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以贷养贷”:我做催款人月入2万,还款人子债父偿

显微故事

显微故事

· 11月20日

他们的故事,会让你看到网贷的残酷真相。

播放 暂停

年轻人“以贷养贷”:我做催款人月入2万,还款人子债父偿

00:00 10:2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显微故事,作者丨Eric,编辑丨元一 清淮

网贷,已经是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心病。

门槛低、申请便利,让很多人遇到资金周转困难时,第一时间选择网贷。

这笔“飞来之财”来得太轻松,以至于来得快、花得快,但无力偿还则会面临极高的利息和不堪其扰的催收。

有些人为了躲避眼前的难关,会选择“以贷养贷”,从而陷入套路贷的深渊,最终会迎来滚雪球似的债务堆积和一系列连锁反应。

本期显微故事采访了三位网贷亲历者,他们之中:

有的人为交学费初次接触网贷,却逐渐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最终沦为还款机器;

有的人一生教书育人,却在晚年被儿子拉下水,不得不卖菜还债;

有的人替网贷平台催收,亲手把债务人推进火坑,因此承受良心的谴责。

他们的故事,会让你看到网贷的残酷真相。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我退休后为儿子还130万,年轻人贷款最后遭罪的还是父母

宁老师,59岁,西安

我是个老师,兢兢业业地教了一辈子书,本来以为晚年能享享清福,没想到还是落到需要卖菜还债的下场。

两年前,我的生活很平静:儿子结了婚,儿媳怀着身孕,还有几个月就能享受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然而,一通电话把这一切得粉碎

电话那头的人自称xx贷的工作人员,说我儿子在他们平台上借了5万块钱,已逾期三个月。

一开始我以为遇到了电话诈骗。

我儿子工作稳定,薪资也不错,又没什么需要特别花钱的地方,怎么可能接触网贷?

但很快,XX贷、XX平台的电话接二连三打到我家,全是催我儿子还款的。

我这才意识到,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我赶紧给儿子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全身都在发抖

电话里,儿子终于向我坦白了实情:他迷上了网赌,越赌越大,前前后后已经砸进去近80万元。

说着说着,儿子哭了起来,这是自我爸在他9岁那年去世后,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哭

我们都知道,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如果他真能负的起这个责任,我就不会接到那么多电话了。

我们花了整整一天来算他到底欠了多少钱,虽然早已做好心里准备,但是结果还是让我们感到震惊,欠的债连本带利,竟高达130多万元

这笔钱能在市里全款买下五六套房,对于我们这种小镇普通家庭来说,更是一个天文数字,他竟在短短一年半内挥霍一空。

我五十多年的人生里,头一次感到绝望

我本来打算用我存着养老的积蓄替他还债,没想到债务如此庞大,我那点棺材本根本于事无补。

我们全家人开始了漫长的还债路

儿媳有孕在身,无法工作,维持生计只能靠我和儿子两个人。

儿子在外面找了好几份兼职,而我年纪大了,无法回到校园讲课,工厂也不要我,只能自己种点菜拿到菜场上卖。

很快,我的身体就承受不住这种起早贪黑的劳作,风湿和腰腿疼痛的频率越来越高。

比起身体,我心理上的压力更大,更难以缓解。

我吃不下饭,整夜整夜地睡不着,难得迷糊一会儿就被噩梦惊醒,不是梦到债主上门打砸,就是梦到被泼油漆、被邻居指指点点。

短短两年,我整个人像老了二十岁

最令人绝望的是,我们这么努力,到现在也才还了二十多万,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每一笔网贷背后,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挣扎,更是一个家庭的沉沦

助学贷后我成了“还款机器”,打多份兼职都还不上一天欠下的债

小琪,25岁,广东

过去3年,我的生活只围绕着一件事——还贷

我家境不好,大专毕业后一直靠兼职才能勉强养活自己

三年前,我刚开始读专升本,升上本科后学费突然翻了一倍多,将近14000元。

但是助学贷款只能申请到8000元,剩下的6000元得自己想办法解决。

正在焦头烂额之际,我手机上的一款app忽然弹出一条网贷广告,“最低6000元”的大字占了半个屏幕。

若在平时,我一定会不假思索地关掉广告,但那时的我满脑子都是学费的事,于是就鬼使神差地点了进去。

申请贷款的流程非常简单,跟着引导一步步做就行。

上传身份证照片时,我有过片刻的犹豫,但很快就屈服于迫在眉睫的学费,暂且将隐私问题抛诸脑后

因为信用良好,我申请到了12000元额度的贷款,没过几分钟就到账了。

我用其中的6000元补齐了学费,剩下6000元准备存起来,以减轻分期还款的压力。

但古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

账上有了钱,不知不觉间,我花钱也变得大手大脚起来,很快就花光了之前存下的一点积蓄,又开始动那6000元贷款。

因为这些钱来得毫不费劲,花出去也丝毫不觉得心疼,不到两个月,我竟然把所有的钱花一干二净

眼看还款日将近,我却连一周的伙食费都拿不出,更别提还款了。

为了解决窘境,我又从另一个平台借了一笔钱。

和上次如出一辙,借到的钱还完款后还多出好几千块,我又大手大脚地花起来。

渐渐地,我欠的债滚雪球一样越积越多,每个月要还的金额也不断上升。

我慢慢意识到,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撑不了多久,却仍然选择掩耳盗铃,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天真地想,我马上就要毕业了,等我开始工作,很快就可以把窟窿补上

毕业后,我来到深圳,也顺利地找到了工作,但每个月的薪水只是杯水车薪,根本不够还款。

我只得又额外接了两份兼职,忙起来一天只能睡5、6个小时,却仍然眼睁睁看着我的全部收入投进一个个网贷平台的黑洞里。

我仿佛变成了一架还款机器,每天睁开眼就看到无数催收短信,晚上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连梦里都是追债的电话铃声。

即使如此,我仍然不堪重负、屡次违约,征信记录也因此留下了污点,无法办理信用卡,也不能再从其他平台借到钱,只能用各种借口向身边的朋友借钱。

渐渐的,我一个朋友也没有了

压力最大的时候,我真想一了百了,结束这种看不到希望的日子。

但我又想:如果我死了,债务就会落到我年迈的父母头上,我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能重来一次,我死也不会选择网贷。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我只能背着我的债务继续活下去。

催款人月收入过2万,我让女大学生背上了30多万的债务

八弟,27岁,广西

干我们这一行的,以前被称为混混,现在有了个体面的称呼——催收员

我是从广西一所三流大专毕业的,在初中同学的介绍下,做了门槛相对较低的网贷催收员。

我们的工作内容就是每天坐在格子间里打电话。

每周组长会分配新的催收名单给我们,我们按着名单一个个电话打过去,用话术向对方施压,最终目的是催他们还款。

每催回一笔钱,我们都能拿到一定的提成,催到的越多收入越高。

比如带我入行的同学,从小就伶牙利嘴,平均每个月能挣2万元左右。

按照规定,催收电话最多只能每天早上和下午各打两次,而且要用公司的座机打,有的人看到“0”开头的号码会直接拒接

所以为了业绩,我们都会私下另外买好几部老人机,再买几张不需要实名注册的大王卡,这种手机号打出去的电话,被接听的概率远高于座机号。

这种不间断的电话加短信轰炸,给人带来的心理压力非常大,很少有人能扛住

有的人一开始不接听,但只要接了一次,我们就有把握攻破对方的心理防线。

我入行第三个月的时候,成功催收了一个女大学生贷款人

那个女生在网贷平台上借了36000元,分12期,算上利息每期要还接近3600元。由于没有经济来源,她根本还不上

那时国家还没有出台清理整顿校园贷的规定,这样的单子在我们眼里是个“香饽饽”。

学生一般脸皮薄,害怕被催债,我们就会乘机推荐其他贷款平台,让他们以贷养贷。这样,我们不仅可以拿到催收的提成,还可以拿到新平台的“服务费”。

再不济,还有学生父母托底,不管如何,我们都有得赚。

我前前后后给那位女大学生打了一个多星期的电话,吓唬她要联系她通讯录里所有的人。同时,另一位同事配合我的节奏,不停地跟她推荐新的贷款产品。

在我们的两面夹击下,她很快就在新的平台贷了款,把我这边的债还上了

这一单让我和同事都赚了一大笔,还升了职。

半年后,我当上了主管,开始忙新的工作,逐渐淡忘了这件事。

直到有一天,手下的组长向我反映,有个“老赖”一直催不下来。我一看资料,竟然是以前那个女大学生。

当时她已经深陷套路贷的大坑,在十几个平台上借款,欠了一共30多万元。

这么大一个窟窿,即使她已经走出社会,有了工作和收入,也难以填上,她的那点工资甚至连利息都不够

由于频繁逾期,她的征信已经被拉黑,再也借不出钱,无法继续“以贷养贷”的恶性循环。

催收员逼了她几个月,最后由我亲自出马,终于击破了她的心理防线。她在电话里几度哽咽,最终承诺会跟父母摊牌,尽快还上欠款。

我不知道,如果半年前我没有故意引导她,她是否会走上以贷养贷这条路。

但我知道,从36000元滚到30多万元,这已足够把她的家庭压垮。

这件事一直重重地压在我心头,最后,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决定彻底离开这个行业

我再也不想靠近网贷了。

本文系作者显微故事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