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义乌,每天都是双11

财经无忌

财经无忌

· 11月14日

在北下朱,随处可见的就是全国各地的车牌,和无数举着自拍杆的野生主播们

播放 暂停

在义乌,每天都是双11

00:00 14:00

文丨财经无忌,作者丨韦航

2020年的双11,比以往来得都更早一些。

10月21日,薇娅和李佳琦两位头部主播提前PK,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两人直播间的GMV总和接近80亿元人民币。

在最后一场直播里,薇娅带货GMV约为11.06亿,而李佳琦带货GMV是6.96亿,加起来有18亿。

阿里巴巴数据显示,薇娅、李佳琦依旧分别坐在淘宝直播冠亚军的位置;双11期间,淘宝直播诞生了28个成交超1亿元的直播间,最终天猫成交额突破4982亿元。

这场盛大的购物盛宴,跨度时间之长,令人惊讶。

然而这种疯狂,早已在“网红直播第一村”浙江义乌北下朱村随处可见。

一年前,江北下朱,这个位于义乌市郊的农民回迁新村,还是寂寂无闻,但随着疫情的发酵,国内外贸生意的受阻,出口的生意不得不转内销,伴随着直播经济和国人足不出户的大背景,讲北下朱一下子火了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下朱村,吸引我们关注的不仅有各式各样的的店铺,还有为主道路主干道旁边的凉亭。

这些凉亭不仅是为了好看,另外一个的作用就是天南海北的主播们驻足休息。

作者韦航现场拍摄

自从北下朱村网红直播第一村的名声,一炮打响后,在北下朱随处可见的就是全国各地的车牌,和无数举着自拍杆的野生主播们,在这其中,有人刚刚而来,有人匆匆离去,还有人选择继续坚持。

如同美国淘金热一般,北下朱像一个巨大的流量池,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淘金者,一批又一批的人群正快速迭代。

好奇的新手主播,不只有年轻人

江北下朱,网红直播村,在这个不足0.5平方公里的小村子里,99栋楼房里数千名供货商和上万名主播。

直播,网红,爆款,充斥着整个北下朱。在这里,你能发现9.9元十片装,直播带货包邮,商家还能赚5块的面膜。

作者韦航现场拍摄

同时,无论是开三轮的,还是开保时捷的,晚上就有可能是一名主播,一晚十几万的暴富梦想吸引着全国年轻人来这里寻梦。

据了解,新人过来直播,一晚上十几万件的销量都时有出现。巨大的财富梦想,吸引着各种职业的人,都来这里淘金。

宣哥就是其中一位,在来之前他从事建筑行业,赔了几十万。

在听闻北下朱的造富神话之后,顶着炎热天,他来到北下朱,做起了直播,最初的产品是卖垃圾袋,为了卖出产品,他想的视频创意是垃圾袋能装下西瓜,令人意外的是突然爆了单,半个月期间就挣了十几万。

他认为,北下朱最大的优势就是零成本创业,一部手机就可行走天下,在这里拍摄视频有着比较好的氛围,还会有人给你出创意帮你拍视频。当你拍视频之时,有人围观也是家常便饭。

半个月就挣几十万,他感到深深的运气,似乎离还完债务,就只有一步之遥。在义乌,一年之内,不买房不买车,就没有任何意义。

遍地黄金,打包发货能发财,干快递也能发财,就算捡纸箱子也能发财,不到一万不下播,来哥坚信,在北下朱一定能赚个盆丰钵满。

外面的人看北下朱村的人,是疯子,北下朱村看外面的人,是傻子。

直播并不一定适合每一个行业的人,好奇的新手主播,不只有年轻人。

一位50多岁的律师从业者来到这里,首次直播却显得局促和紧张。

不久之前,他看到儿子在拍摄视频,却不敢上传,他敏感的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以往他在法庭上挥洒自如,只能服务几百人,但他发现直播是个技术活。

这位律师也认为,通过直播他能接触更多的人,这种可视化的一对多模式会对律师行业产生巨大的冲击。

他的目的却不在于销售额,而在于想给自己的儿子树立一个榜样,想服务更多的人,创造更大的价值。

另外一位普通创业者也直言,昨天晚上的想法,第二天便买车票来到这里,自己从前卖过饼,洗过油烟机,这么多年还是那么穷,来这里就是为了拼一把,但对下一步打算却一片空白。

正如他的微信名一般,要活出别致骄傲。

11月的夜晚有些清冷,秋风似乎正吹散村里供应商和主播们的热情。晚上8点以后,沿街便只剩下零星的光点,尚未关门的店铺里,也多是百无聊赖玩着手机,或是带着职业笑容拨弄着货品的主播们。

在拍完一天视频后,直播新人看着自己屈指可数的播放量,心理落差很大,一夜造富似乎并不适合每一个人。

离双十一还有几天的时候,很多媒体都会来到北下朱,寻找双十一的气氛,但在主播眼中,每天都有服务,每天都要赚钱,平时就是打折价格战,每天都是双十一。

为了拿到尽量好的一手的货源,主播们每个商品都要跑六七个商家,不同商家从不同工厂拿货,哪怕包装一模一样,质量也是参差不齐的,所以必须比价、比质量,再定哪一家的货。

北下朱就像一个熔炉,电商和直播是基础,全国各地的主播们更像源源不断的燃料,不断更新,不断消耗。

在北下朱,这是一个刷脸的地方,更是一个寻求刺激的时代,也是一个喜新厌旧的地方。

低调的大主播和供货商

提起钟永平,在北下朱无人不知。

小商品批发老板钟永平在这里已经待了8年,见证了这里从一个小村落变成如今的“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

2016年北下朱还是一个微商村,还是打着擦边球的小村落,义乌商贸城的老板们都不屑于来这里。

他认为,北下朱的市场都是通货,并没有独家概念,这个市场有着很大的魅力,低价而便宜,一件皮衣卖48,就看你敢不敢买,在超市里卖20元的自热锅,这里只要半价。

作者韦航现场拍摄

主播在供货商拿货,以市场价半价卖都能赚钱。

2013年上半年,已经摆了很多年地摊的钟永平,来到国际商贸城寻找货源,在同样摆地摊的朋友牵线搭桥后,决定留在北下朱,做地摊货批发。

一楼门店展示,地下仓库仓储,货运市场发货,全链条无缝衔接,加上1200家门店产品量大并集中,都是其他产业园不具备的优势。

他通过与主播的紧密合作,已经赚得千万身家。

但现在随着房租的上涨,钟永平决定在周围租金较低的地方寻找位置,比如旁边的下落宅,东付宅。

转租的店铺越来越多,以他所在店铺的斜对面,今年已经换了三家店,他认为其很难撑到年底。

目前北下朱的租房市场火热,两间商铺年租金达五十万,去年还是二十多万,微博的利润让供货商难以为继,钱似乎都给房东赚取了。

店家还要负担人力成本,仓库成本。

同时,转租的价格暴涨,月租金从五六万转手到八九万,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在媒体报道中一片欣欣向荣的情况,实则两极分化。

在另外一位刚进入北下朱的供货商韩东眼中,他今年3月份进入北下朱,却发现大客户和大主播已经不到北下朱,客流量已经比上半年少了一半,大客户已经有成熟供应链渠道,或者直接对接工厂。

当然不同的店不一样,渠道竞争很大,有的店以散客为主,有的店则靠外围客户和线下客户。

对于已经成名的大主播而言,北下朱已经是一个低端市场,超过八十万粉丝的主播已经不在北下朱,从北下朱创业起步的带货主播举例,坐拥750万粉丝的安若溪曾在北下朱搞过几次直播,几乎次次都卖断货。但是没过多久,安若溪团队就离开了北下朱,加入了辛巴团队。

作者韦航现场拍摄

在杭州,有更成熟的MCN机构和更成熟的供应链,还能赚更多的钱。

随着今年全民直播的兴起,再多的流量也会被稀释掉了,以往厉害的主播也不冒泡了,闷声发大财。

目前韩东准备转让店铺,不是不赚钱,半年早已赚了800万。

但他认为投入回报比还不高,他要做更大的生意,那就是直接进行生产。

他认为,主播创造不了爆款,他们只来工厂或供货商那里选品,而在上游的工厂总能敏感的发现市场的焦点,消费者也不知道什么好,上游有什么就会卖什么。

当整个市场都在卖一种产品之时,这个产品就会是爆品。

除此之外,盯上北下朱还有别的商人。

在义乌国际商贸城有3家主营帽子店铺的顾子豪,把店也开到了北下朱。

以前顾子豪的业务主要帽子假发为主,主要出口东南亚和非洲,国际订单的减少逼着顾子豪一家的帽子生意要转内销。

去年能赚七八百万的生意,今年生意实在不太好。

他坦诚,以前没做过北下朱的生意,两年前还看不上,但现在没生意了,大多数义乌商贸城商人都想冲进来,问题却在于大多数外贸款式打内销,效果并不是太好。

北下朱的生意优势在于电商渠道的广阔,而义乌商贸城的商人优势在于资金量大,并且有工厂。

但他认为北下朱的房租也偏高。

目前北下朱的竞争对手还有旁边的白岸头村,其喊出了三年不涨房租的口号,吸引了钟永平等人入驻。

一位被北下朱电商协会的人跟我们说,他们也在探讨人才公寓的模式,也希望有关部门叶能关注他们的意见。

毕竟摸着石头过河的北下朱,不想成为第二个青岩刘。

还在坚持的东北老哥

人们总是看到金字塔的顶端,却没有看到下面埋藏的尸骨,这是一位东北老哥边抽烟,边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

晖哥是他的平台账号名称,他本性王,周围人叫他老王。

过了而立之年的老王,出生于黑龙江黑河,早年在北京干过夜总会,卖过保险,还当过厨师,那时直播软件只是他平常娱乐的APP。

北漂失败心灰意冷的他,回到老家以开出租为生,由于对直播感兴趣,他半年前坐飞机来到2000公里外的义乌。

由于北下朱房租太贵,他在周围村落租了一个单间,只要1000元。

但第一天他就被割了韭菜,如同给淘金者卖水一般直播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北下朱一家开办不久的直播培训机构:课程7天1980,老师基本没有资质,培训机构的人声称,直播风口就是刚需,这个价格根本不贵。

老王在“学习”了拍摄课程后,接连的成本随之而来,注册账号保证金,前期也投入了几万元不等的成本。

而拍段子也不是一帆风顺,刚开始,他基本是偷偷在店里拍段子或视频,因为供货商不愿意透露出自己的底价。

随着精选联盟的出现,越来越多的商家愿意给主播进店拍摄,随拍随走,供货商将价格压倒最低后,让利与主播,无数个新手小白拍完视频后,就可以附上链接,一旦某个视频爆单,供货商便赚的盆满钵满。

数月利润破千万,也不在话下,这是一个暴利的行业。

作者韦航现场拍摄

同时,供货商跟大主播的合作并不多,因为大主播压价供货商压得更狠,还有高昂的坑位费,相比而言,他们更喜欢小白主播。

为了吸引小白主播,有的实力雄厚的店家,会买下保时捷给主播摆拍段子或直播。

对于老王来说,其拍视频是个技术派,擅长研究平台规则,自称旁门左道。在跟我们聊天之前,刚刚弄好1000粉丝,并爆了几十单,这让他极为得意。

他指着另外一位来自长春的老乡说,这个哥们比我勤奋多了,来了半年天天拍视频,但他只关注内容,有时经常被封号,并不交流沟通,所以一直没有爆单,拍视频得讲究创意和想法。

在他眼中,美女号成爆款非常容易,普通的号需要更多的创意。

在北下朱,你总会听到一些暴富的故事,有人弹尽粮绝兜里只剩几百块,为了寻求创意,跑到附近的湿地拍段子,最终绝地求生。

花着自己的钱,前三四个月都没有收入的人,比比皆是。

有人说,这就是赌徒,这就是买彩票,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赌徒都没有他们用心。

说到这里,老王也叹了口气,说一夜暴富真的很难,很看运气,有时也陷入迷茫和绝望。

同样拍同一个视频,你帮别人拍的段子,想的段子,拍的一模一样,一晚上别人赚十几万,他爆了我没爆,这种嫉妒叹息的心理,让他一晚都睡不着,也不知道来这里创业是不是对的,陷入了迷茫和绝望。

但他同样充满了希望,他相信这是个零成本创业的机会,在北下朱目前也有20多个能挣钱的主播,比如燕姐就是与前面提到的钟永平合作,一夜暴富,早已开上了保时捷。

义乌是个很有市场活力的地方,特别适合没有文凭没有背景的小年轻闯一闯。这里从来不缺梦想,热潮虽退去,总有人不愿醒。

在北下朱夜晚的余晖中,我们问东北老哥:你还能坚持多久,他淡然一笑:非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年。

本文系作者财经无忌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