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青年旅店”新专辑销售额超895万,“线上发行”会是独立音乐的春天吗?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 2020.12.31

八分化的数专市场或许将迎来新的规则。

播放 暂停

“万能青年旅店”新专辑销售额超895万,“线上发行”会是独立音乐的春天吗?

00:00 08:56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丨娱乐独角兽,赤木瓶子

万能青年旅店发布乐队第二张数字专辑《冀西南林路行》的这天,狂欢的不仅是滚圈受众。

在凌晨上线后,《冀西南林路行》专辑很快在豆瓣获得了9.3分的高口碑,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十分喜人:专辑上线1日,销售总量即突破30万张,并很快打破国内独立音乐市场数字专辑销量纪录。上线一周后的12月30日,数字专辑销量超过41万张,销售额超过895万元。

独立音乐破圈后产生的“万青”效应,让人想起数月前寸铁乐队发布《近人可读》时在交易平台被炒到翻倍的实体专辑。

一方面,当更多能象征圈层审美的独立音乐引来了大批圈外口碑与热度,我们不禁感慨随着近年来传递独立音乐文化的综艺、音乐节等各类场景的推动作用下,独立音乐正在被更多人所欣赏。

另一方面,此等胜景却也能很轻易便被带有偶像特质的音乐人在销量上“碾压”——就在12月30日,王一博很快突破千万张,销售额破3000万元。而在此之前肖战的数字单曲《光点》共发售了超过4600万张,销售额超过1.3亿,成为中国音源销量第一。这背后的现象也值得深思。

无论如何,在这背后是音乐人与数字音乐平台之间日益紧密的关系,独立音乐的巨大潜力与平台为其提升收入的一系列措施相辅相成。随着今年的“寸铁”、“万青”效应开始出现,二八分化的数专市场或许将迎来新的规则。

从万青到“万中”,数专市场的崛起十年

万能青年旅店,一个个生动鲜活的感人故事构成了这支充满故事感的乐队名字。从《秦皇岛》《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到《郊眠寺》《山雀》,万青以十年磨一剑的速度为音乐行业输送着优质的独立音乐作品及谈资。

2010年,万青推出了《万能青年旅店》同名专辑,揽获第十一届音乐风云榜最佳摇滚专辑、最佳摇滚歌曲等奖项,十年间一直是各大音乐节的压轴常客。其中歌曲《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改编版本无数,更是一度让石家庄成为中国摇滚乐迷的朝圣地。

2020年,《冀西南林路行》发行后引发全网讨论胜景的同时,也让在近年来经历了摇滚启蒙的圈外受众们感知到了这张数字专辑的厉害之处

iPod在2003年4月份发布了数字专辑服务,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听众愿意通过网络来买正版的歌曲,曾经反对新技术的唱片公司也已经加入数字音乐阵营。

当付费音乐这一全球化的现象在盗版现象丛生的国内一度难以操作,可以说,从未养成过付费音乐习惯的中国市场,给数字音乐专辑带来了极大的桎梏,2015年以来,在国家版权局的强力整治下,中国音乐版权环境在一度充满乱象的网络数字音乐领域在国家版权局重拳整治下秩序明显好转。其后,李宇春等音乐人的数字专辑销售力也提振了这一市场。

据《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数字音乐产业规模达到664亿元,同比增长8.4%;数字音乐用户规模超过6.07亿,同比增长9.2%,其中网络音乐用户渗透率达到71.1%。短短数年,中国的数字音乐市场已经得到了迅速发展。

而当我们回望数字音乐市场,独立音乐长久以来成为其中一个并不能称之为规模宏大的细分场景,寸铁的新专辑《近人可读》在独立音乐圈刷屏,甚至戏剧性的带着破圈之势登上热搜,一度被很多营销号跟风蹭热度。不少网友调侃:上一次朋友圈有如此盛况还是周杰伦发歌的时候。

在为网易云音乐平台引流、并跻身成为年度专辑之际,更是引来网易CEO丁磊写信祝贺“感谢你们的才华和付出,在2020结束之际,为中国听众贡献出了一张艺术性和音乐性兼具,值得铭记的高水准专辑。”

即便是如万青这般引发集体狂欢的独立数专销量,也很轻易便被带有偶像特质的音乐人在销量上“碾压”,在这背后,二八分化已经成为数字音乐市场多年来的常态。但独立音乐却在近些年来成为资本市场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独立音乐正起势,平台为何持续哄抢?

独立音乐正在崛起,这是近年来音乐市场达成的共识。但与之相对的却是其他维度上尚不能与其崛起速度相匹配的“落步”。

行业人士曾向娱乐独角兽透露,单打独斗的独立音乐人及乐队不可避免的在宣发环节上有所欠缺。也有节目组曾向娱乐独角兽坦言,部分来自台湾的独立乐队更是在宣发上有所欠缺,“他们甚至不知道可以自主要求多些曝光机会。”

行业需要更加成熟、工业化的独立乐队,当我们从另一个维度开始探讨,仅仅是推进独立音乐产业的完善进程,他们的存在就能起到巨大的标杆作用。

除了独立音乐圈子的自我推动力,资本对于独立音乐的趋之若鹜也有些年头了。无论是各大在线音乐平台早早推出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还是如线下live演出、打歌节目等从各个细分角度的深挖,最终的目标都是促进独立音乐与大众市场达成某种连接。

在这个角度上来看,音乐综艺更容易实现所谓的破圈,如简单粗暴推动了独立乐队走向接代言、开巡演、站上如工体等更大舞台的乐队综艺《乐队的夏天》。

一方面是宣发、危机公关、以及多年来常见的以化身“版权斗士”来维护应有权益的维权方式,给独立音乐市场贴上了资本背面的标签。

另一方面,互联网音乐公司、在线音乐平台也给出了多项激励政策。据《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提到的过去一年数字音乐的几大特点:在线音乐平台注册音乐人数量的持续增长、超过19%的音乐人收入在1000元以上等等。在这些数据统计背后,大部分是单打独斗的独立音乐人的真实写照。

调查数据显示,有91%的音乐人已经入驻了数字音乐平台,并且有79.6%的音乐人已经在数字音乐平台发布了自己的音乐作品。经过历年发展,数字音乐已经成为音乐创作者发表作品的首选模式,也是音乐爱好者聆听作品的主流方式。

其中,网易云音乐或许是最具代表性的平台。在在线音乐平台的注册音乐人中,仅网易云音乐一家音乐人数量已高达20万人。

而数字音乐正在成为音乐人的重要收入来源。据《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音乐产业总规模达3950.96亿元,同比增长5.42%,其中以数字音乐为主的核心层产业保持了8%以上的高速增长。

在数字音乐收入总体增长的背景下,音乐人来源于数字音乐平台或短视频直播平台的收入呈现上升趋势。2020年有超过七成音乐人从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数字音乐平台获得收入,有超过19%音乐人的收入在1000元以上,其中通过腾讯音乐娱乐获取收益的音乐人占比六成。这个数据虽然仍处于较低水平,但相较往年已有大幅提升。

一个数据能够更为直观的反映出在线音乐平台及流媒体受音乐人的青睐程度:约33%的音乐人受到了平台音乐人计划的支持,这一数据远高于去年仅13%的音乐人参与过音乐人计划的调查结果。

而在受到计划支持的1038位受访者中,89.11%的受访者参与过腾讯音乐娱乐旗下产品发起的计划,32.9%的受访者参与过网易云音乐的音乐计划,19.6%的受访者参与过全民K歌音乐人计划,16.4%的受访者参与过抖音的音乐人计划,14.8%的受访者参与过快手的音乐人计划,5.9%的受访者参与过哔哩哔哩的音乐人计划。

大量的音乐人扶持计划为独立音乐人提供了更好的宣发场景与交流出口,如太合音乐的独立音乐联合体Indie Works、索尼音乐发起、谢天笑担任掌门人的Indie Pie等组织也不断显露。独立音乐正在试图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而越来越多有能力的平台正在努力为其添砖加瓦,让更多“万青”效应诞生。

本文系作者娱乐独角兽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