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片人选角背后,都有哪些商业逻辑?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 2020.11.02

选角是一个需要平衡各方的综合考虑,随着平台生态日趋实现闭环,话语权更加强势,制片人们普遍认为平台意见和商业因素的占比会逐渐加重,这也让新人能够真正出头的难度增大。

播放 暂停

制片人选角背后,都有哪些商业逻辑?

00:00 15:4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娱乐资本论,作者丨金金金 郭吉安

入行18年的“三料视后”马苏被评为B级,年轻偶像陈宥维却坐上S级宝座。因为大热作品,新人演员张月、施柏宇被评为S级,相对更加有实力和国民度的倪虹洁、温峥嵘却都被初评为B级。

《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新增的制片人评级制度请到了代表市场的一线制片人们,把40位参与演员分成了S、A、B三个等级,当中不乏大量与普通观众认知不符的评级结果,由此引发了一场热烈讨论。

到底什么才是制片人选角时最看重的因素?年轻、外形和粉丝比演技更重要吗?有过负面问题的“劣迹艺人”如何界定是否安全?新一代年轻艺人为什么缺乏辨识度了?

为了解开谜题,河豚影视档案采访了一众制片人,与他们聊起了选角背后的故事。

“现在的女孩子一个两个十几岁就去整容,关键整完在镜头下面并不好看。”

“有些艺人真的合作第一次就是最后一次,以后江湖不见吧。”

“不是说艺人不能做点小动作宣传自己,但好歹和我们商量一下别影响剧本身。”

“像肖战目前的情况我们是不敢用的,孩子也挺可惜的,得看他下一部作品口碑了。”

……

采访过程中,这些外界看来掌握艺人生杀大权的制片人“爸爸”也有各自的苦恼,面对平台、投资人和市场舆论,他们常会做出不少无奈的选择。

同时,为了更清晰、数据化的展现制片人的评判标准,河豚君独家邀请了22位制片人,共同探讨他们在选角时的评估因素,河豚君从演员的个人素质、舆论市场反馈和商业因素三个层面进行了划分,请制片人进行了优先级排序。

没有人能脱离身份立场发言。在调研中,我们观察到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制片人身处哪一方,对于做出何种选择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身处上游、话语权日盛的平台制片人们,相对更看重演员的个人素质。

制作公司的制片人们出于卖剧考虑,相对更加看重商业要素。

此外,虽然在三项大类上,不同身份制片人的第一优先级不同,但在8个细分选项上,却表现出了十分一致的侧重性。整体来看,平台认可度、演技、艺人口碑是制片人选角时要考虑到的关键要素。

平台付费拥有“绝对选择权”,限薪令后演员片酬4000万封顶

商业要素方面,包含平台认可度和演员片酬两项。平台认可度占据了压倒性优势,4/5的平台制片人和2/3的制作公司制片人都选择了将其作为首要考虑因素。

近两年,平台话语权的提高有目共睹,不少制作公司在承接版权平台自制剧时,平台在演员、工作人员、预算、大数据、人工工资各方面都会有指导,所以这方面灵活度小了很多。

在越来越多的平台自制剧中,平台会直接将主角定为自家的分约艺人。“主角全安排的倒还好,有时候会只给定男主或是女主,需要我们自己挑选合适的演员搭戏。如果最后平台觉得不是很匹配,又需要从头选起,流程会很麻烦。”小制片人文瑞告诉河豚君。

自制剧之外,即使是版权剧,中小制作公司的制片人确定角色时也会摸准平台气质,主动向平台喜好靠拢。

“基本上项目洽谈阶段我们都会根据合作平台的偏好给到拟邀演员,这些拟邀不是单纯列,是需要问过演员档期的。会给到一个相对更大咖的planA和一个流量弱一些的planB,看平台意愿。如果演员合适,对于提升平台对项目的定级和预算有很大的作用。”文瑞说。

这些所谓的平台偏好,和平台不同阶段的诉求挂钩,“整体来看现在各家都在发力女性、小而美,所以甜宠会热。但平台喜欢的演员也存在差异。例如都是小甜剧,赵露思肯定更得腾讯喜欢。她的两部戏今年在腾讯都播的不错,和受众契合度也高。”

而针对小而美的作品,不同平台对纯新人的包容度也不同,有制片人向河豚君透露,优爱腾芒的区别就比较明显,芒果对新人开放度最高,但也有平台会要求小制作剧集的男主也必须曾经出演过同类型作品,不能使用纯新人。“遇上这种要求其实会增加成本,一部有热度和水花的甜宠剧后,主演的片酬都会翻倍。据我了解,就有甜宠剧新人一部剧后,片酬从十几万到八十万的,甚至有直接涨了十倍的。”制片人阿树说。

但较为资深的制片人会更有话语权一些。

金色传媒CEO、《将夜》制片人王裕仁便向河豚影视档案表示,如果是给平台做自制剧,平台意见肯定是最重要的,但也会听制作公司意见。一般是片方给到数个演员备选名单,平台从中优选一个即可,很少会出现平台全盘推翻或直接指定的情况。

整体看,平台方一般喜欢流量比较高、符合角色、在平台有经过验证的演员。当然,如果是演员本身和角色匹配度很高,也存在启用新人主演的机会,例如《将夜》的女主角宋伊人就是个例子。但这种情况还是少数,也意味着需要强势的导演和有认可度的团队做基础,即便如此,和平台间的反复沟通和拉扯也是少不了的。

浙江好酷影视有限公司CEO、《大明风华》制片人姚嘉也有过类似经历:“曾经我在一部剧里有个重要角色想启用一位新人,平台方就直接问我:‘那嘉姐,你能给这个演员做担保吗?’我出于对演员的认可做了担保,但也没少和平台之间来回确认。其实也能理解平台的顾虑,作为出资方,他们不会像我们一样和新人有深入接触,所以就会抱有疑虑,这时候就需要制片人从中沟通。”

在演员薪酬方面,限薪令推出后,演员片酬市场逐步走向规范,片酬不再成为掣肘制片人选角的决定性因素。今年2月出台的《通知》明确提倡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的剧集创作,而根据各大平台和制作公司推出的联合声明,单个演员单集片酬不得超过100万,因此整体来看,顶级演员的片酬也基本在4000万左右,不会再出现上亿这样的天价。

另一位某头部制作公司的制片人便告诉河豚君,从限薪令出台后,他这几年拍的戏,演员片酬基本只占到全部制作费的30%左右。这些年演员费用下来后,大家更重视制作了,整体来说是一个向好的状况。

王裕仁也表示,没限薪之前市场有些过分强调演员价值,限薪令出台后片酬降了很多。“能出得起钱的人多了,找头部演员的片子也就多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对头部编剧和头部导演来说都是件好事儿。目前制作公司也会用一些角色匹配度更高的非流量演员,既省钱,又性价比高,对演员而言也能有更多选择的机会。”

甜宠剧好演技反成减分项,整容普遍化降低演员辨识度

在个人素质方面,包含了演技、外形和演员配合度三项。有2/5的平台制片人和1/3的制作公司制片人将外形作为选角时考虑的第一要素。这些制片人大多操刀甜宠剧,这一品类剧集对演员演技的要求较低,更重视外形的匹配度。

“平台在做甜宠类型时会更加偏向于用新面孔,因为来来回回如果都是那几个人,观众也会腻味,因此甜宠剧成为了不少新人出头的机会,这一类别的剧目对艺人的演技要求不高,重要是挑选外形梦幻的、帅气甜美的、能带给观众偶像感、幻想感和带入感的演员。”曾操刀过《一起来看流星雨》的姚嘉对此颇有感触。

同时,据文瑞介绍,在这个赛道他们挑选演员的第一原则就是希望演员站在镜头前时,一眼就像饰演的角色。“女孩一看就是可爱的或者是御姐的,男孩一看就是阳光的或者忧郁的,这种第一眼原则更像是希望演员‘本色出演’,所以演技好,擅长诠释不同类型角色的艺人反倒会减分。”

这样的标准无疑让演员的角色类型固化。王裕仁便认为这就是很多新人找不到合适出头机会的原因:长得帅的只能去甜宠剧演霸道总裁,长得怪的只能去演喜剧,新人的路径被框死了。

同时,他也觉得当下有辨识度的演员变得越来越少:“这和观众喜好的变化有关,观众所处的年龄层和教育程度决定了审美喜好,初高中生跟成年人喜欢的长相类型肯定不一样,加上选秀节目培养出的大众审美更偏好低幼,因此年轻演员外形逐渐低幼化跟观众结构也有关。”

姚嘉则认为,过度泛滥的整容也是造成演员群体辨识度下降的重要原因:“现在很多演员,十几岁的年纪就去动刀子,把脸上的胶原蛋白整掉,都做成一个模子。年轻是最大的资本,有个人特色才是最重要的,整没整过我们真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在选角时,就非常看重一个人的长相是否“舒服”。

但好在除了特定赛道对于外形的要求,第一优先选择演技的,不论平台制片人还是制作公司制片人,占比都超过了一半。这也与《演员请就位2》提出的“市场行为残酷,但演技不说假话”是一致的。

“虽然新人靠甜宠剧更好出头,但光靠甜宠剧会非常收窄演员的可能性。甜宠剧是个超级快消品,青春期的男女生是最不忠实的消费者,演员淘汰率自然也会超高。而且年轻演员在甜宠剧的发挥空间小,演技很难体现,我在选角时对这一类演员也会降低挑选的优先级,因为很难确定他们是都能担得住更加复杂的角色。”王裕仁介绍。

这样下来,不少演员会陷入只能在小制作甜宠里打转的困境。王裕仁便向河豚君陈述了一个行业现状:男演员在25岁之前拼命拍甜宠剧,25岁之后没戏拍,35岁之后开始期待自己能演一个大叔。因此,大量在27-35岁这个年龄段之间‘既不够鲜、又不够叔’的男演员处境很尴尬。除非是跃升成为一线男演员,否则也在面临没戏可拍的问题。

“尤其是很多唱跳出身的偶像,表演方式类似于PTT式表演,但他们平时又没有机会去接触到真正意义上的好的戏剧。像王一博、肖战这样能碰到一个爆红机会的太少了,像董子健、彭昱畅这样一出来就能演的新人演员更是凤毛麟角。所以对于大多数演员而言,到最后真正要靠的还是要增加表演经验,提高演技。”王裕仁说。

同时,在演员配合度方面,有2位制片人最看重这一点。演员配合度高,一定程度上是职业素养的体现,职业素养高意味着制片人和演员的沟通成本低,工作才能够更好推进。

姚嘉告诉河豚君,因为一部戏的拍摄周期很长,所以艺人是否热爱、跟周围人能否相处顺畅,会影响工作环境的舒适度。如果艺人配合度低,每天都出现很多问题,甚至不乏演员和导演吵架,让制片人调停的现象发生。这样的情况下,其他演员和工作人员都会累且煎熬。

王裕仁也表示,演员配合度如果不够会导致项目横生枝节,因为一个人而影响整个剧组进度,甚至影响顺利播出,那将会得不偿失。“圈子就这么大,基本上不好合作、配合度低的演员一打听也都知道了,在合作过程中,我们也会有意避开这些演员。”

肖战复出仰仗下部作品口碑,粉丝撕番位不上升艺人

舆论市场方面,包含了粉丝基础和流量、艺人口碑、过往作品三项。平台制片人对于艺人口碑相当看重,5位中有3位都将口碑作为考量的第一要素。同样,制作公司制片人在口碑上的重视度也不遑多让,占比超过一半。

在制片人的风险评判体系中,政治性风险是最大的风险因素。姚嘉告诉小娱,2018年之后,艺人合同开始签订得越来越详细,如果因为演员个人原因导致作品无法播出,引发的后果需要艺人方负全责。

此外,随着舆论的监控性越来越强,对演员的个人素质和品德要求也在越来越高。艺人生活在大众审视下,遮不住盖不住,一旦有侥幸心理,对自己、对作品、对所有人都会造成伤害。

如何界定一个演员的危险已经解除?多位制片人表示,是否在出事后有戏能播出、作品口碑是否良好,成为了最重要的评判标准。

基于这个原因,困顿已久的肖战粉丝十分重视其后续作品的播出,希望借此助力肖战回到主流视野,“肖战下一部播出的作品尤其重要,只要对于粉黑之外的大众层面能获得好口碑,才算是告诉制片人他安全了。”某制片人告诉河豚君。

粉丝基础和流量一项,平台身份和制作公司身份的制片人都只各有一位将其作为第一考量因素。粉丝基础大在内容定级和后续营销传播过程中会带来天然优势,但有时,狂热粉丝采取的部分极端行为也会给剧集带来风险。

典型如同《余生请多指教》、《狼殿下》、《斗罗大陆》等肖战出演作品,便因为粉丝引发的争议事件一再推迟播出。同时,例如之前在《青簪行》的番位问题上,杨紫粉丝和吴亦凡粉丝展开的大战也影响了剧集口碑,败掉了一定的路人缘。

但制片人们表示,这并不是要首先考虑的问题。在姚嘉看来,撕番问题大多都是粉丝行为,选角时不会因为粉丝能撕就不选演员本人。另一位制片人表示,番位问题在签合约时都会提前规定好,出现撕番情况除非说是合约没有注明,或者是在谈合约时模糊不清,演员或团队的撕番行为一般发生在签合约前,如果仅仅是粉丝行为不会影响合约。

对于抗风险能力不那么强的制作公司方来说,选择演员时过往作品的参考也很重要,有6位都将其作为了首要考虑的因素。

对于制片人而言,过往作品的作用是建立一个认知,从演员的过往角色深度来判断他是否能carry得住一个重要角色,这也是甜宠剧演员寻找新戏路比较困难的原因,如果全是千篇一律模式化的表演,那选角时的优先级自然会降低。

结合22位制片人的答案来看,选角是一个需要平衡各方的综合考虑,随着平台生态日趋实现闭环,话语权更加强势,制片人们普遍认为平台意见和商业因素的占比会逐渐加重,这也让新人能够真正出头的难度增大。

甜宠剧赛道上站满了前途未卜的鲜肉鲜花,想要转去别的赛道做个好演员更需要天时地利。而演员们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断磨练自身的表演能力,珍惜羽毛,等待匹配度高的角色降临。

本文系作者娱乐资本论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