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优客工场合并后,终赴美上市:张野十问无界空间创始人Randy

青山资本

青山资本

· 2020.11.25

天使投资与早期项目的成长与陪伴。

播放 暂停

与优客工场合并后,终赴美上市:张野十问无界空间创始人Randy

00:00 14:5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青山资本,对话 | 张野、Randy,文字整理 | 鲁瑶

2020年11月24日,优客工场正式通过SPAC的方式登陆美股,成为“联合办公第一股”。

无界空间是青山资本在2015年所投资天使轮的项目,曾陆续获得多家机构投资,2018 年3月9日,无界空间与优客工场宣布合并,两者合并后青山资本持股优客工场,本次上市为青山资本带来10倍回报,而无界空间的创始人Randy也踏上了新的创业征程。

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参与无界空间第一个联合办公空间落地开幕仪式

在无界空间成长过程中的每个重要节点都能看到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的身影。值此优客工场上市之际,投资人张野与二次创业者Randy进行了一场对话,从不同角度讲述天使投资与早期项目的陪伴与成长。

以下为对话实录:

张野:你在2015年创立了无界空间,那时候你25岁刚从BCG离开,记得当时是WEWORK比较火的时候,你是否是被WEWORK激励,从而创立联合办公空间的项目呢?

Randy:对,我觉得无论多少,所有做联合办公的创业者都是受到WEWORK一定的影响。当时我们选择看这个行业的时候,一方面是源于我非常想创业,碍于没有技术背景,且考量自己的人脉关系完全不认识技术口的人,所以做任何技术相关的创业,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我又很希望能够做一件事,让我快速进入到这个圈子,同时为以后做一些技术创业提前做一些铺垫。在这个期间我们看到了WEWORK在美国做的co-working,就是联合办公室这种概念,后来我发现联合办公这件事也能做的非常大,所以开始系统性的研究。这件事情不需要太多技术层面的东西就可以开始,虽然之后大家都尝试做一些空间管理相关的软件,但一开始本质还是设计、装修以及社区运营的事。

另一方面,它能协助我们在整个圈子里认识更多人,而且我们也发现身边创业的朋友,不管条件好坏,办公环境都不是很好,所以当时就想赶紧出来做,只是没想到联合办公这件事在国内一下就变成这么热的风口,一堆人冲进来做这个行业,这是比较出乎我们意料的。

张野:我记得与无界合作的时候,你还处在有这个想法的阶段,第一个办公空间还没有完全落地。我们青山也是刚刚成立,甚至可以说还没有正式成立,基金还没有注册好,是先用自己的钱打给你,基金成立之后才替换出来的。当时很多机构都对你们,对这个赛道很感兴趣,为什么最终会选择青山?

Randy:对,其实当时我们的选择还蛮多的,大概接触了10家左右投资机构,但是基本上有四五家都想投,本质是因为2015年那时候创业本身就很火,联合办公也很火,然后我们又是一个偏海归的比较高大上的一个团队,所以还蛮多人看好的。

当时我们也是面临一个比较难的决策,与青山其实是碰巧认识的,我们是在已经决定要拿梅花的钱,然后梅花办公室聊天的时候认识了野哥。选择青山最主要还是因为野哥,觉得野哥很好玩,又非常能聊的来,而且特别能感觉到他是真的想帮助创业者。同时我觉得作为一个新基金,一定会把所有资源给到前几个所投资的项目,因为对新基金来说前几个项目的成功非常关键,再加上我们相信野哥一定会用所有的精力来帮助我们,最终就决定拿青山的钱了。

张野:记得那时候我还帮你一起去拿一个工体的场地,结果被中间人坑了,那个人拿着你给他的押金去炒股,然后赔了。你知道这个钱后来是我个人垫上的吗?

Randy:啊~不知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张野:那笔你以为是他还给你的钱,其实是我借给他垫付了,到现在都没有还,已经5年了。所以说天使投资和创业者的关系其实是很有趣的,有时候好像更像是一起干一件事儿的关系,不是很像资本和企业的关系。

Randy:是的,我觉得其实也只有天使投资人能做到这一步,尤其是像青山这样的天使机构。因为后来我们也拿了一些其他机构的钱,当然不是说他们不好,但是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他们投的项目比较多,所以精力和资源其实还是有限的,不可能把某一条资源对接给特别多个被投企业。所以青山这种本身投的不会那么多,但是每看准一个项目,就不断的支持,不断的加注,把所有资源都帮助你,其实这是最好的一种天使投资人。

张野:2016年联合办公空间以及各种孵化器好像在国内迅速兴起了。现在回忆起来无界空间当时做对了什么事,让你们能够在这么多联合办公空间的创业公司中一直保持在头部?

Randy: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定位自己是主打年轻的创业者群体,我觉得我们在细分市场选择方面做的非常准,因为当时团队中我是25岁,我的合伙人是26岁,整个高管团队基本没有超过30岁的,通过定位自己是最懂90后的创业空间,从而吸引来的创业项目不管是第一批还是后面的,都是年轻且质量非常好的项目,这也让我们在业内的口碑迅速区分开来。

在早期的时候,我们的宣传路径以及获客渠道,就跟大部分在行业里的玩家不一样,使得我们有一个更好的个体模型。在15至17年期间,我们用很少的钱做了非常好的业绩,在整个行业都是亏损的时候,我们还能实现某些月份甚至某些季度都盈利的水平。所以我觉得

定位差异化是区分我们和别人的最关键的要素。

张野:当时为什么选择与优客工场合并,而不是继续独立向前冲?这个事当时我们好像还有一些不同的意见。

Randy:对,当时我记得咱们分歧还挺多的,在17年的时候,从宏观数据来看,我们发现了一些底层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租户量,潜在租户量在快速的变少,同期未来几年写字楼的新增量又在变多,所以这意味着其实会有大量的新增面积出来,但是租户又不多。

所以在这个节点我们意识到需要快速拿更多的钱去过冬,但是发现我们团队的基因,跟优客工场这种玩家来比较,他们的优势比我们大太多了。我们本身是一个年轻团队,好处在于我们能发现一些差异化的东西,比如说打年轻的创业者这个群体比别人做的好。但是在资本端,大钱还是会倾向一些比较有经验的创业者,或者是大佬。在行业里优客工场的融资能力一直是最强的,当时他们拿的钱接近我们的10倍,但合并的时候,我们的收入是他的1/3,所以我们感受到想靠自己的力量去拿更多钱去为过冬准备,是件很难的事情。并不是说做不到,而是说做到优客工场的融资量级几乎不可能,所以我们需要找一个最有效的办法去过冬,优客在资本端有很大的力量,无界在运营上又非常有优势,两者合并在一起必然是一种强强联合的方式。

张野:自己创立的企业,不再受自己的管控,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Randy:其实这件事非常难,也是挣扎了很久。但我觉得从创始人角度考虑,创业时间越长,越觉得做决定的时候一定要把感性和理性分开,虽然感性的东西是逃不掉的,但是得用理性去分析。我记得在合并的那天,我们有一个很棒的仪式,大家很开心,之后还喝了一杯,其实等我回到家还是忍不住哭了一会儿,因为感觉像把自己的孩子送给了别人。而且后来面对团队的时候也很难,因为大家都是为了能够把公司做到行业最大,抱着希望去改变这个行业的梦想创业的,没有人创业是为了最后把公司卖掉,所以对团队我觉得当时是最难交代。

虽然理性上我们都认为这是必走的一条路,但是感性上整个团队还是很难过的。我觉得当时合并的那一刻,50%是开心,另外50%是非常大的伤心。

张野:被并购的过程整体比较顺利,但事后也经历了很多波折,尤其是整体交付这个过程接连不断的遇到了不少困难,最后你们团队牺牲了很多利益来保障投资机构的权益。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态去对待这样的事,才能够最终实现了一个比较完整的交付?

Randy:肯定是不是所有东西都会像预想的那么顺利,我觉得这和创业是一样的。尤其是融天使的时候,梦想都是很美好,但是企业不断的成长,越往后会发现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偏差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整个过程,我们虽然处在一个比较挣扎的状态,但是还是一直坚持一定要把完整的把交割做完,才能是给到投资人一个好的交代。因为合并时发现,我们在17年看到的市场情况,自18年开始发生且快速的恶化,整个联合办公已经开始冷下来了,然后19年WEWORK爆雷,就会看到整个行业想融资都变成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只有行业龙头企业才有一定的机会。

所以在如此的市场情况下,我们觉得一定得把交易做完,才是最理性的一个方式。当时谈到一些牺牲利益的时候,我们团队一开始就一致就决定了不牺牲投资人的利益,因为整个过程我们非常感激,对于我来说也是第一次创业,非常感激每一个支持我们的投资人。现在创业时间长了回头来看,我觉得天使投资人还挺有勇气的,选择支持一个那么年轻那么无知的创业者,假如我能做投资,在那个节点遇到当年的我,可能都不会投资,所以对投资人是更加感激的。希望他们支持了我们,选择了我们,我们不能在碰到问题了以后,也让他们去牺牲利益,最终有幸保证了投资人的利益,让团队做一些牺牲。

我们团队好处是在于年轻,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创业,所以也没关系。我们继续在做自己新的东西,包括现在在做的inDeco,利益上的东西即使短期没了,长期总可以赚回来的,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都保持这样一个心态。

张野:你离开优客工场之后就创立了一个新公司inDeco,新型的工装解决方案,我们马上要搬去新办公室,也是inDeco在做的装修。整个过程环节体验还是很标准的。为什么要做这个方向?和当时无界空间的创业有没有关系?

Randy:我觉得有绝对性的关系,没有任何一个小朋友在长大的过程中想着未来要当一个包工头,这不可能是任何人的一个梦想。尤其是我8岁去了美国,在美国长大,可能以前根本没想到现在会是这么大一个包工头。

但是在做无界空间的过程中,我们融到很多钱,其实都花在设计和装修上了。我们发现这个行业里的痛点实在太大了,从设计师和装修公司扯皮,到整个工程管理,到偷工减料,以及过程不透明化,再到每个项目都有多多少少一定增项,这些问题基本是在我们的做无界的过程中体验到的,且发现真的是无解的,而且行业里没有一个人在做这件事,那么就决定我们来做,成立inDeco。核心还是觉得这个市场很大,而且问题非常明显,我们希望能做出一点贡献来改变这个行业。

现在inDeco发展的比较快,将近300人了,同时也正在筹备,明年把我们自己的内部用来提升效率的这些工具和软件开放给其他装修公司,希望能赋能整个行业里的玩家,让他们能做的更好,给客户有更多的服务。

所以也很感谢无界这次创业过程,让我看到有机会能够进军装修这件事。虽然现在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包工头,但是我们对能改变这个行业还是充满了激情,最终希望让大家的空间变得更健康、更幸福。

inDeco深圳办公室开业

张野:优客工场这次是通过SPAC来上市的(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这次以这样的方式上市,也算是给国内的创业者展示了还有这样一种在美国已经比较成熟的产业,可以去实现资本化登陆二级市场,你觉得什么样的创业公司比较适合 SPAC这种模式?

Randy:我自己认为其实大部分公司都值得考虑将SPAC作为一种武器。资本市场有多种渠道,但在国内大家的想法还是太单一,可能有些人会觉得只有一些比较差的公司才会通过SPAC去上市。但是在美国资本市场已经发现远远不是这个情况了,今年美国其实有50%的IPO市场是依靠SPAC,有一些非常大的公司,比如说Opendoor通过SPAC这种方式以10亿美金上市,所以是完全改变了一些传统大家对SPAC的看法。

对创业者来说,这一定是个好事,SPAC的优势在于第一它的速度快,传统情况要做IPO基本上是9个月到一年的一个筹备期起。且很有可能是你在上市前一年到一年半就得做一系列的准备,但是如果你找到好的SPAC,谈好后基本上3~6个月的时间就能顺利的上市。第二是相对来说它的成本也是比较可控的,而且某种意义上会比纯上市的直接成本低一些,所以我觉得SPAC是值得所有创业公司去考虑的一种方式。它不限于任何行业和任何阶段,在资本市场上可以多一个武器。

张野:最后一个问题,除了投资人和创业者关系之外,咱们还有另外一个关系,都是康奈尔大学的校友,康奈尔大学在国内创业的势头或者说创业热情不是特别高,在这儿能不能对康奈尔大学的校友以及准备创业的校友说点什么?

Randy:加油~我觉得创业这条路很难,但是其实康奈尔的校友们都是很愿意互相帮助的,在资本圈也好,创业圈也好,虽然不是那么多,但是康奈尔的校友只要你主动找他们,他们一定是愿意跟你交流或者是帮忙的,在整个过程中,我还是鼓励大家,假如选择这条路,就好好加油,走这条路非常难,但是千万不要不敢找康奈尔校友来帮忙。因为像我们互相支持的力度还是非常大的。

 

本文系作者青山资本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2420 钛粉71674 钛粉25859 钛粉15018 钛粉46336 钛粉65387
439人已赞赏 >
439换成打赏总人数439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医疗健康

    获投289亿元

  • 2

    企业应用

    获投163亿元

  • 3

    互联网应用与服务

    获投79亿元

  • 1

    Coatue

    热度值18690

  • 2

    Insight Partners

    热度值16562

  • 3

    高瓴创投

    热度值15319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