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演员年会跑活忙,这条产业链真的热了?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 1月3日

脱口秀离形成完整产业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好在目前市场热度足够高,待挖掘空间大,能做的事还有很多。

播放 暂停

脱口秀演员年会跑活忙,这条产业链真的热了?

00:00 13:29

文 | 娱乐资本论

热闹的脱口秀从荧屏内火了大半年,裹挟着种种社会议题,一路从社交媒体爆红至线下。

北京一位独立喜剧人便在总结自己的2020年时提到:由于疫情,前半年的线下演出完全停掉;但在后半年,接到的商演数量比2019年一整年还要多。

脱口秀行业蓬勃发展,但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而言,综艺节目只是链条上的下游,上游的脱口秀培训、中游的线下打磨,都远未成熟。

娱乐资本论采访了几家北京的脱口秀厂牌,跟他们聊了聊这条产业链上的其他环节。

目前,在上游的培训市场中,已有很多成熟厂牌在打造培训课程,形式大多都是线下教学,从业者普遍认为线上的方式不适合脱口秀行业。除了专业培训,还有面向企业、艺人的应用型培训。但存在专业培训的学员留存率低、应用型培训不成规模等问题。

中游的开放麦和线下商演环节,由于市场趋近饱和,盈利能力弱,几家俱乐部都没有把开放麦当作核心业务。商演的承接能力也不够强,为了保证质量,很难大规模走量。

脱口秀离形成完整产业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好在目前市场热度足够高,待挖掘空间大,能做的事还有很多。

“线上培训达不到效果”

从2019年开始,单立人将喜剧培训部进行了一次品牌升级,“单立人学院”正式成立,这次升级的契机,便是由于觉察到市场对脱口秀培训需求的增长。

目前,每月一次的单口喜剧系统培训课已经开到了第21期。从课程简介来看,导师是单立人的签约演员悟饭,课程一共2天,线下授课,费用为2999元/人。课程内容包括“认识单口喜剧、寻找挖掘喜剧素材、加强你的表现力、开脑洞加笑点”四个模块。

单立人学院最主要的业务之一就是研发,除了研发课程,也需要面对还未成熟的整个行业来研发培训体系。在课程内容研发上,主要基于导师多年的实践经验,也有对国外教材的针对性借鉴。

单立人学院的负责人Zoe告诉娱乐资本论,为了保证质量,每期线下课的人数都不会超过12人,“因为我们的课程还是偏实战派,有很多大量的练习,讲理论的部分可能没有那么多。所以如果人很多,老师还要实时反馈,可能就照顾不到每个学员或者时间过短,会达不到学习效果。”

今年,由于疫情影响,线下课无法正常开办,单立人学院尝试了将课程移至线上,试图通过直播将导师和学员进行连接。

之所以采用直播的方式,Zoe解释,“我们自己是实战派,课程可能老师只讲半个小时理论,剩下就是自己练习,最重要的其实是老师给你的反馈,比如你的想法是否是对的,或你的方向是否可以继续往下延伸,录播课就很难有这个效果。其实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线上课会降价,因为没有办法把你的动作完全呈现给老师和同学,会有折损,所以大家的理解肯定会跟线下面对面的交流有一些偏差。”

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的创始人西江月也有类似的观点,他认为,“线上的培训完全不可能达到效果,脱口秀是要因材施教的,我只能是在你的能力之上把你挖掘到最大,而不可能把你变成另外一个人,不能按照统一的模式去教。我给每个人的建议其实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会让他说话快一点,但有的人就会让他说话慢一点;有的人你可能让他讲得好玩,有的人就告诉他你不要讲得好玩。人的状态不一样,阶段不一样,气质不一样,给他的方式也不太一样。”

脱口秀是门讲究互动和沉浸的艺术,因此,培训课很难大规模走到线上。而线下由于场地、时间等因素限制,更多都是小班教学,受地域影响大,且学费高昂。西江月认为,做培训对于刚刚起步的脱口秀厂牌来说,商业化不太容易。

随着脱口秀行业的升温,相应的培训业务也在逐步增多。笑果文化、喜剧联盒国、北京喜剧中心等厂牌,以及慢慢出现在北上广深之外其他城市的俱乐部,都有做培训相关的业务。

“但每个厂牌的目的也不一样,比如说一些二三线城市的俱乐部,他们做这个其实就是为了挖掘演员,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演员。像我们也就是给大家一个机会,然后顺便能赚一点点钱。”Zoe表示。

脱口秀培训的留存率低、职业化程度低是这一行很大的问题。Zoe认为,“这个行业大部分都是兼职,不是说你接受几个培训能接商演了,你就是一个脱口秀演员了;真正的职业脱口秀演员,在内容输出速度、投入精力方面都是有要求的。”

“因为我们的课并确实并不便宜,能来报名的学员,大概率是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和一个还不错的生活,对他们来说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只有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欢,他才能有驱动力,要不然冷场真的对人打击很大。而且既要保持原有的工作和生活节奏,还要额外为爱好去创作和付出,每天晚上去开放麦打磨段子,其实还是挺不容易的。”极低的留存率意味着人才流失,虽然单立人喜剧的创始人石老板经常告诉她要适应,但Zoe还是感觉到“好可惜”。

除了专业向的培训,还有另一种应用性的培训,包括企业培训、艺人培训等。

临近年底,年会经济又开始兴起。一些企业会通过广告公司、中介公司与喜剧厂牌合作,邀请脱口秀演员来给公司员工进行短期培训,好为年会节目增添新意。尤其是互联网、地产、金融、广告等行业。“他们自己公司的人说比我们去说,共鸣感要更强,而且年会也是企业文化建设嘛,这样更好一点。”西江月说道。

但同时西江月也表示,这种培训形式还不算很多,一般都是规模比较大、预算比较充足的公司,基本没有小公司。

还有一种是艺人培训。Zoe告诉娱乐资本论,“一些公司签约的新人,平时他们也有很多训练课程,比如舞蹈、形体等,因为现在脱口秀火了嘛,就会把脱口秀加上变成一个选修课。我们也有做过这样的。”

但这些培训都不能成为一种固定的常规性业务,“应用向的培训还是需要大众对这个文化有更多的认知,知道它是什么,且知道它可以做什么。这个还需要时间。”Zoe表示。

“最近我们的开放麦数量在减少”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开放麦已经被越来越多观众所熟知。单立人和北京脱口秀俱乐部都是很早就开始做开放麦的厂牌,早些年间,这项业务无法盈利甚至有亏损,如今已经开始能够逐渐盈利。

在北京,南锣鼓巷是脱口秀开放麦的一个集中地,附近有十几个酒吧聚集,更方便演员赶场,演出一般都集中在周五、周六和周日。但在市场日渐饱和的情况下,单立人喜剧最近举办的开放麦数量正在减少。

“因为现在北京的厂牌很多,开放麦也很多,但其实演员还是那么多,开放麦再多也没什么用,因为对于演员来说,一天顶多赶4场吧,那已经得是很累才能完成了。现在已经有很多俱乐部他们都在做开放麦,所以不管是对于老演员还是新演员来讲,大家上台的机会是够的。所以说这个机会基本上就相对饱和了。”Zoe表示。

西江月也告诉小娱,目前北脱固定一周两场开放麦,基本都是场场爆满。但北脱并不靠着开放麦盈利,还在做开放麦的原因只是“希望大家能有一个练习的场合,能把它继续玩下去就够了。”

北脱在北京与三家场地方形成了固定合作,基本不收钱,“很早以前不收门票,但是现在人太多了,坐不了那么多观众,门票是个基础筛选,也不盈利。场地也不要钱,因为我们的引流能力非常强,酒水钱肯定够了,所以是我们不向场地收费就不错了。”此外也还有一些厂牌跟场地会以分成的方式合作。

即使开放麦在脱口秀产业中的地位非常重要,但在北脱的财务报表上,开放麦是被忽略掉的一环。西江月说,“我们从来不会算线下的营收,虽然大家了解我们的方式都是通过线下,但北脱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线上,甚至今年疫情线下停工,也没有对公司收入造成多大影响。”

北脱的线上业务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是信息流广告,一部分是节目。西江月告诉娱乐资本论,仅靠信息流广告业务,“我们一个演员现在一年能挣1000多万”,北脱跟十几家广告公司已经达成了合作,主要服务的客户是在线教育和金融企业。

影视节目的部分,北脱很早就参与过市面上大量喜剧节目的幕后工作,近些年投资过两部网大,此外,“之前跟爱奇艺做了三季《晚安朋友圈》,明年要做一个明星向的脱口秀。”合作平台包括抖音、哔哩哔哩、芒果TV等。

但西江月明确表示,未来北脱不会直面长综艺领域的竞争,即使竞争也是在短视频领域。“我们是一个做内容和艺人的公司,我们特别能把广告做成好内容,这个就是一个很好的未来的事。”

“在别人看来我们是有什么残酷的竞争,但其实并不是。文化行业它空间很大,不像电商这样的行业竞争已经特别白热化,创意性的文化行业,空间还是很大。大家赛道不一样,我们是感觉钱还是挺好赚的,你说出去别人觉得还挺凡尔赛,但确实是这样,有些行业它就是市场很大很有钱,北京有个做信息流广告的公司,一年流水200个亿,大家根本不知道他们,你想中国电影一年才600个亿。”

北脱从一个俱乐部成长为一家有90多名签约艺人的公司,西江月的精力目前更多放在了线上。开放麦在培养新生力量上的作用无可替代,也正是因为此,这项地位至关重要却又无法大规模盈利的业务,没有一家俱乐部能够割舍,甚至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加入。

“我们在整个商演市场里撬了都不到1%”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中,演员杨蒙恩讲了自己曾参与一场年会的段子。“一开始真的不想去,但对方说给800,我的脑子嗡了一下,虽然800块钱现在看来不算是什么,但当年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于是我淡定地挤出三个字,税后吗?”

虽然是段子,但早年间脱口秀演员的收入确实难以维持生活。单立人喜剧的小鹿以前曾在采访中表示,脱口秀演员的收入基本依赖于商演,但平均每场收入只有300。

市场热起来以后,个人专场演出一票难求的局面,大多还是通过线上已经收获一定名气的演员,对于绝大多数普通脱口秀演员来说,跑商演和堂会依然是主要的变现途径。
(脱口秀演员付航的微博)

(脱口秀演员付航的微博)

北脱从15年左右就开始做商演,有自己专门的定制团队,创作上会更多考虑甲方的意见。在选择演员上,西江月说,“我们的商演演员是大众能识别的演员,不像有的演员,他只适合在剧场里面演出,他有些东西只适合在剧场里讲,不适合商演。而大众能识别的演员,他和观众之间的距离感不会那么明显。”因此,甲方也会更加认可在线上有曝光的演员。

到年底,各大品牌找来的合作增多,“单立人如果涉及到定制,收费会比较高,所以不可能像流水线一样走量,我们还是肯定要保质。”Zoe表示。“而且针对不同类型的公司,我们派演员也会做调整。比如一个互联网公司,会优先派一些有相关段子或者有比如程序员经历的一些演员。”

一些产品发布会、宣讲会、媒体活动中,也开始出现更多脱口秀演员的身影。今年的金鸡百花奖,北脱与主办方合作举办“赞美大会”,北脱负责主持和内容输出,类似的行业跨界合作也开始出现不少。

西江月认为这个市场空间还很大,“商演是有一个市场在的,比如一年光汽车发布会、手机发布会得有多少,楼盘开盘都得做个活动,以前是用钱请明星唱歌,现在就是把它换成脱口秀的方式,这个市场其实还是很大,都没有挖掘,我们现在在整个商演市场里面撬了的都不到1%。”

2020年,一大批脱口秀演员冒尖,脱口秀站在了商业化的新起点上,但整个产业链还远未走向成熟。

除了没有足够的出口——只有综艺节目这一条路之外,没有足够的人才储备也是一个紧迫的问题。用Zoe的话说,“没有足够的人才储备,上面的演员就很难再继续往上走。只有人才储备足够多,成熟的演员才能做更多的事。”

本文系作者娱乐资本论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70544 先进团队先用飞书 钛粉33131 钛粉53759 hSmXxU 大山之子
476人已赞赏 >
476换成打赏总人数47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