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请就位》,导演就位了吗?

文娱产业观

文娱产业观

· 10月26日

自七八十年代李安、张艺某等第五代导演造就的演艺辉煌之后,似乎进入了青黄不接的状态,而导演更是沦为剧作背后寂寂无名的角色。

播放 暂停

《演员请就位》,导演就位了吗?

00:00 18:5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文娱产业观

近日,《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因“黄奕回应选唐一菲演艾莉”再度冲上热搜。豆瓣评分也从第一季的6.8分滑至6.7分的第二季《演员请就位》,激起了网友对于演员“就位”的激烈讨论。

“味同嚼蜡,味如鸡肋,如此乏味。”这是李诚儒在《演员请就位》中说出的点评。

李诚儒与郭敬明的针锋相对,尔冬升的辛辣点评,以及赵薇的反矫说辞,都让《演员请就位》频上热搜。

在大众对于演员的演技品头论足的同时,我们也发现对于一部优秀作品里的灵魂人物——导演的质量却鲜有问津。纵观近年的导演圈,自七八十年代李安、张艺某等第五代导演造就的演艺辉煌之后,似乎进入了青黄不接的状态,而导演更是沦为剧作背后寂寂无名的角色。

在这样的现状下,不禁要问,导演何时能就位?

01、影视大环境下,导演就位形势仍然困难

从2017年,《演员的诞生》横空出世。以打造“演员的试金石”为噱头,成功地打开类演技类题材综艺的先河。直到2020年,演员类型的综艺仍旧如火如荼的播放着。只是“演员的试金石”,如今大多数成为了糊咖的聚集地。就连《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也在所难免。

不过,《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也有与其他综艺大相径庭的地方,从赛制上来看,《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可以说是相当的残忍。当下影视大环境下演员生存环境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赛制下,体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

譬如,曾经将华鼎、飞天以及金鹰奖项收入囊中的“三料视后”马苏,在评分时也只是获得了末等的B级;代表作品《武林外传》却再也拿不出其他代表作品的倪虹洁也是B级中的一位。相反,出道仅仅三年,在2020年凭借《三十而已》中林有有这个角色,爆红整个网络的张月则拿到了S级。

这一悬殊的差距,不仅让演员本人倍感受挫,也在无形之中将影视圈中的怪诞现象浓缩起来。而这一怪诞现象并不只是演员圈的缩影,对于导演圈来说亦然如此。

七八十年代有一堆名声响当当的导演,如今的导演反倒成了真正的幕后工作人员,掩盖在投资方抑或是演员的光芒之下。

《霸王别姬》、《活着》的编剧芦苇说过这样的话:“我很幸运,跟张艺谋、陈凯歌合作的时候,正是他们处于艺术上最纯洁的阶段,那时候我坠入幻境,觉得我们终于起步了。可我没想到,那竟是我们这一代的终点。”

殊不知,这一终点直到今日第六代、第七代导演粉墨登场之后也未能将这一句号改成逗号。当年掌管着演员“生杀予夺”大权的导演,如今也是大权旁落的境遇。如今一部电影不单单是导演的作品,反倒是多方互相妥协的结果。导演不再能够选择自己认为演技好的演员来演戏,因为平台、投资方还有自己的考量与想法。

这样的情况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也有体现。在面对演技不错,但是大众口碑很差的张铭恩时,作为投资方的张萌没有考虑其演技,而是考虑了他参演的利与弊。

在导演权力逐渐被平台、投资方等多方平台分割的同时,导演的人格魅力也在逐渐参演演员的光芒被掩盖。以至于形成了年轻导演技术到位、作品优秀,却仍是众人不识导演只识代表作品的局面。

为此,绝大多数导演想要打破这样的局面,想从无名之辈,跻身名导之列。而这并不仅需要时间,运气与机遇缺一样都不行。早在2002年就开启导演生涯的韩延,十年后凭借《第一次》这部爱情片才再国内影视市场崭露头角。但直到2015年,《滚蛋吧!肿瘤君》这部根据真实人物改编的电影上映,新颖的处理方式让这部励志作品票房与口碑双丰收,这个时候的他才逐渐的被观众们记住。这一现象在国内导演圈中已是常态。

在导演行业形势愈发严峻的当下,还有越来越多的演员纷纷投身于导演的行列。如推出《唐人街探案》系列的陈思诚、《囧》系列的徐峥、《战狼》系列的吴京,这些优质电影的出现,为青年导演“媳妇熬成婆”更是增加了难度。

1) 导演内卷化现象严重

新时代导演粉墨登场,还未能在影视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第五代导演与第六代导演之间的刀光剑影尤为生动。

中国电影自发展,至今已有第六代导演。以张艺谋、陈凯歌为首的第五代导演仍然是中国电影市场的领头羊,以管虎、娄烨为代表的第六代导演已是如今中国电影市场的中坚力量了。第五代导演逐渐转向商业大片,在为上座率、口碑以及票房焦头烂额之际,第六代导演乃至第七代导演粉墨登场,开始瓜分电影市场。尤其是第五代导演与第六代导演,在第六代导演崭露头角之时,就开启了两代导演互相较量、矛盾丛生的十数年。

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同期上映的《三峡好人》与《满城尽带黄金甲》两部作品之间的博弈。前期因拍片数量严重倾斜而引发争议,后期则是《满城尽带黄金甲》拍片、票房双丰收,口碑却扑街;票房不敌《满城尽带黄金甲》的《三峡好人》,则在国际上斩获了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这一现象,在瓜分电影市场的当下,绝非个例。

随着时代的发展,导演对于作品所采用的的叙述技巧也变得愈发成熟,叙事的话语也逐渐精细化。不论是第五代导演,抑或是第六代导演的作品,其叙述对象以及电影主题非但没有正向发展,反而是陷入了自我重复,电影意义趋于收缩化的一个怪循环中。意义生产趋于收缩化,导致导演日后的创作逐渐饱受,同时也面临着创新意识短缺的危机。

在第四代导演逐渐恢复电影的本真之余,第五代导演完成了第四代导演没能做到的肩负满足社会精神需求的重任。在第四代导演纪实化风格的基础之上,开启了电影与历史以及人性深度融合的先河。这也就导致了绝大多数的第五代导演的作品,都是与现实较为疏离的历史,并试图通过历史从来隐晦地对现实给予批判。

与第五代导演作品不同,第六代导演,尤其是早期的第六代导演,其作品不再是通过历史给予批判了,而是通过作品揭露底层社会的不堪、艰难。比如《小武》中,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的江湖县城;比如《苏州河》中所刻画的沿河两岸船工的灰色生活;比如《东宫西宫》中所聚焦的同性恋群体的生存现状,以及比如《三峡好人》中即将消失掉的移民搬迁区。这些带有历史烙印的当代中国底层社会现象,大多第六代导演的作品通过文化表征的方式予以了介入。

“在这部影片里,我在试图表现这样的一种今天中国大城市的年轻一代人的生理状态,试图从一个电影制作人的家督观察这样的一种状态。”娄烨在谈及《苏州河》时这样说道。话虽如此,但是作品中对于人物塑造的意义逐渐被作品本身的社会意义掩盖,被掩盖的同时,社会意义也没有之前作品体现的完全。

2)影视作品同质化严重

导演内卷化现象严重之余,不论是大银幕还是小荧屏的影视作品同质化也相当严重。

当年的《宫》可谓是开启了穿越剧的先河,之后穿越类型的电视剧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直到2019年,穿越类型的电视剧仍然存在。尽管广电总局严禁穿越剧的出现,但是《庆余年》《传说中的陈芊芊》都是另辟蹊径的穿越。

与此同时,在宫斗剧重新掀起浪潮之后,同类型题材也是数不胜数,最后《甄嬛传》凭借导演郑晓龙与多名演员的密切合作而做到了一骑绝尘。之后,宫斗剧也是层出不穷,诸如《如懿传》、《延禧攻略》几乎同一时间将清王朝的恩恩爱爱勾画的一清二楚。

除此之外,这几年仙侠类型的电视剧愈发的火爆,各种类型的仙侠剧都能热点满满,但是归根结底这些仙侠剧的质量还不如多年前的《仙家奇侠传》。在同质化作品肆意泛滥的时候,当出现一部反其道而行之的作品时,则显得尤为珍贵了。

02、新生代冲击下,名气不再是票房保障

青年导演想打破知名导演的圈子,知名导演想守住自己的沃土,两方势力的争斗可谓是刀光剑影,异常惨烈。

对于近来活跃异常的青年导演,徐峥在丝路电影节中表示:年轻导演市场会因市场而焦虑,不仅要考虑投资还要兼顾艺术表达,最后还要面对发行等压力。徐峥这样的考量并没有问题,对于青年导演来说,没有背景,没有资历,没有粉丝基础,由一张白纸变成一张丰富的画作,需要经历很多磨难。

但是,面对徐峥的忧虑,还是有不少青年导演试图为自己正名。比起当年期待仅凭作品就为自己打破天下的想法,青年导演清楚的意识到这样的不可行性。单凭一腔热血,满满的激情以及对于电影事业的热爱,是不会为自己成功的几率加码。比起期待无望的这些,大多数青年导演更相信自己,并且在不断的突破自己,打破当前这样困顿的局面。

1)网络平台或为青年导演的孵化器

在知乎搜索“导演”二字,出现较多的提问并非是哪一位导演优秀,而是诸如“如何成为一名导演”的提问。

诚然,面对告诉发展的影视行业,外加发达媒体加持,成为一名导演成为了一件简单的事情。逐渐消失的专业壁垒,让很多喜爱电影,观影无数的人逐渐走上了导演这条路。实际上,光鲜亮丽只属于获得成功的人,那些灰头土脸、籍籍无名之辈,成为了这些成功的人们的垫脚石。为此,青年导演的压力莫过于如何才能够脱颖而出,如何才能够成为有名之辈。

平台、制作方甚至演员经纪公司、编剧多重压力之下,让很多有才华的导演与优秀的作品失之交臂。直到网剧的出现,低成本、高关注度以及庞大的观众群体,为青年导演带来了一线生机。

当年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郑云,凭借自己上百部作品拿下了“中国手机电影第一人”的称号,虽然这个称号带着些许戏谑的成分,但是不得不说网剧平台的出现让郑云能够从一个拍短视频的人,跃居为一名导演。

网剧平台的红利,并不仅限于当时。

直至今日,诸多网剧的导演大多凭借其网剧作品,完成了自己的蜕变。今年热门网剧《隐秘的角落》是导演辛爽的第一部影视作品。曾经是摇滚乐队一员的他,在完成乐队成员与导演身份更迭之后,仍然交出了《幻乐之城》这份美丽的答卷。甚至之后跨界拍摄的《隐秘的角落》,光影的变化、人物细节的把握等等都是辛爽这部作品中可圈可点的地方。而这正是青年导演,搭借网剧这个平台脱颖而出的例子。这个例子绝非个例。

虽然有网剧这一条捷径可以走,但是捷径并不会常有。如何才能够脱颖而出,拍出与自己高度契合的影视作品,是每个青年导演需要思考,并且每天面对的难题。

2)作品为王时代,知名导演红利消失

青年导演犹如异军突起,知名的老牌导演则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知名的老牌导演,诸如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的第五代导演,以及以管虎、娄烨为代表的第六代导演,在面对新一代的导演群体时,则面对着不一样的冲击。与青年导演的后来者居上不同,作为前浪的他们非但没有起到一个领军的作用,反倒是显得有些乏力了。

当年,摄影出身、当过演员的张艺谋拍摄的《红高粱》,不仅让观众感慨其对于浓烈色彩的运用尤为娴熟,也在两年后在柏林电影节拿下了中国电影的第一个金熊奖。甚至,同样是第五代导演先锋代表人物的陈凯歌,在拍摄《黄土地》时对张艺谋说的话,则充分的预示着张艺谋今后的道路。

陈凯歌说:“艺谋,在咱们82届153个同学中,有一点数你最强烈——心比天高。”心比天高,是张艺谋能够打开中国电影国际市场,能够担任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导演的征兆。说出这话的陈凯歌,自然也不凡。当年拍摄的《霸王别姬》,时至今日仍然是中国电影史上首屈一指的作品之一。

现实则逐渐打破他们的理想化主义,80年代,电影是由国家财力支持,作为导演并没有太大的压力。十年时间转瞬即逝,到了90年代,这些在80年代如鱼得水的导演们,则很是受挫。虽作品在国际上拿了不少的奖项,但是票房成绩的不乐观给他们泼了一大盆冷水。市场的改变,推动着他们开启了商业电影的道路,第五代导演选择了向市场化和商业化妥协,渐渐放弃当年他们的创作优势。

第五代导演以落寞“收场”,第六代导演自然也并不乐观。虽然第六代导演中,不乏管虎、娄烨这样的既能拍出大众化的商业电影,票房成绩也十分喜人。但是,在第六代导演中,他们的存在则为少数。大多数第六代导演,虽直面人性的龃龉,能够通过自己的作品,进而阐述自己的思想。但是,这样的作品无非是为他们自身打造的乌托邦,而非大众的,这也就导致了他们的作品能够在各个电影节中饱受称赞,但是票房成绩却很惨淡的境况。

比如,斩获了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最佳男演员和银熊奖最佳女演员的《地久天长》,国内票房却以4471.8万元草草收场。虽然豆瓣评分高达8.0分,但是标记看过人数仅37.6万人,根本不敌青年导演陈思诚的代表作——《唐人街探案2》的153万人。

知名的老牌导演的压力,虽然看似与青年导演的压力大不相同,实际上却还是殊途同归,那就是如何在飞速变化的影视市场中,拍摄出与观众心理、精神相符,与自己特点高度契合的作品。

03、导演该如何在影视大环境下找到自己的定位

从2019年开始,影视行业逐渐步入了寒冬,整个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百分之七十二,整个市值不足此前的三分之一。老牌电影公司如华谊公司,今年第一二季度营收仅近5.63亿元,同比减少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七十之间,净利润亏损4.02亿元,同比减少百分之十八。

另外,自2019年以来,根据天眼查相关数据显示,共有超过3228家公司名称及主营业务涵盖“影视”的公司注销或吊销,远高于2018年的1946家。根据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个季度电视剧制作备案公示剧目为531部,同比减少百分之十七点八。

影视行业再次步入寒冬,有的人认为影视寒冬的到来,未必就意味着影视作品的匮乏。与之相反,有的人则持有乐观的态度,认为影视寒冬的到来,正是一股推着影视行业推出优质作品的力量。所以,如何在影视寒冬中,脱颖而出是青年导演与知名导演需要考量的。

尽管影视寒冬逐渐袭来,但是影视市场对于青年导演来说则是相对友善的。高质量影片已是大势所趋,同时它们也充当着全球电影市场稳定增长的重要力量。为此,电影行业的核心人物——导演则是不可或缺的。为了能够栽培,抑或是挖掘出更多的青年导演,以优酷、爱奇艺以及腾讯为首的三大平台纷纷推出了“青年导演扶持计划”,以此来推动更多的青年导演脱颖而出。

而对于知名导演如何就位才是重点。

对于知名导演来说,当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扶持计划等等都与他们绝缘,同时站的更高的他们则面临着更难的挑战。

挑战应对的好,则有可能刷新纪录;挑战应对失败,则很有可能之前的作品成为“绝唱”。这一对比,李安与陈凯歌可谓是相当的吻合。

陈凯歌的《霸王别姬》直到今天仍然是脍炙人口的作品。可惜,之后陈凯歌的作品再也没有达到这一巅峰。

为此,芦苇曾表示在《霸王别姬》之后,陈凯歌开始自满,“他的创作状态在这之前和之后是判若两人的。当时他很有激情,判断力很敏锐,之后多的是精细筹算与自负自满,而品格的灵气却离他远去了。”

果不其然,正如芦苇所说的一般,失去了灵气的陈凯歌之后拍摄的作品再也一部能够像《霸王别姬》一般,甚至去年作为建国七十周年献礼的电影作品——《我和我的祖国》中,陈凯歌的一个单元也是饱受诟病的一部分。

反观李安,奖项也确实拿了不少,但是他并没有止步于此。为此,李安在自传《十年一觉电影梦》中解释道:

“恐惧鞭策我不断地求改进,因为没有比恐惧更强烈的感受了。能够持续不断地尝试,动力就在于不安全感。一旦有安全感,做成了惯性,我就会心生恐惧,怕被定型,怕江郎才尽,怕东西陈腐,怕被人摸清路数而淘汰。”

这正是为何李安的电影越拍越好的原因所在。

导演,作为一部影视作品的灵魂人物,他的地位尤为重要。不是哪一个投资方,财大气粗就能够随意取代的;也自然不是任何一个大牌的明星,随便几句话就能够将导演的方案全部推翻。

在当下这种影视环境下,对于演员演技苛刻的同时,作为大众的我们也应该对导演抱有同样的态度,毕竟大众的审美与要求才是推动行业发展最根本的基石。在青年导演脱颖而出的时候,予以称赞;在知名导演拍出烂片时,大胆批评。这样逐渐改变的大环境下,或许导演的就位情况才能够得以改善。

本文系作者文娱产业观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