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最新研究:边看电视边玩手机,会对记忆产生负面影响

学术头条

学术头条

· 10月29日

同时使用多种形式的数字媒体(比如长时间一边看电视一边发信息、上网),可能对我们的记忆产生负面影响,使得我们难以专注,且更加健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学术头条

也许你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当你很忙时,想不起昨天中午吃了什么,刚刚还想说的话却突然忘记了,连卧室的钥匙也找不到了。而且,你发现,你的记忆力变得越来越差。

为什么会这样呢?

如今,来自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及其合作者的一项最新研究发现,根据人的大脑神经活动和瞳孔大小变化,可以预测这个人是否会记住一件事。这个发现或将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有些人有时会记得,有时会忘记。

此外,研究人员还想知道为什么有的人比其他人具有更好的记忆力,以及同时使用多种形式的数字媒体究竟如何影响我们的记忆力。

他们发现,同时使用多种形式的数字媒体(比如长时间一边看电视一边发信息、上网),可能对我们的记忆产生负面影响,使得我们难以专注,且更加健忘。

相关论文以“Memory failure predicted by attention lapsing and media multitasking”为题,于 10 月 28 日在顶级科学期刊《自然》(Nature)上在线发表。

(来源:Nature)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或多或少会经历一些令人沮丧的时刻,那一刻我们无法回忆起一些我们想要表达东西。但幸运的是,我们如今有了科学的工具,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人有时会忘记储存在大脑记忆中的事情。” 论文作者之一安东尼·瓦格纳(Anthony Wagner)说。

研究人员认为,这一研究成果或将有助于推动阿尔兹海默病等记忆障碍医学研究领域的发展,也有助于改善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专注度,甚至有助于提高记忆力。

为什么我们有时很“健忘”?

研究人员认为,媒体多任务行为(media multitasking,MMT)或许是让我们“健忘”的重要原因之一

媒体多任务行为是多个数字媒体流的并发使用,此前一项涉及 318 名参与者的研究表明,媒体多任务行为与抑郁症状和社交焦虑有关,从事大量媒体多任务的个体在一些认知领域的表现也比较差。

在此次工作中,为了监视与记忆有关的注意力下降,研究人员测量了 80 名年龄在 18-26 岁的志愿者(他们被要求进行回忆或辨别之前某一对象的变化等任务)的瞳孔,并通过脑电图(EEG)监测他们的大脑活动。

“头骨后面部分的脑电波的增加与注意力分散、走神等有关,瞳孔缩小与反应时间变慢和更容易走神有关,尤其是在完成不同任务之前。” 论文作者之一凯文·马多雷(Kevin Madore)说。

研究人员先让受试者快速浏览计算机屏幕上的物体图片,10 分钟后再给他们看第二组图片,并要求他们指出这些图片是变大了还是变小了、是更让人愉悦还是不愉悦,或是他们之前是否见过这张图,然后通过受试者的脑电波活动(测试参数为 alpha power)和瞳孔直径的变化来评估他们的注意力分散程度。

通过观察志愿者识别图像中的细微变化的能力,研究人员可以衡量他们维持注意力的能力差异。

同时,研究人员还要求志愿者填写相关调查问卷,以了解他们参与媒体多任务行为的严重程度(比如是否经常边看电视边玩手机)、是否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症状和冲动性,以及打游戏的情况、注意力和心智游移的趋势。

然后,研究人员比较了志愿者个体之间的记忆表现,发现那些持续注意力能力较低和参与媒体多任务行为较严重的人在记忆任务上的表现都比较差。

图 | 持续注意力的差异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个人更容易记住或忘记

图中 d′ 代表辨别力(discriminability),alpha power 代表脑电波强度,pupil variability 代表瞳孔变化,CER 代表判别错误率,RTV 代表反应时间变化。

图 | 持续注意力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媒体多任务行为与记忆力呈负相关

我们该如何做?

研究人员表示,该领域的一个研究方向是关注个体在学习或回忆发生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是因为记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目标导向的认知——我们本质上需要准备好回忆,集中注意力,在头脑中有一个记忆目标——以便让我们记起什么。

“虽然从逻辑上讲,注意力对学习和记忆很重要,但在这一研究中,重要的是在你开始记忆之前发生的事情会影响你是否可以重新激活与你当前目标相关的记忆。” 研究人员说。

如今,他们已经了解了一些可以影响记忆准备(memory preparedness)的因素,因此可以利用它帮助我们回忆。例如,通过有意识地集中注意力、做好记忆准备以及限制潜在的干扰,影响个体的心态、改变他们的周围环境,来提高他们的记忆表现。

虽然我们现在可以采用这些相对简单的策略,但研究人员表示,最终可能还是会需要借助一些有针对性的注意力训练或干预措施来帮助我们保持专注。

比如,研究人员设想了一种基于瞳孔大小实时检测注意力分散的可穿戴式眼传感器。如果佩戴者可以得到实时的提示,就可以将他们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手头的工作任务上,这种传感器可能会帮助个体学习或回忆信息。

但研究人员也强调,这一研究成果仅仅表现出了一定的相关性,而不存在因果关系。根据论文中的描述,研究人员未来将通过纵向分析方法探索媒体多任务行为的差异与注意力差异(或反之亦然)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虽然我们对这一研究方向的认知越来越多,但我们不能判断过多的媒体多任务行为是否会导致持续注意力的不集中和记忆力的下降。”

尽管如此,但研究人员认为,这一在测量注意力状态及其对使用目标指导记忆的影响方面的进展,为更好地理解影响记忆的疾病或健康状况带来了希望。

“我们现在有机会探索和理解帮助我们保持专注的大脑网络、目标导向和老年人个体记忆差异之间的相互作用。”

参考资料:
[1] Madore, K.P., Khazenzon, A.M., Backes, C.W. et al, 2020. Memory failure predicted by attention lapsing and media multitasking. Nature .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870-z>
[2] Mark W. Becker, Reem Alzahabi, and Christopher J. Hopwood, 2020. Media Multitasking Is Associated with Symptons of Depression and Social Anxiety. 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and Social Networking. <http://doi.org/10.1089/cyber.2012.0291>

本文系作者学术头条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