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传欠薪、破产、退费难,学霸君是怎么在风口中掉队的?

连线Insight

连线Insight

· 2020.12.29

爆雷后,学霸君的“坑”谁来填?

播放 暂停

被传欠薪、破产、退费难,学霸君是怎么在风口中掉队的?

00:00 12:4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连线Insight,作者 | 向阳,编辑 | 子夜

在线教育头部玩家赢得资本加持、快速扩张之时,另一位老玩家学霸君却深陷危机。 

12月27日晚,主打在线“1对1”模式的学霸君被传出即将倒闭的消息。无数教师失业、家长维权无果,而学霸君总部已经人去楼空,仅剩十几名负责善后的工作人员。 

而另一边,头部玩家频繁融资,并屡屡刷新融资金额。12月29日,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在线教育公司作业帮完成新一轮融资,金额超16亿美元。阿里巴巴、老虎基金、红杉、软银、方源资本等新老股东参与本轮投资。 

这距离其上一次融资,仅过去了6个月。同时,另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猿辅导也在12月完成了一笔3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云锋基金。 

深陷危机的学霸君,并不是名不见经传的玩家。 

作为在线教育的第一批玩家,学霸君成立于2013年,从题库类学习工具切入市场,在题库领域也曾跑到头部,而后进入线上1对1辅导赛道。2018年8月,学霸君1对1上线后,单月营收破亿。 

目前为止,学霸君平台上的学生用户超过500万,遍布全国300个城市。“爆雷”之前,学霸君也曾多次登上在线独角兽榜单,被业界拿来与作业帮、猿辅导相比。

但转型和求变之下,学霸君没能迎来好结果。单一的线上1对1业务没有让其受到资本青睐,又将其推入难以挽回的亏损。

同时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学霸君的运营、产品问题相继爆发,其预付学费、“培训贷”模式也饱受质疑。

学霸君困境的背后,这些年在线教育领域经历了多次洗牌,也曾遭遇资本冷遇。 

2020年,疫情给许多玩家带来机遇,同时也让竞争更加激烈,玩家面临更大的压力。 

在此过程中,每年都有无数玩家倒下,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也是见证者,他曾说:“在线教育这一行踏进去每一厘米都是坑,关键是坑与坑之间还是不一样的。”

最后,那个曾经在这块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的学霸君,也成为了被老师、家长声讨的“坑”。

学霸君的“坑”谁来填? 

泡沫随着一条朋友圈瞬间破裂。 

12月27号下午,社交媒体上一张截图广泛传播,学霸君教务主管在朋友圈发布消息称,学霸君倒闭,目前老师正在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 

该教务主管在朋友圈写到,“刚刚结束领导给我们召开的长达数小时的无电子设备口头会议(防止录音)……我们现在正在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这也是我上交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次日,学霸君北京酒仙桥总部便挤满了要求退款的家长,但现场已经有大量工位空置,也并没有见到相关高管出现。 

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位于北京瀚海国际大厦的学霸君总部,公司前台所在的16层,只留有十余人接待并处理前来退款的家长。

尽管此前已有部分家长、教师曝出其各种问题,但学霸君一直维持正常运营。

今年双十一、双十二,学霸君打出了“一次囤课,一年不愁”的标语。由于优惠力度大,吸引了许多家长购买。直到现在,“年终冲刺、完美收官”的横幅依然挂满了学霸君的办公室。 

不少家长在促销活动中购买了课程。一位家长在黑猫投诉上表示,“双十二刚交的钱,一节课没上(学霸君)就倒闭了。”

位于北京瀚海国际大厦的学霸君总部,图源《财经天下》周刊 

因为学霸君的“爆雷”,家长面临着无课可上、退费难的问题。同时,全国大批教师被辞退,工资也可能无法追回。 

此前曝出的学霸君内部文件显示,以供应商付款和银行接口问题为由,教师11月和12月的薪水已经被延迟发放。 

一位自称“班主任陈老师”的备忘录截图显示,学霸君将于1月1日官宣破产的消息,公司其实早有预谋,只是隐藏了消息,很多学生和授课老师并不知情。

该老师指责张凯磊“不讲武德”,在无任何通知的情况下,直接辞退解散班主任老师,下令老师恶意拉黑家长。 

不少教师担忧,学霸君倒闭破产,所有人将拿不到工资。但张凯磊曾在某教育创业投资群中表示学霸君正在疏散绝大部分员工,并称“我还没失联,在继续努力。” 

疏散的方式看似有明确的指向。 

张凯磊曾在一个显示为“问吧科技”的群聊天中发出通知称,“合肥学管和办公室由51talk接手,会支付12月工资和社保。”亦有媒体曝出,合肥销售团队由作业帮接手。 

网传聊天截图 

但之后51talk对此回复称“并不知情”,作业帮方面的相关负责人则向媒体表示,并不是全盘接手,而是学霸君员工求职,作业帮正常招聘。 

张凯磊看似镇定,但事件的发展态势已经十分严峻。若是无人接盘,学霸君最终只能走向灭亡。 

转型线上1对1,走进死胡同 

仅在几年前,学霸君还是赛道里备受关注的明星玩家,可以与同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的作业帮、猿辅导相提并论。 

学霸君早期从题库类学习工具切入,通过“拍照搜题”服务获得了大量客户。2016年,搜题大战结束,学霸君是胜利者,但这时它又陷入另一种危机。 

当时,学习工具类企业遭遇集体困境——巨大流量下,收入却极其微薄,不得不转型成其他高营收的商业模式。 

学霸君选择转向线上1对1。由于预收费模式、现金流较好、易规模化,当时许多资本押注1对1,这曾是一个备受资本青睐的市场。

2016年底,学霸君旗下“君君辅导”的产品形态,由在线人工答疑,转变为在线1对1,随后更名为“学霸君1对1”。但网校注重强销售体系、运营体系,学霸君不具备相关基础,也并没有做好准备,种种因素导致了转型的艰难。 

后来张凯磊曾对媒体提到,其创业以来最痛苦的便是转型的那段时期,“这种痛苦其实来自于自我怀疑。我会想,以前的业务也做得挺好的,现在的转型是不是做得不对,是不是应该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 

转型也许给学霸君带来了想象空间,也带来了增长,但新故事依然没能说服资本。

近几年,眼看着猿辅导和作业帮、VIPKID等在线教育头部玩家进行着融资竞赛,而学霸君的融资却止步不前。 

天眼查的融资信息显示,2013年8月,学霸君获融翼资本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4年3月,获祥峰投资500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6月,获启明创投、挚信资本、好未来5000万美元B轮融资;2016年3月,获得首泰金信的股权融资;2016年11月,获得晟道投资的B+轮融资;2017年1月,获远翼投资、招商资本等C轮融资。 

学霸君融资节奏几乎保持着一年一次,但最后一笔融资停留在2017年初。 

转型之中又遭遇融资困境,而在线教育企业大多还无法盈利,这是一个极其需要资本支撑的赛道,学霸君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危险。

学霸君办公室,图源多知网 

真格教育基金副总裁姜敏曾提到,一些1对1教育机构,可能因为融资上的压力而倒闭。她认为,1对1模式的财务模型存在天然问题,如果无法保证现金流,当资本市场融资不顺的时候,就会出现生存危机。 

直到如今,1对1教育的模式能否成立依然具有争议,其隐忧在于,严重依赖师资力量,而师资又会带来巨大的授课成本。大多数费用要付给老师的情况下,除去营销、运营成本,企业利润十分有限。 

原本尝试“1对1”和“大班”双线发展的猿辅导,从2017年开始陆续关停了初高中“1对1”业务。 

目前,许多在线教育更愿意推广一对多模式,班课的毛利较高,更加有可能最终实现盈利。 

资金链紧张,“培训贷”模式受质疑

种种迹象透露出,学霸君早已出现现金流问题。 

在学霸君融资不畅的情况下,2018年9月,字节跳动收购了学霸君的To B业务Ai学。 

次年,在线教育机构又迎来最强监管。2019年11月,《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等相关政策的颁布,涉及学习类APP从内容到准入门槛、再到收费标准以及学生隐私保护。新政策落地后,学习类App进校园难度大大增加。 

同时,学霸君1对1的运营问题、产品问题相继爆发。 

2019年陆续有家长投诉学霸君违规诱导家长超长屯课、办理贷款。 

这一措施导致的问题在今年陆续爆发。2020年4月,多家媒体曝出,学霸君学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办理了“培训贷”,而且遭遇退费难的困境。

今年21世纪经济研究院的评测也佐证了其产品问题,在校外培训类在线1对1机构中,学霸君1对1被认为表现最差,存在聘用中小学教师、公布教师资质信息不完整、直播结束时间超过21:00、一次性收费超60课时等问题。 

很多教育机构都采用预付学费的方式,不少“爆雷”的教育机构被质疑在亏损后,通过挪用学费继续扩张,陷入“死循环”。 

据新华社报道,多位家长反映,教育机构通常都要求预交一年甚至三年的学费,有的还把预付费包装成具有融资功能的理财产品,称预交越多的费用就可以得到越多的利息,以利息来抵扣学费。近年来,已发生多起培训机构把预交学费挪作他用导致资金链断裂的事件。 

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也曾提到,“一收学费就收两三年,线下已经规定不能超过三个月,但线上的还是收两三年。已经有四五家在线教育机构入不敷出,拿不到后续投资而倒闭,给消费者造成不好的影响。” 

截至12月28日,在新浪黑猫投诉App上共有2767条学霸君的投诉信息,多为家长投诉,要求学霸君退费退课。不少家长表示停课退费后,还在还每个月1980元的贷款。 

近年来在线教育赛道竞争白热化,玩家们频繁融资补充弹药。比如猿辅导从2012年创立至今,几乎每年都有新一轮融资,融资频次高,金额大。 

每年暑假打响的招生战中,各个平台都在投放上拿出了真金白银。学而思在2019年向腾讯与头条系投放广告的资金数额可达数亿元,猿辅导这一年截止暑假结束招生投入累计4-5亿元。 

2019年暑假前夕,张凯磊曾对《中国企业家》回忆说:“参与这场竞争,至少需要10亿美金”,而他选择缺席这场烧钱大战。 

玩家们烧钱争抢市场份额的同时,获客成本也一度高涨。行业激烈的烧钱竞争,无疑让学霸君的发展蒙上阴霾。 

学霸君没有资金储备,无法参与正面战斗,但也曾想尽办法降低获客成本。 

深入下沉市场是一种选择,张凯磊曾对媒体提到,2018年,学霸君曾为此新招了1000多名销售人员。但当时三四线城市对于在线教育平台或工具的接受程度不高,这一市场并没有给其带来太多改变。 

2020年,战争再次打响,获客成本再次攀升,此前在线教育领域唯一盈利的公司跟谁学,也出现了亏损——2020年Q3净亏损9亿元。 

相比眼下的亏损,对它们而言,更重要的是未来的命运,在线教育领域已经到了炮火最激烈的时候。而这一次,学霸君成为了炮灰。 

走到如今,学霸君在市场中的存在感越来越低,等待它的结局无非是两种,被收购,或是死亡,最终,有人愿意接盘学霸君吗? 

本文系作者连线Insight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0426 钛a2I9ui 蒙MYH hU8dfb 钛粉76789 钛粉68961
407人已赞赏 >
407换成打赏总人数40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