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科技先生」梁建章:未来中美竞争关键将在人口政策 |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

高梦阳

高梦阳

· 2020.12.21

梁建章认为:未来20年中国将持续超越美国。但从长远角度看,中国和美国的竞争态势要看两个要素:一个是中国是否有更多的孩子,一个是美国是否能够继续吸引更多的移民。

播放 暂停

「年度科技先生」梁建章:未来中美竞争关键将在人口政策 |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

00:00 13:36

备受瞩目的钛媒体「年度科技先生」正式公布了。

年度科技先生,是钛媒体 EDGE Awards 每年度最重磅而神秘的人物大奖,这个奖自2017年设立至今,一直坚持了不接受自荐、不设立公开投票、历来“有且只有一位”的传统。12月19日,在钛媒体 EDGE Awards 颁奖晚宴上,大兴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高念东与钛媒体创始人、CEO赵何娟共同揭晓了今年的「年度科技先生」主角——携程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先生。

钛媒体年度致敬的科技先生,是致敬那些最具时代精神和跨界能力、领导自我突破同时领导行业取得突破的企业家或者科技从业者。

梁建章,正是今年带领中国整个旅游行业共渡疫情危机、取得重生突破的“关键先生”。

这个特别的年份,对于任何一家旅游行业的企业,都是一次生死大考,对于创办至今 20 年的携程而言,更是上市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

今年的梁建章比以往都忙,“白头发多了很多”。但在面对危机的情况下,他毅然的冲在了一线——从4月起开始他就在携程的“Boss直播间”里上班了,并且以cosplay的方式频频亮相,一改曾经的理工男企业家形象。

让很多人想不到的是,他居然不是“亮个相就走”,竟为了体验不同的旅游目的地,变身唐伯虎、曹孟德、海王、包青天……扮相突破自我。

最终,梁建章一共坚持了 32 场Boss直播,这期间为旅游产品带货的 GMV 累计超过了 20 亿。他一夜成了企业家中的红人,更为重要的是,他向外界深度展示了“直播经济”在旅游行业的深度渗透。

2020年10月,很少面对镜头的梁建章,成为钛媒体创始人、CEO赵何娟领衔的「何谓对话」节目何谓对话·中国创造者节目的重要嘉宾,面对面讲述他如何带领携程走出疫情“至暗时刻”。

赵何娟向他发问,“做红人直播与曾经企业家的形象反差巨大,支持你内心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梁建章的回答是“新鲜感和动力”,“我有义务去发掘出中国更好玩的目的地。” 梁建章说。

梁建章的另一个身份——人口学家,让他在对科技创新、大国竞争问题上的趋势洞察更为深刻。今年,梁建章与经济学家李铁围绕“中国的人口红利时代到底在不在”发起了隔空论战,引发关注。这次论战的背景还包括了梁建章新出版的一本书——不,其实是一本小说——与以往他出版过的三部关于人口、创新的著作不同,这一次,他发布了一本寓言小说《永生之后》。

对于人口学的专业研究,对中国科技发展趋势的关注,以及对于人类命运的关切,在这几年让梁建章频频走到话题中心。

12月18日,在钛媒体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第一天的「战略峰会」中,梁建章通过远程连线的方式,发表了题为《中美科技竞争的未来关键在人口变化》的演讲,站在人口学视角,分析了中美未来科技竞争的趋势。(点击视频可以观看完整演讲视频)。

梁建章在演讲中提出预测,“中国将在未来的10年至20年中,将继续赶超美国”。也就是说,在短期内,中国的竞争力会继续加强,但中国能否在20年后依然保持足够的竞争力和优势呢?

对于这一问题,梁建章的答案是,“从长远角度看,中国和美国的竞争态势要看两个要素:一个是中国是否有更多的孩子,一个是美国是否能够继续吸引更多的移民。”

他还强调,“人力资源”是未来中美科技竞争变化的关键。他以美国为例,尽管美国人口还远不及我们,但因为其吸引了一大批移民,尤其是高科技人才。若美国保持它的开放吸引更多的移民,目前中国好不容易获得的竞争力优势,很快会在一代人的时间内逆转。 
梁建章在钛媒体 2020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

12月18日,梁建章远程连线钛媒体 2020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图为大会主持人)

附:梁建章在“2020 T-EDGE全球创新大会”的演讲全文,略经钛媒体编辑:

2020年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的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接受钛媒体的邀请,跟大家做一个分享。但很遗憾因为行程冲突,不能亲临现场,只能视频跟大家连个线。

很高兴今天和大家来分享这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也就是中美科技竞争未来的预测,从人力资源角度的一个预测。

“未来10到20年中国将持续赶超美国”

结论就两个,一个是在未来的10年和20年,中国将继续赶超美国,也就是说在短期的话,中国的竞争力会继续加强,长期的话中国和美国的竞争态势要看两个要素,一个是中国是否有更多的孩子,一个是美国是否能够继续吸引更多的移民。

这是一个过去20年、30年各个国家的在顶尖的学术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数,在十年前中国还是美国很小的一部分,但最近十年,中国是指数性的快速追赶美国,现在几乎是达到同一个水平。

另外再看一个指标,有多少人来从事这个创新的工作,或者从事研究跟开发的工作。从投入的资金来说,跟美国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从投入的人数来说,它已经是超过美国,因为中国的人均研发人员的成本可能还是美国的二分之一、三分之一,所以资金上跟美国已经是非常接近,但是人数上可能已经超过美国。

未来的预测,我们还是从人力资源的角度来预测,那就看这几个维度的指标,一个是中美的顶尖科学家或者是研究人员的数量,我们可以用中美的比如说博士生的数量来做代表来做一个测量。

另外,这些顶尖人才的质量怎么样,质量取决于多大的池子里面挑出来的这些顶尖的人,这个多大的池子取决于有多少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这个我们可以来比较一下。

还有一个效益就是移民效益,美国其实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它可以不光是自己国家人口的池子,还有其他国家人口的池子,它也可以挑选相当一部分人才来移民到美国,来补充它的人才数量。

我们可以看一下中美理工科博士的数量,其实从十年前从数量上已经是中国超过了美国,而且现在已经是超过美国10%到20%了,未来可能会继续超过美国。所以,从数量上来说,中国已经是有领先的优势了。

我们看质量,因为质量确实很难比,但是有一个角度可以来理解这个问题,就是我们来测量每百万人口有多少是到美国的顶尖这些理工科的博士生院?

我这个不是跟美国比,是把中国跟其他国家比,我们假设美国的研究生院还是这样最好了,事实上这些不同国家顶尖的人才很多,都是愿意去美国参加,申请美国的研究生院的。

中国每百万人有5000多个去了美国的博士生研究生院,其他国家,比如说印度有2000多个,德国是183个,当然这是总的数量,要除以它的总的人口数,这是所有国家最多的。

第三位是英国,第四位是印度,然后是法国。所以跟其他国家比,中国人口资源的质量也是非常高的。

“中国需要生更多的小孩”

但中国有个问题,虽然说现在的数量跟质量都非常不错,但是趋势却不容乐观。

那是因为中国的数量在非常快速的减少,这个就是我们的计划生育,以前是计划生育,现在确实是中国的一些问题导致我们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生孩子,中国是所有国家里面生育率最少的之一,导致生育率低的中国有几个跟其他国家都一样的问题,比如说它是城市化妇女的就业、妇女的教育水平比例提高,推迟生育,很多妇女都不结婚了。

中国还有两个特别比其他国家更严重的因素,更严重的问题导致生育率低,一个是中国的房价尤其是大城市房价对于我们的收入来说过高;另外,中国人抚养小孩、应试教育的负担是最重的。

上面这两个因素导致中国的生育率很可能是全世界最低的。多低呢?也就是“不到1”,一对夫妇生不到一个小孩,每代人会减半的速度。

其实这个已经是发生了,但是我们可能被二胎补生的数字冲淡了,我们原来可能是生一千三百四万,一下子就生了一千七百万,增加了几百万。但是这个是因为补生,以后每年都是以差不多每年一百万的速度快速的递减,所以到了2018年、2019年、2020年,就会每年差不多减少一百万人,从1700万到1600万、1500万,现在可能只有1300万、1400万这种。

这个数字比起80后、90后一代人之前就少了一半,80后这个群体每年大概有2500万人左右,到了现在每年出生的只有一半(1300万、1400万)。

所以,中国的人力资源正在以每年减半的速度在萎缩,当然这个人力资源跟出生率的关系是一个慢性的关系,有一个滞后性。

所以低生育率不会马上影响你的经济,它是一个“慢性病”。我们现在的人口总的人口还在增长,中国的80后,我们刚才说80后是很大一个人群,它现在正好也是30、40岁,是一个正当年的时候,具有很强的创造力。

另外,我们十几年做了一个教育的大学生扩招,教育整个提升了很多,所以这里也有一定的惯性,所以在短期80后还有教育的提升也有一个惯性,我们怎么样来具体的量化这个效果呢?我们这里就把中国年轻的具有大学学历以上的人口划出来。

这个黄线是所有年轻人口的数量,我们可以看到年轻人口的数量25岁到40岁,现在是已经开始下降了,持续已经下降一段时期了,虽然总人口还在上升,但实际上年轻人口已经在下降了。但是由于教育的惯性,我们的教育提升的很快,所以如果看年轻的具有大学学历以上这样人口的话,还是在上升,一直到可能是2040年才会到达一个高峰,才会下来,所以我们看这个蓝线,我们基本上能够反应中国人口人力资源的今后几十年的发展状况。

但大家可能要问了,即使每一代人减半的话,我们一代人以后,年轻人口可能减半,我们中国总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那可能减半的话我们还是美国的两倍,这个肯定还是比美国要多得多,有优势的多。

但是别忘了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美国有强大的吸引着全世界人才的能力,所以它这个池子不仅仅是它本国的3亿多人口,它其实是把它自己的人口规模或者是它人才的池子通过移民放大了很多。

这个其实容易看它理工科博士生里面,将近有一半是海外出生的人,它顶尖的企业家里面也有差不多一半,我们知道比如说像谷歌的创始人、最近的ZOOM的创始人、这些都是很著名的企业家都是移民的,也有差不多一半。

所以实际上美国的人才池子放大了一倍,它自己本国的人口只是占了一半,它还有另外一半是靠全国其他的国家来的这些人才。实际上它把它的人才池子规模放大了一倍。

所以,我们把美国年轻的大学生人数放大一倍就是这条蓝线,中国的年轻的具有大学以上学历的人数用黄线来表示,从这个图就可以看出中美之间相对规模的比较。

可以看得出在现在还是比美国少大概10%到20%,但在今后五年或者十年就会超过美国,一直到二零四几年今后二十年。但这个趋势不会一直下去,到了二零四几年中国就会下降,而美国会持续的增长。

也就是说一代人中国现在的优势会逆转,这也很容易理解,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因为你一代人以后本身减少了,所以你一代人以后的人口池子的规模只有美国的两倍了。

但是美国还有它的移民效益,它可以把它的人才池子可以通过移民扩大一倍,所以我们现在的优势并没有那么大,但是到了一代人以后,我们这个优势就会逆转,所以到那个时候中国的这个优势就会逐年下降。

这又回到原来的结论了,就是今后短期中国的这个科技会继续的快速超越美国,但长期看来,中国需要生更多的小孩,否则的话又是很快会在一代人的时间内逆转。美国要保持它的开放,能吸引更多的移民。

那这两个谁更容易做呢?当然吸引移民美国是很容易做的,它只要保持下去就可以了,因为全世界的人才现在到美国都是排队的,那中国能不能生更多的小孩呢?

这个全世界是一个难题,各个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都面临着怎么样让他们的年轻人去生更多的小孩。中国也是它的特殊国情了,可能它的政府确实是具有很强的执行力,也有很多的资源,说不定也能解决这个问题。

讲这个话题的目的,我强调一下,不是“鼓励大家生小孩”,而是鼓励政府要出各种各样的政策取鼓励大家生小孩。(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高梦阳)

本文系作者高梦阳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74059 钛粉35141 钛粉12618 钛粉20295 钛粉05059 钛粉69389
421人已赞赏 >
421换成打赏总人数42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