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之后,共享汽车往哪开?

柳牧宗

柳牧宗

· 10月28日

分时租赁成本投入巨大,但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车辆租金,商业模式的困局决定了很难实现盈利。

播放 暂停

“寒冬”之后,共享汽车往哪开?

00:00 14:1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沉寂已久的共享汽车赛道,迎来了一则新消息。

近日,共享汽车平台GoFun出行完成B轮融资,已与数名投资方达成最终意向,金额为数亿人民币。本轮融资参与者主要为大型国家投资基金及地方产业引导基金,现有产业投资方也选择继续加码。

针对该轮融资,GoFun科技向钛媒体表示:“募资金额将用于软硬件迭代、巩固技术壁垒,并对市场进行进一步教育和拓展,推动GOFUN商业模式进一步迭代升级。”

据了解,GoFun的上一轮融资发生在2017年,融资金额为2.14亿元,但在随后几年中,共享汽车行业便经历了剧烈的动荡期,“余震”一直延续到2020年。

今年1月,GREENGO绿狗租车正式宣布暂停运营,并表示承诺退还用户押金,成为又一个倒下的共享汽车品牌。

而过去的2019年,包括即行(car2go)、盼达用车、立刻出行在内的共享汽车品牌遭遇危机,即行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其在北美5个城市的运营也相继终止,盼达用车、立刻出行都爆出押金难退等问题,折射出共享汽车行业的生存困境。

更早之前,共享汽车品牌途歌,从云端直坠谷底之后,更是留下数十亿押金烂账,消失在人们视野当中。

作为曾经的老用户,李婧(化名)谈起途歌来,也是百味杂陈。

李婧告诉钛媒体,她平时只在限号的时候使用途歌,2018年底发现附近可用的途歌共享汽车越来越少,就打算退掉1500块钱的押金,这时就已经很难退款了。“2019年1月申请退款,一个月都没退掉,这一等就是一年多时间。”

她无奈地表示,自己途歌App上的押金记录已经不见了,该走的流程都走了,法院也诉讼了,强制执行也申请了,但就是没任何实质性进展。
李婧的押金退款页面

李婧的押金退款页面

来自广州的刘伟华(化名)也遭遇了退款难题,他在一个近500人的维权群里呆了不短时间。2019年3月,他和群里的维权用户一道去天河法院提交资料进行诉讼,但是法院一直也没给出消息。他向钛媒体表示,“现在对退押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在维权群里,一些途歌用户也表示,用车需求还是会一直存在,但以后不再考虑使用必须交押金的共享汽车品牌。

途歌失信带来的连锁反应无疑是剧烈的,虽然目前市面上还有GoFun、EVCARD等共享汽车品牌,但不少用户在使用时不免“战战兢兢”,生怕再次迈入雷区。

途歌曾伴着共享经济风口而生,也揭开了共享汽车行业残酷的丛林法测,留下来的商业思索也耐人寻味。

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向钛媒体表示:“一方面,共享汽车用户群体都是价格敏感型,途歌用砸钱来买用户粘性,根本行不通。另一方面,简单地将共享单车的模式搬到共享汽车上,疯狂投放汽车以及补贴用户,一旦资金链断裂必然导致失败。”

也就是说,途歌用资本方的钱,来造成一种虚假的市场繁荣景象,并未真正深入到产业去了解用户的需求。

途歌之死,加剧行业寒冬

共享汽车的本质,是一种更灵活便捷和短时的汽车租赁,也可以称作分时租赁。

在2017年之前,分时租赁资本市场一直不温不火,彼时盼达用车、EVCARD、途歌、GoFun等品牌实力差距也不算明显,行业中尚未出现独角兽企业。

从2017年开始,乘着共享经济的风口,市场融资频次明显增加。

2月,海南的小二租车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Ponycar马上用车获得5000万元A轮融资;4月,途歌宣布获得4000万元A+轮融资,其中真格基金重磅下注3000万元,更是赚足了投资人的眼球。

下半年,利好消息接踵而至,迅速将分时租赁推向风口。

2017年6月1日,交通运输部会同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关于促进汽车租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鼓励分时租赁模式。

8月8日,两部委根据梳理出的194条意见建议,将该政策修改完善为《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指导意见》认为,分时租赁“有助于减少个人购车意愿,一定程度上缓解城市私人小汽车保有量快速增长趋势以及对道路和停车资源的占用,还增加了“鼓励使用新能源车辆开展分时租赁”、“鼓励分时租赁经营者采用信用模式代替押金管理”等表述。

政策鼓励之下,分时租赁市场掀起融资狂潮。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2017年,途歌、小二租车、Ponycar马上用车至少实现两次融资,最高融资金额达数亿元人民币,共享汽车迎来暖春。

2018年1月,途歌又完成了2600万美元B+轮融资,在行业内名声鹊起。途歌方面称,将加快二三线旅游城市的扩张脚步,彼时其已进驻6座城市。

不过,没有想到的是,途歌刚走上“人生巅峰”,就已敲响了死亡倒计时的钟声。

3月,途歌正式进驻南京市场。在途歌进入南京市场之前,GoFun、EVCARD等品牌就已进驻,为了提升竞争力,其开放了“1.8亿元优惠租车服务”,用户只需注册便可立即获得1800元的用车体验券,享受一个月的免费租车出行。

不过,补贴用户的方式没能奏效。彼时,滴滴、美团开启了网约车大战,稀释了共享汽车的需求,同时途歌高额押金“劝退”了不少用户,其用车成本也比网约车高出不少。

到7月底,途歌在南京地区传出停止运营的消息,之后又被爆出拖欠地勤和供应商20多万元的款项,这也成为途歌全面溃败的开始。

由于途歌大部分车辆来自传统汽车租赁公司,随着不少供应商开始回收车辆,多米诺骨牌效应也日益凸显,越来越多用户发现无车可用,纷纷在线上申请退款,途歌陷入绝境之中。

这一年,麻瓜出行宣布停止服务,中冠共享汽车被爆涉事企业跑路、人去楼空,而在此前友友用车、EZZY也先后倒闭。烈火烹油的表象之下,凸显行业玩家的孱弱身躯。

2019年初,老板王利峰被用户围堵在六里屯派出所索要押金,但未协商出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利峰不知所踪,途歌也轰然倒下,留下了几十亿的烂账,落得一地鸡毛的下场。

途歌之死,加剧了行业关于“寒冬”的恐慌。

资深汽车行业人士ViVa(化名)表达了她的观点:“抛开途歌倒闭一事来说,现阶段用户综合素质决定了,人们不会像爱护私家车一样去爱惜共享汽车,从而造成资源浪费,再加上押金、事故追责等解决方案不太成熟,所以共享汽车发展会受到限制。另外,技术含量越高的东西,成本往往越高,越不容易在现代社会下做到共享,这个行业恐怕尚需时日,才可走出寒冬。”

另一位业内人士则认为,共享汽车解决的是无车一族的出行刚需,只要这个需求存在,行业就不会有寒冬。“真正的共享汽车模式,不是购买或租赁厂商的汽车来进行运营,而是盘活社会闲置车辆,比如C2C模式,用户将自己的车辆放到共享平台上产生价值。”

共享汽车成本难题何解?

高额成本一直是共享汽车行业难解的痛点之一,在途歌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据钛媒体了解,途歌汽车大部分为燃油车,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运行,车辆档次相对较高,包括奔驰smart、宝马mini等豪华品牌,押金与使用单价也略贵于其他品牌,主要服务于中高端出行市场。

由于采用的是B2C模式的分时租赁,投入成本不菲,包括车辆租赁、运营网点铺设、车辆维修保养、技术开发、营销等方面,其中车辆租赁费用就占据不小的比例。

按行业数据统计,汽车租赁成本80元一天,再加上30元一天的停车成本,那么其每天的总成本已经超过100元,这还不包括油电、运维等。

有行业人士告诉钛媒体,共享汽车的投入成本由平台的运营能力及行业资源调配能力所决定,上述数据也仅仅是一个参考值。

此前,EZZY创始人付强也曾在公开场合提及运营成本之高,“在EZZY平台上,如果用户一单支付了30块钱,那么背后的成本可能是60块钱。这样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一方面有高达90%的用户黏性,用户能做到长期使用并不断续费充值,但我们每做一单就要赔钱。”

据悉,2017年10月,EZZY宣布公司解散。创始人付强此后向媒体作了复盘,道出了运营背后成本高的困境。
研究

从上述研究报告也可以看出,分时租赁成本投入巨大,但收入几乎全部来自于车辆租金,商业模式的困局决定了很难实现盈利。

GoFun也在努力摆脱盈利难的问题。公开数据显示,GoFun已覆盖80余座城市,旗下拥有4万多辆车。钛媒体注意到,在2019年10月的战略发布会上,Gofun CEO谭奕表示,在单车/整体毛利层面,Gofun已在厦门、北京、佛山、广州等25个自营城市,以及南充、遂宁、达州、广安等29个加盟城市实现盈利。

据了解,GoFun一开始做的也是分时租赁业务,但通过三四年的精细化运营,跑通了分时租赁盈利模式。与此同时,GoFun推出试乘试驾、新零售等创新模式,让主机厂更愿意与平台共享出行价值。

从外部环境来讲,主机厂销量下滑,闲置的库存压力较大,亟待找到渠道将车辆资源盘活,而GoFun恰恰能够利用平台优势,与它们共享利润。另外,以GoFun推出的“试乘试驾”创新业务为例,用户可以深度体验各品牌汽车,激发消费者的潜在购买欲望,主机厂也借此了解消费者的需求,一举两得。

通过双方深度合作,GoFun有效降低了平台车源端的成本,从而实现了盈利。

据钛媒体了解,从2019年起GoFun就开始探索C2C模式,也就是用户将自己的车辆放到平台上实现流动价值,目前已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开展业务。

按照GoFun的规划,今年将与主机厂展开更多创新合作模式,比如“新零售”业务,用户在平台购买车辆时可用“共享出行包”来抵扣部分车价,一方面给主机厂提供更精准的更丰富的销售机会,同时给平台带来更轻量化的车源,以实现全面扩张和扩规。

另外,不久之前GoFun科技发布了GC2.0体系,这是一套打通了制造、销售、出行、车后、二手车使用权交易的平台,同时也是实现了个人、经销商、二手车商、租赁公司、主机厂车源自主运营管理的SAAS赋能平台,依托GOFUN科技近五年分时运营经验,结合了智能硬件、数据、智能、区块链等顶尖前沿技术,可有效串联上游制造,中游流通,下游消费和服务整条线,帮助合作伙伴挖掘新的价值增长点。

而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来说,决定良好体验的,一个是随时随地都能找到共享车辆,一个则是有效解决押金难退问题。

GoFun出行App显示,上线运营的车辆为燃油车型和新能源车型,共计超过500款。使用基础车型时需缴纳一定的履约保证金,不过芝麻信用分满700即可申请免保证金。

针对用户担心的押金难退问题,GoFun研发的区块链技术,有了用武之地。业内人士对此分析称:“该区块链技术,可将用户的信用体系搭建完善,届时可能就不需要再缴纳押金了。”

GoFun科技则向钛媒体进一步表示:“依托区块链的自动执行和可信任性,可以贯穿车辆预约、赔付、保险、违约等整个流程,去除一些不必要的中间环节,同时,借助区块链追溯用户的用车行为可以有效的方式来验证交易的另一端究竟是谁,进而明晰所有权、使用权和各类风险的责任划分。区块链的加持,将鼓励社会上更多的闲置车辆加入到共享汽车中来,改善共享汽车重资产运营弊端,提升汽车的使用效率。”

对GoFun实现盈利一事,一位汽车产业投资人士向钛媒体表达了不同观点:“车辆牌照租出去也能躺着赚钱,这种资源换来的盈利,可能验证不了GoFun的商业模式。”

他同时表示,现代化城市从资源(停车场),到城市管理(法规、手段),再到用户的使用习惯,无论是买车还是长租,或者是公交车+网约车,已经覆盖到目前主流需求了,所以他整体并不看好共享汽车的价值。

关于以车辆牌照资源换盈利的说法,GoFun科技向钛媒体表示:“牌照租赁仅限于部分限牌限号的特定城市,全国的局面来看也只占一小部分。”

从各方声音可以看出,共享汽车行业仍充满争议,也存在创新的可能性。

当前,处于第一梯队的GoFun出行、EVCARD等品牌的规模优势尚未显现,用车体验也亟待优化,在中国消费者对共享汽车品牌忠诚度较低的情况下,整个行业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柳牧宗)

本文系作者柳牧宗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