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装剧这一领域,国剧被韩剧抄袭了

毒眸

毒眸

· 10月20日

中国古装剧没道理要为抄袭的中国综艺填坑。

播放 暂停

在古装剧这一领域,国剧被韩剧抄袭了

00:00 11:12

图片来源@豆瓣

《九尾狐传》剧照,图片来源@豆瓣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丨何润萱,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最近韩剧《九尾狐传》在播,相比不咸不淡的口碑,更引人注目的是它的抄袭新闻。

这部剧的设定里男主李东旭是一只千年狐狸,为了守护自己爱人留在人间,肩负惩治那些坏狐狸的责任,并拥有抹去人类记忆的能力。这和《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设定几乎如出一辙:都是只有一次初恋的“老妖精”,都是前世今生的轮回戏码。

而更细节的层面上,两部剧也多处吻合:比如狐狸娶亲当天会下雨,狐狸都爱吃人类的肝脏,还都有一对珠子结缘。多处“巧合”自然让中国网友产生被抄袭的想法,吐槽《九尾狐传》是《结爱》“南韩分恋”。

 图源:豆瓣鹅组 

而网友们检索后发现,韩剧早有“抄袭”黑历史:从《三生三世枕上书》里白凤九的服装,到《甄嬛传》里牡丹和芍药的隐喻,原来韩剧的“移花接木”由来已久。

乍听之下感觉难以置信,毕竟韩剧在剧集世界鄙视链上似乎位于更高层面,没必要降维copy。但事实上,与抄袭相关的全是国产古装剧,在这个品类里,还真的难说国产剧没有“抄点”。

古装剧作国产剧的王牌品类,是出海大户,不论在东南亚还是韩国都表现不错。

《如懿传》是马来西亚2018年收视最好的中国电视剧,在泰国主流无线电视台的平均收视率超过0.3%(大概可以排到前七左右),蒙古国有线频道播出的日均收视率位居同时段前三。《延禧攻略》也发行到亚欧美等80多个国家,并在谷歌发布的2018年度电视节目搜索榜中位列首位。就连Netflix也采购了《陈情令》、《天盛长歌》等剧。

2015年在韩播出的《琅琊榜》更是创下了中华TV的收视之最,甚至曾在韩国举办过两届同人展:第一次是2016年5月的“金陵之春”,第二次是2019年2月的“金陵之冬”。

2016年1月时任釜山市市长的徐秉洙也向媒体说,自己正在看《琅琊榜》,很喜欢其中的中国历史和文化。同样被中国古装剧圈粉的还有明星金希澈,他在观察类综艺节目《我家的熊孩子》里表现出对《倚天屠龙记》的痴迷,导致NAVER上有了5个相关话题热搜。

之所以能纵横亚洲,和国产古装剧的两大特点有关:文化内涵丰富,服化道精致。

背靠中华文化,国内小成本古装剧偶尔也能欣赏到传统文化之美。比如当年有一部名字听起来很俗的古装剧《爱情宝典》,里面的故事却非常有渊源:一部分改编自名著《拍案惊奇》、《醒世恒言》,另一部分来自戏剧作家关汉卿、吴炳、李渔的经典作品。

再比如《延禧攻略》,里面也有一段cue到古代女同的情节,来自李渔的戏剧作品《怜香伴》。我们海量的文化累积提供了古装剧撷取的宝库,这一点当然碾压众多对手。

同样,也是这个原因,国产古装服化道也有了能尽善尽美的充分前提。

早些年古装剧的成本不如现在,但也不乏精致作品。比如唐代剧代表《大明宫词》,服装皆出于叶锦添之手,还原度堪比《簪花仕女图》,剧中女子多坦胸也应了那句温庭筠的名句“雪胸鸾镜里”。

等到前两年的《长安十二时辰》,就更加细致:剧里的玉冠、鹦鹉螺杯、莲瓣纹碗都是文物复制级别的,制作团队甚至注意到了唐三彩是冥器,应该陈列在棺材铺里这个细节。

宋朝剧也有不少种子选手。比如《鹤唳华亭》,里面对宋朝宫廷的复制几乎达到了1:1级别,由黄志忠扮演的皇帝萧睿鉴穿的一套常服就来自宋徽宗在《听琴图》里的自画像;早一点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则精准再现了女子的窄袖长裙、男子的直裰,其他小物均可考证自《东京梦华录》。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照

清朝剧里的爆款《延禧攻略》,则还原了满女们的“一耳三钳”、“押襟”等细节;富察皇后手持的一串碧玺十八子复刻了故宫典藏,所戴的绒花则是来自南京的非遗,并有《清史稿·后妃传》佐证皇后的爱好:“以通草绒花为饰,不御珠翠”。

如上所述,在历史文化库存方面,中国大于韩国这已经是一个常识。而具体到两国服装层面,形制上也早有区分:例如唐制的汉服上襦在裙内,韩服在裙外;明制的袄裙系带宽窄、位置也都和韩服不同。

但在近些年的韩剧里,的确能看到典型的汉服形制,比如豆瓣网友常提到的《王在相爱》、《步步惊心丽》,服化道让人恍然有看国产剧之感,自然会让观众认为是抄袭。但其实这两部剧还真不能算抄:因为发生的朝代都在高丽,高丽前期服装类唐、后期类蒙(但这段很少在韩影视剧体现),原本就和中国关系匪浅。影视剧只是对当时做了一个大致还原。

只是相对于国产古装的精致,这些服装更像低配,且近来韩国网友很爱倒打一耙说自己是原创,就无怪乎网友们觉得是复制,甚至说“中国宫廷集体穿越到韩国”。

而相比服化道上的复制,更能冒犯到中国网友的是一种隐蔽的文化挪用。

以《结爱》为例,它的剧情和《九尾狐》其实并不完全一样,但后者似乎是共享了前者的世界观:有着狐妖的一整个神话谱系。众所周知,九尾狐是中国神话造物,源自先秦时期的《山海经》,但韩国网友并不这么想,有不少人认为九尾狐是他们的本土妖怪。

在韩国综艺《英雄三国志》里就曾对九尾狐的出处做出过讨论,张玉安提到姜子牙杀了九尾狐,韩国主持表示不可置信:九尾狐是我们国家的妖怪,怎么能被姜子牙杀掉呢?在场的日本代表附议了张玉安,但韩国主持坚持,并且试图用“我邻居阿姨都在养”的玩笑蒙混过关。

韩国人会有这种想法大概是近十年内本土关于九尾狐的影视作品颇多,而国产剧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前九尾狐还并未“大行其道”。以至于播出时,有韩国人在社交媒体上抨击这部剧,甚至说青丘是韩国地名。

但只要稍加考证就知道这又是一种挪用的错觉:《聊斋》里有狐仙,《西游记》里有九尾狐,《封神演义》里有妲己,但往上溯源,韩国典籍里九尾狐并不可考

图片来源:豆瓣自由吃瓜基地小组

又比如芍药和牡丹,《甄嬛传》里这两种花被拿来隐喻华妃和皇后娘娘,一妖艳一端庄,在韩剧《张玉贞》里也出现了类似的桥段。不能说没有巧合,但早在唐代刘禹锡就有诗说:“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甄嬛传》里也有这首诗)如此经典意象,说是巧合未免太巧。

其实挪用在某些场合是成立的,比如粉丝经济和二度创作。但正如豆瓣今年来对“东洋风”的讨论一样,网友们讨厌的不是借鉴,而是“拿去”之后还要将中国制造泛化成“东洋风”,靠白嫖挤入大东洋文化共荣圈的鸡贼。

这不能说是网友敏感,文化有溯源,自有东道主,否认来源就像正品被山寨抢了出处一样,令人不爽。

为防杠精这里插播一句:在国内综艺圈,这种现象是反的,白嫖韩国综艺的居多,正儿八经自研的少。但一种羞耻不能扯平另一种不道德,没道理中国古装剧要为抄袭的中国综艺填坑。这方面,某些想偷换出处的韩剧和中国综艺一样有原罪。

《东宫》、《结爱》是网友们认为抄袭的高发地,这两个都是原创IP。而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指控是否成立,背后都暗藏着国产IP的崛起。

《东宫》剧照

十年前,是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抄袭论的,彼时即便在古装品类上,我们的文化输出也不如今天。

当年国内流行的是《美人心计》、《流星蝴蝶剑》、《神断狄仁杰》、《活佛济公》,这里面有些作品后来也出海了,但总体来说成功的还是近年的多。有意思的是,十年前在韩国刚好是另一个九尾狐大年,韩剧有《我的女友是九尾狐》、《九尾狐姐姐传》。兴许是彼时国剧羸弱,先进场的韩国九尾狐自然影响了某些人的认知。

而时至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渐渐改变。国剧的影响力正在逐渐变大,直至出海。根据电视剧博主太阳好大脸的发表,近期确实已有不少中国作者的小说已经在韩出版或者被购买版权,其中就包括《人间烟火花小厨》、《少女大人》、《且听凤鸣》和大风刮过的经典作品《桃花债》。

事实上是,国内现在的IP储量远胜于韩国,而当在数量上有几何级优势时就会增加好东西的“爆率”。

仅阅文一家去年的作家数量就达到810万,自有原创文学作品则达到1150万。一个对比数据是,韩国的Munpia网站2019年的签约作者人数仅为4.7万名。虽然韩国影视IP的来源还有很多来自漫画和专职编剧,但如此海量的储存必然为中国IP提供了某种成功前提。一个冷知识是,阅文在2018年参股了韩国的Munpia。

当然,崛起之余,国产剧的问题依然很突出:除古装品类外,其他题材精品率还是较低。

之前我们在别的文章里就提到过“爹味爱情剧”,可以休矣,2020年了国剧市场还在为《爱我就别想太多》这种爹味剧买单,无疑是创新力匮乏的一种表征。人家在谈跨种族、跨次元的恋爱时,我们还没有淘汰土豪伪装穷人的这种价值、审美双过时的题材。

在谈过去时,中国无疑有巨大的文化优势,但一旦到了现代,开始比拼文化创新力的时候就总是败下阵来。这不是长他人志气,最近几部韩剧《爱的迫降》、《天空之城》在韩国播出时,国内也同步热搜(这还是在被限制的情况下),我们除了古装又给韩国强势输出了什么呢?穿着秋衣身材走形的陈建斌还是身为女子就要做到的“娘道”?

《天空之城》剧照

怀疑对方抄袭,本质上还是拥有一种文化自信,但遗憾的是在现代品类里我们还不敢这样自信。今年的迷雾剧场让观众看到了国产剧另一个上限,一时之间国剧风潮盖过了其他剧种。这让我们相信,国产剧并不是只有古装能打,它依然有巨大的潜力预期。

被抄当然不爽,但优等生永远不怕创造更多“抄点”。因为比起被抄,自己的提升永远是更重要的。 

参考文献:

1.中国与东北亚服饰文化交流研究

2.如何区分汉服,韩服还有和服呢?知乎用户猫不来回答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