噱头满格的离婚综艺,内里是可复刻的基因吗?

犀牛娱乐

犀牛娱乐

· 2020.12.06

节目模式“简”,内里搭配“繁”。

播放 暂停

噱头满格的离婚综艺,内里是可复刻的基因吗?

00:00 08:31

文丨犀牛娱乐,作者丨冷罐头,编辑丨夏添

对于韩国的文娱产业而言,婚姻修罗场是一处巨大的灵感库。

这首先体现在剧集领域中。2008年,一部《妻子的诱惑》在韩国SBS电视台创下了最高达40.6%的收视率,实现了亚洲范围内的传播。此后,性转版的《天使的诱惑》、《两个妻子》等关于婚姻、复仇的剧作,也一直在持续产出中。

来到2020年,仍然有《夫妻的世界》这样的“复仇神剧”,挑战着收视纪录。

一地鸡毛、遍地狗血。尽管婚姻修罗场的“战事”,大多大同小异。但需要承认的是,这一类型的题材对受众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但要说到婚姻修罗场与综艺场的融合,则要晚得多。11月20日,韩国TV CHOSUN电视台推出的离婚夫妇同居真人秀《我们离婚了》正式上线,宣告着韩国首个离婚真人秀的诞生。

在《我们结婚了》《新婚日记》等以甜蜜为基调的观察类综艺大行其道后,韩综终于将节目的触角延伸至婚姻的另一面。节目播出后单集突破14.7%的收视率,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离婚视角所发挥的“鲶鱼效应”,让有些陈旧的观察类综艺,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韩综的“新动作”在国内也引发了不小的声量。截止到目前,微博相关词条#我们离婚了#,阅读量已突破九亿。关于“快点引进”“来个中国版”的呼声,也一直未平息。甚至掀起了一股P图玩梗的热潮。

群众“千呼万唤”,中国引进韩综模式也并非难事。在国内市场中看似“地利人和”的离婚综艺,真的具备在中国落地生根的条件吗?

节目模式“简”,内里搭配“繁”

单从节目模式来看,《我们离婚了》的架构十分简单。

两对差异性显著的离婚夫妇组成嘉宾阵容;固定MC+嘉宾+心理专家搭配成观察团;两栋独立的小房子为嘉宾营造出二人世界;离婚夫妇的重聚及相处模式成为观察内容。

初看之下,《我们离婚了》的节目配置与传统的观察类综几乎没有差别。

但与我结、我独等以甜蜜爱情或是单身生活为观察对象的节目相比,这档离婚综艺在大模式下对节目内容的填充,显然要更加精巧。如何见微知著,以更柔和的方式帮助嘉宾面对未愈合的伤痛。观察室在沉重的议题下,如何定位节目的调性……都是棘手的问题。

在嘉宾的选择上,《我们离婚了》并没能实现网友们“双宋合体”的强烈愿望。且只有两对嘉宾作为观察对象,体量较小。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离婚综艺在吸引明星参与上的困难性。但好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节目对婚姻的“疑难杂症”,基本做到了具有普遍性的覆盖。

第一对离婚夫妇,是李英河和鲜于银淑。他们有着26年的婚史,已经离婚13年。二人均是“跨世纪”活跃的演员,在韩国具有相当的国民性。男方是《对不起我爱你》中恩彩的父亲,女方是《浪漫满屋》中Rain的母亲,在国内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另外一对夫妻崔帆圭(崔肉肉)和刘紫苏更为年轻化。二人结婚五年,离婚七个月,男方是职业的youtuber,女方是美妆博主。

前者是女方情感仍在,但男方死性不改;后者是二人感情很好,但家庭问题严重。在嘉宾的年龄、职业、离婚原因上,都吸引着不同圈层的受众。

与此同时,在观察团的敲定上,《我们离婚了》也显然花费了不少心思。担任MC的申东烨和金元熙,此次是间隔十三年再度合作,颇有久别重逢的意味。观察嘉宾郑佳恩尽管并非热门艺人,但离婚不足三年的她,在个人经历上与节目调性高度适配。

观察者和被观察者的立场是统一的,尽管二者是通过一方屏幕相连,但他们的处境、痛点和情绪是相通的。在节目的基本调性及情绪的渲染上,达到了一致的输出。

去狗血化的离婚综艺,看点何在?

所以不难看出,为什么《我们离婚了》在与大众预期不相符的情况下,仍然取得了不俗的热度和口碑。

最初,大众对于这档离婚综艺的态度大致有两个风向,一是抱着看闹剧的心态,二是期盼复合的发生。视角的先行性和内容的特殊性,都成为了唤醒观众猎奇心理的诱因。

节目落地后,虽然没有“风云人物”的出席,也没有“互扯头花”的狗血事件,更没有甜蜜复合的美好假象。但离婚夫妇同处一个屋檐下的荒诞感,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大众的猎奇心。同时,对于离婚夫妇间弥漫着的窒息感和沉重感进行深度还原,是观众意料之外的事情。但这份窒息、寡淡的真实感,却发挥了激发观众同理心的重要功效。

观察室内,有着同样离婚经历的观察嘉宾,在感同身受的痛感中数次流下了眼泪。这份共情,在节目之外也正大范围的发生着。相关评论区中“以为会很好笑结果哭着出来”的声音比比皆是。

直白而言,《我们离婚了》这档在大众的初印象中与狗血、荒诞密不可分的节目,在本质上却有着一定的社会价值。节目触角的延伸,使观众对婚姻关系有了更深刻的思考与认知。

节目中于鲜银淑的那句“不觉得时间可惜了吗”,在触发大众泪点的同时,也引发了对于伴侣关系的大范围探讨。

在观察视角的特别以外,对于大众共通的社会情绪的把控,填补综艺场上的“情绪空白”,实现从闹剧转向带有悲剧色彩的现实题材,或许便是《我们离婚了》,对于观察类综艺做出的启示。

国产离婚难,但分手未尝不可

至于“千呼万唤”的中国版离婚综艺,在理论上存在着落地的可能性。

一方面,观察类综艺虽属“舶来品”,但经过长期的演化发展,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成熟的工艺。在节目模式上,《我们离婚了》与《我家那小子》《妻子得浪漫旅行》《女儿们的恋爱》等观察类综艺基本相同。节目模式的复刻,并不困难。

另一方面,节目内容的先行性和视角的新奇性,在节目初期的发酵传播上有着巨大的优势。且韩综已经以身试法,验证了这一类型综艺在国内依然有着巨大的情感切口,大众的反响较为热烈。只要节目品质不“拉胯”,在热度上是无需担忧的。

但打破理论可行性的真空环境,将离婚综艺放置在中国的社会语境下,则是有些哑火的。

最大的问题出现在节目推进困难上。必须要承认的是,离婚的负面性,几千年来在大众的思想中根深蒂固。娱乐圈中的离婚风波,更是与出轨等丑闻如影随形。将离婚这件事情放在节目中,供观众手持放大镜解读品味这道“槛”,对于国内的明星来说,很少有人能迈过。

与韩国艺人相比,国内的明星群体显然有着更广阔的选择空间,所以为了节目“揭伤疤”,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韩综的嘉宾阵容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说明了其中的困难性,而这一点在国内,难度系数会更高。

整体来看,倘若国内原封不动地引进《我们离婚了》,那么在嘉宾阵容上,大概率会以素人、网红或是博名气的过气艺人为主。大众期待中的李小璐、贾乃亮,或是张雨绮、袁巴元,谢霆锋、张柏芝等,参与节目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毕竟在风险系数上,处于不可控的范围。

新奇的离婚观察视角固然重要,但若失去了“名人效应”,那么在传播力度和大众热情上,势必会大打折扣。

但这并不意味着该类型综艺在中国注定无法落地,以思路相同但程度减轻的分手类综艺作为替代品,未尝不可。

在2021综艺片单中,已经出现了主打分手观察的《未完成的爱情》,由蔡康永担任MC,观察嘉宾未定。虽然主角大概率是素人情侣,但在该类型综艺的渗透下,不乏出现“勇敢者”的可能。

虽然对于多数明星而言,分手同样是讳莫如深的事情。但在“隐私”后退一小步,热度向前一大步的可能性下,一切皆有变数。

本文系作者犀牛娱乐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B9jMz 钛粉54886 钛粉07496 钛粉47967 钛粉11165 钛粉26647
454人已赞赏 >
454换成打赏总人数45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