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二线城市风口争夺战

深燃

深燃

· 2020.12.03

杭州、武汉、合肥、长沙,正在差异化突围。

播放 暂停

2020,二线城市风口争夺战

00:00 18:5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丨唐亚华,编辑丨黎明

二线城市正在从以往的被定义,转为主动给自己贴标签。

曾抓住电商浪潮的杭州,如今与直播带货新风口牢牢绑定,政策倾斜、人才培养、产业链搭建水到渠成,创业者、网红纷纷到此掘金;

中部最大的城市武汉,疫情期间用户线上买菜的习惯得以延续,正在成为各路互联网巨头“下场买菜”的必争之地;

合肥因上海、南京等城市的虹吸效应,一直没能立起响亮的招牌,但新能源汽车为它带来了“换道超车”的新机会;

夜市、小吃经济发达的长沙,孕育了一批火爆的品牌,年轻人心甘情愿排大队、做“自来水”,用消费为自己喜欢的东西投票。这些品牌,也让长沙成了新晋“网红”。

城市的新标签,也改变着无数普通人的生活。

创业者汪洋零基础到杭州投身直播带货,首场收入过万,一个月后就开始赚钱;小玉在武汉做社区团购团长,管理着小区500人的微信群,轻轻松松月入三四千;蔚来汽车落户合肥,政府给钱给资源,解决了一大批学生的就业问题;长沙的街铺文化,让新品牌层出不穷,茶颜悦色、文和友成了年轻人争相打卡的地标。

大火的现象背后,是二线城市传统历史优势积淀的结果,更是各城市在新的竞争形势下主动拥抱新风口得来的。

新风口,也是城市抢滩产业高地的新机会。互联网放大了影响,让产业投入产出效应大幅放大。在新风口上占领先机、扎稳脚跟,二线城市就能在与一线“大哥”的竞争中多一点砝码。

一场二线城市风口争夺战已经开始。

直播带货扎堆杭州

2019年,曾在天津创业的汪洋来到杭州,被周围浓浓的电商氛围感染,他当即决定加入电商创业大军。因为淘宝电商已经稳固,适逢抖音电商刚起步,他做起了抖音电商。

走在杭州大街上,几乎能看到所有写字楼里都有电商直播公司,汪洋所在的办公楼里就有十几家。“在杭州做电商直播太便利了,我能轻易找到任何想要的人才,也能很容易找到需要的货。在Boss直聘发出招聘信息,一天就有十几个主播联系我。”

而汪洋之前在天津成立了一家电商供应链企业,没有合适的人才,只能招“小白”从零培养,也没有同行可以交流。

这是因为,杭州培养主播的机制很成熟,他提到,在杭州,很多女孩大学毕业以后去上一个培训班,只要经过系统学习,个人形象气质、亲和力比较好,做主播成功的概率就很大。

江浙沪产业带小商品、服装等产业本来就发达,汪洋的感受是,只要能卖出去货,一定有人给你供货,而且供应链公司供货的价格都不会太高,跟淘宝、抖音、快手等平台差不多,他们保持约10%的利润。而且,“这边行业交流群也有很多,大家愿意交流,也乐于交换资源,这种氛围在其他城市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