现场的七嘴八舌、一句话开怼杠精,至少输出和娱乐效果有了保证。

当然,这一风格的持续也要靠辩题维持。

两性情感类、脑洞题在前几季的辩题中占据重要篇幅。在《奇葩说6》总决赛之前的21道辩题中,情感类辩题依然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关于“奇葩星球”的脑洞题比重也在增加,共有5道,其中就有贡献了李诞经典语录的“救猫救画”的议题。

来看看在《奇葩说7》1v1砍半赛中,选手们讨论的话题:“在厕所隔间听到同事说我坏话,要不要大方走出来?”、“好朋友明知我偶像是谁,还在朋友圈骂TA,我该怼吗?”“男孩子想穿裙子去幼儿园,爸妈该不该阻止他?”“孩子的作业太多总是写到半夜,我该不该跟老师理论?”“毕业即将各奔东西,该不该表白?”“我很爱我的伴侣,但TA是个‘扶弟魔’,我该分手吗?”“还在租房要不要生孩子”等。相比之下,《奇葩说7》的辩题更加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细枝末节。

《奇葩说7》部分选题

这些辩题来自《奇葩说》第五季开始的网络征集选题的“题库”,是经过投票、优化后的结果,更适合当下讨论的,会被放到优先讨论的次序。

但是,网络环境早已改变。不同于《奇葩说》播出伊始,当下各平台对于热点事件的反馈以及用户对于事件的观点表达,甚至内容创作者们对于事件的讨论等,都展现出了极强的及时性。在对于热点、焦点事件的关注上,《奇葩说》似乎面临着滞后的问题,尤其是一档需要观点表达和输出的节目。

对此,李楠楠却并不担忧。“我们选择的是一些更符合当下大众观念,跟大众价值观更贴近的问题,而不是说真的去追一个时事的热点。比方说前两年我们可能会讨论的辩题是‘情敌是绿茶,我该不该戳穿TA?’但是到今年最热的一个辩题是‘情敌是绿茶,我要不要向TA学习?’这样针对一个问题,大家现在的想法观念已经比以前要进一步,我们会选择这样的辩题。”

同时,不少辩题又被包裹上了具象场景的外衣。比如“在厕所隔间听到同事说我坏话,要不要大方走出来?”实际上讨论的的同事关系,这是大部分职场年轻人会面对的议题。“我们大概的想法是,这背后有很多大家正在体会、经历的事情,用一个场景将这些话题元素浓缩起来,以一个比较好玩的题面讲出来,这样可能会比较有趣。”

《奇葩说7》子寅和小黑PK

然而辩题更贴近生活了,新辩手们即使拥有自己的特点,也难逃被寻找到老奇葩的影子。毕竟肖骁、马剑越、陈铭、傅首尔等老奇葩的标签太过于鲜明且深入人心,而经过了6季的节目,选手们的特质总会有或多或少的相似。那么《奇葩说》就无法回归当初那个“甩开膀子”、“张牙舞爪”、“口无遮拦”的节目了吗?《奇葩说》看上去不再“奇葩”了吗?

李楠楠却认为这样的说法也有积极的原因。“与《奇葩说》第一季时相比,七年后,整个社会和时代的变化,为大众提供了很多表达的渠道,这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很多人开始变成可以表达自己的人。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做到这件事情,并且也做得非常好,也让公开表达看上去不那么特别,成为更多的人每天在做的事情。”《奇葩说》不那么“奇葩”了,或许正是说明了真实的表达正在成为日常和习惯。

《奇葩说》走到第七个年头,观众惊讶于它的长寿,也或许习惯了它一年一次的陪伴。在节目的第一季,它开玩笑的打出“40岁以上的人,请在90后陪同下观看”。七年过去了,观众在成长,辩手在成长,节目也在成长。

《奇葩说》第一季

“90后现在都30岁了,可能到了35岁,大家就不需要综艺节目,可能生活中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在意,要去打拼,或者能从其他地方获得快乐。《奇葩说》也会一直是做给18—30岁的年轻人看的节目,我们大概也会这样变化。我们可能不会满足于只做给90后的同学看。节目里的一些辩手,有的跟着《奇葩说》走过了五六季,他的人生阶段也变了,可能就要去追逐他的下一个阶段。但是《奇葩说》还会有新的人进来,大家就一直还在维持这个年龄段,大家讨论的也还是生活上的困惑。”

从目前来看,网播热度、话题度、口碑表现等方面良好的成绩,也从某种程度说明新选手的加入,以及风格、赛制的改变所取得的效果不错,《奇葩说》仍具生命力。

《奇葩说7》的选人策略和选出的新人算得上成功,00后选手的出现也让节目看到了后续力量的来源和充足。提前做好瞄准00后的《奇葩说》,在如此情况之下,或许可以期待明年,甚至下一个七年。

本文系作者壹娱观察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