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真变身“公务员” :地方文旅流量大战背后的“爆红野心”

丁真能火多久,这取决于理塘文旅对丁真这个网红的运营能力,也取决于丁真本人的内在才华。

播放 暂停

丁真变身“公务员” :地方文旅流量大战背后的“爆红野心”

00:00 12:38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深网腾讯新闻(ID:qqshenwang),作者丨张睿,编辑丨叶蓁,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从寂寂无名的康巴小哥到顶流网红,丁真只用了20多天。

11月11日,摄影师胡波在自己的抖音号“微笑收藏家.波哥”发了一条7秒左右的短视频。在视频里,丁真帅气纯真的脸庞、黝黑的肤色、清澈的眼眸及淳朴的笑容充斥着整个屏幕。这个视频目前的点赞数已经达到275万,13.5万粉丝在自动转发。

胡波拍摄丁真纯属偶然。

11月11日当天,正在理塘县下则通村采风的胡波遇到去舅舅家吃饭的丁真。丁真的舅舅名叫索朗勒伯,是胡波8月以来一直跟拍的对象。从8月24日开始,胡波就在其抖音号上发布了索朗勒伯骑马、旅游、跳舞等几十条短视频。

饭后,胡波为丁真拍了一组视频,随后就开车赶回县城。两个小时之后,等胡波到达理塘县城酒店打开手机时发现,拍摄丁真的这条视频已经有一千万的播放量。对比此前跟拍丁真舅舅几千的视频点赞量,胡波当时就意识到这条视频要“爆了”。

丁真的走红之路最先是从抖音开始发酵的。从发布到抖音一千万的播放量,抖音这条7秒钟的短视频只用了两个小时。

“这与抖音流量分发的机制有关”, 短视频领域连续创业者张现伟对《深网》表示。张现伟和其团队曾孵了 “跑腿熊”、“跑腿界彭于晏”、“UU跑腿(蓝V号)”等多个抖音IP,粉丝总量过千万。

抖音流量是基于内容和算法分发。长期以来,抖音创作者们获得的粉丝量并不决定自身实际拥有的流量,用户们被动推荐观看。因此,当短视频内容的完播率、点赞、转发等指标达到一定的量级之后,就会自动进入抖音的推荐流量池。

张现伟解释,MCN等机构在抖音平台推动短视频起量一般有两种路径,一是在评论区@自己的好友,二是将这条短视频转发私信给好友,抖音将私信好友按钮前置。“微笑收藏家.波哥”抖音号上丁真那条视频13.5万的转发量就是这么来的。

抖音体系内的点赞和转发只是第一步,丁真7秒钟的短视频在微博等其他平台迎来第二次转评小高潮。

11月12日上午,微博大V“灰兔子大叔”(微博粉丝310万)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丁真的那条视频,并配文“woc!藏族康巴汉子也太帅了吧!!!我可以看一百遍”,瞬间得到上万个点赞。目前,“灰兔子大叔”的这条视频的转发和评论都达到两万条。

“灰兔子大叔”的转发引发了“八组日报社”(微博粉丝300多万)等其他大V和普通微博用户的转发和评论,开始裂变式传播。

“虽然丁真第一条视频的走红离不开抖音、微博等平台的助推,但其核心逻辑不是算法和热搜,而是丁真那条视频有大众的认可度,其纯真、清澈、淳朴的形象打动了用户的内心”,张现伟解释,“抖音算法分发、微博大V转发、理塘文旅公司主动宣传等裂变式传播只是助推”。

张现伟看来,“网友已经对千篇一律高鼻梁、尖下巴、欧式大双眼皮等网红脸出现审美疲劳的情况下,张真那种原生态、野性的康巴汉子气质触动了网友自动转发的热情”。

家乡代言人丁真

丁真火了,与丁真一起刷屏的还有他家乡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11月15日,四川甘孜宣布全州所有A级景区门票免费。据百度指数显示,11月15日,理塘县的搜索指数达到一个小高峰。

将丁真与家乡绑定只是开始,3天后,草原上骑马驰骋的少年就成了理塘县理塘文旅的正式员工。11月18日,丁真与理塘县国资委下属国有公司——理塘文旅正式签约。

据《红星新闻》报道,丁真和理塘文旅一共签订了两份合同,一份是劳务合同,丁真为理塘和甘孜的旅游出力,每个月3500元,有五险一金;一份是代理合同,理塘文旅要代理丁真的著作权、肖像权,去帮他争取一些利益,帮丁真把关合作机构,但不参与任何的分成。

理塘文旅副总高晓平透露,“和丁真的合同是5年一签,如果他不犯错误什么的,我们可以一直续签”。为了宣传当地的旅游资源,甘孜文旅还从丁真的视角拍摄了一部当地风光的微型纪录片《丁真的世界》,11月25日一经上线就迅速刷屏。

就在甘孜文旅热捧丁真同时,还不太会讲普通话的丁真又把西藏送上了热搜。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当被问到“不考虑机旅的情况下最想去哪里”的问题时,丁真脱口而出,“最想去拉萨”。此言一出,“以为丁真在西藏”上了热搜,阅读量很快就突破了6亿多。

丁真的“脱口而出”,让一直忙活的甘孜文旅瞬间有了给西藏做嫁衣的既视感。紧接着,四川和西藏官方的“贴身肉搏”,再次把丁真推上热搜。

很快,四川媒体和甘孜文旅开始“反攻”。11月19日,以“理塘丁真”命名的抖音号诞生。21日,“理塘丁真”成为微博大V,仅仅9天就靠7条微博收获了100多万的粉丝。

为了重申自己“属于”四川理塘县的,丁真手抱熊猫,用红纸黑字写下“我的家真的在四川,你们不要再P了”的大字。

但从百度搜索指数上看,丁真的搜索热度在11月28日达到最高峰,因为丁真上央视了。11月29日,丁真用藏语接受了央视的采访,“甜野男孩”丁真还被央视赞为家乡最佳形象代言人。

除央视外,丁真还被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点赞。11月29日晚,华春莹在海外社交平台连发三条动态为丁真打call,向海外网友介绍丁真。

一套组合拳下来,偶然被发现的丁真其爆红之路也就成了必然。“天时地利人和,自身潜质、平台和媒体推广、地方政府对当地旅游的推广和营销,这些因素都在推动丁真走红”,有短视频创业者这样对《深网》评价丁真的走红。

文旅搭载网红

与网红相比,官方将丁真打造成“家乡代言人”。为了让丁真家乡的形象深入人心,甘孜州除了全州所有A级景区免景点门票外,还推出了酒店半价、机票打折等优惠。《深网》查阅,目前,从北京飞甘孜康定的机票在1.8折到3.3折之间。

从家乡代言人的角度看,丁真解了理塘县今年旅游创收的 “燃眉之急”,有网友这么评论。《甘孜日报》今年4月17日曾经报道了理塘县今年的旅游收入目标:全年接待游客150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5亿元以上。

而有数据统计,2019年理塘接待游客100余万人,旅游收入12亿元人民币。

理塘县要实现接待游客量50%的增长,收入25%的增长,并不容易,况且还处在遭遇疫情的恢复期,理塘县要实现旅游收入的增长就不能按照“常理出牌”,而丁真恰巧成为那个最合适的一张“牌”。

事实上,早在2018年,四川就有城市因为突然蹿红的素人而短暂的拉动了当地的消费。

2018年8月28日,在成都最街访的一个采访视频中,一位素人小姑娘被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男人一个月多少工资可以养活你?” ,这位小姑娘回答:“养活我啊,嗯,我觉得,能带我吃饭就好了”。

一句“能带我吃饭就好了”迅速击中了网友的内心,在视频播出后的一天时间里,就获得了200万点赞。需要注意的是,这个视频中并没有露出这位姑娘的个人账号,但有用户在评论区@你的小甜甜,这才让用户找到了“真身”,纷纷前去她的个人主页添加关注,“小甜甜”粉丝在4天内就达到500万。

更出人意料的是,视频发布当晚,就有网友在网上晒假条、晒机票、晒高速路口的,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去成都寻找小甜甜,请小甜甜吃饭。

当时有未经核实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8月30日上午8点,因为小甜甜抵达成都的网友达1950万人。有网友戏谑,“小甜甜一人就拉动了成都的GDP”。

“以成都的名气看,当时或许并不需要代言人,但小甜甜的爆红却给不少旅游景区带去了线索,将网红、短视频与当地旅游资源结合是很好的机会,近期火了的老君山雪景就是例子”,张现伟说。

10月5日上午8时左右,老君山下起大雪,一时间,抖音、微博、朋友圈都被老君山的雪景霸屏。因为网友争先到老君山打卡,老君山不得不分时分段限流。

“与丁真忽然走红相似,老君山雪景能走红主要是因为老君山的雪景打动了用户,引发了用户自动转评,未来将网红、短视频和线下的实体文旅结合是趋势”,张现伟说。

就在丁真走红后,新疆伊犁昭苏县女县长贺娇龙雪地策马的短视频也开始刷屏了。在短视频里,雪地万马奔腾的宏大场面过后,女县长贺娇龙开始给自己的家乡打call:“欢迎全国各地的朋友组团来打卡”。

一个网红的生命周期

丁真也好,女县长也罢,网红搭载文旅能走多远,取决于一个网红的生命周期有多长。

波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一书中谈到,“在消费社会中,大众文化的本质是一种消费文化,消费社会文化的内在精神会逐渐丧失,最终取而代之的只是一种‘文化再循环’”。

波德里亚解释,大众有权做的只是每月或者每年都自己的整套文化再翻新,他们能做的只是忍受这种时尚般的永远动荡着的简单摆动的约束,人们消费的本不是文化本身,而是一种套路。

互联网进入短视频时代后,一夜成名变得如此容易。从2015年的Papi酱到代古拉K,从后舍男孩到天佑……再到丁真,贺娇龙。无一例外,每一个火起来的网红都有其生命周期,概莫能外。

丁真还能火多久?一个网红的生命周期到底有多长?

2018年5月,抖音网红温婉,短短的几天时间,粉丝过千万,不久,关于“整容”、“炫富”、“辍学”的爆料接踵而来,不到一周,温婉被抖音封杀。4 个月后的莉哥,因为直播中恶搞被封杀,抖音跟进,她的粉丝停留在 4000万。

2015年papi酱爆红后到现在,在Papitube总裁霍泥芳看来,质疑一直都在——papi酱还能火多久,会不会马上就凉凉了,但这种状况到现在还没发生。

霍泥芳认为,papi酱是一个特别好的例子,如果没有泰洋川禾经纪公司,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很多艺人都是火了之后接不住而销声匿迹的。

贝壳视频创始人刘飞则认为,现在的网红迭代非常快,可能两三个月就过气了,因此红人和MCN机构更多的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MCN机构离不开红人,红人脱离了MCN机构也会很快泯然于众人。

相比起刘飞,霍泥芳要乐观的多。“大家对这个行业不了解,且喜欢看衰,其实有能力有才华的网红的生命周期是很长的,YouTube上那些有才华的创作者,可以做十年,他的内容可以一直不断的升级。”

霍泥芳阐述,“那些迅速消失的网红,他们的才华仅仅够在这个短视频时代抖一下机灵,就没有后续了,可能这就是这个网红的生命周期。如果反过来看,斯皮尔伯格有生命周期吗?”

2年前,火起来的小甜甜的粉丝还停留在500多万的级别上,并没有太多增长。丁真亦会如此吗?这取决于理塘文旅对丁真这个网红的运营能力,也取决于丁真本人的内在才华。

目前对丁真来说,这一切显然都还是刚刚开始。

本文系作者腾讯新闻棱镜深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 钛iwFbac 钛iwFbac
    回复
    0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流量亦如此!

    2020-12-02 08:51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