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我童年的记忆,听上去很苍老,像是起点便是终点。” | “柏林人”故事

摄影师冯昱

摄影师冯昱

· 11月19日

“我叫Maya。在德国出生,瑞士,英国长大,4年前回到了柏林。我是音乐人也是画家。”

播放 暂停

“它是我童年的记忆,听上去很苍老,像是起点便是终点。” | “柏林人”故事

00:00 08:11

摄影师说:

今年年初,因为疫情我们彻底被卡在了柏林。我作为一个“异乡人”,瞬间踩空在陌生的环境中。病毒四处蔓延,我无法工作,居无定所,不知何日能回国,打开电视就是疫情和国际关系紧张…...

起初的日子,媒体又爆出亚洲人在国外被歧视。实话说,我出门当然会紧张,家人朋友也让我外出多注意,但我不喜欢这种状态,我反而更渴望交流。

于是,我开始了拍摄项目——“柏林人”,找遇到的人聊柏林,聊他们的故事。

“我叫Maya,在德国出生,瑞士,英国长大,4年前回到了柏林”

我叫Maya。在德国出生,瑞士,英国长大,4年前回到了柏林。我是音乐人也是画家。

“昨天你做梦了吗?”

我最近在做个很有意思的项目,为一部电影配乐。电影的导演是德国一位有名的艺术片导演,他今年80多岁了,给了我很多启发。

昨天早上他给我来电话,问:“昨天你做梦了吗?”

我说:“我记得梦见了一只猴子......”

他接着说:“你试着感受一下,你坐在一棵大树上,树上有很多很多鸟,它们的叫声很大。你听见一只鸟叫得尤其响亮,仿佛就在你的耳边,但它其实站在树的最顶端。你可以做一首曲子把你梦到的猴子和这个感受放在一起吗?长度是1分钟,谢谢。”(“Maya探访花絮”视频中的BGM正是这首曲子。)

其实最开始和他工作时,我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样的音乐?我不知道他要什么乐器,什么风格,也没有样本,而且这些他都不感兴趣。

他感兴趣的是,给我方向和空间,把我的“声音”融进去。我觉得能和他一起工作简直太棒了。

在伦敦的日子,我做保姆,清洁工,酒保,我做过各种工作...

我从小喜欢画画和音乐。高中毕业后,我很想去艺术大学。

17岁,我第一次做了个比较大的艺术项目,是绘画,音乐和投影在一起的。随后我被一所大学录取了。

但我没有足够的钱付学费。我父母在我小时候分手了,我跟妈妈一起生活,她不想为我付学费。在瑞士,如果你是贫困家庭是可以申请国家助学,但是我妈有足够的钱只是不想付,因此我也没法申请助学。

于是我就去酒店上了4年班。21岁时,我有个大胆地设想,我想去伦敦学艺术!我决定先去伦敦一周,到那边再具体想办法。比如,我可以和那边的老师谈谈,是不是能在学校里找个工作交换学费?但是,最后也没成功…...

可我还是决定留在了伦敦,我也在那里边打工边在俱乐部放音乐,继续做艺术。

有一天,有个音乐公司的人找到我,问我是不是愿意为他工作?我说:“当然!”在伦敦的日子,我做保姆,清洁工,酒保,我做过各种工作......然后,我便开始在音乐工作室上班了,也开始学习制作音乐,这成了我的工作。

这个行业中坚力量是男性,作为一个年轻女音乐人,最开始是要很努力才能让人严肃的对待我。我不需要抱怨,因为如果我是男的又长得丑,可能连第一个展示的机会都很难有。不过在最开始时,我是很咄咄逼人的,特别是对那些不严肃看待我的男人,我会很不友好。但当我越来越老,这些就都不是问题了。

我小时候,父亲对我特别严厉。比如整个假期,我都只能在家,不可以出去玩;因此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习惯独处和专注。我可以花很多个小时画画,弹吉他。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对我来说也是个好事,只要是我感兴趣的,我都可以潜伏到最深,自己去挖掘学习。

我现在做的大部分都是自学的,最终也没上成大学。不过很重要的还有,我的成长中有很多艺术家朋友给了我帮助和启发。

“我每天9点起床,就算前一天喝多了也不会变”

我每天9点起床,就算前一天喝多了也不会变。画画到下午1点,吃午饭,下午我做爱或者睡觉。4,5点开始工作(做音乐)。

4年前,我回到柏林。我很喜欢这里,柏林在艺术方面是一个很包容的地方,它可以接受很多试验性的东西。比如艺术中的暴力风格,在其他地方别人会说哦太酷了,但是没人会真的让这个项目进行下去,而柏林却真的可以。

另外来柏林的人不是为了赚大钱,想赚大钱去慕尼黑或法兰克福。这里的人的价值观会和我更近似。

我们当然需要钱,但是享受生活,探索新的东西,认识朋友比仅仅赚钱更有意思。

我觉得钱只是个元素,是让我存活用的,我没兴趣去收集很多钱。我的人生经历中有很多很穷的阶段,现在我没有这些问题了,我很开心。

我只对艺术感兴趣,还有文学。我的贵的东西是我的音乐设备,我没有珠宝和高级家具,我觉得那些都是转瞬即逝的东西。

她能看到她的女儿是自由的,女儿可以做自己更好”

我妈妈是德国人,爸爸是罗马尼亚人。爸爸那边更传统一些,记得24岁的时候,我奶奶和我说:“你要长大了,现在已经有点晚了。你在伦敦干嘛?回来结婚吧。”

我说我不要。那会儿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同性恋…...

我妈妈家那边对我的态度不太相同。我的姥姥也是一名画家,很早和姥爷离婚了,独自带3个孩子。我妈妈小时候生活经济很不稳定,我父母离婚后,妈妈找了我现在的继父,他不算有钱人,但能给我妈妈稳定的生活保障。

我妈妈那代人很开放,在西德很自由的环境里长大,赶上嬉皮,女权运动。她从不催我结婚或者生小孩。我想她能看到她的女儿是自由的,女儿可以做自己更好。

对我来说,我认为我长大了,但不一定对所有人说都算长大。每个人的价值观和环境不同。

很多人长大后,都承担着他们不想要的责任,我想他们选择这些只是因为其他人都有。而我觉得我不犯法,可以自己养活自己,有朋友,这就是长大了。还要什么呢?

Maya画作,最好的朋友

最近,我男友的妹妹很生气的和我说:“你对待生活就像在游乐场! ”我当时被刺激到,说:“你懂什么?你才多大?知道什么是生活?!”

我们争吵起来,但是回到家我又想了一下,我觉得她说得对!能有人这么评价我很好,我就是这样的。

我喜欢玩,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什么是真的?什么假的?我也不认为有绝对的真实和现实,我只是在和现实玩耍。

我认为现实发生在一个个瞬间之间。我爱这些瞬间之间,它们对我来说是真实的。

了解更多的Maya信息 Instagram@maya.schenk soundcloud.com/mayaschenk

我最近还做了一首曲子。那位导演和我说:“有些味道让你想到你的童年,是温暖的,但同时又是令人担忧的。你在成长为一个成人之前,需要按照你的父母去行事,还不能完全决定自己。这种感觉你可以做一首曲子吗?”

我做了这首歌,它是我童年的记忆,听上去很苍老,像是起点便是终点。(终)

Maya的推荐丨宝藏唱片店

1.Hard Wax 唱片店

Paul-Lincke-Ufer 44a,10999 Berlin

特色:Techno 和 House。

2.Soultrade 唱片店

Sanderstr.29,12047 Berlin

特色:Funk, Jazz 和 Hip Hop 。

3.Bis Aufs Messer 唱片店

Marchlewskistr. 107 , 10243 Berlin

特色:Punkrock 和其它少见的唱片。

【钛媒体作者介绍:冯昱,公众号:冯昱摄影工作室  新浪微博@摄影师冯昱 】

本文系作者摄影师冯昱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