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杀死你喜欢的假设

蓝狮子图书

蓝狮子图书

· 10月15日

科学家离不开假设,企业家也是一样。

播放 暂停

【书评】杀死你喜欢的假设

00:00 12:11

作者:奥赞·瓦罗尔(美)

策划方:蓝狮子图书

出版方:北京联合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9月

在得到所有证据之前,千万不要推理,否则将会犯下严重错误。人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扭曲事实来适应理论,而不是用理论来适应事实。——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

科学家离不开假设,企业家也是一样

大多数人在提出假设后,习惯性去验证它的正确性,因为一旦推翻它,将意味着你又要重新提出假设,然后再次验证。这样的习惯性思维下,真相往往会被错误的假设所掩盖。

这时候你要做的,应该是——杀死你喜欢的假设。

在《像火箭科学家一样思考》这本书里,奥赞·瓦罗尔将从火箭科学家的角度,告诉你如何建立多种假设,如何推翻假设,如何从假设中找到正确的答案。

1.多种假设

射电望远镜不仅可以像《超时空接触》里那样用于观察外星生命,还可以用来向穿越太阳系的航天器打星际长途电话。“深空网络”(Deep Space Network)是由三处巨大的无线电天线阵列的组合,它相当于这个电话网的集线器。

这些太空跟踪站点等距离分布在全球三处地方——加利福尼亚州的戈德斯通、西班牙马德里及澳大利亚堪培拉附近。当一个站点因地球自转而失去信号时,下一个站点就会拿起接力棒。

1999年12月3日,马德里站正在跟踪“火星极地着陆者”号,后者正往火星表面飞去,按原计划应当于当晚着陆火星。几个月前,“火星气候探测者”号由于度量单位错误而失踪,这一事件着实令人尴尬。如今,“火星极地着陆者”号即将到达火星,这是NASA挽回面子的好机会。

太平洋时间上午11:55左右,着陆器进入火星大气层,开始下降到地表。马德里站接收不到着陆器发出的信号,这早在计划之中。按照计划,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戈德斯通站将于中午12时39分再次接收到信号。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直到2000年1月4日,在着陆器沉默了一个月之后,斯坦福大学一台非常敏感的射电望远镜才接收到了来自火星的信号,而在那之前,NASA甚至已经打算宣布着陆器坠毁。

为了验证信号的来源,科学家们要求着陆器以独特顺序“打开和关闭无线电”,就像发送烟雾信号一般,着陆器似乎照做了。

科学家们收到了“烟雾信号”,一厢情愿地宣布着陆器没有坠毁。但事实并非如此,信号是偶然捕获的。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们正经历一种所谓的“疑人偷斧”现象。荷兰和英国的射电望远镜都尝试过确定信号的位置,但却无法得到与斯坦福大学同样的结果。

科学家们被想象中的火星信号所蒙蔽,这种事情并非第一次发生。

当我们以假设打头阵,带着脑海中闪现的第一个想法去做事情时,这个假设更容易成为我们的主人。它使我们的思维固化,对周围的其他选项视而不见。

正如作家罗伯逊·戴维斯(Robertson Davies)所说的,“眼睛只看到那些大脑想了解的东西”。

如果大脑只期待单一的答案(“火星极地着陆者”号没有坠毁),那眼睛就会看到这个结果。

在公布某种科学工作假设之前,先问问自己:我有哪些先入之见?我觉得哪些事情是真实的?此外还要问自己:我真的希望这个假设是正确的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你要小心了,而且要非常小心。就像在现实生活中一样,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往往会忽视他们的缺点。即使你爱的那个人(或航天器)没有发出任何信号,你也会接收到对方的信号。

为了确保你不会爱上单一假设,请多制造几个假设。当你拥有多个假设时,就会减少对它的依赖感,且更难以迅速选定一种假设。

诚如钱伯林所言,通过这种策略,科学家就像是“一系列假设的父母,而且,由于他们是所有孩子的父母,所以不能过分宠爱任何一个孩子”。

如果你的大脑能够容纳相互矛盾的多种假设,让它们一起跳舞,它们就会带出新的音符(新的想法),形成一种交响乐,远比原来单调的音符好听。

但是,如何才能产生相互矛盾的想法呢?如何才能为你的音符找到复调旋律?有一种方法是积极寻找缺失的东西。

2.寻找缺失的东西

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并非所有事实都是平等的。我们往往聚焦于眼前的事实,却忽视了其他可能隐藏于盲点背后的事实。

这个盲点部分源自我们的基因。心理学家罗伯特·恰尔迪尼(Robert Cialdini)称:“记录存在的事物要比记录不存在的事物来得容易。”

我们天生喜欢对明显的迹象作出反应,比如听到黑暗中的“嘎嘎”声,闻到汽油的气味,看到烟雾,听到轮胎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时,我们的瞳孔扩大,心脏加速跳动,肾上腺素释放。

我们的大脑锁定那些潜在威胁,过滤掉所有其他感官输入。

这些机制对我们的生死存亡至关重要,但它们也取代了其他行动,使我们错过最关键的那部分数据。

在一项著名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拍摄一段6人相互传递篮球的视频。这6个人一半穿着白色衬衫,另一半穿着黑色衬衫。给球员的指令很简单(我敢说,这不是火箭科学):“数数穿白色衣服的球员传了多少次球。”

在视频大约第10秒时,一名穿着大猩猩服装的人慢慢地走进镜头中。它极其显眼地站在球员当中,面对镜头拍打自己的胸部,而球员们继续在它周围传球。然后,它退出了镜头。

这次干扰很明显,球员们不可能看不到这只大猩猩。然而,这项研究的实验对象中有一半人根本没有看到猩猩。他们全神贯注地数着传球次数,忽略了大猩猩。

但与流行说法相反的是,你看不到或不了解的东西会伤害到你。业余律师看不到可以胜诉的法律论点,平庸的医生做不出正确的诊断,驾驶技术一般的司机不知道潜在危险在哪里。

在关注眼前事实的过程中,我们没有足够关注(或根本不关注)其他稍纵即逝的事实。

当重点事实引发我们的关注时,我们必须问自己:“我没有看到哪些东西?什么样的事实应该出现但并没有出现?”

我们要仿效《超时空接触》电影中科学家们的做法——他们反复问自己到底错过了哪些事实,并验证信号是否来自机载报警与控制系统、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或“奋进”号航天飞机。

寻找被忽略的细节,并且用这些信息来生成多种假设,这种方法很有帮助,但它无法确保客观性。

你可能会在无意中认定其中一种假设,而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错过其他假设。正因为如此,在拥有多个假设之后,你必须做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杀死它们。

3.杀死你喜欢的假设

一名实验人员走进房间,给你这三个数字:2,4,6。她告诉你,这些数字遵循一个简单的规则,你要做的就是用三个数字组成不同的字符串,从而找到规则。然后,实验人员会告诉你,你所提出的字符串是否符合规则。你想尝试多少次都可以,而且没有时间限制。

对于大多数实验对象来说,实验可以用以下两种方式之一进行。实验对象A说:“4,6,8。”实验人员回答:“符合规则。”然后实验对象者说:“6,8,10。”实验人员回答:“也符合规则。”实验对象再提出几串数字,实验人员点头认可之后,实验对象A宣布规则是“前一个数字加2”。

实验对象B以“3,6,9”开始。实验人员回答:“符合规则。”实验对象然后说:“4,8,12。”实验人员回答:“也符合规则。”实验对象B之后又提出几串符合规则的数字,然后宣布该规则是“后两个数字是第一个数字的整数倍”。

令两名实验对象惊讶的是,他们都错了。规则其实是“数字按递增顺序排列”。实验对象A和实验对象B提供的数字串都符合规则,只不过规则和他们想的不一样。

如果你没有领悟到正确的规则,那与上面两位实验对象可谓同病相怜了。在这项研究中,只有五分之一的人能够在首次尝试的时候分辨出规则。

成功的实验对象采取了完全相反的方法。他们并没有试图通过说出字符串来验证自己的假设是正确的,而是尝试伪造规则。例如,如果他们认为规则是“前一个数字加2”,他们会说“3,2,1”,这串数字不符合规则。然后,他们可能会说“2,4,10”,这串数字符合实验人员的规则,但不符合大多数实验对象认为的规则。

在日常生活和职场中,我们本能地想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每个肯定的答案都让我们感觉良好,每个肯定的答案都让我们坚持自认为知道的东西,每个肯定的答案都会带给我们奖章和多巴胺。

但是,每个否定的答案都能让我们更接近真理,它们比肯定的答案提供更多信息。只有尝试反驳而非确认我们最初的直觉,从而形成否定的结果,我们才能取得进步。

证明自己错误的重点不在于感觉良好,而在于确保你的航天器不会坠毁,确保你的企业不会分崩离析,或者确保你的身体不会垮掉。

每当我们印证那些自以为知道的东西时,我们的视野就被缩小了,而且我们会忽略其他可能性。这就像实验人员的每次点头认可都会导致实验对象执着于错误的假设。

如果我们不证明自己是错的,别人就会替我们做这件事。如果我们假装自己拥有所有问题的答案,那我们的伪装迟早会被人揭穿。如果我们不承认自己的思维存在缺陷,则这些缺陷将会一直困扰我们。

正如认知学家雨果·默西尔(Hugo Mercier)和丹·斯珀伯(DanSperber)所指出的那样,一只老鼠“坚信周围没有猫,并且一心想证实自己的想法”,那么它最终会成为那些猫的食物。

我们的目标应该是找到正确的答案,而不是成为正确的答案。

【《像火箭科学家一样思考》作者介绍:奥赞·瓦罗尔(Ozan Varol)前火箭科学家,美国俄勒冈州路易拉克大学法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畅销书作家亚当·格兰特眼中“最有趣的新人作家”。

他出生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后移居美国,就读于康奈尔大学天体物理学专业。2003年加入“火星探测漫游者”计划的运营小组,并参与了人类迄今为止发射规模最大、复杂程度最高的行星探测器任务——“卡西尼-惠更斯”计划。

瓦罗尔的文章曾刊登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g Post)、《新闻周刊》(Newsweek)、《时代》(Time)杂志、《石板》(Slate)杂志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以及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等多家主流媒体上。

同时,他也是一位备受欢迎的公众演讲人,曾多次接受电台和电视采访,并向大公司、非营利组织和政府机构等大小群体发表主题演讲。】

《像火箭科学家一样思考》将会纳入钛媒体Pro版书库,敬请大家关注前沿书库的上新动态~每位Pro专业用户一年可以在书库中任意选择三本书,由钛媒体免费赠送哦~点击链接、登录,进入“前沿书库”选书:https://www.tmtpost.com/pro/books 

本文系作者蓝狮子图书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h6tFKL h6tFKL
    回复
    0

    在思考的时候,证明自己是错的,远比证明自己是做的要有意义。自己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才能减少正式行动时的“敌人”。

    2020-10-15 18:12 via h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