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教育“绝不跑路”背后,线下教育竭力谋变

牛科技

牛科技

· 2020.10.20

在恐怖的“黑天鹅”、诸多在线教育巨头和公立教师的轮番打击之下,线下教育机构们不仅要思考怎样活下去,还要好好琢磨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播放 暂停

优胜教育“绝不跑路”背后,线下教育竭力谋变

00:00 08:1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牛科技

数天的拖延和义正辞严的回复过后,优胜教育终究是没能交出累计近千万的退款。

10月19日,有多位家长聚集在位于北京光华路的优胜教育总部门前,来找优胜教育方面申请退费。据央广网报道,优胜教育拖欠家长的费用低至两三万左右,多则十几数十万,更有校区欠着家长两三百万左右的巨额学费未退还。

据辽沈晚报报道称,遭遇退费难问题的家长共计超过200人,累计欠款额达到上千万。

目前,优胜教育在北京光华路SOHO的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北京分部之一的新城文化大厦709室也已贴上了停业通知,大门紧闭无人办公。优胜子品牌“个性学”在北京的总部同样空无一人,这让不少家长怀疑优胜已经卷款跑路。

据其官网信息显示,优胜教育成立于1999年,旗下有多项教育及培训项目,是线下教育行业中的老牌选手,鼎盛时期全国拥有数万名员工,其创始人陈昊还登上过《非你莫属》节目担任嘉宾。这样一位业界老将,怎会沦落至如此不堪的地步?

没有破产,绝不跑路?

就在这次事件曝光前不久,优胜教育还在从家长们手中拿钱。

在接受相关媒体记者采访时,一位受害家长表示,优胜教育前段时间告诉她“最近有活动”,买24节课即可额外再获赠20节课,相当于打五折。信以为真的受害家长乖乖交了1万元续费课程,但刚充完钱就被校区告知“老师不给上课了”。

另一位受害家长给自家孙子充值了7万左右的课时费,10月17日时还在上课,18日就接到老师通知,告诉孩子以后不用来上课了。“群里面说老师已经走了,都不干了,关了。”

面对愤怒维权的家长,优胜教育的老师们也很无奈,因为他们自己同样是受害者。在维权人群中,就混杂着不少被优胜教育坑过的老师,他们不仅被拖欠了数个月的工资,前几日还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公司辞退。据相关媒体记者采访称,优胜教育的辞退范围相当广,北京共60个校区“基本上所有的员工,每个校区的老师都被清退了”。

在此期间,优胜教育方面也给出了不少回应。

10月17日,优胜教育官微发布声明称“公司没有破产,优胜还在,而且会越来越好”,10月19日下午,优胜教育CEO陈昊与现场家长及员工进行了视频通话,在视频中他表示,自己“绝不会跑路”。

这之后,陈昊还接受了相关媒体的采访,并再次重申优胜“绝不会跑”。采访中,陈昊也承认了目前优胜教育的资金问题。他表示,优胜目前的全国资金缺口大概有1亿元左右,北京地区的欠薪、退款问题“5000万就能完全解决”。

对于本次财务危机的原因,陈昊表示,是由于疫情期间线下无法开课,运营成本过高,同时公司也没降薪而导致的。“疫情期间我们没减过薪,全员没降薪。有钱都发,没留过钱,我都砸锅卖铁了。”

但优胜还是存在不少问题。天眼查显示,优胜的经营主体——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在10月14日由陈昊变为了其母亲唐芳琼。就在前一天,泰州一家名为“牛师来了”的教育咨询公司成立,其法定代表人正是陈昊。

此外,陈昊在天津也经营着一家“牛师来了”,有优胜天津校区的离职员工曾向媒体反映称,“牛师来了”在天津仍正常运作,员工工资也照常发放,与北京大批被欠薪甚至开除的老师们形成了鲜明对比。陈昊所称的“有钱都发,没留过钱”,似乎没那么能站得住脚了。

优胜教育“跑路”背后,线下教育行业竭力求生存

优胜教育的“跑路”谜题仍待解决,但陈昊口中的成本问题倒的确是疫情期间线下教育行业的缩影。随着开学时间一再因为疫情而延长,各类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均被禁止,这些主打线下的重资产教育机构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之中。

成本高企,这几乎是线下教育机构们解不开的难题,根据招商银行研究院《K12教育培训报告》显示,我国线下教育机构的成本结构中,场地租金占到了20%,教师薪酬占到了40%。

“对我们来说,房租、工资都是实打实的成本,这些硬成本支出占到我们日常开支的60%-70%左右。”一位经营线下教育机构的业内人士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无法线下开课的情况下,机构们赖以为生的现金流势必受到影响。

此外,疫情期间的招生难问题也持续困扰着线下教育者们。“有一些学员赶在春节前结课,新的招生也因为疫情没法继续进行了,不管是老学员的招募还是新学员的续费都受到了很大影响。”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在线下教育机构们竭力求生存时,往日不温不火的在线教育却被一夜间捧上了天。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2020年已达3.09亿人,增长红利也未消失,未来仍有增长空间。

在“停课不停学”的风口上,跟谁学、好未来、猿辅导等头部玩家开始疯狂烧钱,打起营销战。除了简单的冠名综艺外,市中心、公交车站、广告牌,乃至写字楼里的电梯间,哪里有流量,在线机构们的广告就会打到哪里。在线教育玩家们巨量的营销投入,抢走了线下教育企业们本就不多的客户目标。

甚至连来自公立学校的教师们都开始和线下教育机构抢生意。尽管教育部明令禁止在校教师兼职课外辅导机构,但仍有不少在校教师选择打“擦边球”,在自家开办一对一、一对多类型的辅导班。在“公立教师代表着优秀”的传统观念熏陶下,为此买单的家长只多不少。

巨头收购威慑下,“水土不服”的线下机构们正在谋变

在恐怖的“黑天鹅”、诸多在线教育巨头和公立教师的轮番打击之下,线下教育机构们不仅要思考怎样活下去,还要好好琢磨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如若不然,被巨头们收购恐怕是它们的最终下场。

据36氪报道,今年4月初,字节跳动正秘密接触两家线下培训机构,谋划收购事宜。据消息人士透露,这两家线下机构主打课程都为K12,营收额基本在1亿元左右,一家位于江苏,另一家则位于河南。8月,字节跳动又宣布收购数理思维教育品牌“你拍一”,其入局在线教育的意图昭然若揭。

为了避免被收购的命运,已经有不少线下教育机构开始谋变,跨界发展线上业务。但这种直接且粗暴的“业务平移”似乎也存在着不少问题。

在产品设计、团队组织与管理、营销与招生、授课方式等运营理念上,线下机构和在线机构有着不小的差异,“水土不服”几乎无法避免。一位线下授课多年,近期才转向线上的老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在线授课让他感觉很不适应。

“在线上,我没办法根据学生的反映来调整课程内容或者是扩展课外知识,更多时候是按部就班地背讲义。学生也表示他们的参与感不足,没有集体授课的氛围。”这位老师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平移后的课程质量恐怕会大打折扣。

同时,这些线下转线上的教育机构本身并不能完全放弃线下校区的运营,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承担巨额的场地租金、教师工资,同时还要在广告营销费用上和在线教育巨头们比拼,这对刚刚走出疫情阴影的线下教育机构们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或许,这正是优胜教育巨额资金缺口难弥补的根本原因。

本文系作者牛科技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