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10万元成为春节档影片的投资人,这个“蛋壳”会碎吗?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 2020.12.12

转眼春节档即将来临,《唐人街探案3》再次迎来超高热度,据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的全网想看人数已超1000万。 然而去年年底,通过百度上一则关于“卖电影份额”的帖子按图索骥,小娱差点就“花十万元成为《唐探3》的投资人”。

播放 暂停

我花10万元成为春节档影片的投资人,这个“蛋壳”会碎吗?

00:00 15:1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娱乐资本论,作者/宇中

转眼春节档即将来临,《唐人街探案3》再次迎来超高热度,据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的全网想看人数已超1000万。

然而去年年底,通过百度上一则关于“卖电影份额”的帖子按图索骥,小娱差点就“花十万元成为《唐探3》的投资人”。

据了解,目前这类买卖电影份额的事情仍然时常发生。今年10月28日,小娱在耳东影业举办的影视投资会上,仍然看到不少老头、老太太前来咨询购买电影份额的事宜。在微博、微信上搜索影视份额,仍有不少当红影片售卖,以及类似“吃绝户”的律师帮助维权信息的出现。

与此同时,这一年来不少普通投资者找到小娱,控诉他们花费数十、上百万元购买电影份额后才发现卖份额的公司人员已经全员跑路,只留下一个空壳公司,他们面对无法追回的资金无可奈何。

“影视投资”骗局究竟是怎样一个套路呢?

早在去年7月,2020春节档热度最高的影片《唐探3》的片方就通过其官微“唐人街探案”公开表示过:网传任何《唐人街探案3》融资信息均不属实,万达影视是股权投资唯一对外出口,目前无对外融资需求。

打开百度搜索“唐探3  电影份额”,排在前两位的居然还是“卖电影份额”的贴子,且这类贴子中几乎都会直接附上销售者的微信号。

为了一探究竟,小娱在搜索出的“卖电影份额”贴子里随便挑了一个打开,加上一位微信名叫“影视项目咨询”(后文中简称“A”)的销售者。

某天,小娱突然收到A主动发来的一条信息:“《唐人街探案3》,大年初一上映,有兴趣吗?”

“有啊。”小娱向他表示。

A随即给小娱发来一份“《<唐人街探案3>认购合同书》”,称要10W起投。

在与A进行了一番漫长的聊天后,A还安排小娱去到两家出售份额的公司进行实地考察,过程中小娱惊讶的发现:原来他们出售的《唐探3》的电影份额是真的,不仅如此,A还能介绍我能买到所有春节档影片的份额。

“市场上的电影,只要是有份额的,基本上打个招呼就能帮你安排。”A霸气的对小娱说道。

只要花10万元,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春节档影片的投资人。小娱第一次觉得原来在大众心目中神秘又难以靠近的电影圈,竟然离大众这么近。

先交定金,才能去份额出售公司实地考察

究竟是谁从片方手里拿到电影份额,再到市场上进行买卖的呢?小娱经历了一段从“怀疑——半信半疑——确信”的过程,终于找到了答案。

在A给小娱发来的《<唐人街探案3>认购合同书》中清楚的写着,甲方为“上海昊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小娱沿着这条信息往下追踪。

在猫眼专业版里,小娱看到《唐探3》的19家联合出品方中确实有这家公司的身影。出售电影份额的难道真的是上海昊娱文化么?小娱对此深表怀疑,提出想要去公司看看。

A以“公司正在装修,无法接待”为由拒绝了这个要求,让小娱对A提出的电影份额的真实性感到严重怀疑。

几天后,他转而提出可以安排小娱去另一家名叫“纽摩本”的公司面签,但是这家公司的资金量要求更高,得100万起投,而且需要提前打投资金额的10%(也就是10万)到纽摩本的对公账号上作为订金,公司才能安排接待。

“纽摩本又是家什么公司?”初次听说这家公司的小娱满怀疑惑的打开猫眼,这家公司也确切的出现在《唐探3》联合出品方的阵容中。

除了《唐探3》,这家全名为“纽摩本(北京)娱乐有限公司”的公司还联合出品过《误杀》、《冰峰暴》、《解放·终局营救》、《猎狐者》四部影片,前三部影片都已上映:其中《误杀》是去年贺岁档冲出的黑马影片,据猫眼专业版显示票房目前超13亿元;《解放·终局营救》是李少红导演的献礼片;《冰峰暴》是华夏电影联合发行的影片。

“这家公司看起来这么靠谱,那它怎么可能不见面就先要求打订金呢,A肯定是个骗子吧。”小娱心里暗暗的想,决定拒绝A提出的“提前打订金”的要求,向他表示:“算了,不考虑了。”

没成想十几天后,A又主动联系小娱,这回,他声称有一家纽摩本授权帮忙出售份额的公司,名叫“创世纪盛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起投金额只需10万,给它的对公账号中打1千元,就可以去公司实地考察。

A发来的《授权委托书》中,纽摩本称创世纪是其项目宣发收款方,并授权后者对《唐探3》投资权收受投资款相关的权利。

拥有电影《唐探3》份额的公司从“昊娱”到“纽摩本”再到被授权公司“创世纪”,起投金额从10万到100万再骤减至10万,订金从10万跳水至1千。这一切都让小娱感到更加迷惑。

仅一天后,A突然给小娱发来信息:“你这边先留个电话和姓名,出品方和我们谈了一下,留一下信息,公司可以安排接待。”

向A留下自己的个人信息后,A给小娱发来创世纪的公司地址,“明天去了前台就说找马总,就可以了。”

小娱满心期待着与这位马总的相见,真假终于要揭晓。

份额出售公司风险隔离、丰厚利润做引诱

第二天上午10点,小娱来到A提供的地址处,灰色的两层小楼的外墙上,“纽摩本”三个红色大字格外显眼。

“咦,不是说要来创世纪么?”小娱满是疑惑,按下公司门铃。一位年轻男性迅速打开大门,将小娱带领至二楼的一间办公室中坐下,等待马总的到来。

整个公司除了这位男性,空无一人。楼梯旁的墙上挂着由木质框架装裱着的《前任3》、《美人鱼》、《红海行动》的电影海报,《唐探3》的海报则被单独摆在一个办公间里。

小娱等待的那个办公间中,正对着小娱的墙上装有一个摄像头,小娱心头不禁一紧。几分钟后随着“咚咚咚”的脚步声,一位装扮精致、衣着时尚的年轻女性出现在小娱面前。

她并不是马总,而是一位已经在纽摩本工作一年多的员工B。

她告诉小娱第一个令人出乎意料的消息:纽摩本和创世纪其实是一家公司。“我们两家公司都是一起在这办公的,我们公司其实挺多的,去天眼查上搜的话,有投资的,教育的,还有很多。”她略显骄傲的说道。

顺着她的话,小娱打开天眼查搜索“纽摩本”,结果出现了四家相关公司,分布在投资、娱乐、教育、销售四大领域。

其中纽摩本投资成立于2016年2月,原名为“聚宝众筹(北京)有限公司”,随着公司股东的变更,2017年4月才正式更名为“纽摩本投资有限公司”。

而且纽摩本投资占有纽摩本娱乐,也就是拥有《唐探3》份额的公司,25%的股权。

再打开创世纪的公司资料,里面完全看不到纽摩本存在的痕迹,同时也看不到纽摩本相关股东的痕迹。看来,为了进行电影份额的交易,两家在业务上实际为一体的公司做了完全的关系隔离。也就是说一旦创世纪在出售电影份额中出现问题,纽摩本可以完全撇清关系。

随后,B给小娱拿出一份纸质版“电影《唐人街探案3》收益权转让协议”。协议中出现的信息让小娱第二次感到震惊,影片的成本高达10亿元。按照分账比例计算,电影票房大概要在30亿元左右,投资者才能回本。

这时,B告诉小娱:“收益最终还是要看票房,是不能确定的,但是据行内人估计,这部影片的票房应该在45-55亿之间。”

“假如我投20万,大概能获得多少回报呢?”小娱问道。

B拿出手机打开一张表格,快速推算后告经小娱,按照45-55亿元的票房计算,购买20万元电影份额大概可以收获9万余元的投资收益。

当我们聊到春节档的其他影片时,B告诉小娱第三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基本上除了《熊出没》,其他春节档电影的份额我们全有。”

“那为什么猫眼上很多影片的出品方中没有你们的名字呢?”小娱提出疑惑。

“可能是猫眼上还没挂,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在半信半疑中,小娱结束了同B的谈话,带着合同准备离开纽摩本。

“给我们打款的时候直接写‘《唐探3》’什么的,不要备注‘投资款’,不然要银行审两三天才能到我们的账上。”B向已经起身的我叮嘱道。

只要把款打给创世纪的公共账户,再把合同签上名寄还给B,我就可以成为《唐探3》的投资人之一了。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显得太不真实。为了辨清真假,小娱在今年年初决定再试一次,于是向A咨询能否购买到《夺冠》的电影份额。

果不其然,A又热情的向我推荐了两家公司:第一家名叫大者星云,按电影成本6亿元,10万元进行起投;第二家就是纽摩本,按成本8亿元,8万元进行起投。

这次,小娱再次表示出购买意愿,并提出想去大者星云面谈,A爽快的给小娱安排好了见面。

影视份额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大者星云位于一幢崭新明亮的写字楼内,一位身穿黑色笔挺大衣、黑色西装裤与皮鞋的男士C作为对接人,在得知小娱到达后,来到一楼大厅,带领小娱去到位于四楼的公司面谈。

电梯上行中,C向一旁的同事抱怨道:今天的来谈投资的人特别多,他连午饭也没能来得及吃。

电梯门开启后,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面墙,左侧贴着一串公司的LOGO和名称,C开始向小娱一一介绍,原来这些分属基金、影视宣传等领域的公司同属一个大集团;右侧整齐的挂满了电影的海报,有《反贪风暴4》、《银河补习班》、《老师·好》等等。

“怎么都是耳东影业参与出品的项目呢?”小娱想到。与此同时,一旁的C向小娱介绍,他正是来自耳东影业的工作人员。目前我们所处的公司——大者星云,是耳东影业的上游渠道方,耳东负责找到想买电影份额的投资者,大者星云则负责同投资者具体商谈购买电影份额的事宜。

“你今天特别幸运,恰好大者星云的管理人员D在公司,平常他是不接待个人投资者的,今年可以亲自和你介绍电影的项目情况。”C对小娱说到。

随后D将小娱带到他的办公室,给小娱满上一杯茶后,便开始了对话。刚开始,D便向小娱坦诚的说明了投资风险:“影视投资是一个风险的投资,我们不能跟任何客户做保本保息,介绍您来的是我们的代理公司,他和您说什么是他个人的行为,我看您看起来也比较年轻,现在赚钱不容易,影视行业就是有赚钱也有亏钱的。因为您是和我们签合同,所以我会把所有的投资风险都和您摊开讲。”

于是,D耐心的和小娱介绍了电影排片对票房的影响以及票房是如何分账的。并叮嘱小娱如果没有投资电影的经验,最好还是慎重做投资。

在聊天中,小娱还得知,原来大者星云的份额是从一家名叫海颂的公司拿到的《夺冠》份额,所占额度也只有3、400万元,并不多。

我们在百度上搜索“海颂”,检索出的结果令人讶异。第一条贴子就是关于“海颂忽悠人买《唐探3》电影份额”的新闻。

据报道,海颂老板宫庭海,对外称自己公司有《唐探3》的电影份额。在投资人买下《唐探3》的份额后,宫廷海却消失不见,把其微信拉黑。

那大者星云信誓旦旦的称自己拥有的票房,是否为真呢?小娱要求D拿出证明他们的确拥有电影份额的底层协议来看看。

D以只有签完投资合同后,才可以看底层协议为由拒绝了小娱。不过,D向小娱交底:其实像海颂这样的中间公司在向片方购买电影份额时,所牵的合同都明确规定了不能转让份额。

“那你们现在为什么还能这样卖份额呢?”对于小娱提出的这个问题,D苦笑了笑,没有回答。

“为什么《夺冠》的电影份额,你们以6亿的成本卖,但纽摩本却以8亿的成本卖呢?”小娱再次表示出疑惑。

“因为他们比我们更晚买到的份额,所以成本就高了。像你们能买到电影份额的时候,基本都已经走过两三手了,价格自然就高,里面肯定会有风险了。”

恍然大悟的小娱再次提出疑问:“那你们会超卖份额么?”

“绝对不会的。”D坚定的回答道。

了解完事情详情的小娱以需要再考虑为由离开了这家公司。

其实,在影视行业这种溢价出售电影份额的情况很是常见,考虑到不同阶段的不同风险情况,价格有变化也是对之前风险的一种正常定价行为。但是现在这样把经手好几轮,影片成本已经被抬高到10亿元天价,并以10万元起投的“低门槛”出售给不懂电影行业的普通大众,甚至直言某部片子必然能超过多少多少亿的票房的行为,真的有利于影视行业发展吗?

在网络上搜索“投资电影份额被骗”,出来的都是普通投资人发的咨询帖子:“投资电影骗了200多万怎么办啊?”、“投资电影份额被骗,属于什么合同纠纷,快一年了追回款的可能性大么?”、“我投资了《攀登者》,但上影官方辟谣并未出让影片份额,被骗了吗?”

国内电影行业尚未完全完善,就算是资深的电影公司或者电影人,仍需要面对政策风险以及账期问题。据了解,某票房成绩排在头部的影片下映已两年多,因为纠纷,有出品方现在还未收到分账。

更别说那些与影视圈毫无关系的普通投资者了,无论是投资失误,还是投资成功他们都可能拿不到分账,就像该文所提到的,相关份额公司做了风险隔离处理,很可能到头来诉之无门,只能在网上发帖求救。

一部电影从项目开发、开机拍摄、后期制作再到发行上映,是一群人耗费大量心血的不易成果,同时每个环节也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和相应的风险。

对于普通人来说,影视圈自然有其光鲜靓丽吸引人的一面,但背后涉及庞大的政策、法律以及道德风险,无疑都让其成为隐性门槛极高的一个投资门类。面对用高盈利、高回报来引诱的销售,投资人更应该擦亮眼睛,学会理性的判断。

本文系作者娱乐资本论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钛粉54471
468人已赞赏 >
468换成打赏总人数4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小喔喔 小喔喔
    回复
    0

    马德智障……

    2020-12-12 15:50 via iphone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