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企业家的自恋行为启示录

脑极体

脑极体

· 2020.12.01

在高科技领域,拥有“自恋”属性的人似乎更容易成功,相比较传统行业的企业家自恋行为更容易产生正面影响。这是怎么回事呢?

播放 暂停

科技企业家的自恋行为启示录

00:00 13:26

自恋照镜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大家有没有明显地感觉到,一向来以谦逊、低调、兼容并蓄为美德的中国企业家们,开始越来越多地表现出“自恋”的一面。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CEO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论文中就提到了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的自恋行为;面对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的“阴阳怪气”,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朋友圈疑似回应“明年在中国被我们打得找不着东”。辞去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之前,马云是国内知名的创业家、电商教主和段子手,还圆了电影梦与歌手梦;罗永浩曾在微博发出诸如“ 收购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的苹果并复兴它”的豪言……

互联网经济在中国兴起以前,自恋、高调似乎一向是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苹果公司前CEO史蒂夫·乔布斯、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格鲁夫等的标签。

在高科技领域,拥有“自恋”属性的人似乎更容易成功,相比较传统行业的企业家自恋行为更容易产生正面影响。这是怎么回事呢?

科技行业的企业家自恋,似乎利大于弊

所谓自恋narcissism,原本是希腊神话中对水自照、化为水仙的男神,比喻人对自己的迷恋。弗洛伊德则形容自恋型人格,他们往往追求权力和荣耀,渴望被崇拜,具有成功的雄心壮志,同时对自己的决策过于自信,忽视外界的评价。有研究表明,自恋也是领导者身上最常见的人格特质。

而如果我们将自恋型企业家锁定在科技领域,会发现几乎都给企业带来了正面效应。

从营销效果来看,以埃隆马斯克为例,这位“硅谷钢铁侠”可算是自恋狂中的佼佼者了,极为擅长“语不惊人死不休”,曾经发出过多次AI毁灭人类警告,宣布移民火星成立国家,又或表示交通过于拥堵我们要到地下发展,人类发展的终极目标是半机械化等等……在社交媒体频频露面,还曾到电影里客串自己。

尽管很多时候马斯克所说的都并不具备可行性,比如他的脑机接口项目就被许多科学家认为“一个字都不同意”,但这却并不妨碍每一次发言都能吸引全球媒体的注意,也让旗下公司如特斯拉、SolarCity、SpaceX、Boring、Neuralink、OpenAI等广受关注。换算成媒体版面费用,节省了多大一笔宣传费啊,并且一路拿到融资。连年亏损的特斯拉也一跃变成了北美市值第一的汽车公司。

从企业管理上,尽管“自恋行为”可能会遭到员工和外界的诟病,但回过头来人们也发现,正是这样的人带领企业完成了重要的战略转变。

比如曾经说过“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英特尔创始人之一安迪·格鲁夫,本人就非常偏执和自恋,认准目标后不接受反驳,也让他遭到了很多员工的怨恨。1984年,格鲁夫被《财富》(Fortune) 评选为全美最坚强、粗暴的上司。这也不能改变,将英特尔带出DRAM泥潭、赢得CPU微处理器市场绝对地位的过程中,正是格鲁夫把握住了方向,坚持自己的决策,以绝对的自恋和执着让英特尔能够战略转型、战胜对手。

麦考比就在《自恋的领导人:难以置信的优点,难以避免的缺陷》(Narcissistic Leaders: The Incredible Pros,the Inevitable Cons)一书中提到,GE前CEO兼董事长杰克·韦尔奇、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甲骨文公司创始人埃里森、沃尔沃前CEO佩尔·吉林哈默,都属于自恋型领导人,而麦考比认为这些人都推动了各自公司的发展。

论到对竞争对手的打击,对自身的自信(自恋),乔布斯可说是典型代表了,他曾经在各种公开言论中嘲讽苹果的对手们,说他们平庸、邪恶、缺乏品位。而中国多位以乔布斯为偶像的企业家们,也都曾在其巅峰时期有过惹眼的自恋发言。前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曾经就有句名言,“我的人格力量远胜乔布斯”。

有意思的是,在科技领域中,企业家的自恋,更容易被解释成一种自信、外向和领导力的表达,并且往往能带来巨大的流量,起到营销效果。

反观一些传统领域的企业家,如果喜欢曝光自己的照片、出现在自家产品的宣传物料上、发表一些自恋言论,可能立马会让大众感觉本末倒置引起不适了。

难道科技领域有特殊的“免油腻金牌”吗?事实好像还真是这样。

不自恋不成活:科技企业家的免油腻金牌

爱之奉其为“教主”、布道者,恨之斥其哗众取宠、心里没点AC数。但不管你怎么看,对于科技企业家们的自恋行为,至少都会关注一下他们在干什么、在说什么,并对其中的创新或可取之处有所思考。

有时,拥有一点诸如“自恋”这样的不良人格特质,对于科技企业来说可能利大于弊。

就像是足球这样的团体对抗比赛中,教练的排兵布阵完全因比赛进程的变化而变化。决定换上一个高大前锋或加强中场时,其目的是为了增加破门和获胜的可能性,而并不能肯定一定进球和进几个球。而企业家“自恋”同理,拥有一个自恋的企业家或管理者,可能是为了增加竞争获胜的可能性。

在企业活动中,领导者的“自恋”价值主要体现体现在几个方面:

1.主动创新,规避风险。

一方面,CEO越自恋,企业在尚未得到验证的新技术上的投资就会越多,也会越早。可在一项对计算机硬件和软件行业的111位CEO的研究发现,自恋性的CEO更希望引人注目,更愿意制定宏伟而有活力的战略,更愿意采取大胆的购并战略,从而在企业绩效上也更容易大起大落。

比如蒙桑托公司CEO罗伯特·夏皮罗预见到基因工程给农业的革命性影响,冒着巨大的风险投资转基因食品,公司转型为生命科学公司。这种主动创造游戏规则、较强的创新意识,对于科技企业持续引领技术方向有着正面导向。

此外,科技领域CEO们即便不想自恋,可能也需要出来“赚吆喝”。有时可能与其本性无关,只是“CEO”这个企业品牌产品的宣传策略,也就是“人设”而已。董明珠就曾解释自己的“自恋”行为:“我是一个不希望跟别人争利益的人,但我在这个岗位上必须去争,这不是我个人的利益,而是集体的利益,这是我的责任。”

一般情况下,自恋者应该都有一定的自恋资本,对于科技企业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围绕产品主线来设计营销结构的好方式。

因为高科技市场营销最核心的风险之一就是产品从研发到市场的转化,而参与市场交易和转化的实际成果和项目数目每年会以几何倍的数量增加,阻塞产业化市场的正常通道,信息严重不对称,投资者和消费者都难以找到自己所需要的项目,造成市场失灵。而且高科技产业中各行业多是新兴行业,在供应链中也处于不利地位,强烈需要建立公众认知度。

显然,一个自恋型领导能够凭借略显夸张的言行来向外传达出企业的核心产品与主张,在内部组织灌输希望、鼓舞士气,在外部将流量转化成优势之一,帮助形成目标市场的领先地位。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马斯克的星链项目,与摩托罗拉的铱星计划。同样都是建立太空互联网,一行公司最终迎来了破产命运,普遍被认为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市场,投入了错误的产品”,尽管其代表了未来通信发展的方向,但仅凭技术的优势并未能保证市场的胜利。而星链的成功显然与马斯克个人的“画饼”能力密不可分。

西方学者把高科技产业称为“高速度”产业,在面对环境的不确定性或者危机时,自恋型人格的坚定、执行,恰恰与人们对领导者特质的认知是吻合的。

2.追求极致,产品为王。

“自恋”的人也是追求完美的人,这在“产品至上”的科技工业界,未尝不是一种特殊的价值加持。乔布斯的前女友Tina就认为他具有“自恋型人格障碍”,在《乔布斯传》作者的采访中,她认为“让乔布斯变得更友善,或者劝他别那么以自我为中心,就像期待一个盲人可以看见世界一样”。

但也正是这种希望将工业品和IT产品做成艺术品的完美主义,乔布斯不断追求整个工业设计流程尽善尽美,常常斥责工程师白痴,设计出来的产品都是一堆垃圾,才不断缔造出了令世人惊艳的苹果产品,引领全球科技电子产品的潮流,成为无数数码人心中的“教主”。

3.回应质疑,危机公关。

比如小鹏汽车的高调,就源于跟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正面交锋。早在去年,擅长舆论攻势的马斯克就曾在外媒“小鹏汽车自主研发自动驾驶技术让其维持低价”的文章后,发出两个笑哭的表情,一度被解读为是在暗指小鹏偷窃技术。

在小鹏汽车发出“升级其自动驾驶软件和硬件系统,采用激光雷达技术提高性能”的消息后,马斯克又转发并表示“他们没有特斯拉最新的神经网络计算机,这只是小鹏的问题,其他中国的公司是没有的”。

来自对手的“直球”,如何回应显然是一门艺术。不回应等于失去主动权,公司出面又过于正式且尺度难以拿捏,此时由创始人以个人身份在社交网络发言,就能在彰显自信的同时规避不必要的麻烦,将交锋锁在企业家性格的暗战。而德国心理学家米加·巴克等人的研究中也证实了,自恋者能在完全陌生的情况下,给人很好的第一印象。

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企业家之间你来我往的交锋,但又不影响企业的核心业务发展。

也因此,我会有一种很矛盾的情绪,尽管偶尔也会替“自恋型”企业家的夸张话术尬到脚趾抠地,但还是希望中国科技领域能有更多人开始类似的表演。高科技是需要被认知、关注、解读的,而如何在信息碎片化的当下被注意到,打造一个“网红领导”或许是最具性价比的方案之一。

自恋的双刃剑:如何将自恋的负面影响最小化

不可否认,自恋既是一种创造性的力量,驱动并造就了许多企业家卓越的成就和企业的崛起,但同时也是一种破坏性的力量。

曼弗雷德就认为自恋是一种病态的自我认知,自恋的人需要向自己证明自己很特别,需要不断被关注、崇拜,缺乏同情心,利用他人以及心怀嫉妒。

像是“晶体管之父”肖克利,虽然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但其自恋的性格也让他对待员工态度傲慢,听不进他人的意见,很难与人共事。极度自信也让他坚持在错误的方向上搞研究,导致肖克利实验室两年内都没有新产品问世。最终旗下的精英们不堪忍受他的个性选择跳槽另起炉灶,他还大为震惊,愤怒地斥责他们是叛徒,也就是著名的“八叛逆”。

除了容易导致人才流失之外,自恋型领导者所在的企业,也需要警惕信息不透明、个体能力得不到施展的组织风险。因为自恋者更容易在信息交流相对封闭的土壤中成长为领导者,但也可能放大自己的意志,在外部环境极具变化时不肯听取意见,这时候企业的命运可能就会发生反转。

比如曾经的惠普CEO卡莉·菲奥莉娜,是计算机产业史上少有的权力女性,也曾推动过裁员6000人等举措,有人认为其刚愎自用,不肯虚心听取他人意见,导致惠普员工怨声四起,最终黯然离职。

总的来说,自恋型企业家或多或少都有着某种人格障碍的某些特质,这使得企业在放大其个人魅力的同时,也需要注意规避负面影响:

比如对事不对人。将“自恋”能量释放在战略选择、投资创新、管理执行力、市场营销等正向事务上,在内部建立平衡自恋的组织架构,引入监督和约束制度,在人事上避免不利于组织氛围的冲突,在决策上避免以自我为中心对组织构成的潜在伤害。

企业家自恋所带来的行为也可能是极端的,在发声时也需要做好预案,为一些大胆和冒险的发言与行动做好铺垫,让新技术、新理念大放异彩,而不是成为群嘲的对象。

最后,整个社会可能也需要提升容忍失败的能力。中国文化中不鼓励个性表达,追求低调、自谦,未尝与创业环境对于失败的容忍度不高,以及兜底制度缺位有关。高科技产业本身就是一个风险极高的领域,传统的实体行业花错一分钱都可能要命,而一个新科技的失败却可能孵化出新的可能性,加上有专门的律师、投资机构等能够在创业者失败后接管搞砸的一切。

只有拥有硬核实力,以及包容环境,自恋者才能握持着创新之剑,勇往直前。

本文系作者脑极体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NzMk0 钛粉70544 先进团队先用飞书 钛粉33131 钛粉53759 hSmXxU
477人已赞赏 >
477换成打赏总人数47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