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局时代,这些人掀起产业数字化的启蒙运动

新芒daybreak

新芒daybreak

· 10月23日

每个业务从想法到落地,从样本到复制。看上去是技术和产品创新,背后是一家科技公司放下自我,组织和个人角色转型的艰难历程。

播放 暂停

大变局时代,这些人掀起产业数字化的启蒙运动

00:00 14:27

文 | 新芒daybreak,作者 | 翟文婷

假如你成长于18世纪,那是发现新大陆的时代。听过太多冒险故事,很可能内心按耐不住参与远行。如今地图上已经没有空白之处,探险家大多出现在历史和童话故事里。

商业世界不是这样的。因为每一刻都不会重演,所以无时无刻不存在着冒险。

这种冒险并不局限于创业者或企业家。那些为公司建造地基、从0到1把业务落地执行的普通人,某种意义上也是探险者。他们要摒弃既有成功经验,进入未知领地,将个人命运与公司前景捆绑在一起。

2013年,京东决定做金融,陈生强最大的兴趣点就是,没有现成模式可抄。这是乐趣也是痛苦,必须跨学科懂得金融、互联网、法律、运营、IT。当时他选择团队成员的第一个要求是:有理想,自己想成就不一样的东西。

五年后,京东金融品牌更名为京东数科,开始进入产业数字化领域,团队成员又经历一次思维方式革命。尊重产业规律并为之赋能,本质上是对效率边界的二次打开。这个过程也是京东数科的自我重塑。

无论是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还是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数字化解决方案等,京东数科每个业务从想法到落地,从样本到复制。看上去是技术和产品创新,背后是一家科技公司放下自我,组织和个人角色转型的艰难历程。

硅谷创投教父彼得·蒂尔曾说,每次我们创造新事物的时候,会使世界发生从0到1的改变。今天的最佳方法可能会把我们引入死胡同,而最佳途径是未经尝试的新路径。

01 个人命运与公司前景的“联结”

孔祥威决定回国的时候,身边人更多是不理解。

她在贝莱德纽约总部干了8年,负责一个叫阿拉丁系统的产品设计和研发工作。工作生活得心应手。2017年底,孔祥威回国,加入当时还叫京东金融的公司。在这里,她决定开始新的冒险。

她有一种预感,国内资管大时代正在开启,未来这个领域一定生机勃勃,且迎来巨变。互联网科技公司会是重要参与者。贝莱德之所以傲视全球,资金管理规模最大,核心依靠的就是“阿拉丁”这个资管科技系统。

类似的机会在国内也会出现。孔祥威最早加入的部门被称作结构金融部,当时是京东金融的一个二级部门。2018年,京东数科面世后的第一次组织架构调整,演变为现在的大资管事业部。

团队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孔祥威对内做了一次长达4天的金融系列分享课。从整个资本市场到海外系统架构,她极力帮助团队充分理解,他们要做的事情以及客户在哪里,他们的需求是什么。

智能资管平台搭建初期,最大的痛点就是人才稀缺。

资管领域特殊,强烈需要金融和科技的复合型人才。但是放眼整个行业,传统金融机构的IT人才与互联网行业存在一定的代差。众所周知,金融和医疗是互联网渗透最难的两个行业。如果是纯技术公司出身,又缺乏对金融业务和场景的积累。

但行业对科技创新已经急不可耐。资管公司往往历史包袱严重,强依赖服务提供商,同时对接多个服务商,又造成不同系统耦合的复杂和痛苦。每增加一个新的系统,资管公司都要心痛地多付一次成本。最重要的是,这还造成数据系统的彼此独立,无形中烟囱林立,数据隔离,更谈不上智能化。

眼前的局面复杂,但孔祥威判断爆发点近在咫尺。几年下来,他们已经服务上千家机构,为几十家公司提供定制化产品,客户规模在快速扩充。

类似的经历还发生在桂晨光身上。他在京东数科多年,当内部讨论将沉淀的AI技术与业务有所结合时,正好公司接到某大型金融机构的一个项目,几个人被抽调搭成临时小组,做出一款机器人,也顺势做成了现在的机器人产品部。

当时,该机构面临智能化和无人化的需求,在风控、生物识别和大数据平台等AI技术落地方案中,客户选择了机房巡检机器人。

这跟京东数科的想法不谋而合。机器人是一个传播载体,可扩展搭载的产品非常多。团队也跃跃欲试,迫切想自我证明,交付一个商业化的机器人项目。

机器人是一门很复杂学科,开始内部招兵买马。两个月做出零号机,又花了三个月改进一号机,最后搞定交付机。这个只有十人的团队,不仅成功交付,还将过往积累的图像识别、物联网等能力综合应用。

如果说,孔祥威和桂晨光是业务转型最早的感知者,李新作为京东数科管理会计体系的建设者,从另一个维度感知到企业决策是如何被细小的颗粒度执行的。

京东数科7年,李新也在这里工作7年。她亲眼见证了京保贝、京东白条的诞生。作为职能体系支持者,当公司转型科技服务角色时,她也开始负责会计体系的设计和搭建。

最早她在埃森哲做数据架构、数据治理方案这样的工作,这段经历让她学会站在一定的高度看事情。来到京东数科则沉淀到细节,同时具备这两种能力让她更早适应公司转型。

说到底,即便是做内部支持工作,这时候也需要自然转变为乙方思维。他们知道,每个人做的事情,都是服务于公司战略需求的。

02 思维革命

今年4月,京东数科做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是对互联网逻辑的回归。

原来的事业部架构,按不同能力被调整成行业层、能力层、产品层和开放平台四层。也就是说,以人工智能、区块链、风控、金融云等底层核心能力为基础,中间是负责组织资源生产的产品层,最终通过以客户为中心的行业层将能力输出。

这次架构调整,更有助于普通人自下而上理解公司核心战略和核心目标。团队成员开始不断调整动作,把日常一些以自我为中心的工作思维进行转变。

核心目标是,打造以“客户为中心”的组织文化。这也是所有科技公司转型产业互联网的必修课。

腾讯下场toB,在内部的一次培训中,一名销售曾对着一幅画中的坑,讲了40分钟。核心要义是,to B就是不断挖坑,再奋力爬出来的过程。销售拿下一单,也许公司不一定有现成的产品或解决方案,但只要答应了对方,怎么也要爬出来。

莫雄剑负责京东数科智能城市项目过程中的重要感受是,服务B端客户经常会发生你意想不到的事情,而你会发现你在攻克完一个艰难的任务后立马又会有一个更难的任务等着你,这对人的韧性是很大的考验。他和团队有时候要自我心理建设。

他之前在微软研究院负责算法研发,微软认知服务最早的英文手写识别就是莫雄剑参与的作品。

实际上,京东数科智能城市业务的总负责人郑宇就是前微软亚研院城市计算的负责人,在这个领域有十几年研究经验。因为吸纳了很多技术天才,京东数科智能城市部门被称为“博士天团”。他们推出的“智能城市操作系统”包含时空数据引擎、时空AI引擎、基于联邦学习的数字网关技术以及京东城市莫奈可视化平台等诸多前沿科技。

即便如此,当莫雄剑在微软研究院的老朋友,也是篮球队队友郭沐2019年加入智能城市部门时,莫雄剑多少有点担忧。

郭沐对问题的理解、提炼、逻辑分析能力都特别强,甚至理工科男生通常所不擅长的文字表达能力,在郭沐身上也不是问题。

莫雄剑提前给他打预防针,不像微软,这里是需要跟客户直接打交道的。郭沐却说,来京东数科就是要自我挑战。

最初郭沐在智能城市AI平台部,与他之前在微软的工作相关。但三个月后他提出,要做更靠近前端,跟客户直接沟通解决方案的工作。

他也遭遇过挫败感。智能城市项目面向的都是政府部门,时不时要在一两天内完成对十几二十个单位的调研,且拿出调研报告和针对性解决方案。没有成熟的材料支持,短时间内拿出来的方案,客户有时也会不太满意。

但郭沐适应得很快。他所在的团队大部分人虽然年轻,但都是熟谙技术、业务和管理的复合型人才,往往能够出奇不意,给用户带来惊喜。

他们也逐渐明白,帮助客户解决问题,获得增长才是工作的核心目标。当越来越多的公司因为京东数科的产品或服务变得更好,这就是他们最大的成就所在。

正如莫雄剑所说,重要的不是做完了一件事,而是这件事背后创造的价值。

03 做行业增长背后的推力

5G时代来临,万物互联进程加速,线上线下加速融合,各行各业的经营模式都会发生改变,企业运转的底层操作系统和思维方式也因为数据要素的加入而发生质的改变。

基于此,京东数科CEO陈生强认为,对于企业决策者而言,能否用数据思维去经营与决策,决定着企业是引领还是被淘汰。

京东数科已经从金融科技转型产业数字化,就是做企业增长的新引擎。京东数科已构建成科技+产业+生态的产业数字化“TIE”模式,在to F、to B、to G三大业务领域,都已有所建树,成为行业重要的增长动力。

而AI、IoT、区块链、图计算、生物识别等硬技术能力的积累,决定着公司在数字科技的成就。这适用于京东数科服务的企业,也是对这家公司本身的要求。

从数字中来,到实体中去,这是发展数字经济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与之相对应的,这也是产业二次增长的源动力。在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数字化解决方案等领域,京东数科就是革新者、破局者。

京东数科是最早做机房巡检机器人的公司,至今仍在持续深耕。除此之外,公司做到批量持续交付的机器人还有商服机器人专业版,在一定场景内引导、讲解、宣传。在隧道、管道、仓库等特种应用领域,京东数科自主研发的多款巡检机器人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今年疫情期间,公司的室内运送机器人在短时间内赶制出来交给某上海新冠确诊病例收治中心,实现了对辅助医药器材的运送。这个举动也加快了医疗行业智能化的步伐。

相比其他场景,跟医疗运送系统的打通,对病房区域的构建,任务调度等更为复杂,背后涉及到硬件软件的同步。而且医疗应用对稳定性的要求极高,只有稳定才能更高效。

疫情期间的应用也为室内运送机器人应用打开一扇新门,目前京东数科正在陆续为多家医院实施项目。

未来,桂晨光和团队要做的更多,不仅仅局限在单款的机器人产品,更重要的是继续提升机器人的基础能力,并提供给更多合作伙伴。基于此初创公司可以做二次开发,快速推出产品,相当于机器人产业获得底层能力的加持。

2018年底,孔祥威曾给自己制定一个目标,花三年时间让从业者都认识并使用京东数科平台。

两年多时间,金融机构对JT²的认知情况完全超出她的预期,在众多中小型机构中循序渐进地完成了品牌教育。但是从使用情况,她认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尤其是交易系统的打通,这是今年JT²的重点。

账户体系的启动利于交易流程的通畅,客户能清楚地看清账户资金情况。这也是除研究、投后之外,JT²的核心发力点。交易系统是真正触动产业革新的命脉所在。

在客户侧,目前平台注册的一千多家机构中,京东数科为几十家公司提供定制化服务。而这种情况,往往是头部客户居多,他们的业务发展有更多个性化需求。

从趋势来看,标品的发展空间会更大。因为腰部和长尾客户对资管系统的需求远没有得到释放,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最有效,也最实用。这也是欧美国家走过的历程,2014年之后基本已经找不到定制化服务了。

国内资管行业大概率也会向着标准化演变,JT²也会顺势而为。有时候看清潮水的流向更重要。

相比之下,智能城市操作系统的终极形态设想要更复杂些。这不仅涉及到城市治理,还有扎根在其中的企业和百姓。

京东数科投入大量资金,打造了雄安和南通两个智能城市样板工程,锻炼了底层产品和能力。和资管科技平台一样,智能城市项目也致力于打造更通用化的产品和服务。

以城市操作系统为核心的开放平台,就是京东数科在数据底座方面的通用化产品。不同城市、不同行业可以在这个底座上扩展需求,也方便多方生态力量参与建设。

但对于智能城市而言,仅有标准化产品或通用能力是不够的。对于智能城市的顶层设计,系统实战,这都是一个长期工程。尤其随着信息化、人工智能、大数据的进化,智能城市操作系统也在不断演进中。

郭沐说,我们的很多设想非常美好,但一个事情达到终极形态,必然是逐渐演进的过程。好在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不管是顶层设计,还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应用,我们正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坚定前行。

这说的正是一种理想状态:看懂过去,看清现在,看见未来。

本文系作者新芒daybreak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