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当“打工人”还是“大人物”,由你的人才观决定

中信商业家

中信商业家

· 1月7日

定型越晚的人,越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收入也更高。

播放 暂停

【书评】当“打工人”还是“大人物”,由你的人才观决定

00:00 13:32

著者:[美]托德·罗斯,  [美]奥吉·奥加斯

译者:陈友勋

出版时间:2020-12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中国人常常自诩最重视教育和人才培养,不遗余力培养年轻一辈,年轻即筹码。

这样的人才观,是否格局太低?

诚然有人年轻有为,成就大业,但任正非44岁开始创业,柳传志40岁辞职下海,宗庆后42岁仍一事无成……

如何定义人才与成功,如何培养充满个性、富有创造力、怀揣魄力与激情的“黑马”人才?如何发掘并吸纳真正良才?下文从关于大人物的人才观入手,归纳此类人才的特质与成长路径,值得任何职场人换位反思。

“打工人”人才观:资源堆在30岁前,把人变成标准化产品

当代中国对人才培养的注意力都集中在 30 岁之前,而且是年龄越小越受重视。

对于还在上幼儿园、上小学的孩子,父母不但不惜重金聘请名师补习,期待他们有各种天赋,而且家长本人还要亲自指导、直接干预。可是到了中学,家长只能搞搞后勤、鼓励鼓励了。到了大学,家长可能就只剩下鼓励了。

等到大学毕业之后,很多家长就会劝自己的孩子别努力了,赶紧找个安稳工作,老老实实上班,等着升职加薪,别惹事,买房结婚生小孩,然后等生出小孩,再来新一轮培养。

这个充满关爱之情的人才观,其实只是燕雀之志。规划来规划去,其实是在设定一条最保险的人生路线。各种不计成本的高投入,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平庸的目标。

你考清华、北大就为买房子、生孩子吗?中国的英雄豪杰都哪儿去了?

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中国需要的不仅仅是这帮整天研究升职加薪的人,还需要能治国安邦、经天纬地的大人物。古代读书人都要讲“修齐治平”,认为人才就得做大事,但是现在我们对“做大事”研究得太少了。

说直白点,当今的人才观都是“打工者心态”。社会上都有些什么位置、哪个行业挣钱多、哪个职位待遇好,我就争取成为这样的人;公务员稳定,可是程序员收入高, 那我就得在稳定和高收入之间做个取舍……拥有这种心态的人再厉害也不过是一只优秀的绵羊,还不如几十年前受教育程度很低的那一代人敢想敢干。

打工者人才观的本质是把人变成标准化的产品,去填充现成的位置,削足适履。大人物的成长,可不是这样的路线。伟大的国家不可能全靠打工者,我们需要一个更高级的人才观。

标准化出不了大人物:任正非根本不可能按部就班成长

哈佛大学的托德·罗斯和奥吉·奥加斯的《成为黑马》一书,描写了一种关于大人物的人才观。这本书是他们一项历时多年的研究—黑马项目(The Dark Horse Project)—的总结。两个人有针对性地调查了各行各业的大人物,看看他们如何有了今天的成就,并从他们的成长经历中找到共同点。

“黑马”(dark horses)这个术语,是用来形容那些战胜重重困难,最终脱颖而出的人,也就是那些先前没有人想到会取得成功的人生赢家。

它最初是在 1831 年,也就是《年轻的公爵》(The Young Duke)出版之后才开始普遍使用的。在这部英国小说中,主人公押注一场赛马,结果输得很惨,因为“让大家始料不及的是,一匹不起眼的黑马赢得了这场比赛”。“黑马”很快就风靡一时。这样看来,“黑马”是指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胜利者,只是由于他不符合冠军的标准概念而事先不被人重视而已。

托德·罗斯 2016 年出版过《平均的终结》一书,他这两本书的思想一以贯之,那就是人才不应该是标准化的产品,它没有固定的成长路线:高级人才是自由发展的产物。

2016 年里约奥运会女子铅球金牌得主、美国黑人选手米歇尔·卡特, 就完全不符合标准化的选拔标准。她的身材曲线很优美,并不男性化。她在高中甚至在大学的时候,上肢力量都不强,连一个俯卧撑都做不起来。苏联肯定不会选她,幸亏美国不搞举国体制,才没有埋没这个人才。

我们再设想一下,20 世纪90年代,如果说要在全中国范围内选拔几位未来领军人物,让他们在 20 年内把中国通信行业带到世界第一,你会选谁呢?你肯定得从通信技术的重点研究所、大专院校和国有企业中去选吧?你怎么可能会选一位退伍军人呢?所以你肯定选不到任正非。

同样,如果要选一位中国互联网的领军人物,让他改变零售商业模式,推出电子支付手段,你怎么会想到去从乡村教师中选拔呢?那你就肯定选不到马云。

事实上,行业领军人物这类人才比铅球运动员要复杂得多,标准化路线可能根本就出不了这种级别的大人物,任正非、马云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按部就班地成长。

定型越晚的人,越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收入也更高

黑马项目中所有人才走的路都不是直线。有的人上学的时候表现不行,甚至辍学,后来竟然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有的人原本在一个领域做得很好,突然就不想干了,结果转行做得更好。

这样的故事会让人担心其中可能有“幸存者偏差”,毕竟“黑马项目”选的就是“黑马”,而黑马的定义就是那些出乎意料的获胜者。有没有可能“黑马人物”都是特例呢? 有没有可能不走寻常路的大多数人都失败了呢?

好在还有别的研究可以和罗斯这个研究互相印证。戴维·爱泼斯坦(David J. Epstein)有本书叫《范围》(Range : Why Generalists Triumph in a Specialized World)就提供了更多的证据:

一方面,像公司首席执行官这种级别的人物,统计表明他们的确往往都是大器晚成,尝试过很多不一样的工作;

一方面,像那些敢于跨领域尝试不同工作的人,最后结局也的确是比一般人更好。

比如,有一项研究追踪了英格兰、威尔士和苏格兰地区学生的职业生涯。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学生高中时就要选定自己的专业,一直到大学都是上对口专业。但苏格兰正好相反,学生在大学头两年不需要选专业,到大三才分专业。

跟踪研究发现,定型越晚的人,越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收入也更高;而那些早早定型的人则最好工作一段时间就赶紧换专业,因为统计表明,换专业能让他们的收入增长速度加快。

这里的普遍规律是:如果一开始就想好了这辈子要做什么,那么你不太可能取得特别大的成功;反而是一开始走错了,后来才找到人生目标的人,更容易取得高水平成功。

真正的人才,都有黑马气质。那么,黑马气质是什么气质呢?

黑马气质:追求“做自己”,不讲长远,只看近期目标

罗斯和奥加斯找到这些黑马人物的共同点并不包括“特立独行”“叛逆精神”等特质,其实黑马人物有各种各样的性格,而且很多人都是非常温顺的。而黑马气质,最主要的就是以下两点:

第一,黑马人物总是在追求“做自己”。

这些人不问这一行好不好找工作、这个工作挣多少钱、这个职位的地位高不高,他们也不问社会需要什么人,他们问的是“我到底喜欢做什么”。他们更在意对工作本身的享受,他们想要一种满足感—不是因为收获而满足,而是做这件事就很满足。他们不是因为卓越而满足,而是在满足中达到卓越。

第二,黑马人物没有长远的目标。

标准化思维总是树立一个长远的目标并为之奋斗。如果认为金融工作最厉害,那么你就要先考上一所 985 院校的金融专业,最好再去国外留学几年,然后拿着亮丽的文凭加入一家顶级金融公司,一路努力拼搏,最后成为一个成功的金融人士。这样可以是可以,但是这是金融打工者的攻略。

那些最厉害的、说了算数的、对市场有影响力的金融人士,他们并不是这条标准化流水线的产物。他们有的在大学学的是历史,有的学的是哲学,有的以前是物理学家或者数学家,有的从小爱好赌博……他们是用五花八门的方式折腾出来的。

经历复杂思想才能复杂,思想复杂才能想大事儿;经历简单思想只能简单,思想简单的都是工具人。

黑马人物并不是为了复杂而复杂,他们只是在探索。

所以,大部人不太可能大学一毕业就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那些一直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的人并不是早早地就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而是根本没想过自己想干什么。连想都没想好的人,又怎么能干好呢?

那么,大家为了“做自己”而选择工作,是不是不够理性呢?不理性就对了。人生的重大决策不可能是完全理性的。

芝加哥大学的女哲学家阿格尼丝·卡拉尔(Agnes Callard)在 2018 年提出了一个理论叫“渴望理论”,即现在的你并不知道未来的你喜欢什么。也就是说,人的价值观是会变的。

比如,高中生想考上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将来做一名计算机科学家。这条路怎么样?不知道。上过清华之后的你,不会跟作为高中生的你喜欢完全一样的东西;在清华读过几年书的你,是作为高中生的你所不能理解的。

所以黑马人物的策略是走一步看一步,他们不讲长远目标,只看近期目标。只要近期目标符合现在的价值观,然后想方设法完成这个目标,那么完成之后该干什么,那时候的你自然知道。每次选择一个自己最关心、最适合、最能获得满足感的项目,从一个个局部最优中寻找全局最优,这才是不确定世界中的最佳路径策略。

英雄豪杰应该人生由我

罗斯(编者注:《成为黑马》作者之一)强烈批评了标准化思维,但是我们也得知道,这个批评只在今天才成立。标准化思维不是凭空产生的,它是过去标准化生产方式的产物。要生产,就要有同样的流水线、同样的操作流程,人们就必须步调一致才行。机械化生产方式本来就是让人去适应机器,而不是让机器适应人。

但是现在不同了。人工智能、机器人和 3D 打印正在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生产方式,标准化的事情应该交给机器去做。现在连制造业都越来越讲求个性化定制、创造性、多样性合作,每个人做什么事情都得做出自己的特色来才好。这种社会分工要求人是一个一个的,而不是一批一批的。你做的跟老张、老李他们做的都不一样,这个工作才值得让你做。

所以,标准化只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插曲。古代人不讲标准化,未来的人也不会讲标准化。标准化思维是按照固定的模式批量生产人才,事实证明,那样的人才既不快乐也不厉害,都是教育工业化制造的残次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发挥自己的个性,这并不是对人的一种祝福或者一种愿望,而是一个要求。

希望中国的人才教育和选拔机制尽快改革,拥抱百年未有之变局。我们当前对标准的评价过高,对自由的评价过低,向谁谁谁学习、按照教学大纲温课备考、模仿满分作文、参照职场攻略……这些都是在把人变成产品。你认为这个事儿现在的做法不对,那你想怎么做?你觉得这篇范文写得很俗气,那你会怎么写?你看社会上有些事情不合理,那你能怎么改?敢问这些问题的,才是真正在培养人才。

真正的奢侈是冒险,真正的富足是自选探索方向,真正的优秀是藐视标准,真正的自由是个性发挥。英雄豪杰应该人生由我,伟大的国家应该人人如龙。

本文系《成为黑马》([美]托德·罗斯,[美]奥吉·奥加斯 著 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12月)一书推荐序,作者万维钢。版权归作者及本书所有,连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及作品出处。

【《成为黑马》作者介绍:托德·罗斯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心灵、头脑和教育”项目主任、教授,个体科学实验室负责人,TED超受欢迎的演讲人。著有畅销书《平均的终结》。此外,他还是“个人机会中心”的合作创始人兼主任。这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旨在促进职场、学校和社会接纳个性原则。

奥吉·奥加斯。神经科学家,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黑马计划”项目负责人。】

《成为黑马》将会纳入钛媒体Pro版书库,敬请大家关注前沿书库的上新动态~每位Pro专业用户一年可以在书库中任意选择三本书,由钛媒体免费赠送哦~点击链接、登录,进入“前沿书库”选书:https://www.tmtpost.com/pro/books 

本文系作者中信商业家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NzMk0 钛粉70544 先进团队先用飞书 钛粉33131 钛粉53759 hSmXxU
477人已赞赏 >
477换成打赏总人数47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