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我的抑郁不是装出来的”

谷雨数据

谷雨数据

· 2020.10.10

一部分父母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们的存在本身,也是造成和加重孩子抑郁的原因之一。

播放 暂停

“爸爸妈妈,我的抑郁不是装出来的”

00:00 08:2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谷雨数据(ID: guyudata),撰文丨榆木、行者,编辑丨菜菜,数据丨何红闯,设计丨韦康宜、朱广艺,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3.5亿人,这是全球抑郁症患者的数量。

6.9%,这是我国成年人抑郁症的终身患病率。

但提起抑郁症,我们似乎总听到这样的评价:

“现在的人,心理承受能力越来越差。”

“生活已经够好了,还是太矫情。”

……

10月10日“精神卫生日”,我们想和你谈谈被误解的抑郁症。

被忽视的青少年抑郁症 

在微博上有一个热转的故事:

一个复诊抑郁症的孩子,得到了医生的表扬。母亲马上在旁边说反话:“用功,假用功。”

无论医生怎样叮嘱,还是会忍不住用讥讽的语气和孩子交流。

微博@愁容骑士典当记

抑郁症、父母、孩子,这三个关键词背后的故事,对于很多人来讲是无法言说的伤痛和阴影。

抑郁症已经成为威胁青少年健康成长的主要疾病之一,但误解和忽视仍然存在。

作为尚未完成社会化的未成年人,青少年患者的症状和个人感受也最容易被忽视。

家长们或许很难理解:小孩子懂什么抑郁症呢?

他们被长辈捧在手心,没有经济压力、无需面对社会的毒打,与其说是抑郁症,倒不如说是“心理脆弱”和“青春期叛逆”。

事实远非如此。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调查数据显示,9-18岁青少年抑郁症状的检出率为14.81%左右。(注:抑郁症状不等于抑郁症。抑郁症状意味着很多学生存在低自尊、负面情绪、无法感知到快乐等问题,而确诊抑郁症往往需要更加严格的医学诊断。但是这个数据已经表明:有很高比例的青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遭到抑郁情绪的困扰。)

这个高检出比例背后,是一群有苦难言的孩子。

当他们试图诉说自己的苦难,为情绪寻找排解出口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可能是:“你的生活已经够幸运了。”

@愁容骑士典当记微博下的网友评论

抑郁症是很有可能毁掉一个孩子的。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所有精神卫生疾患中有半数始于14岁,但大多数病例未被发现,也没有得到治疗。

在全球范围内,抑郁症是15-19岁青少年疾病和残疾的第四大原因。

对于女孩而言,她们在成长过程中,比男孩更有可能面临抑郁症的风险。

郁症感和病耻感

在确诊抑郁症之后,很多人的第一想法是:逃避。

在如今的社会舆论之下,对于抑郁症仍然存在着很多误解。

他们会认为抑郁症是个人软弱的表现,并不是真正的疾病。

社会环境所带来的病耻感,让孩子们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将抑郁症变成独自吞咽的痛苦。

因为承认自己患有抑郁症,得到的可能不是安慰和开解,而是诸如“矫情”“软弱”之类的指责和鄙夷。

并且,年龄越大,对于抑郁症的耻感越明显,感知到的社会耻感也越明显。

如此的环境,会让抑郁症患者感觉自己受到了外界的歧视。

渐渐地,他们变得不愿意寻求帮助、病情延误,甚至发生自杀行为。

更深的困扰和恶性循环,来自于抑郁症患者家庭内部。

对于一些父母来讲,承认子女患有抑郁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们会将孩子的个人品质和精神状况与抑郁症挂钩,或者先孩子一步崩溃:“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还会得抑郁症。”

因此很多年轻人即使确诊了抑郁症,也不敢轻易告诉父母。

自媒体「抑郁研究所」曾做过一份调查,根据318份病友的反馈,81.41%的子女不愿意和父母倾诉。

因为即便和父母说出实情,也得不到理解。

在前文提到的@愁容骑士典当记的微博下,有近两万名网友吐露心声。

我们通过“抑郁”关键词筛选出相关评论,发现很多家长对于抑郁症没有任何科学的认知。

“她不过是个孩子,有什么压力?得什么抑郁症什么病不病的,我看就是装的。”

“重抑郁五年了吧快,我妈最常说的一句话‘都是小时候太惯着你’……”

“我妈说我抑郁症完整读完大学考完研这么多年没出事(指杀人或者自杀)已经很不容易了,她特别不耐烦地直接怼一句:那你想咋办,让我把你送精神病院?”

一部分父母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们的存在本身,也是造成和加重孩子抑郁的原因之一。

不要打压和贬低,需要陪伴和理解

父母在抑郁症患者生命中留下的阴影,可能比我们想象中更严重。

我们从近两万条评论中,将包含「爸」「妈」关键字的评论筛选出来,然后通过 Google Cloud 的情感分析API,得出了评论的情感分布。

结果显示,当提到父母的时候,负面情感出现的频率远高于正面情感。

在这些评论里,网友频繁提起父母的“打击”“辱骂”和“贬低”。

伴随这些伤害而来的,是孩子的自卑、压力和焦虑。

很多家长或许会讲:“打是亲,骂是爱。”

在他们眼中,孩子需要通过言语暴力和肢体暴力来进行矫正。

某些中国式父母会信奉“挫折式教育”:在青少年时期多经受打压,将来走上社会才能扛得住压力。

但事与愿违的是,很多网友在评论中表示,自己自卑、不自信的性格恰恰就是长期被打压的结果。

不注重沟通,不顾及孩子自尊的教育方式,非但不会使孩子更加“坚强”,还可能引发令人心痛的后果。

一个月前,一名14岁的少年在当众被妈妈打了耳光后,从教学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张超微博

暴力手段所实施的教育,或许能够泄一时之愤。

 

但对于孩子这个活生生的个体而言,是无法抹去的耻辱和伤痛。

他们的成长过程里,需要正确的教育引导,也需要合适的鼓励和安慰。

谷雨数据将情感分数大于0.1的评论筛选出来,得到了一些常见词频

这些评论里,“鼓励”、“希望”、“信任”、“幸福”是高频词,很多网友都在感谢或者庆幸父母从小鼓励自己,让自己在宽松的环境下成长。

“真的非常感激爸爸妈妈的鼓励式教育。虽然慢慢长大,渐渐发现自己的局限性会有困扰,但是在最需要支持的年纪,有爸妈的肯定,太重要了。”

孩子的成长过程就像一场冒险,父母是其中重要的倚靠。

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

有时候父母多一些耐心和鼓励,对孩子来讲,是成长之路上最大的支持。

*参考文献

王熙,孙莹,安静,郝加虎,陶芳标.中国儿童青少年抑郁症状性别差异的流行病学调查[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3,34(9):893-896

徐荣彬,宋逸.2015年中国青少年疾病负担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10):910-914.

温李滔,潘胜茂,唐省三,陈侠,马亚珍,邱翠琼.公众对抑郁症态度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25(05):670-673.

周洋,杨冰香,王晓琴,陈文材,刘修军,刘连忠,刘忠纯.武汉市城区居民抑郁症病耻感调查及影响因素分析[J].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2019,14(06):299-302.

上观新闻:20个抑郁症休学少年家庭:多是优等生,也有博士后母亲,但“这个战场血流成河”

抑郁研究所:如何让父母正视抑郁症?

世界卫生组织:青少年精神卫生.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adolescent-mental-health

Huang Y, Wang Y, Wang H, et al.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J]. The Lancet Psychiatry, 2019, 6(3): 211-224.

本文系作者谷雨数据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 蓝莓 蓝莓
    回复

    抑郁症 挺惨的

    2020-10-10 15:59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