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想要证明,即使这里有过那段历史,他还是可以在这里生活。”| “柏林人”故事

摄影师冯昱

摄影师冯昱

· 2020.11.18

“我叫Sigalit,出生在以色列,是一名歌舞剧演员。1981年,10岁的我跟随父母来到了柏林。”

播放 暂停

“他是想要证明,即使这里有过那段历史,他还是可以在这里生活。”| “柏林人”故事

00:00 09:01

摄影师说:

今年年初,因为疫情我们彻底被卡在了柏林。我作为一个“异乡人”,瞬间踩空在陌生的环境中。病毒四处蔓延,我无法工作,居无定所,不知何日能回国,打开电视就是疫情和国际关系紧张…

起初的日子,媒体又爆出亚洲人在国外被歧视。实话说,我出门当然会紧张,家人朋友也让我外出多注意,但我不喜欢这种状态,我反而更渴望交流。

于是,我开始了拍摄项目——“柏林人”,找遇到的人聊柏林,聊他们的故事。

“我叫Sigalit,出生在以色列,1981年来到柏林”

 我叫Sigalit,出生在以色列,是一名歌舞剧演员。1981年,10岁的我跟随父母来到了柏林。

我是犹太人,我的父母也都是犹太人。他们本身并不来自以色列,妈妈来自苏联,爸爸来自奥地利。我爸爸小时候经历了犹太大屠杀;他的童年在隔都*,被迫与家人分开,家人都被带到犹太集中营了。

Sigalit的母亲

我的父母在罗马尼亚相遇,一起搬去了犹太人的梦想朝圣地——以色列。但我妈妈在以色列的感觉一直不好,她不喜欢以色列的文化和气候,她想回到欧洲,于是他们就决定去柏林。

*隔都Ghetto,在中世纪犹太人在欧洲属于少数种族、由于种族歧视而比较贫困。很多欧洲城市设立了犹太区、犹太人只允许在此区域内居住。西方语言的词汇“Ghetto”(音译:隔都)就是中世纪威尼斯共和国的犹太区名称而来。

Sigalit家人照片画像

他是想要证明,即使这里有过那段历史,他还是可以在这里生活”

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我10岁离开以色列时,我身边的同龄小孩,他们并没有经历过那段(犹太人大屠杀的)历史,他们一直问我:“你要去纳粹那里吗?”

来柏林之前的日子,爸爸就提醒我说,德国人很严谨,你要守规矩,你要这样,那样。

但当我来到柏林时,我感受到的是开放,友好。即使那会还有柏林墙,我们居住的地方是西柏林,我感觉很自由。

我爸爸经过了那个年代,但他最终还是决定来到柏林。我想,他是想要证明即使这里有过那段历史,他还是可以在这里生活。

衣柜上的犹太教烛(灯)台 

我是犹太血统,但是我不信教。我觉得信仰很重要,对我来说更多是文化方面的重要,但我不需要靠教堂和祈祷生活。我相信人类很渺小,我也相信世间有比人类伟大的东西,但我觉得不一定非要叫上帝或者什么,它不需要被标签化。

“那个年代,有很多人尝试逃离东德”

 我们一家人住在西柏林。那会,我们可以穿梭于东德,但东德的人不能来西德。

那个年代,有很多人尝试逃离东德。用热气球,挖洞,游泳,各种方式逃离,但很多人都死了。

我爸爸的有个朋友,他是来自西德的音乐人,他去东德演出,和一个东德的姑娘陷入了爱河。他们想要在一起,于是他们开始计划逃离,他把女孩藏在了车后备箱里,结果双双被抓,一起进了监狱。但他们放出来以后继续逃离,最终成功了,他们现在还活着,依然相爱。

重要的是可以做你内心真的喜欢的事情”

我童年梦想就是做一名演员。现在作为一名歌舞剧演员,我用灵魂唱歌,用身体舞蹈,用头脑思考表演。

Sigalit剧照

对我来说,一名好的演员就是把角色演绎好。一名演员站在台上就像变魔术,是可以发光的。我激情是表演,我希望舞台上有我的位置,有我可以演的角色;我并不介意舞台下面有多少观众。当我表演的时候,我总感觉我和某种东西(精神)有连接,那种感觉很好。

我总是和孩子说,无论你做任何事,重要的是可以做你内心真的喜欢的事情。

我不想出名,也不想有很多粉丝,那样的话我就没法自由自在的生活。现在有很多真人秀节目,大家都想成名,也有很多人想做艺术家。但我觉得真的艺术家是内心真的需要做艺术,如果不做心里就像缺了一个洞。

现在疫情对我和我的同事们来说很难,我们没办法去表演。表演对我们来说不仅仅是上班挣钱,我们想念表演。

我也不想赚大钱,但我愿意赚多点。如果可以多一些,我可以多去世界上看看,这是我的愿望。但是我不需要好车,也不需要珠宝和名贵的服装。如果是一件好看的裙子,质量好就够了,我不需要LV,Hermès这些牌子,我也不想要带泳池的大房子。因为我看到很多人,有越多钱,压力也就越大。

这个行业适合女人的角色并不多,它还是一个男性规则里的。10个男的3个女的。一台剧经典的配置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一个另外性格的女人,一个老女人,很俗气。

但其实有很多像我像我一样,年龄偏大的女演员,我们需要很大勇气去展示我们的年龄,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喜欢整容。

此刻,Siglit的16岁的女儿下学回来了,

她走过来和我打招呼。

我开始和她聊几句。

我:“你怎么看你妈是一个演员?”

她:“我为她而自豪!

因为这是她小时候的愿望,她实现了。

我也想和她一样,可以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我:“你想做什么?”

她:“我想做医生!我对医学感兴趣。

虽然需要很多年的学习,但是我特别喜欢。”

我们继续听Siglit说。

我们继续听Siglit说。

Sigalit与女儿

“要相信你的孩子,他是他们自己”

很有意思,我从没建议过我女儿去做医生。我和她很不同,我上学时数学很差,现在也很差…但她学习都很好,也不爱去Party,我只是有时候会担心她是不是不够疯狂?因为我比较疯狂,但是这就是她。而我的儿子和女儿的性格又不相同。我觉得我的孩子们和我不同很棒,他们有自己的意识,我们可以互相学习。

Sigalit小儿子的画

她小时候一点蔬菜都不爱吃,但她现在自己选择成为素食主义者。孩子长大了可以自己发现自己,选择自己,决定自己,而不应该是父母给他们的指示。

我小时候,我妈妈会特别的保护我,怕我摔了,怕我脏了…但当我有了孩子以后,我相信孩子可以独立,我们给孩子足够的自由,他们反而不再需要去打破什么。

要相信你的孩子,他是他们自己。

“作为一个女人,要用自己脚站起来”

 我们也应该诚实的对我们自己。我8年前离婚了,我觉得对于孩子来说,他们期望爸爸快乐,妈妈快乐。如果父母每天打架,孩子也不会快乐的。

我小的时候,父母永远在打架,我一直希望他们可以离婚。但女性可以接受离婚的前提是,要相信自己没有男人也可以快乐。

我刚刚离婚时,非常非常的害怕。我在婚姻里9年,而且那会我40多岁了,还有两个孩子。

但当我独立生活的越久,我越活的舒服,自由,积极。

在德国,大家会说,工作的女人只想着自己而不在乎孩子。但我认为不是的,女人需要工作让自己快乐。孩子需要一个快乐的,勇于实现自我的妈妈。作为一个女人,要用自己脚站起来。孩子看见后,他们也会赞同你。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了属于我的幸福,我知道的确不容易。而且最后我还遇到了我现在的未婚夫。当我一个人可以得到幸福。遇见另一半时,我可以得到双倍的幸福。

现在的我很幸福,明年我们就要结婚了。(终)

Sigalit的推荐|音乐演出好去处

1QUASIMODO俱乐部

Fasanenstr. 9-10,10623 Berlin, Germany

它们有爵士,摇滚,放克,世界音乐,一切!我曾在这里和不同的乐队演出过。

2Komische Oper歌剧院

Behrenstr. 55-57, 10117 Berlin, Germany

这是我工作的剧院,我很爱这里,因为它区别于柏林另外两家歌剧院,它更具实现性。这里还演奏轻音乐和音乐剧,它赢得了欧洲最好歌剧院排名。

3Bar Jeder Vernunft俱乐部

Schaperstr. 24, 10719 Berlin, Germany

这是一个小帐篷,它们有歌舞表演和小型音乐现场。而且它们在Reichstag(国会大厦)旁还有个“姐妹帐篷”,叫做Tipi。

【钛媒体作者介绍:冯昱,公众号:冯昱摄影工作室  新浪微博@摄影师冯昱 】

本文系作者摄影师冯昱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NzMk0 钛粉70544 先进团队先用飞书 钛粉33131 钛粉53759 hSmXxU
477人已赞赏 >
477换成打赏总人数477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张莫西 张莫西
    回复

    我曾看过一部电影叫《气球》,它讲的就是人们逃离东德的故事

    2021-03-24 15:07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