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沉迷占星的年轻人们:职业者年入50W,剧组离不开玄学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 2020.12.29

我们和多个职业、非职业玄学从业者聊了聊,职业塔罗师年入50w、影视剧组离不开“玄学”……这些看似荒诞的现象背后,是“疫情”下群体社会心理学的有趣缩影,我们采访了这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从业者,试图还原这门“玄学经济”。

播放 暂停

那些沉迷占星的年轻人们:职业者年入50W,剧组离不开玄学

00:00 11:3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娱乐独角兽,作者 | Mia​

当我们回顾魔幻2020年时,“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将会是这一年的关键词。美股一周两次熔断,疫情席卷世界,各个行业均受到影响,年初科比去世,年中三浦春马、竹内结子自杀,年末马拉多纳、金基德离世。这些突发事件加重了每个人的负面情绪。

而宏观经济波动反映在个人生活方面,则是不少人失业、离职,许多人离开了北京或者自己原来所在的城市。在惶惶然的时代大情绪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沉迷玄学,更有一些影视从业者将玄学作为创收副业。

在社交局中,人人都会聊几句星座作为“安全话题”,西方玄学如占星塔罗广受欢迎,就身边来看,几乎每个人都曾有过一次或数次算命占卜的经历。国内玄学更是博大精深,除了八字,紫微斗数,风水,还有六爻,周易。我们和多个职业、非职业玄学从业者聊了聊,职业塔罗师年入50w、影视剧组离不开“玄学”……这些看似荒诞的现象背后,是“疫情”下群体社会心理学的有趣缩影,我们采访了这个产业链的上下游从业者,试图还原这门“玄学经济”。

职业塔罗占卜师年入50W:本质上是心理咨询

“神神叨叨”的“神婆”“神汉”,是占卜师们在朋友群体里的既定印象标签。本质上,他们充当着心理咨询师的角色,在对方焦虑时提供付费的心理疏导。他们占卜的对象,下至宠物走丢,上至世界局势,一些“大神”自称会做“预知梦”还会占卜国运,以及疫情走向。国内有塔罗协会,据说“并不靠谱,给钱就能进”,国外需要考试认证的类似机构相对更为权威。

好几个从业者认为自己是阴性体质/敏感体质,会感应到他人感觉不到的能量,而这种体质也有助于他们占卜时的准确性,因此天生对这类事情比较感兴趣。“据说形势越差,我们的行业越好,的确有道理。”他们的客户群体以年轻女性为主,有需求和消费力,也有熟人圈层的口碑传播力。

AK接触塔罗牌的契机略有不同,是《魔卡少女樱》。小时候家里做棋牌的他,买了一副百变小樱魔术卡,由于库洛牌从而开始接触塔罗牌。据他所言,大学期间有几次事件让他坚定了对塔罗的信念,一件是某次朋友跟所有人整整失联两天,塔罗告诉他“无恙”,半天之后得到消息,说联系上了他;另一件事是他自己深陷抑郁情绪,第一次给自己占卜,塔罗告诉他“会变好”,于是从自杀的边缘悬崖勒马。

由于每次占卜完都会特别疲惫,他一天最多只占卜3个人。在他看来,“塔罗牌是占卜师最重要的东西,不舍得给别人碰牌,害怕把牌弄脏。”

小白是业内知名电影公司的公关,一直对玄学有着相当大的兴趣,今年由于本职工作减少,同时发现占卜需求越来越大,开始把占卜作为副业,根据问题难度收费从100元、400元到600元不等。“碎片化快餐化”在玄学领域同样存在,着重于整体命运格局的占星需要花费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而一事一问、分析具体事例的塔罗则在十分钟到半小时之内就能解读完一副牌,大部分人更愿意选择塔罗,相对于耗时耗神的占星来说,她也更愿意接塔罗的单子。而且“很多人对占星的理解太片面了,实际上占星并不是直接告诉你命好命不好,而是提出你需要面临解决的问题和优势所在”。

据几名占卜师反映,过往的话,算感情问题的比例大于算事业工作的比例,今年由于经济环境压力较大,算事业工作问题的和算感情问题的比例基本持平。据八字和紫微斗数研究者所说,东方玄学是相当现实的,重在算功名利禄而非情感。神奇的是,东西方玄学在很多方面是一体两面,相互印证的。

作为“故事收集者”也是“情绪树洞”,占卜师们遇到的琐碎问题千奇百怪,匪夷所思。有人会占卜领养哪只猫猫狗狗,跟自己更有缘分,自己家的宠物对自己的真实想法。有人会问今晚应该选择哪个按摩技师。有人会问今晚应该跟谁去喝酒。有人会问自己交往十年的女友应不应该结婚,而所有的占卜师告诉他的都是“不应该”——事实上,他一直在充当着冤大头,帮女友家还债。

收入方面,大部分兼职占卜师无法通过占卜赚钱,而是通过贩卖有灵性的饰品“周边”赚钱。潘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职业塔罗占卜师,几个微信号全部加满,想找他算命的话需要提前预约。他走的是“价美物廉,薄利多销”路线,每个问题的价格是30元,最近几年涨到了50元,会用三四个60秒语音解决,每天能接几十单,再加上带一个徒弟几千块钱的学费,共同构成了他50W的年收入。他认为,一切占卜都是有公式套路和话术的,最关键的在于如何表达沟通。

剧组离不开玄学迷信

玄学是什么?是都市人与人之间拉近距离的社交货币,是乏味生活中提供神秘感和刺激感的娱乐,更是一些高风险行业从业者心理上的安慰和依靠。影视行业便是如此。坊间流传着明星们“养狐仙”或是“拜小鬼”“请佛牌”的诸多传闻,泰国白龙王对港台娱乐圈影响深远。

一部戏能不能火,一部电影票房会不会大爆,“很多时候本身就是一门玄学”;许多外景戏都是在荒郊野地山村附近拍摄的,“人气”不可谓不稀薄,“熬大夜”更加重了这种阴森氛围;许多文艺工作者对精神层面的神秘学、玄学本就感兴趣,拍戏周期较长,牵涉到许多资金和人员,烧香拜神求个心安图个吉利;加之内地影视行业深受港台影视行业影响,后者又有浓浓的迷信氛围,据悉开机烧香的习俗就是来自于香港,更早地可以追溯到梨园行当祭神传统。以上种种因素,导致了剧组的“玄学规矩”。

青年导演七七分享了自己亲身经历和听闻的“剧组迷信”。开机仪式上,供神的案桌用红布遮盖,桌上供奉着烤乳猪和水果,主创团队一同烧香、手持红包,祈求项目一切顺利。另外,他们每次在荒郊野岭拍外景戏的时候的时候都会烧香,防止“冲撞”,懂行的制片主任还会指导大家朝哪个方位烧香。每个在剧组浸泡多年的主任,都怀揣那么几个想让人呼唤“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护体的深夜故事。横店有一家存在了百余年的寺庙,许多剧组在开机时会先去那里烧高香。

除此之外,此前由于她自己对玄学感兴趣,加之从事影视业,她曾经拜过一个自小修道的道士为师。“但是他也没教我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会给我一些符,现在,我从他的徒弟,变成了他的客户。每次开机的时候,我会找他做法事,保佑一切顺利,梅雨天的时候少下点雨,免得拍不了,之前为署名权扯皮的时候,还让他做了个驱小人的仪式——但是没什么用,就是个心理安慰罢了。”最搞笑的是,道士师父最后建议她安装一个“彩云天气”APP。

“占星”市值估价21亿美金,玄学产业是一门好生意吗?

有需求,有热度,便会有相应的市场,诞生相应的产业链条,和闻风而来的资本。IBISWorld在统计报告中称,在过去20年里,占星形成了一个市值估价21亿美元的市场。当前整个占星市场上有不下88000个盈利机构。据悉,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三分之二的英国成年人关注着自己的星座运势。美国百分之四十的女性至少每个月要解读一下自己的星盘。

从八字,风水到占星,培训班是最普遍的吸金方式。有的白领把它视为工作放松的精神灵修体验。伦敦占星学院被视为占星行业的金字塔尖,提供在线培训课程,3期的学费是690英镑。编剧COCO曾经耗资999元上了一个为期三天的八字培训班,表示“整个体验宛如传销组织”,是对八字相关理论的入门了解,仪式感颇为强烈,例如上课之前所有人要一起朗读屏幕上的训诫,然后向老师行礼。班上几十个学员仿佛把上课当成了一种交友的方式,“有的已经上了好多期,彼此之间亲亲热热,大部分是四五十岁左右的女性。”

另一种吸金方式是在淘宝和拼多多、微店上贩卖有灵性加持的神秘学物品。从常见的黑曜石、能量水晶,到不常见的萨满法器、鼠尾草、南美洲草药,影视综中的神秘学呈现,同二次元文化一起,推动着更多人对此产生兴趣,为相关物品销量走高而推波助澜。

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批自带神秘时髦气质的玄学自媒体和APP崛起。如“十二生肖”般泛化人群的“十二星座”,是许多人接触到占星学最早的大众入门概念,也是自媒体用以吸引最大范围流量的法宝。较早一代占卜师如“蓝蓝占星”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崛起,最近,越来越多的占卜师开始转战B站和抖音,业内知名占星师如“Alex是大叔”等,还登上了《心动的信号3》。俄国灵媒真人秀如《通灵之战》等风靡一时。

头部自媒体和测算APP受到资本青睐。欧美知名占星机构有Sanctuary、Co-Star,已经上市的命理公司有日本网络算命平台Zappallas、新加坡的缘中秀。

国内,“星座+条漫”的星座娱乐营销号同道大叔之前被美盛控股按照估值3亿的价格收购72.5%股权,后转售美盛文化,致力于IP授权、电商、衍生品领域,开设线下咖啡馆。2019年,北京星空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旗下原创星座漫画品牌“星座不求人”宣布获得了英诺天使基金千万元投资,从短视频着手,将星座、漫画、音乐和视频混搭。

测测星座则在2017年宣布获得了百合网1920万的A+轮融资。2018年,整合了大数据+咨询服务+OMO教育平台为一体的占星企业蓝星漫获得千万级A轮融资。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占卜算命赛道中已经融资的项目共有20个,其中9个A轮融资,2个Pre-A轮,5个天使轮和4个种子轮。

作为通俗文化的一种,历史悠久的玄学的流行自有其深刻动因,当中折射出诸多社会集体心理,并不能简单地以“迷信”和“智商税”概括之。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读书”,本职工作是编剧,兼职做占卜师的栗子并不赞同过度依赖玄学。“你在算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一个自己不愿意面对的答案,很多人容易产生一种心理,就是如果这个事注定失败,那我就不去体验了,还有一种是如果这个事注定成功,我就不努力了。之所以不想大规模地算,只偶尔看心情算,就是因为不想过度贩卖焦虑。”

本文系作者娱乐独角兽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