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有性格的东西,即便它是丑的。” | “柏林人”故事

摄影师冯昱

摄影师冯昱

· 11月12日

“我叫Karsten,是一名造型师,我来柏林20年了。”

播放 暂停

“我喜欢有性格的东西,即便它是丑的。” | “柏林人”故事

00:00 06:31

摄影师说:

今年年初,因为疫情我们彻底被卡在了柏林。我作为一个“异乡人”,瞬间踩空在陌生的环境中。病毒四处蔓延,我无法工作,居无定所,不知何日能回国,打开电视就是疫情和国际关系紧张…

起初的日子,媒体又爆出亚洲人在国外被歧视。实话说,我出门当然会紧张,家人朋友也让我外出多注意,但我不喜欢这种状态,我反而更渴望交流。

于是,我开始了拍摄项目——“柏林人”,找遇到的人聊柏林,聊他们的故事。

我一直相信:从一个人的家,可以看到这个人。

Karsten的家正如此:及有性格却温暖包容,讲究也随性自由。

“我叫Karsten,来柏林20年了”

我叫Karsten,是一名造型师,我来柏林20年了。

1999年,我和Frank(好朋友,生意合伙人)觉得在老家生意没什么发展了,当时我又刚刚结束了一段恋情。于是就一起商量来柏林,对我来说,希望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那是一个很有能量的年代。你带着能量来到这里,柏林可以给你更多能量”

1989到2010,这个20年间,柏林一直在变化,发展的很好。

1999年,我们来的时候,正赶上柏林发展的顶峰期。柏林墙倒以后,这个城市需要发展。很多创意人开始聚集到了这里,一切很便宜,不需要很多钱,就可以生活在这里,又有各种机会。

同样的工作,在柏林可以挣到在我们老家的四倍。

于是我和Frank成立了Dvonk造型品牌,我们一起做了很多难忘的项目。为品牌策划活动布置,橱窗,为商店策划装饰,为摄影做造型和美术指导。

Karsten和Frank 及其创办的Dvonk造型品牌

Dvonk橱窗作品

Dvonk造型设计作品

那是一个很有能量的年代,你带着能量来到这里,柏林可以给你更多能量。

我喜欢这里的几乎一切,要说唯一不喜欢的:有一些建筑让我觉得丑。

比如:只是模仿某一年代的建筑表面设计,或为了追求时髦而设计的没有灵魂的建筑。当然,这种建筑在其他城市也有。

“我喜欢有性格的东西,即便它是丑的。”

我尝试把我的创作推向审美边界。如果只是美,没有故事和性格,它没法打动我,对我来说就很无聊。我喜欢有性格的东西,即便它是丑的。

你通常可以在丑的东西里面找到更多趣味,对我来说,那是一种独特的美。

Karsten摄影造型作品

Karsten摄影造型作品

“它们大部分都有故事,是我的记忆,是时间的纪念品。”

我家有很多东西,没有哪个东西是刻意去买的,都是碰上了,它打动了我,我就给它带回家。

它们都不贵,我也不在乎是不是名贵。大多数是从世界各地的跳蚤市场淘到的。我也用它们做我的造型工作,用来搭配客户的奢侈品。

它们大部分都有故事,是我的记忆,是时间的纪念品。

Karsten的家

最后的犀牛

这是在南法的一个小镇子里一位老太太做的。她一辈子都在做瓷器,这是她人生最后一件作品。因为当时她年龄很大了,制作瓷器也是力气活,特别是烧制,她全都都是自己来,那会她已经干不动了。

 两个孩子头

这两个孩子头是分开买的。画是20年前,在柏林一个小古董店买的。雕塑是10年前,在比利时的一个跳蚤市场买的。我后来才发现他们俩很搭配,就把他们放在了一起。有意思的是:我总是观察这个雕塑,我觉得他应该是个男孩;但大多时候,我感觉她其实是个女孩。

记忆的盒子

这是我自己做的娃娃盒子。这几个娃娃分别来自于:我的未婚夫Thomas,我姨妈(在40年前给我的),已经去世的Frank(合作伙伴,好朋友),和我自己。

这是一个记忆的盒子。

捡“破烂”

这个苍蝇是在旅行中的野地里捡到的,捡到时它已经死了,你看它是全黑的,像上了漆一样。这个蛇皮也是捡的。

 “她触摸我的那一刻,让我感觉我是一个人。”

10年前,我被诊断出淋巴癌,但我很幸运:我遇见一个很好很好的医生。我之前看过很多医生,但他们只是用完成工作的方式对待我。而这位医生,她是第一位把手放在我身上检查的医生。她触摸我的那一刻,让我感觉到我是一个人。我很感动,我相信她是对的医生,她给了我信念和希望。

 

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很难。那会,我也刚和Thomas在一起。我很幸运,有他和我的父母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Karsten和Thomas

“我喜欢它们死去时的样子,而不是把它们做成假装活着的样子。”

我收藏了很多死去的动物。我喜欢它们死去时的样子,而不是把它们做成假装活着的样子。

Karsten用死去动物制作的造型作品

Karsten用死去动物制作的橱窗作品

我在vanitas风格的画中受到了启发。vanitas风格*有很多关于死亡的细节:钟表,空水杯,骷髅,衰败的花。它让我们看到没有什么可以留存,它提醒我们: 死亡会来到,生命会消失。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死亡也应该受到尊重。(终)

vanitas 虚空派*

单词来自拉丁语中vanitas, 意即“虚无”。圣经中曾使用这个词语——“Vanitas vanitatum omnia vanitas。”(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该绘画风格盛行于巴洛克时期,尤其是16至17世纪的荷兰。

以下为Karsten的推荐|柏林淘宝好去处

1、Arkonaplatz和Fehrbelliner Platz跳蚤市场

这两个小型跳蚤市场,大多数是私人摊主,可以淘到更特别的,有意义的物件和艺术品。

Arkonaplatz跳蚤市场:每周日,10:00开始

Fehrbelliner Platz跳蚤市场:每周日,10:00开始

2、PARKHAUS概念店

这是一家很棒的“混合”店,有意思的物件不少。

地址:Schröderstraße 13,10115,Berlin

3、Atelier Klaus Dupont 工作室

这里是来自柏林的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地址:Krefelder Strasse 12,10555,Berlin

【钛媒体作者介绍:冯昱,公众号:冯昱摄影工作室  新浪微博@摄影师冯昱 】

本文系作者摄影师冯昱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